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逝去的雪2020-04-01 13:214,471

  站在年级主任办公室内的潘晓婷,此时心情异常的复杂,由于自己的不冷静,导致父亲再一次被叫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

  这一次所要面对的将不会是说两句好话,道道歉就能够解决的,父亲会出丑不说,自己也有可能会被退学。

  看着父亲那坚实,此刻却显得那么孤寂的身影,一步步向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年级主任走过去的时候,潘晓婷仿佛已经看到了父亲如何被羞辱,如何哀求也不会起到丝毫作用的情景,不由的内心痛苦万分。

  这一刻潘晓婷当真后悔到了极点,更是悔恨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不冷静。

  可惜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都是徒劳。

  走到年级主任面前的父亲还没开口,主任已经开口喊道:“潘震,上次来学校就让你管好你的女儿,这次倒好,一个人打伤了七个,潘晓婷可以呀,厉害呀……”

  就在主任说到这里的时候,潘震却是笑着打断道:“那当然,我潘震的女儿当然厉害。”

  在场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潘晓婷在内,都没有想到潘震会这样说话。

  一时间年级主任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潘震拉出椅子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一向高高在上的主任哪被人这样顶撞过,尤其还是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潘震。

  立刻跳起来指着潘震骂道:“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女儿把人打伤了,你还有理了?啊?知道潘晓婷打的都是谁么你?别说七个了,就是其中随便一个,也不是你这个老东西能够担待得起的。你他妈的还坐下了,谁让你坐的,给老子站起来。保安呢?把他给我拉起来。”

  虽然不知道父亲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潘晓婷看见两个保安向父亲冲过去的时候,大脑好像短路了一般,本能驱使下飞速挡在了潘震身前,大声喊道:“是我打的人,处理我就好了,不要伤害我的父亲!”

  谁也没有想到,潘震一到场,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而潘震本人却是慢悠悠的拿出了一包4块钱的哈德门,抽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起来,那一口吸下去甚至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别说年级主任气爆了,被打的七个学生家长也都不干了,你说你女儿打人就打人吧,你个家长来了最起码态度好一点吧?

  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来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仿佛潘震这个普通的平头老百姓只能任这些人随意欺凌。

  而一直想要努力表现的年级主任突然心中一亮,让一个老师去叫了副校长,他心里很清楚,上次有一个保送的名额,本来副校长想给他自己侄子弄过来的,没想到最后被潘晓婷这个异常优异的学生给弄走了。

  为了这件事,副校长甚至亲自找到潘震,想让潘晓婷放弃这个名额,让给自己的侄子,虽然不知道过程如何,但是最后事情不欢而散,而副校长似乎是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想到这里,年级主任嚣张的说道:“你就牛吧,这下子谁来也救不了你女儿了,潘晓婷就等着被退学吧。”

  没想到潘震这时睁开了眼睛,吐了个烟圈,笑着对主任说道:“恩,我等着,你们慢慢蹦跶,我也看着。”

  听到潘震这样说话,年级主任又是一愣,平时嚣张惯了,今天被这样一个土老帽顶了两回,主任彻底爆发了。

  随手抓起桌子上的订书机就要向潘震丢去,这一瞬间,潘震的眼神变了,变得异常的冰冷,甚至带有一股强烈的杀气,就像是一头将要出笼的猛虎一般,而年纪主任就像是被猛虎盯住的猎物,直觉告诉自己,如果手里这个订书机丢出去的话,能不能砸中先不说,自己貌似会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撕烂?

  受到潘震气势的影响,举起的订书机终究是没有丢出去,又被缓缓的放了下来,而在主任放下订书机的那一刻,潘震好像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般,还是那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主任甚至有些疑惑,刚刚那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就在想着如何挽回面子的时候,挺着大肚子的副校长进来了。

  年级主任立刻笑脸迎了上去,还没有说话,副校长一副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事情的经过我都了解了,又是你潘晓婷惹事。好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开除,同时发函给其他各大院校,要详细说明潘晓婷被开除的原因,想要收留的学校都考虑清楚。还有,那什么潘震,把医药费掏了,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副校长这一举动,不论怎样潘晓婷这一辈子算是就这样毁掉了,还没走出中学院校的大门,其他各大院校的门就将门关上了,而且,今后的求职之路也必然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这时的潘震还是坐在那里,连身都没有回,只是把手中的烟头拧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说道:“我接到学校电话说我女儿闯祸了,我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刻赶了过来,从我进这个门开始算,到现在已经过了8分17秒,没有一个人向我说哪怕是一点点事情经过。如果真的是我女儿的错,什么都不说,你们怎么罚我都认,但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我女儿开除,就算你是副校长怕是也没有这个权利吧?”

  看着在主任的示意下,手握着警棍开始向父亲走来的保安,潘晓婷一下抱住了潘震,哭喊道:“你们不要伤害我爸爸,我不读了,我回家。爸爸我们走吧。”

  说话间,就要拉起潘震离开,似乎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是这时候事情显然已经超出了潘晓婷的意料,而且并不是不上学了就能把事情解决完。

  只见一个被打的学生家长站了出来,这个男人的相貌非常英俊,浑身散发着书生气息,有一种强大的亲和力,和潘震那邋遢的形象没法比。

  此人抚了抚眼镜道:“潘先生,你说叫你来这里耽误了你的工作?那我们呢?比你来的还要早,耽搁的时间更多,而且耽误的工作谁来补上?你么?”

  潘晓婷此时心中咯噔一声,一丝丝不安泛上心头,不由的将抱得潘震更紧了。

  这时,潘震那粗糙的大手轻轻拍了拍潘晓婷的小手,随后大手握在了潘晓婷的手上,潘晓婷那紧张的心情,居然在这一瞬间彻底放松了下来,甚至有一种错觉,似乎今天的事父亲能够解决?

  但是父亲怎么处理呢?十几年来,自己只知道父亲为了养活自己过的很辛苦,原本英俊的面容一年比一年苍老,如今四十出头的年纪怎么看都像是过了五十岁一样……

  正想着,潘震站了起来,平时佝偻的身体此刻居然没有一点驼背的迹象,腰杆挺得笔直,一米八的身高此时在潘晓婷心中是那样的高大可靠,潘晓婷甚至忘记潘震此时为什么不驼背了。

  潘震拍了拍潘晓婷的头,示意没关系,然后将潘晓婷搂在了身边道:“哦!那这位先生的意思呢?”

  没等这个人回答,年级主任又蹦了出来嘲笑道:“意思个屁,你他TM赔得起么?知道这几位都是什么人么?”

  好像拍马屁又像是炫耀,年级主任依次介绍过去。

  原来被潘晓婷打的这七个女孩,有6个是高干子弟,一个是富商的女儿。

  年级主任介绍完了以后,那个肥胖的富商一副不耐烦的喊道:“别婆婆妈妈的了,我这边女儿被打成这样怎么也得陪个300万吧?耽误我一早上就算500万吧,我这边好说800万赔偿我们两清。”

  说完还撇着嘴不屑的瞪了潘震一眼。

  潘晓婷听到这个钱数,被震得有些犯晕,这么多钱自己和父亲怎么可能拿的出来?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潘震拦住了。

  只见潘震一脸笑意道:“800万,恩这个金额合理,对了晓婷,把这几个人的金额记下来,我们好给人家赔偿。”

  肥胖富商一脸的鄙视,嘴上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心里想的却是:“看你那穷酸样,能不能拿出10万都难说,还他妈800万,妈的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到时候拿不出来钱,就不要怪老子心狠手辣。”

  就这样潘震需要赔偿的医药费和误工费加起来一共2000万,除了那个富商800万,其余每家都是200万,潘晓婷写的时候手都一直不住的颤抖着,心里也是更加的愧疚。

  接过潘晓婷递过来的单子,潘震点点头道:“恩,我女儿的字写的真漂亮,又有进步了,不错。校长同志,如果我赔偿了些钱,我女儿是不是不用被退学?”

  没等校长说话,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轻蔑的笑道:“只要你今天上午能够拿出这些钱,我可以保证你女儿不用被退学。”

  说到这,这个女人上下看了看潘震道:“不过,你要是拿不出这些钱,又该怎么办?”

  其他人也都跟着应和起来。

  其实,这件事情本来没有这么复杂,而且错本身也不在潘晓婷,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很明白,但是就因为被打的这几人都身居高位,年级主任又要巴结奉承,最后就拿潘晓婷这个没有背景又没有钱的穷学生来开刀了。

  而潘晓婷下手很有分寸,跟着父亲从小习武,又怎么会被几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打伤?所以潘晓婷虽然打了她们,但是却是丝毫看不出伤痕。

  身为潘震的父亲,当然知道潘晓婷下手的轻重,在来这里的途中,还专门去医务室看了几个姑娘,这几个姑娘看似没有什么外伤,回去后最起码要休息两周,还要好好调养才行,不然势必会留下伤患,不过任谁也怀疑不到潘晓婷的身上。

  本来潘震还有些责怪潘晓婷下手有点太重,可是一进年级主任的办公室,就觉得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果然事情慢慢发展下去后,潘震也是越能理解潘晓婷为何会下如此重手。

  潘震又坐回了椅子上,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部手机,居然还是多年以前的诺基亚,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的鄙视和不齿更甚。

  只见潘震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小张,30分钟内调3000万现金到晓婷学校来。恩,对,越快越好。恩,人手你自己安排,对了,然后直接给我送到到高三年级主任办公室来。”

  看着挂了电话的潘震,众人都有些摸不清头脑,难道这个土鳖还真的有钱不成?就看那手机?可是这个人此时说话的口气和一进门

  后表现出来的气度,似乎并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啊?

  就在几人疑惑的同时,潘震又拨通了一个号,还没开口,对方已经吼了起来,声音大到连站在一旁的众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我艹,潘子你终于想起来给老子打电话了?靠!说吧,今天晚上到哪聚?”

  潘震笑骂道:“妈的,老宋你就不能嗓门小点?啊?放到古代你这怎么也是个二三品的巡抚吧?就这么疯疯癫癫的?”

  老宋骂道:“少他妈给老子在这装哈,妈的,十几年了第一次给老子打电话,说吧,几个意思?”

  潘震:“我想请巡抚大人移驾晓婷学校。”

  潘震说完后,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道:“你告诉晓婷了?”

  潘震:“还没有,事出突然,而且是你分内之事,自己看着办吧!”

  老宋又骂道:“就知道你丫给老子打电话不是想老子了,艹,等着,老子马上过来。不对,晚上到哪聚?”

  潘震知道自己的这个好兄弟也是为自己高兴,所以嘴上虽然骂骂咧咧的,但是当年的那种亲切感却是温暖着潘震的心。

  似乎是想到了往事,潘震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然后回道:“今天高兴,费用算我的,地方你选如何?”

  老宋那爽朗的笑声再一次传了过来到:“得嘞,算你小子识相,等我十分钟。”

  潘震的这一通电话打的令在场几人异常的迷惑。

  “老宋?”政府办公厅的那个秘书突然想到一个人,中央纪检委巡视组在这边的领导不就是姓宋?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尽管不愿意相信潘震会认识这样一个人,但是这个秘书突然间警觉了起来。他对潘震稍稍有些印象,因为开家长会的时候,潘晓婷的成绩总是年级第一,这个土老帽也是见过几次,但是谁也不会去调查这样一个人。

  而这时潘震却又拨出了一个号码,接通后:“李子,把那套设备带过来。对,晓婷学校,恩恩,主任的办公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