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仍忆旧年苦枝桠(二)
君自寒2020-04-26 09:372,129

  没什么可奇怪的。

  继宏是长郡的皇帝,借联姻扩张势力也是个很好的办法。但祁国比长郡强大不少,主动来这里联姻恐怕…

  “三春,替我更衣,我要去朝上。”洛兰焦急起身,顾不得身上疼痛。

  这可把三春吓一跳,虽然他们的皇妃已经不是第一次闯朝堂,但现在这个局势去也太不妙了。实在没办法了,三春只好咬牙替洛兰换上繁琐宫服。

  洛兰一路甩开宫人直奔大殿。要进去却被侍卫拦下。今天可是两国大事,皇妃进去不但有失身分,也会被他国看不上。

  “事关重大,你们一起上也拦不住本宫。”洛兰猛然抽出一旁侍卫的佩剑,从来温柔和善的神情也在寒光映衬下变得凌厉。“本宫自有分寸。让开。”

  一旁侍卫见她这么决绝,又是皇帝心尖上的人,怕惹恼了不好交代只好让开。洛兰扔下剑,直奔金銮殿内。

  “兰皇妃到——”

  太监害怕的声都颤颤巍巍的,这娘娘咋又闯进来了。而皇位前面色阴郁,随时可能爆发的继宏看到洛兰来了,惊讶却缓和不少。

  “臣妾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寿无疆。”洛兰恭敬的跪伏在地。上方的人是长郡的皇帝是她夫君,现在他为难她怎能不理。哪怕他生气将自己赶出去或惩处,她也不悔。

  “到朕身边来。”她本有被赶出的觉悟,此刻烟消云散。南荣继宏从龙椅上站起微笑着向她伸出手,眼中除她仿佛再无一物。

  她知不合礼数,身体却不自主登上黄金铸成的台阶。一步步走到继宏身边,就像他荣登大宝那日回牵住他的手,眼中不舍与深情让继宏有一瞬间失神。

  “莫冲动,我有分寸。”她小声安抚着,全然不顾群臣哗然和使臣难看的脸色。

  “早听闻娘娘美若天仙,为长郡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怕是娘娘从前久居深山不知,后宫不得干政。您这身行头,我还以为是皇后呢。”使臣有些挑衅的看着洛兰。

  他一句,自然而然在朝中引起了议论声。

  原来还是嫌弃她出身。而且三春为她准备的衣服的确太隆重,和皇后才能穿的凤袍有一拼,就差戴个凤冠了。

  “使者说笑了,本宫出于对贵国敬意才着盛装。眼下后宫无主,本宫才暂代执凤印。”洛兰不慌不忙的回答。宫中谁人不知,兰皇妃地位相当于皇后。

  “不知贵国公主是哪位?不远千里来长郡,想必累坏了。”洛兰问道。继宏命人另取来一把椅子,扶她坐下。

  使臣向后拍手,翠衣长裙的女人缓缓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侍从帮着卷裙摆。待走近看清她的模样,没有夺艳的容貌也有几分妩媚,眼中秋水流转,是个让人看了想怜惜的。

  “玟婼参见陛下,拜见皇妃。”乖乖行礼。

  “陛下可记,长郡未复国时,公主出游无意卷入战场中,陛下救了她,自此公主害上相思。我们国君不忍看公主这般,希望能与长郡结秦晋之好。”使臣又撇了一眼洛兰。

  “朕,不记得了。”继宏很无情的说出事实。战场上谁有心仔细看她是谁。

  玟婼羞愧的低下头,使臣的脸色也更扭曲了。洛兰相信,要不是碍着有这么多人,他恨不得指着她鼻子骂。

  “阿宏,收下她。长郡兵力不足以和祁国抗衡。今日来者不善日后再做打算。”洛兰倾身小声和继宏说。继宏却一用力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同坐在龙椅上。

  洛兰不用看也知道,下边的人肯定脸拉的快掉地上了。她微微挣扎示意他放开,继宏却在她耳边说:“你当真要我再纳妾?”语气带有一丝警告。

  “别闹了,你后宫不也几十个?不差这一位。”洛兰不适应的别过头不看他。她有私心,可毕竟继宏是君王。哪个君主没后宫三千,她不能这么小心眼。

  “你若不喜,我把她们都赶出去。”继宏认真的看着她。他知洛兰大度什么都隐忍是因为爱他,但不意味着他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胡闹,社稷为重。”洛兰很感动他能这么说,她已经知足了。继宏半天没说话,洛兰忐忑的看着他怕他不答应。

  这桩自己促成的“好事”,最终成了洛兰一生的噩梦。

  “怕了你了。”继宏不顾被晾在一边的众人,狠狠在洛兰脸上亲一口。这下可好,她又要被指控魅惑君主了。继宏拉着她起身向前走一步,不耐烦的扫过下方。

  “这门亲朕应下了,公主初来先好好适应。暂且在重秋宫住下吧。”语气含糊不屑,使臣正要再说些什么,被玟婼拦下。

  “玟婼多谢陛下。”她明白兰皇妃是继宏最珍贵的人,刚才若不是她想必自己也留不下。不急,来日方长孰知胜负?

  草草收场,把使臣也打发回了祁国。傍晚璎华宫里,洛兰正捂着耳朵,不听三春和宫女们的唠叨。

  “不顾礼节跑去殿上居然是去劝亲的!真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大度也不是这么玩啊?”三春气哼哼的在一边,不满洛兰把继宏推出去。

  “若不这样,祁国一怒下攻过来,长郡生灵涂炭你忍心?”洛兰掐了她一把,三春想想也是,就没再多说别扭的看向一边。

  “那个公主哪有姐姐好看?也没咱们姐姐的英气劲,做作。”小宫女偷偷叨咕。

  “你啊小心祸从口出。玟婼听起来是真心对陛下的,别这么说人家。”洛兰嗔她。心中疑虑,但还不知玟婼是否有问题,不能妄下结论。

  门外,手心被长长的指甲穿透。洛兰的语气不是讽刺,是真的责怪下人在“污蔑”。玟婼以为她不过装样子,没想到她真没恶意。心里突然有种负罪感。

  玟婼想好对付洛兰的计策随即消失,只要这位皇妃不坏事,她一定不动她。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连忙从小路跑开。

  继宏长驱直入,看洛兰笑的欢心中懊恼,把三春她们赶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