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咫尺已是天涯
壬舟2020-05-09 13:182,282

  程凤台像往常一样到老同学家里打牌,与以往热闹的气氛不同,今天他左脚刚迈进屋里所有人齐刷刷的放下手里的牌回头看他,屋子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怎么了这是?”程凤台笑了,他脸上是有花还是怎么着。

  “程二爷可真是多情,这上海滩的男男女女您撩了个遍不说,在北平城还留了段情债。”女主人周太太笑着说道,用手指点了点放在牌桌上的报纸。

  听到北平两个字程凤台心里一沉,快速拿起报纸翻了翻,接着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似的忽然不动了。

  ‘多情总被无情误,被程凤台抛弃的北平名伶商细蕊高调复出!’

  字他都认识,可连在一起他却什么都看不懂……

  “二爷,没事儿吧?”见程凤台反常周太太轻声问。

  “哦!”程凤台反应过来,吸了吸鼻子回道:“没事儿,就是突然感觉身体不太舒服,今天我就不玩了,各位尽兴!”

  “二爷慢走啊!”

  ……

  老葛刚把车停好掏出烟来,还没来得及点就见他家二爷慌慌张张跑出来,手里还攥着张报纸。

  “怎么了二爷?”

  “去上海大戏院!”程凤台坐进车里,眼角的红还没有消退。

  老葛心里惊讶,自从商老板出事儿后程二爷就再没有踏进过戏院,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路上报童扯着嗓子喊,老葛越听眼里的震惊越深,这……这商老板闹的是哪出?

  熟悉的街道出现在眼前,今天老葛和程凤台才知道原来上海大戏院就在夜上海对面,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来的地方。

  程凤台垂下眼,商老板竟然离他这么近。可是,为什么他不来找自己呢?

  “先生,您找哪位?”

  程凤台一进门就被大背头也就是阿宽拦了下来。

  “我找商细蕊商老板。”程凤台迫不及待的说,眼睛一个劲儿的往里面看,期盼着能看到商细蕊。

  阿宽把程凤台主仆二人打量了一遍,惊讶商细蕊果然有些手段,这才来几天就勾搭上有钱人了。

  “不好意思先生,商老板不见客。”阿宽不卑不亢的说,他最了解这些有钱人的毛病,越端着他们才越上赶着。

  “我是他的故人。”程凤台摘下手表放在阿宽手上,“劳烦通报一声,就说程二爷找他。”

  阿宽手心里沉甸甸的,心里也沉甸甸的。

  “哦呦!程先生。”

  翠娘小跑过来把阿宽手里的手表还回去,“想见商老板您得周六晚上七点半买票来,其余时间我们商老板一律不见外客。”

  “我不是外客,我是……”程凤台愣住了,他是什么呢?商老板的旧情人?老相好?

  “我是他的知己。”程凤台声音颤抖着说。

  翠娘脸色顿时复杂起来,没想到这俩人玩的还挺纯,知己都出来了。

  “和您实话实说吧,商老板啊不在我们这儿,他在外面有住处。”翠娘苦恼道。

  “在哪儿?”

  “这个商老板没说啊!他除了来唱戏平时不和我们联系的。”

  程凤台眼底闪过一抹失落,他深深朝里面望了一眼,把手表放在桌子上。

  “什么时候商老板过来麻烦您派人去西街程家通知我一声。”

  翠娘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手表上移开,“没问题,程先生放心,商老板来了我保准通知您!”

  程凤台满怀期待的来又一身落寞的离开。

  翠娘打掉阿宽伸向桌子的手,把手表拿起来蹬蹬蹬上了楼。

  “商老板您猜得真准,果然有位程先生上门找您。”

  翠娘推开门,商细蕊正挥着水袖练身段,拉琴的大爷在旁边伴奏,为了周六晚上一鸣惊人商细蕊强行把大爷拽过来排练。

  “人送走了?”商细蕊动作不停。

  翠娘把手表递给商细蕊看,“走了,把手表留下来让给他通风报信。”

  哼!三年前骗小爷,现在还和舞女登新闻,当他商老板是好欺负的?

  “多谢老板娘,手表你留着吧!”

  翠娘大喜,这块手表少说也值一万块,够她这个破戏院三年收成了。

  现在翠娘再看商细蕊就和看送财童子似的,商细蕊心心念念的酱肘子也安排上了。

  ……

  程凤台回家后就失眠了,他整夜整夜的惦记着商老板,还让老葛把街上所有关于商细蕊的报纸全都买回来一遍一遍的翻,看到污蔑商细蕊的地方就破口大骂,看到精彩的地方又哈哈大笑,想象着商老板如果看到这些该是什么反应,不过以商老板的性子估计懒得理会,甚至还当成故事看。

  某种程度上来说程凤台真相了。

  担心错过大戏院的消息,程凤台整天窝在家里,二奶奶沉不住气赶他出去玩儿,程凤台便抱起凤乙哄闺女,死活就是不出门。

  程凤台做梦都想让二奶奶给他添个丫头,可是这两年二奶奶担惊受怕的身子越来越不好,肚子一直没动静,程凤台便把为数不多的父爱全给了小凤乙。

  凤乙如今已经能开口喊爸爸了,程凤台把她养成了个胖姑娘,跑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可爱极了。

  每次看见凤乙程凤台就忍不住想到商老板,起初他只有在凤乙身边才能睡得着觉,那时候凤乙才多大,正是爱哭闹的年纪,有时候夜里凤乙尿了、饿了不管不顾的扯着嗓子哭,程凤台被吵醒后就默默抹眼泪,一米八几的汉子眼睛说红就红,二奶奶好几次为这事儿生气,后来时间久了程凤台心里的难受劲儿淡了,家里的生活才恢复正常。

  如今程凤台又开始抱着凤乙不离手,二奶奶怎么能不担心。

  所幸二爷这股子轴劲儿就犯了三天,周六早上程二爷把凤乙塞给奶妈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鼓捣什么,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二奶奶上楼瞧的时候正赶上程二爷往头上抹发胶。

  二奶奶见了好笑,二爷这头发苍蝇落上面都得打滑。

  见二爷又是刮胡子又是试衣服,二奶奶的心放下了。

  程凤台这些年比在北平的时候沧桑了些,他特意穿了身浅灰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年轻了不少。

  头发是上个月刚染过的,程凤台对着镜子找了半天确定没有白头发后喊上老葛开车去上海大戏院。

  老葛看了眼时间撇撇嘴,三点不到,距离开场还四个多小时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