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满座重闻皆掩泣(一)
君自寒2020-04-16 10:322,074

  楼下有微弱的嘈杂声,随着锦殇到来也随之消失。

  “这么晚了,公子有事么?”

  秋娘坐在桌前,正抱着一把颜色润亮的白色琵琶轻轻拨动调弦。

  “闲来无事想找些事做,正巧遇上秋娘你了。”

  锦殇拉了一空凳子到她旁边坐下,不知为什么,这琵琶看着越发不对劲,这种惨淡的白色,像是…人骨。

  “我在和大婶聊天呢,不用奇怪,你看不到她的。”

  秋娘指向自己对面,空无一人。

  “公子,叫我李大婶就好。”

  锦殇看到桌上的茶水凭空少了许多,说话的人在极力证明她的存在。

  “你看不到她,说话是能听见的。大娘儿子早年参军去就再也没回来,方才正和我说走时和你们年纪相仿。”

  秋娘小心的把琵琶放在一边,重新把少了的茶水填满,放在李大娘跟前。

  “你们怎么会在魍林里,又为什么夜晚就会消失呢?”

  锦殇望向李大娘那边,即使他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这地方对外人来说像个幻境,但我们不是妖,曾也是真正活着的人。”

  李大婶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锦殇看不见此时她浑浊的眼里溢满泪水。

  “曾?那现在……”

  “现在永远不会死,时间在我们身上停止流逝。你眼中所及之人,皆保留是一百多年前的模样。这是世人求而不得的恩惠,也是诅咒。”

  秋娘叹息着,怜爱的抚摸琵琶锋利的弦,手割破了恍然不知,也没有血流出。

  “公子啊,你们又为何来这里呢?魍林里邪祟可不少。”李大婶疑惑的问。

  “最近王城里出了只女鬼,不害人但也吓到不少人家。皇帝收到密件说魍林出了问题,我们奉命来查看。”

  “是她…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秋娘开始变得焦急,慌乱间打翻了茶碗。

  “阿秋小心些,可别伤到了!”

  一时间,周围传来各种关切的声音,夹杂着心疼和怜惜。

  “同行戴着斗笠的公子助我们来的。”

  锦殇这才意识到屋里不只他们,听起来一楼现在应该差不多坐满了人。

  “这样啊…那他真不是寻常人呢。”

  秋娘整理好情绪,眼中出现的一点光彩也随之消失了。

  “秋娘,你口中的‘她’是谁呢?”

  锦殇温和的问她,生怕哪下让她不安稳。

  “听我讲个故事吧。”

  秋娘微笑着,讲起一段在心里尘封了百年的往事——

  洛安镇坐落在东启最边境的地方。周围有苍翠的树林,一条清澈的河流和肥沃的土地。

  很少有外来人经过这里,镇上的百姓一直过着安稳祥和的日子,故取谐音“落安。”

  有一天,一个寡妇在河边打水,却见不远处有个篮子晃晃悠悠飘过来。

  她捞起来一看,里边是个还不足月的小娃娃。

  镇上的人从未走出去过,也不知道这条河的源头是什么地方。她见这孩子太小生的也好看,就决定抱回去抚养。

  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包括寡妇的遗女秋愿。

  她很高兴自己有了个妹妹,睁着大眼睛一直围着她转。

  寡妇没读过书,正好那日邻居家的兰花开了,于是就有了女孩的名字。

  洛兰。

  平日寡妇替人洗衣耕地来赚钱养家,秋愿就会把饭做好,和妹妹一起送去给她。

  一家三口虽然日子苦,但也温馨幸福。

  秋愿一直很努力照顾她的妹妹。

  记得小时候有大黄狗来追,秋愿把洛兰护在身后,捡碎石块和树枝把狗赶跑,然后笑嘻嘻摸着她的头说:

  “小笨蛋,我厉害不?”

  在洛兰心里,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

  家里穷吃不起肉,每天好心的包子铺老板总会把剩了的包子送到她家去,肉铺的伙计也总在每月底送来一份肉干。

  还有很多很多人,他们都爱这两个孩子,视如己出的尽力去帮他们。

  秋愿则会站在家门口,看见小洛兰跑过来就拿一个包子放进嘴里,然后告诉她:

  “姐姐都吃好几个了你才来,快拿去和娘一起吃吧。”

  每每这时洛兰会捧着小脸对她笑,再塞给她两个。

  “姐姐多吃点,我不想你挨饿。”

  秋愿那时不知道,这个不大点的孩子早就识破了她的“把戏”,只是没有揭穿她。姐姐的好,洛兰一点一滴都装在心里,从没敢忘记。

  可惜好景不常。

  有一年冬日,天分外寒冷。大年三十,秋愿家的小屋里堆满了街坊邻居,每个人的脸上却不见喜悦只有沉重。

  寡妇总沾水,生了冻疮,已经奄奄一息。

  镇上所有的郎中都去给她看过了,药也吃了膏也涂了,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来回反复不见好。

  寡妇放弃了。

  她舍不得这两个孩子,她也想看见她们风光出嫁,儿孙满堂。

  对镇上的人们心里更觉亏欠。但她知道,恐怕要下辈子才能还了。

  支撑到第三个月,寡妇还是死了。

  人们把她葬在镇上唯一一条河旁的树林中,希望下一世她会随着流水回来这里。

  “你还好么。”

  锦殇轻声打断已经泪流满面的秋娘,想必现在厅里的人也都含泪凝噎吧。

  “没事的,是我多愁善感了。天已经很晚了,公子还要继续听么?”

  秋娘擦干眼泪,取了一坛酒来,斟给锦殇。锦殇犹豫,喝了不会也和这些人一样吧……

  “公子放心吧,这果酒没问题的,食物也可以吃。”

  看着锦殇纠结的样子,秋娘好笑的劝道。

  “我的不是,还请秋娘继续吧。”

  空气中弥漫着一阵甘甜醇香,锦殇隐约瞥见二楼的白色身影,端起酒一饮而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