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明珠蒙尘无人识
壬舟2020-05-09 13:182,466

  “商商商……老板!”

  女老板激动的拉过商细蕊的手,边说话边往他身上靠。

  “我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侬不要和阿拉一般见识啊,以后侬就留在我们大戏院,钱绝对大把大把的赚。”

  商细蕊身后的尾巴翘起来了,“我刚才提的条件你答应了?”

  女老板笑容一滞,“那个……说实话哦,这上海滩听戏的人不多,大家讨生活都不容易,商老板侬看能不能……”

  “不能!”

  商细蕊自信道,“不喜欢听戏是因为他们没听过我商细蕊的戏,老板娘你瞧着吧!我要成为这大上海最红的角儿!”

  “那……那就先试试吧!”女老板妥协。

  “老板娘可否给我们找个地方暂住,等挣了钱我们就搬出去。”商细蕊说得理直气壮,一点儿都不脸红。

  女老板:……她怎么觉得不太对?

  “那个……阿宽,带商老板到后院住下。”女老板喊大背头。

  “老板你真要收下这两个神经病?”大背头难以置信道。

  “个小瘪三废什么话?让侬干侬就去干,一天叭叭叭就侬长嘴了?”

  大背头瞪了一眼商细蕊和小来,不情不愿的带他们进去。

  ……

  上海大戏院这名字听着风光,楼也建的气派,但是进去了才发现这就是一个空壳子,京剧昆曲别管什么戏,在上海人眼里那都是大清朝的老古董听的玩意儿,咿咿呀呀唱个没完没了到头来也不知道唱的什么东西。

  西洋的戏剧、歌舞、电影才是他们新派人喜欢的,偏偏上海大戏院马路对面就是夜上海歌舞厅,这白天还看不出来,到了晚上灯一亮马路两边的差距就出来了。

  对面灯红酒绿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客人络绎不绝,这边冷冷清清,一晚上也没几个人进出。

  翠娘,也就是大戏楼的女老板在商细蕊来之前已经盘算着把戏楼兑出去。

  太阳西坠,大背头带着商细蕊到后台上妆,时隔三年第一次上台商细蕊心中有些忐忑和激动,他都快要忘记在台上唱戏是什么感觉了。

  然而很快商细蕊就什么心境都没有了。

  之前的水云楼算是乱的,但是比起这儿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排不上号。

  戏服头面散落在地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商细蕊一脚踏进去咔嚓一声就踩断了两根簪子。小来捡起来一看,居然是塑料的。

  商细蕊脸瞬间黑了。

  “这几个是小四小五小六小七小八,都是戏院里养大的孩子,商老板看着使唤,生旦净末丑他们全都能唱。”大背头指着五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介绍。

  “商老板先忙,我去给你放牌子。”

  大戏院已经快一年没放过牌子了,反正不管谁唱也没人来听。

  商细蕊挑了个干净点的地方上妆,桌子上堆了一层灰,劣质的水彩胭脂凝成块儿,商细蕊画眉的时候手都是抖得。

  柜子里的戏服和头面质量倒是不错,小来理着理着突然惊呼出声,商细蕊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好嘛!戏服补着补丁,头面十颗珠子掉了五颗。

  这穷酸样儿别说肘子,恐怕连好茶都拿不出来。

  商细蕊上台的时候肚子里带着气,所幸今天唱的是《杨门女将》,他一腔怒火全用在了戏里。

  琴声起,商细蕊提着一口气上台亮相——叫好声没有,掌声没有,商细蕊往台下一看,顿时傻眼了。

  偌大的戏院稀稀疏疏的坐着几个打瞌睡的老人,二楼更是空空荡荡半个人影都没有。

  站在第一排的老板翠娘满脸尴尬……

  商细蕊回过神,一把梅花枪耍的虎虎生风,翠娘眼睛亮了,几个嗑瓜子说闲话的人不由得闭上了嘴。

  待商细蕊开口念出唱腔,清脆的声音让人精神一震,这回就连几个睡觉的老大爷都醒了。

  商老板收获了今晚的第一波掌声,尽管稀稀拉拉算不上热烈,但翠娘脸上还是笑开了花。

  拉琴的老师傅明显跟不上商细蕊的节奏,琴声忽高忽低有时候还慢了半拍,商细蕊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紧赶慢赶最后算是没出大差错把这段戏唱完了……估计出了错这些人也听不出来。

  商细蕊陡然生出一股日暮穷途高山流水无知音的悲凉感,和上海一比北平是多么亲切可爱啊!

  商细蕊的名声渐渐传开了,然而仅限在街头晒太阳下象棋的大爷们之间传播,他们听不出别的,只会说大戏院里的新人嗓子亮,身段好。

  一传十,十传百,附近几条巷子的老人全都来了,大戏院的生意竟达到了巅峰。

  大戏院总算不再是一潭死水,翠娘脸上的笑多起来,商细蕊却一天比一天郁闷。他恐怕要辜负韩先生的期望了。

  “青青又上新闻啦!”不知道是小几的男孩儿举着报纸边跑边喊,不一会儿就把其他人都吸引出来。

  “快给我们念念!”

  “咳咳!”男孩儿清了清嗓子,“题目是‘运输大王程凤台与舞女青青共度良宵’,下面就是说程凤台和青青早上一起从酒店出来是有奸情,然后介绍了青青的新作品让大家都去看。”

  商细蕊心里咯噔一声下坠的疼,二爷这么快就有新的“玩意儿”了,还登了报纸,呸!真不要脸!

  “原来是广告啊!”小六失望道。

  “报纸给我看看!”商细蕊突然从身后出现吓了几个人一跳。

  男孩儿把报纸递过去,只见商细蕊盯着新闻足足看了两分钟。

  “这个青青是角儿吗?”

  男孩儿愣了一下,“算……算是吧!她总上报纸,大家都知道她。”

  商细蕊咬着嘴唇问:“怎么才能上这个报纸?”

  “找记者,让他写文章……”

  商细蕊咧嘴笑了,年轻男孩儿被他盯着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从小来那里要走全部经费,又从翠娘那取了这些天的分成,商细蕊到《上海公报》找人。

  ……

  “号外!号外!失踪三年的北平名角儿商老板重返梨园,在上海大戏院开唱喽!”

  “让张大帅曹大帅一见倾心的名伶商细蕊来大上海啦!”

  “商老板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周六晚七点半,来上海大戏院一睹天下第一旦角的风采!”

  ……

  众所周知,人类的本质是八卦。上海人是不喜欢听戏,但是上海人喜欢听八卦啊!

  商细蕊一边嗑瓜子一边盯着一沓报纸看,上海的记者比北平的记者还能编,都快赶上写小说了。

  小来看不惯他的蠢像嘲讽道:“笑,就知道笑,你都快成祸国殃民的妖精了还笑得出来。”

  商细蕊嘻嘻一笑头也不抬地回道:“真变成妖精就好了,谁不想来看看妖精长啥样。”

  突然商细蕊脸色一僵,程凤台三个字晃得他眼晕。

  他没让杨纪写程凤台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