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戏子亦有豪情志
壬舟2020-05-09 13:182,264

  直到一脚迈进上海公立大学的校门商细蕊都没有完全缓过神来,他浑身轻飘飘的像是在梦游。

  溪石先生居然邀请他到学校里给学生们讲课,还是顶厉害的大学生。

  身边不断有学生经过向溪石先生问好,商细蕊下意识的把背挺得直直的。

  商细蕊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能踏入大学校园,这里到处都是白色的小洋楼,比北平的王府还要气派。

  不过大学里面可真大啊!怪不得叫大学不叫小学呢!

  溪石在一间教室门前停下,转头对商细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商老板不要紧张,一会儿你进去给学生们唱一段改后的《赵飞燕》就行,剩下的有我们呢!”

  商细蕊看看身边的沈碧城和青君,忐忑的心稍稍静了下来。

  想他商老板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几个学生娃娃儿而已还能比杀人如麻的张司令曹司令可怕?

  溪石先走进教室,不一会儿里面传出阵阵惊呼声,接着沈碧城和青君帮商细蕊穿上戏服,开门把他推了进去。

  上百只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商细蕊,因为有不同专业的学生,所以校服一半黑一半白,混在一起看得人眼晕。

  在溪石的示意下商细蕊走上讲台,短短几步路他腿肚子直打结。

  “最近很多同学天天喊着要保护中国的戏曲文化,但是我知道这些人里大部分连戏院都没有进去过,所以今天我邀请商先生来为大家唱一段戏,请同学们鼓掌欢迎!”

  台上没开口座儿先鼓起掌来,这场景商细蕊还是第一次见着。

  他定了定心神,再抬头已经变成了魅惑君王的赵飞燕……

  没有琴声伴奏,全靠商细蕊的嗓子把声音吊起来,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每个学生的耳朵都被这柔情似水的声音震得鼓鼓的。

  商细蕊没有上妆,但是一颦一笑间已经让学生们忘记了他的性别……

  所谓比纱还薄用来勾引观众的衣服相比传统戏服确实暴露了些,但是穿在“妖妃”赵飞燕身上却再合适不过。

  商细蕊只唱一小段便停了下来,学生们眼睛里透着意犹未尽,纷纷起哄让商细蕊再来一段。

  好在溪石走上讲台让众人安静下来。

  “各位同学,这就是被《上海公报》贬得一文不值的改戏,你们以为如何?”

  “我觉得比传统京戏更好听,我以前听不懂京戏,但今天这场我听懂了。”一个男学生答道。

  他旁边的同伴补充:“改之后的唱段更简练了,而且历史上的赵飞燕就是这样,商先生唱得没错。”

  “我觉得商先生的戏服很漂亮!”

  “商先生也很漂亮!”

  一个短发女生的回答引起哄堂大笑,女生目光大胆的打量着商细蕊,商细蕊反而脸红了……

  这下大家笑得更开心了,突然有一个相貌清俊的男学生站了起来。

  “老师怎么能让一个卖身求荣向日本人献媚的戏子站在讲台上?难道是想让我们都做汉奸吗?”

  溪石脸色变了,“杨景和!你的教养呢?商先生是我请过来表演的客人,严格上讲你们是要尊称他一声‘老师’的。”

  商细蕊心跳加速,他也能当老师吗?

  “溪石先生如此维护这个戏子,不由得让人怀疑你们之间的关系。”

  叫杨景和的学生也是个硬脾气,一点儿不给溪石面子。

  溪石被气得脸色通红,他自从执教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学生当面顶撞。平时笔锋犀利的人此刻竟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师您可太让我们失望了!”

  杨景和咄咄逼人,就在沈碧城和青君准备进去“救场”的时候,商细蕊开口了。

  “你是大学生,讲大道理我说不过你,但我知道凡事都要拿证据说话,你列了我那么多条罪状,证据呢?”

  杨景和冷笑,“你的丑事全北平城的人都知道。”

  “证据呢?”

  “你……”

  “没有证据就是诬陷!”

  商细蕊开口就要证据,杨景和被逼得脸色越来越黑,他破口大喊:

  “谁都知道自古以来戏子就是下贱的东西!”

  话一出口满座哗然……

  “杨景和,孙先生“自由”“平等”的三民主义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就是,你简直是在侮辱所有戏曲表演者的人格!”

  学生们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杨景和顿时成了众矢之的。

  溪石站出来维持秩序,“同学们安静!”

  “杨景和同学,不管你对商先生个人存在怎样的偏见,但是我希望你立刻就自己刚才的发言向商先生道歉!”

  溪石声音沉了下来,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发起火来更吓人。

  杨景和看了溪石一眼,拿起书包就往外走。

  “这学我不上了!”

  “杨景和你给我站住!”溪石愤怒大喊。

  杨景和却连头都懒得回。

  “你是用鸡蛋砸我的人吧?”

  杨景和脚步顿住。

  “人——是不可以这样的……”

  商细蕊伸出自己的右手,语气淡然,“这双手上曾经沾过日本军官的血……”

  杨景和猛地转过头,教室里响起一阵惊呼……

  “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戏子,但是我们唱戏的心也是热的,血也是红的,你们有的血性我们照样有!”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杨景和嘲讽道。

  “七七事变之后我捐了一架大飞机打日本人……”

  商细蕊环视一圈儿,“你们做过什么?”

  被商细蕊赤裸裸的目光扫过所有人都脸上发烫,羞愧的低下了头。

  杨景和的脸像打翻了的调色盘颜色更是复杂。

  最后杨景和还是走了,事后商细蕊向溪石道歉,沈碧城却指着他的脑袋笑骂他“傻瓜”。

  晚上溪石请他们去吃上海菜,除了商细蕊其他三个人全喝醉了,那时候商细蕊才知道,像溪石和沈碧城这样厉害的人也有烦恼。

  第二天青君带着商细蕊去法院把《上海公报》和杨纪给告了,罪名是捏造谣言,侵犯商细蕊的名誉。

  商细蕊第一次知道原来在民国这样是犯法的,而青君居然是从日本回来的法学硕士。

  从这以后商细蕊一口一个“青君姐”,气得沈碧城直骂他“小白眼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