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江山不及你半分
君自寒2020-05-03 20:502,210

  “哪来的血?你伤到哪了?”继宏瞥见洛兰裙摆处的点点血痕,挣扎着坐起。

  “阿宏,我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玟婼给我下了蛊,孩子没了。”洛兰身心俱痛,在继宏怀里泣不成声。

  “我们的…孩子?”继宏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哈哈,我们哪有孩子啊?不可能!”

  他像疯了一样捂着脑袋来回乱撞,眼角流出血泪。洛兰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姐姐,别在他身上费心思了,他快死了。”玟婼恶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早就疯了。为了护你,他甘心吃下毒药不让你回来,倒是个痴情种。不过我只想灭了长郡,没想过伤你呢。”

  洛兰看着玟婼,她让她没了孩子,夫君甚至国家,居然冠冕堂皇说不想伤她。

  “滚出去,让我自己呆会。”

  见洛兰失魂落魄的样子,玟婼咬咬牙出去了。

  “阿宏。你当初既知玟婼要害你,又何必听我的娶了她。”继宏情绪稳定下来,像个孩子一样贴在角落里。

  “护你。江山怎及你半分,你说好就是好。”继宏傻傻的笑着,像个痴儿。

  “这辈子,洛兰从不悔嫁给南荣继宏。对不起,我爱你。”

  洛兰抱着继宏,猛然抽出簪子刺进继宏的心脏。她知道继宏命不久矣,与其这么痛苦倒不如让他先去。

  胸前温热喷涌而出,继宏依然笑着抚摸洛兰的脸颊,把这辈子爱惨了的女子印在自己的眼里心里。

  “别怕,我随后就去陪你。我们一家三口在阴间团聚。”洛兰搂着继宏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杀心顿起。等玟婼死了,她就去陪他。

  “你想报仇么,我的法子更快哦。”

  床底的红光窜出,变做一个白衣男子。

  “你是哪来的邪祟?为何帮我?”洛兰警惕的看着他。

  “我是冰夷。许久没回黄河了,你也算我看着长大的。”冰夷从前不安分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就被指派了任务,说有大人物历劫,眼前的小姑娘是有用的线索。

  “河伯?你怎么帮我。”洛兰听说过河神,却没想到他真显灵了。

  “借你法力,助你灭祁国。不过你要答应我,做洛安镇外河中的守河妖。凭你自己,想杀玟婼可挺费劲的。”

  “好。”洛兰心被恨蛊惑,什么也顾不得。

  冰夷舔舔嘴,真好上钩。他可很久没尝过血的味道了。附到洛兰身上,睁眼他就是她,各取所需。

  三天三夜,祁国上下妖物四侵,残害生灵。祁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皇子嫔妃被拧断脖子,像残碎的人偶一样遗弃在玉石阶上。

  “你怕了?呵呵,你夺我长郡时,心里可曾有一丝忌惮?”洛兰眼中没有瞳孔,滴着血笑嘻嘻的问他。

  来不及辩驳,祁皇的人头已经脱离脖子,滚到玟婼脚边。

  “你不用听他的我照样能救你母妃,但现在你们都得死了。咯咯。”玟婼不知道洛兰身上附着冰夷,以为自己真把她逼疯魔了。

  “我母妃早已病重而亡,父皇却未告诉我,我不过一颗棋子。命给你,对不起。”玟婼看着尸首遍布,鲜血肆流的国都断了念头。从城墙一跃而下。

  她不怪洛兰,自己终于解脱了,只希望下辈子不要那么累。

  洛兰再醒来,在洛安镇的河里。她不记得自己怎么屠了祁国,但翘着二郎腿的冰夷提醒她一切不是做梦。河里的她,眼中没有瞳孔。

  “大仇已报。你现在,是守河妖了。”冰夷叼着草根,漫不经心的泡在水里。

  “我夫君他…”

  “他死了,我把他的灵识拢了点,还有些散落在东启。你找找,拼一起应能见他一面。”冰夷说着,把手里微弱的几点碎片给洛兰。

  “附赠你个礼,洛安镇从此和你命运相连。你没事,镇中人方不死。不过晚上他们会某种程度上消失而已。”

  “烦请你再帮我个忙。”

  洛兰从身体里抽出自己的骨,化成一副琵琶架子。

  “给我姐姐秋愿,这是我欠她的。”

  ……

  “原来是这样么。”锦殇真没想到有这么段惊天动地的故事。

  “所以,你们有办法吗?”洛兰踌躇着,她寻了好久也没凑全继宏的灵识,就差一片。

  月珩伸出手,一块碎片静静躺在他手心。

  “你的泪。”他说。

  “原来,他竟一直在我眼中。”洛兰接过碎片伸手摸着空洞的眼眶,呵呵笑了。

  灵识凝聚在一起,映出继宏的影像。他还是她记忆中的少年郎,俊逸朗朗。他微笑着向洛兰伸手,她也自然的拉住他。

  手相牵的瞬间,两人化作花瓣漫天。河水也变得越发清澈,树林中的雾气也如数散去。时间回到从前。

  “是时候说再见了。”

  秋愿在花瓣的围绕下慢慢消散,但她笑的很幸福。锦殇知道,镇上的人们也都会消失。

  “这也算件好事吧。”阮世阡捏着一片花瓣。这历劫他安排的最轻松却也最让人心碎,他人的劫自己来体验一番,更为深刻。

  整个地界都被净化了。从此不再有魍林,有的只是旧日一片伤心地。

  “回去吧。”

  月珩打开水镜,阮世阡却拦住他。

  “咱们得去妖界,你也知道寒璟的脾气。她此番是朝凛的情劫,不如直接带他去让他早些回天?”阮世阡偷偷和月珩说。

  “若命薄出现变数,别后悔。”

  月珩看他一眼,把锦殇推进水镜里。

  “这…都是命。”阮世阡心里一颤,他害怕了。但相比之下,如果他没法提早让锦殇见寒璟,那女人也不会放过他。

  温雪,他求而不得。

  “走吧。”月珩带阮世阡一起进水镜里,看见锦殇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你这把我整哪来了?不回家吗?”

  眼前有半人半狼的东西,还有会飞的狐狸。这肯定不是人呆的地方。

  “这是妖界。我有任务面见女帝。”月珩撒谎不慌不忙。

  “妖界女帝?带我来干嘛?”锦殇碰碰身边叶子,它立刻害羞的缩起来。

  “顺路吧。”阮世阡扶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