第七章:难略春日风渐起
君自寒2020-04-14 22:572,134

  天色暗下来。一团红色雾气从窗内飘进来,逐渐幻化成一个女子。

  女子蛊惑人心的妩媚,却阴暗的像她头上戴着的仿佛浸了血的曼珠沙华。

  “我这身衣裙可还好看?他以前也喜着玄色衣裳。”

  她转了个圈,眼神落在锦殇身上分外温柔。

  “你在他身边他更危险。”

  月珩从不和人多说,但他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有多麻烦。

  “从前不理人的月珩上神如今也变得这么多话了?寒璟想带夫君离开,你一个外人也要插手?”寒璟周身气泽随她的怒火变得妖异起来。

  “你比不过天帝。”

  寒璟气焰小了一些,但还是冷笑着说:“你不过修为比本座高了些,别忘了当初他之所以被贬下凡,还不是为了你。”

  月珩没有回答,神情捉摸不定。

  “本座不和你多说,反正他就快来妖界了。不知有朝一日他想起种种,会不会怪你呢?”

  寒璟嘲讽的笑着,消失在夜色中。

  “你与她还未成婚,回到冥海前,我会护好你。”月珩盯着熟睡的锦殇,喃喃着。

  这一夜,锦殇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他在一片天海相接的地方,明月仿佛触手可及,一只似蛇的小东西盘在他身边。远处有女子在喊可听不清到底在喊什么。

  小蛇变作一个人,就在他转身锦殇马上快看清他的模样时,梦醒了。

  锦殇睁眼看见自己躺在黎府的床上,黎城渊坐在床边一脸关切的看着他。他不是在和三公子商量名字吗,怎么就在家了?

  “殇儿,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有位女子说你在他们家酒楼喝醉了把你送了回来,你睡了一天一夜。”

  黎城渊关切地问。

  “无碍义父,是我贪杯喝了太多误了事。”虽然对已经过了这么久感到很惊奇,锦殇还是圆了这个谎。

  “无事便好,锦殇啊,我有件事想同你商议。”黎城渊有些为难的说。

  “义父但说无妨。”

  “最近城中不知从哪里来了只女鬼,倒不害人,可是四处飘荡吓坏了好几处人家。昨日皇帝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这鬼从妖界跑出来的。皇帝想派人去访妖界,朝中那些人都觉得你武功好适合去。但你若不愿意去我就给你揽下来。”

  黎城渊解释道,询问锦殇的意见。

  “我去就是了,正好开开眼。朝中那些老贼等着用这个机会弹劾你,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锦殇拍拍黎城渊的背,示意他不必忧心。

  “殇儿真是长大了。你等等,我去取样东西。”黎城渊笑着掩下眼中的点点泪花。

  他取了一把剑回来。剑身通体银白色,利刃闪着烁烁寒光,柄上有一颗红色的灵石。

  “这是汎昀剑,由万年陨铁制成,削铁如泥。当初你父亲用它征战天下,斩妖魔无数,如今传给你。两日后,你就带着它去魍林,也好护身。”

  “可魍林是什么地方我根本没听说过,怎么去?”锦殇问。

  “这你不必担心,会有人陪你同行为你引路。这两日打点好行李吧。”

  黎城渊说完转身打算离开,锦殇拉住他。

  “还有事吗殇儿?”黎城渊慈爱的把手搭上他肩膀。

  “我走后你多保重,若我回不来了别难过。”

  锦殇认真的说。他不怕死,但他对黎城渊心中有愧。

  “别瞎说,你一定平安归来。”黎城渊扭头快步走出房门,他这辈子铮铮铁骨,不想让锦殇看见自己落泪的样子。

  “若我能回来,就给你尽孝。对不起…爹。”

  隔天,阮世阡来找他。

  “那妖界可不是凡人随便进出的地方,何况只有一人与你同行。”

  阮世阡“故作”担忧。

  其实说实话,这个人跟着你就已经很顶用了。

  “难得听你担忧我一次,不如先把菜吃了?快凉了。”锦殇笑笑。

  “还有心吃呢。温雪那丫头听说你要走吵闹着非要见你,被丞相大人关起来了。”

  “那有什么,我倒是听说最近某人很得她的心呢?”

  锦殇来的路上听人都说丞相大人的女儿和中书大人的儿子出来散步,皆羞红着脸,想必有什么进展。

  “哈,哈。她知道你不喜欢她,我这一番温柔攻势她自然回心转意。”

  阮世阡表现出得意的样子。

  “嗯,厉害。不管怎样,我不能让义父为难,着了那些人的道。此去不知会如何,就算死,也是天命难违。”

  那放心吧您死不了,就算天命也得听您的指示。

  “说不准那女鬼见你好看,就把你留下做夫婿了,诶呀开玩笑的”

  锦殇面无表情“轻轻”踩了阮世阡一脚。

  “我陪你去吧,虽说我爹那会有点麻烦,但你能多个人手总是好的。咱俩兄弟一场,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阮世阡严肃的和锦殇说,一点不像装样子。

  “你有这份心我清楚了,但你不能去。好不容易追到温雪,就这么走了多可惜?好好待她,等我回来希望能吃上你们的喜宴。”

  锦殇毫不在意的起身,站到窗边看外面的风景。

  “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知你不轻易把人放心里,听到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人间这十几载,阮世阡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一切有了依恋之情。

  他早已把锦殇当做最好的朋友,也不舍得他凡间的亲人,还有好不容易对他敞开心扉的南温雪。

  但他有职责所在,必须一直都要在朝凛身边顾好他,留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况且温雪不过是他为给朝凛写故事用墨拟出的一点灵识不是人类,他没那么高本领给她渡修为让她成仙。

  他和她也只有缘无分罢了,过不了多久或许她就会忘了他,另有良配。

  他唯一能做的,是让朝凛一步不错的历完劫重回天界。到那时,再给东启里他所珍视的人们撰写一个圆满的结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