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海滩最红的角儿
壬舟2020-05-09 13:182,228

   商细蕊和《上海公报》的官司很快开庭,看热闹的人把法院门口围得严严实实。

    戏子告报社在上海还是头一份儿,人人都想知道最后是怎么个结果。

   今天青君穿了一身女式洋装,整个人显得既干练又高冷。

    商细蕊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上海的女人都跟会变身似的,换了身衣服整个人就变了,比他们唱戏的还厉害。

  很快杨纪和一个中年男人坐到他们斜对面,商细蕊瞪了杨纪一眼,现在他心里还膈应这个人。

  不一会儿法官和工作人员走进来,商细蕊抬头一看——巧了么不是,正中间的法官大人前天晚上还在迈克的宴会上给他倒过酒。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色老头儿当时偷偷摸了好几下他的手。

  突然之间商细蕊觉得这个肃穆庄重的地方有些可笑。

  青君不愧是留日回来的法学高材生,几句话就把对方律师问得哑口无言,法官当场宣布商细蕊胜诉,《上海公报》赔偿商细蕊三万元名誉损失费,杨纪个人赔偿两万元。

  商细蕊直到走出法院大门儿都没能回过神来,这时候他才觉得民国确实比大清朝好。

  重新变有钱的商老板把大戏院里的行头全都置换了一遍,又让翠娘从别的戏班子里雇了几个人。

  剩下的钱小来拿去在大戏院附近租了栋独门独户的小洋楼,楼后有一小片草坪,商老板每天可以去那儿练功。

  自此商细蕊算是带着小来脱贫了,小来打趣说韩先生应该多找几个像商老板这样会挣钱的,组织上连经费都省了。

  商细蕊一听小来提起韩先生就头疼,他们来上海半个多月了,可连顾明章的影子都没见到,这大汉奸真够能藏的。

   顾明章之前就是地下联络点的负责人,他比谁都明白延安对叛徒的态度——无论大小一概格杀勿论。所以他和其他汉奸不一样,他的命时刻有人盯着。

   顾明章不敢去任何娱乐场所,甚至连宴会都拒绝参加,商细蕊想要接触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个任务就如此艰巨,商细蕊渐渐的有些沉不住气。

    周六晚上照常是商细蕊的专场,他一进戏院的大门就被翠娘和伙计们给围起来了。  

  “哦呦!商老板您可算是来了。”

  翠娘今天的嘴唇画得红艳艳的像刚吃完孩子,商细蕊不由得后退一步。

  “老板娘你不用太热情!”

  直到现在商细蕊还习惯称呼翠娘老板娘,翠娘也由着他随便叫。

     “告诉商老板一个好消息,今儿晚上的戏票全被抢光了,一张不剩。”

    商细蕊脸上一喜,“真的,都是哪儿来的人?”

   翠娘犯了难,“哟!这我可不知道,您现在是上海滩最红的人物,就连文化部的乔部长早上都派人来找我定位置呢!”

    商细蕊在北平是见过大世面的,对这个部长那个主任的没有多大兴趣,现在除了姓顾的他对谁都不感兴趣。

    晚上商细蕊上台的时候下面果然黑压压坐了一片,不少都是穿学生装的年轻人。

    想到上次被扔鸡蛋商细蕊不由得在学生堆儿里多看了几眼,这回这群学生娃娃儿倒是老实,还跟着几位北平来的座儿鼓掌叫好。

   商细蕊又瞥了眼二楼,也是满满登登,不少都是在迈克宴会上见过的人。

    商细蕊发现上海的座儿没人在乎改戏这件事儿,反而他在唱新戏的时候座儿的反应更热烈。

    意识到这点后商细蕊做主把原定的戏单子给改了,全都换成新改戏,几场戏唱下来观众看得津津有味,他唱得也酣畅淋漓。

   此后商老板的戏在上海滩是一票难求,周六周日两天大戏院门口天不亮就排起了长队,甚至有人专门干起了倒卖戏票的生意。

    翠娘提出给戏票涨价,但是被商细蕊否决了。他的戏不是单唱给有钱人的,也是唱给老百姓的。

    最后翠娘仿照洋人戏楼的法子,把戏院里的座位分成不同的区域,票价有高有低,就是车夫长工也能花钱买得起。

    所以大戏院门口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车夫拉着先生太太来买票,结果排队的时候两个人就站前后脚儿。甚至有老板和自己家长工挨着坐,因为高价票买不到只能抢低价票。

    商细蕊的新改戏在上海找到了生长的土壤,这样一来就需要更多的新改戏,商细蕊拿着纸笔每天窝在家里钻研,头发都憋白了几根。

    最后还是沈碧城看不下去帮他介绍了几个专门写作的朋友,但是商细蕊全都不满意。

   倒是青君给了他一个本子问他能不能唱,商细蕊看完立刻就张罗着排新戏。

  新戏讲的是一个富家小姐逃婚追求爱情的故事,很迎合上海年轻人的口味儿。

  不久之后商细蕊才知道这个本子是青君自己写的,里面的富家小姐正是她自己,只不过青君没有逃婚,而是在婚后抛下丈夫和一对儿女到日本留学。

  沈碧城和溪石就是她在日本留学期间认识的,三个人完成学业后相约归国。

  青君回老家拿到了丈夫亲笔写的休书,之后便一直留在上海,只是那一双儿女成了她午夜梦回怎么也绕不开的思念。

    商细蕊听完青君的故事后只觉得心潮澎湃,就像是从五行山下蹦出来的孙猴子,终于不用再被那块儿大石头压着了。

    商细蕊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明白沈碧城和青君在做的事情了,她们是想帮全中国的女人把身上的石头儿掀开。

    懂了这些商细蕊对青君的本子用上十二分心思,简直要入魔了似的。

  ……

   这天商细蕊在戏院排戏,对面夜上海的舞女青青提着一大堆东西走进来,几个孩子蜜蜂见了花似的围上去。

    “青青姐你怎么有空过来?”

  “听说最近戏院生意好,我来祝贺你们!”

  小六和小八一头扎进青青怀里,其余的男孩子忙帮青青提东西。

    商细蕊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想不明白一个舞女怎么会和戏院里的孩子这么亲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