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仍忆旧年苦枝桠(一)
君自寒2020-04-22 09:282,065

  用过膳,秋娘抱着琵琶带三个人来到河边。河水不很清澈,周围土地颜色稍稍发黑。不远处林里隐约有一处孤坟。

  “我可以让她来,只要你们不伤她。”秋愿看三个人都同意,坐下拨弄起弦来。指尖流淌出清脆悦耳,听久了却感觉就像人哀叹声。

  “姐姐,你想我么。”

  河水逐渐泛起波澜,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歪着头站在水面上。女孩面容姣好,眼睛里却没有瞳孔,河水无情的穿过她的身体流向远方。她早就不是人类了。

  “小兰花,别再执着了,找不回的。”秋愿看着她,觉得心都在滴血。

  女孩没回答,转而看向锦殇一行人,突然就变得阴冷可怖。身下河水逐渐变成红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涌上来把一切吞噬。

  “洛姑娘,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最近王城里的想必是你吧,吓到不少人家。”锦殇看着她,想寻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没想要人命,也没想吓他们。我不过想寻遗失的东西罢了。”洛兰没多动作,那个戴着斗笠的白衣男子不是凡人,修为应该动动手指就能灭了她。

  “不知姑娘想找什么?或许我能帮你。”锦殇追问到,他想不出一个灵识还有什么需求。

  “我想要我夫君散落的魂魄,你可有办法?”洛兰熄了火气,赶忙走到岸上。

  “南荣继宏?不知你们当初发生了什么?为何都…?”锦殇知道这么问很不礼貌,但是也得搞清楚前因后果。

  “都是我的错。”洛兰空洞的眼眶溢满泪。

  百年前——

  洛兰嫁给继宏后,一直随他四处奔波,行军打仗,研究兵法。她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助他胜了数场苦战。继宏觉得对不起她,允诺待复国,她便是长郡的皇后。

  洛兰不在乎名分,只要他爱她就够了。随军久了,她从一个懵懂青涩的少女,变成了稳重知礼的妻子,久经沙场的女将。

  就这么熬了快两年,终于败了游牧蛮子。继宏顺理成章称王,复了他心心念念的国家。他想立洛兰为后,却遭到群臣反对:一个他国边境小地的女人配不上皇后之位。

  继宏那天很生气,洛兰到现在还记得他回来到处转悠,嘴里喊着“反了反了”的。她觉得既好笑又暖心,花了半天才安抚好他。

  第二天上早朝,洛兰却闯了进来。群臣大惊,女人居然上朝撒野。她只淡淡一笑,请求皇上收回封后的旨意。

  继宏问为什么,她只说自己出身低微不合适,但她立下的战功要求封赏。继宏明白她所想,封她做了兰皇妃,大臣们见她这么说,也确实功勋卓著也不好再阻拦。

  继宏后宫里,大臣又是临国送来的美人也有几十个。位分却始终都是常在,美人。他的确也只宠洛兰一人,为她补办的大婚不输封后大典,谁都明白这位皇妃的地位之高。

  洛兰平日无事会找些教书先生,听听讲学。她很不喜欢《女训》,为了能当好这皇妃,她硬生生给默下来了。和宫中乐师学跳舞抚琴,成了她在皇宫里最大的乐趣。

  继宏平日里忙于政事,晚上有时过不来她这会吩咐人做她爱吃的点心送来。洛兰宫里的奴才私下里从不和她叫娘娘,她吩咐的没外人就叫姐姐。

  “姐姐一个人多无趣,早些和陛下生个小皇子好陪你。”她宫里的婢子比她急,她们不想自家好说话的主子被人嚼舌根。毕竟独宠这么久,怎么肚子没个动静?

  他们哪知这两位根本没圆过房。继宏不舍让洛兰像寻常女人一样,早早当娘操心。洛兰是根本不确定孩子该怎么生,她从小到大也没人给她讲过,不过她听说得亲了才行。

  这天晚上继宏下朝回来,洛兰就把他拉过来亲了一口。弄的少年帝王不知所以。

  “你这是做什么?”继宏笑着揽过她。

  “她们说我该为你生个子嗣,我听说孩子亲了才有。”洛兰一脸无辜的看向那些女婢。婢子们哪还敢抬头,皇帝想必杀她们的心都有了。她们也没想到皇妃不知道怎么…

  “哦,都下去吧。”继宏呵退了宫人,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玉簪华服,出落的亭亭玉立。平日里端庄娴雅,贤良恭淑,其实内心不过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

  “小兰花想要孩子吗?”继宏心里有几分期待,眸色深了些许。

  “其实不想…听说好痛的,可能会死掉。”洛兰低着小脑袋,她不是怕死,只是不想离开他,不想再也见不到姐姐。

  继宏心里有点失落,想想觉得也对,没什么比她好好的更重要。刚想岔开话题,却听见她又说:

  “但我希望能有属于我们俩的孩子,若我有事,让他在你身边照顾你也好。”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认真庄重没半分玩笑。

  “你不会有事的。既然这样,为夫亲自教你吧。”继宏心中感动,听到她这么说更不再忍。打横抱起她向床榻走去。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继宏抚上她的脸。

  “不会很痛的。”继宏逗她。

  “嗯…。”洛兰豁出去了,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那就得实现。“嗯?不是教我吗你脱我衣服干什么?别碰好痒……”

  帘帐滑落,一夜旖旎春色。

  洛兰觉得自己上当了。这叫不很痛?她感觉全身散架,床都爬不起来。看着那些小宫女侍候时满脸笑容她就一阵恶寒,好半天才磨蹭着梳洗打扮。

  “姐姐不好啦!”三春着急忙慌的跑进来。

  “怎么了啊?你这么慌张?”三春一向稳重,也不知什么大事让她这样。

  “我听人说,祁国使臣来这里要求陛下和他们什么公主联姻。祁国可比咱们强不少,陛下不愿答应,现在大殿上僵持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