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仗义出手结良缘
壬舟2020-05-09 13:182,402

  商细蕊走上前去大喝一声,几个流氓模样的男人转过身,看清楚他的脸后全都笑了。

  “哪来的小白脸,滚一边去,别耽误爷办事儿。”为首的男人骂道。

  “当街欺负女人你们还算什么男人?今天的事儿小爷我管定了。”

  说着商细蕊从墙根摸了根棍子握在手里,几个流氓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商细蕊把手里的棍子当银枪使,没几下就打趴下一半流氓。

  巷子太窄流氓们施展不开,反倒给了商细蕊一一攻破的机会。

  像是头头儿的男人肩膀挨了商细蕊一棍子后,带着人边跑边放狠话。

  “小白脸你给我等着,等爷爷下次弄死你。”

  商细蕊扔掉棍子走到女人身前问:“你怎么样?能自己回家吗?”

  让商细蕊感到惊奇的是女人经历过这些事情后居然一点都不慌乱,甚至还对他笑了笑,说出来的话听着就让人舒服。

  “多谢这位先生出手相救,敢问先生贵姓,家在哪里,改日我必登门拜访。”

  商细蕊没多想,爽快的把自己的信息说了。

  “我叫商细蕊,在上海大戏院唱戏,登门拜访就不必了,我也是顺手的事儿。”

  “原来下了戏的商老板长这个模样!”女人有些兴奋,“看来今天晚上我运气不错。”

  商细蕊:……被流氓截了叫运气不错?这女人怕不是个傻子。

  女人伸出手郑重说道:“我是沈碧城,很高兴能和商老板认识。”

  “你就是沈碧城?”商细蕊愣了,“写报纸的沈小姐?”

  “是我!”

  见商细蕊久久没有动作沈碧城直接握住他的手晃了晃。

  商细蕊脸一红,快速把手收回去,“你这个女人也太胆大了。”

  “这有什么?握手而已。”沈碧城不以为然。

  “商老板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去隔壁那条街的馄饨店里吃夜宵。”刚才一耽搁商细蕊差点儿忘了自己出来是干嘛的了。

  沈碧城眼睛一亮牵起商细蕊的手就走,“我请商老板,刚才真是多谢了,没想到商老板戏唱得好身手也这么利索。”

  商细蕊像是被针扎了似的往回缩手,沈碧城却一股脑儿的拉着他往前走,就像牵了个不情愿走路的孩子。

  “沈小姐你能不能放开我的手?”商细蕊苦恼的说,刚刚他觉得沈碧城像傻子,现在觉得她更像疯子。

  “哎呀,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沈碧城笑着说,“再说我今年都三十多了,你就把我当个大姐姐成了吧?”

  商细蕊这下挣的更厉害了,“要是被你丈夫看见了对你名声不好。”

  沈碧城扑哧一声笑出来,她用指尖点了点商细蕊的脸颊,“你真是个小可爱。”

  商细蕊又闹了个大红脸,之前在北平的时候也有女人喜欢过他,但是像沈碧城这样直白而且直接就上手的仅此一位。

  “放心吧!我还没结婚呢!姐姐我是单身人士。”

  “三十岁还不结婚?”商细蕊惊得声音都尖了,在他的印象里三十岁的女人都已经儿女成群,就像二奶奶一样。

  “谁说女人三十岁一定要结婚?”

  商细蕊认真想了想,确实没有人说过,可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啊!

  “你为什么不结婚?”

  “我为什么要结婚?”沈碧城反问,“我一个人自由自在为什么要被婚姻束缚?”

  “遇到喜欢的人就要结婚呀!”

  “可是我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呀!”沈碧城学着商细蕊的语调说道。

  “不喜欢就不结婚吗?”

  “当然,不然婚姻就是一辈子的牢笼,没有人会开心的。”

  商细蕊沉默了,二爷不喜欢二奶奶却和二奶奶结婚,他是不是也活在牢笼里?那二奶奶呢?二奶奶开心吗?

  沈碧城指着街口一家馄饨店问:“商老板,你说的是这家吗?”

  商细蕊点点头,“他家的馄饨很好吃。”

  上海的跑堂不叫伙计叫服务员,上海的饭店里也不兴吆喝,之前商细蕊总嫌弃北平面馆的伙计吵,现在却有点想念那声吆喝了。

  两碗馄饨端上来,商细蕊顾不上烫先用勺子盛了一个放在嘴里,一边丝丝吸凉气一边狼吞虎咽的嚼,像极了往嘴里塞东西的仓鼠。

  沈碧城看得开心,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沈小姐你尝尝,这儿的馄饨里有大虾,可鲜了。”商细蕊抽出空招呼道。

  “就是上海的碗太小,一碗装不了几个馄饨,我一般吃三碗才能饱。”

  路过的服务员正好听见商细蕊的话,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沈碧城舀了个馄饨放在嘴里,一口咬下去真的有一个大虾仁,这顿馄饨比之前她吃过的所有馄饨都要美味。

  “那些人为什么堵你?”商细蕊好奇的问。

  沈碧城语气淡淡的回道:“因为我鼓励白家少奶奶离婚,白老爷就找青帮的人报复我。”

  商细蕊眼睛瞪大了,他觉得沈碧城真是一个奇女子,她身上的故事比报纸上的精彩多了。

  “你为什么让人家少奶奶离婚?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白老爷找人打你是应该的。”

  沈碧城笑着说:“商老板年纪不大懂的倒是挺多,道理一套一套的。”

  “我唱戏的嘛!戏里都这么说。”

  “戏里都是过去的故事,现在都民国了,提倡的是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白家少爷不喜欢白少奶奶,白少奶奶也不喜欢白少爷,他们怎么就不能离婚了?”

  说着沈碧城从包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又慢慢吐出来,隔着白雾商细蕊看呆了。

  “怎么?傻了?”

  “你这副做派不像个女人。”商细蕊回道。

  “那像什么?”沈碧城吸了两口就把烟摁了,她怕熏着商细蕊的嗓子。

  “像男人!”

  沈碧城拍着桌子笑起来,笑够了她盯着商细蕊说:“我挺喜欢你的商老板……”

  商细蕊心咯噔一下,“你要干什么?”

  “放心,我不馋你的身子!”

  沈碧城认真说道:“我们做好朋友吧!”

  商细蕊点点头,“好啊!”

  “答应得这么痛快,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要是搁以前我担心,但是现在的商老板不值钱了,你比我值钱。”商细蕊挥手又叫了一碗馄饨。

  沈碧城拄着下巴注视着商细蕊,“你真可爱!”

  “形容男人不能用‘可爱’”!商细蕊皱眉。

  “那用什么?”

  商细蕊想了想,“英俊、潇洒、帅气、成熟、稳重……之类的。”

  沈碧城这次笑得更开心了,商细蕊总是搞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