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一才女沈碧城
壬舟2020-05-09 13:182,165

  除《上海公报》外,上海的其它几家报纸也争相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大多站在中立的角度,没有过多表达自己的观点。

  一部分思想激进的学生组团来到大戏院门口声讨商细蕊,让他滚出梨园行。

  这些学生有着丰富的游行经验,有组织有纪律,口号喊得震天响。

  商细蕊在房间里气得不行,几次想出去和那些人理论全被翠娘和小来拦了下来。

  好笑的是,外面的学生平时没一个喜欢听京戏的,现在却打着保护中国戏曲的旗号来声讨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一片辱骂声中,一篇名为《戏中人》的文章第一个开口为商细蕊说话,直接指出《上海公报》那篇文章中存在的逻辑漏洞,呼吁读者保持理性,尊重事实。

  这篇文章发表在《新民报》上,和带有娱乐性质的《上海公报》不同,《新民报》是上海最有权威的一家报纸,在上海各界影响很大,很多名人都在上面发表过文章。

  《新民报》的发声让这件事情进一步发酵,在口诛笔伐商细蕊的人群中出现了另一种声音,那就是杜绝谣言,尊重事实。至于事实在哪里,还需要时间去挖掘。

  围在大戏院门口的学生渐渐散去,商细蕊觉得奇怪,在上海一篇文章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就像是能请天兵天将的神通一样。

  商细蕊把这句话和翠娘说的时候翠娘笑了好久。

  “哎呦我的商老板,您还真是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道唱戏。您知道帮您说话的那篇文章是谁写的吗?”

  “谁写的?”商细蕊问。

  “沈碧城,咱们上海滩第一大才女,上海师范大学最年轻的女教师。”翠娘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挺着胸膛就像那篇文章的作者是她似的。

  “沈小姐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学在整个中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她认识好多大文豪呢!所以沈小姐一开口,那些魑魅魍魉就都收声了。”翠娘解释说。

  商细蕊恍然大悟,这就和他们梨园一样,普通戏子排场再大遇到了角儿都得敬着。

  这沈小姐就是角儿,姓杨的惹不起。

  可文人的事情哪有梨园行那么简单,第二天杨纪又在《上海公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次给商细蕊扣的帽子更大——通敌叛国。

  商细蕊被打上了汉奸的标签,说他在日本人攻占北平之后主动向日本军官献媚,唱戏取悦日本军人,还说他借日本人的势排挤同行,欺压百姓,总之恶人能干出来的事情他全都做过。

  就连被曹司令的太太用枪击中也被说成是帮日本人偷曹司令的情报后不小心暴露,程美心倒成了消灭汉奸的女英雄。

  商细蕊得罪的人多了,可没一个像杨纪这样让他恶心的。

  ……

  翠娘来到后台问:“商老板,晚上的戏还唱吗?”

  商细蕊啃了一口肘子瓮声瓮气的回道:“唱!为啥不唱?”

  “我担心观众……”

  “有啥可担心的,就为了那两篇文章咱们还不吃饭了?”

  商细蕊把骨头吐在碗里,用帕子抹了抹嘴说:“小爷我在北平城被人往台上泼开水是家常便饭,能被几个学生娃娃吓到?”

  翠娘心想你也才不过二十出头,就敢喊别人小娃娃。

  “行,那商老板您先上妆,我去多找几个伙计站在前面,出了事您往后台跑就行。”

  翠娘不放心的叮嘱,商细蕊挥挥手不耐烦的把人送走了。这女老板就是胆儿小,不过翠娘的关心他是受用的。

  小来帮商细蕊递东西,嘴上打趣道:“家里人让你来上海好好唱戏,你倒好,戏没唱几场麻烦倒生出不少。”

  商细蕊无辜道:“谁知道姓杨的打的是那种主意,早知道一开始我就不去找他帮忙了。”

  要是搁以前商细蕊恐怕就从了姓杨的,但是在汉口那三年他学了文化,知道姓杨的提出那种要求是在侮辱他的人格。

  至于人格具体是什么东西商细蕊目前还没有琢磨出来,不过打姓杨的那一顿他不后悔。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小来帮商细蕊戴好头冠,“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算是红了,家里那边该放心了。”

  商细蕊这才心情好转,哼起了曲子。

  这时候化好妆在后台休息的小五好奇的问:“商老板和小来姐家里还有什么人?怎么从来没听你们说起过呢?”

  商细蕊对着镜子呲出一口白牙,“你们小来姐家里有个未婚夫呢!”

  小来脸一红狠狠推了商细蕊一把,对小五说:“你们商老板家里不仅有媳妇儿,还有个大胖儿子呢!”

  “哇!商老板这么年轻都有儿子了?”小五震惊。

  商细蕊斜了小来一眼穿上戏服准备上场。

  今天商细蕊唱的是《长生殿》,一大段念白唱完台下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年轻人突然站起来朝他脑门儿扔了个鸡蛋,全场哗然。

  粘稠的液体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来,商细蕊的目光和“肇事者”对上……

  “汉奸滚出上海,滚出中国!”

  年轻学生振臂高呼,台下呼啦啦站起来一片年轻人,指着商细蕊骂他汉奸。

  来听戏的观众全都躲到一边看热闹,小来跑上台把商细蕊拽走,翠娘和阿宽忙招呼伙计驱赶学生。

  回到后台商细蕊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小来帮他把脸擦干净。

  “吃几块点心吗?”小来推了推商细蕊的肩膀哄着他问。

  商细蕊突然站起来夺过小来手里的衣服就往外面跑……

  小来:“干嘛去?”

  “吃夜宵!”

  答完商细蕊的身影就消失了,小来摇摇头回去帮他收拾余下的东西。

  商细蕊心里憋着股气,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气势汹汹的往门外走,那群学生还在戏院里面闹,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此时天还没有完全变黑,商细蕊沿着街道走拐进一条小巷子,就在这时他看见七八个穿着黑色短打的汉子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堵在墙角。

  “你们在干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