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挟私报复谣言起
壬舟2020-05-09 13:182,089

  程凤台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中年男人的脸已经被打得看不出模样。

  起初老葛还看热闹,认出打人的是商细蕊后他“哎呦”一声,下意识地踩了脚刹车。

  “二爷,是商老板!”

  程凤台心想他当然知道这是商老板,不然他大晚上不回家在大街上瞎转悠什么。

  摸不准程凤台的心思,老葛回头问:“二爷,咱停吗?”

  “不停!”程凤台声音轻快的回道,他阴郁了一个星期的心情终于明朗了些。

  商细蕊刚从杨纪身上站起来就见一辆黑色汽车缓缓开过来,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车窗突然摇了下去,程凤台的脸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商细蕊愣了一下,狠狠踹了一脚杨纪出气。

  最后商老板的夜宵没有吃成,他沿着街道一步一步走回大戏院。

  程二爷回家也没有抱上凤乙,他到家的时候三个儿子和凤乙已经睡下了,只有二奶奶一边纳鞋底一边等着他。

  程凤台轻轻走到二奶奶身后张开胳膊将人搂住,“二奶奶辛苦了。”

  二奶奶被吓了一跳,手上一抖针扎进了指尖,一抹殷红衬得二奶奶玉一般的手更白了。

  “你吓死我了!”二奶奶推了二爷一下不满道。

  “快给我看看手,疼不疼?”二爷牵起二奶奶的手看了看,张嘴将二奶奶的指尖含在嘴里。

  “你这是做什么?”二奶奶大惊,想把手抽出来。

  程凤台笑着回道:“消毒止血!”

  二奶奶嗔了程凤台一眼,任由他含着。

  “你整日整夜的不回家,家里人担心,现在世道这么乱,出点儿事儿我们上哪找你去?”二奶奶叹了口气说。

  程凤台将二奶奶的手指从嘴里拿出来说道:“我知道错了,这次是我不对,以后无论去哪儿都让老葛跟着,夜里有事儿回不来我就让他和你打招呼。”

  “你自己知道轻重就行。”二奶奶有时候觉得二爷比她那三个儿子还让人操心。

  程凤台嘻嘻笑了笑,“我去看看凤乙那丫头。”

  “等等!”二奶奶皱眉道,“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身上都是烟酒味儿,也不怕熏着凤乙。”

  程凤台躬身作揖道:“遵命二奶奶,小的这就去梳洗一番。”

  程凤台离开后二奶奶笑着叹了口气,二爷什么时候能长大哟!

  ……

  程凤台的生活回到了正轨,他白天去周太太那打牌,晚上去夜上海跳舞,有时候和客户出去谈谈生意,或是带着青青去看新拍出来的电影。

  有时候听人聊到京戏聊到商老板的时候他也能搭上几句话。

  周太太是惯热衷于打听八卦的,她对程凤台和商老板之间的事情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抓住机会就让程凤台说说。

  程凤台便把报纸上说的事情应下来,更是坐实了他风流的名声。一时之间商老板成了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热议话题,时不时的用来逗逗二爷。

  这天程凤台一进门就听周太太说:“二爷你听说了吗?你那个小戏子可了不得,小小年纪就欺师灭祖,那心得多黑啊!”

  程凤台莫名其妙,“怎么说?”

  “原来二爷不知道啊!”

  周太太停了牌把程凤台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报纸上都写了,当年这商细蕊为了霸占自己的师姐活活把师傅气死了。”

  周先生接话道:“还说他为了出名擅自改戏,把好好的京戏改得不伦不类,穿着透明的衣服公然在台上勾引观众,简直比青楼里的妓子还大胆。”

  “这都是哪家报纸写的?”程凤台皱着眉问。

  “《上海公报》啊!”周太太把柜子上的报纸递给程凤台,“你看看就是这上面写的,登了新闻的。”

  程凤台翻开报纸一看,四分之一的版面都在骂商细蕊丧尽天良,亵渎京戏,私生活淫乱。

  程凤台瞥了眼文章作者,突然笑出了声。

  “这不是总写我的那个记者吗?”

  把报纸折好放回柜子上,程凤台没把这件事情往心里去,“博人眼球罢了,这个杨记者最喜欢无中生有,十句话里有八句是他杜撰出来的。”

  “真的?”周太太问。

  程凤台指指自己,“您看我不就得了,上个月他还说我在外面养了三个私生子,我还想着问他要儿子呢!”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周太太不死心的又问:“那小戏子这些事情都没做?”

  程凤台看一眼手里的牌,“胡了!”

  “欸,今天二爷手气可真好!”周太太也笑了。

  程凤台一推牌,瞥了眼报纸回道:“除了私生活混乱,其它都是胡说八道。”

  ……

  杨纪的文章商细蕊也看见了,他同样没有放在心上,在北平的时候他就没少被人乱写,可不管怎么写喜欢他戏的票友照常来水云楼捧他,角儿只要戏好管别人说什么。

  商细蕊只是觉得杨纪这人忒小心眼儿,为了报复他居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但是程凤台和商细蕊都没想到,上海不是北平,这里聚集着大量受过西洋教育的年轻人。他们处在社会交替的大动荡之中,对古老的中国怀有一种矛盾的心情,保护和破坏不断撕扯着他们,让他们变得尖锐和刻薄,热衷于批判一切并敢于发声。

  商细蕊一不小心便撞到了这些年轻人的枪口上,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杨纪发出那篇文章之后很快就有人在《上海公报》上发表评论痛骂商细蕊。

  更有“愤世嫉俗”者就那篇文章中的内容从不同角度论证了商细蕊的无耻,号召将商细蕊赶出戏曲界,赞同者如过江之鲫。

  他们不容许中国的文化被玷污。

  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批判商细蕊的文章开始在各大校园里流传,成了学生们的热议话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