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恶火之邪
Sebast2020-04-23 11:402,447

  十分钟后,他们抵达了普拉诺湖附近。

  到处都拉起了密如蛛网的黄色警戒线,缠绕在已经炭化的树干上。泥地上一片暗红色的灰烬,某些树木的根部还在透着微微的火光。

  湖面上空雾气蒸腾,仿佛变成了一个温泉池。岸边的灌木丛中,一些爬行类动物只剩下一具完整的骨骼,白森森地匍匐在幽暗之间。

  此地宛如刚用烈火洗刷过的炼狱,目光所至,毫无生机。

  爆炸发生的时候,驻扎在卡伦堡后方「圣剑」军事基地的教廷军部队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教区内的警署、消防队和医院也立即派人赶来。目前现场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枢机阁下,我还有任务,先回去了,”海德里希中士看了看表,“您自己过去吧。”

  “好,谢谢你载我过来。”

  “不客气。”

  庞贝枢机告别了这位冷淡的日耳曼族士官,走向守在警戒线旁、荷枪实弹的蒙克司铎。“小汉斯!”他亲切地呼喊。

  “啊,庞贝父亲!”高大帅气的教廷军少尉汉斯·蒙克见到自己的教父兼上司走来,马上一个立正敬礼。

  “现在情况怎么样?”

  “现场已经基本处理完毕,目前警方正在取证。”蒙克司铎回答,“我带人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被高热吞噬,我们根本进不去。后来消防队也到了,用消防水枪和降温剂才勉强打开了局面。”

  “你们怎么找到那两个人的?”

  “其中一个胖子的意识尚算清醒,朝我们大声呼救,我们才发现了他们。”

  “那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庞贝枢机无奈地说。

  两人穿过喧闹的人群,一同走向湖边。虽然明火已被扑灭,但空气温度依然很高,四周热浪逼人。

  湖面上,木质观景台只剩下短短的一小截,断面处跃动着暗红色的小火苗,一旁的守湖员小木屋成了一堆焦黑色的碳块,其中残存着某些金属制品,泛着躁动的白光。

  “到底是多恐怖的异体源强度,才能把一整个湖泊的水加热到60℃以上?”庞贝枢机望着水面,大片死鱼烂虾浮于其上,散发出浓重的腥臭味。

  普通的逆命者,即使是体内尚未装载「水晶棺系统」——控制异体源收放的炼金设备,而擅自使用这种能量,也极少出现如此可怕的失控,最多只是改变物质的基础构造,而不是彻底摧毁,那是比人类更高级别的种族才拥有的权能。

  他活了一百多年,见过不少实力强大的逆命者,但从没见过强大到这个地步的,都快超出人类的范畴了。

  “的确,太可怕了。”蒙克司铎点点头,“我参加第三次教区扩张战争的时候,见过类似的失控事件,但跟这次相比,那些简直是在放烟花。”

  庞贝枢机叹了口气,点上一根雪茄。“他们两人现在在哪?”

  “就在那边。”蒙克司铎指了指右侧一辆货车大小的救护车,“圣母百花大教堂附属医院的同事们说来不及赶去医院了,要立即原地救治。”

  “唉,这俩厷国来的小子也不让我省心呐。”庞贝枢机狠吸一口雪茄,烟头上的火苗变成幽蓝色,“我先去看看他们,你找人帮我取一些现场的泥土、树枝和动物骨架样本,回头送到我办公室去。”

  “……明白。”蒙克司铎有点懵,但还是领命而去。

  ·

  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庞贝枢机做好消毒、配戴好半面罩,进入了负压救护车。

  舱内一片惨白色的灯光,空气中充斥着某种广谱抗菌药物的刺鼻气味,连面罩都滤不掉。

  正前方是一具隔绝式低温治疗舱,连着几套生命循环维持设备。不用说,躺在里面的就是楚渊洺。而赵谕则坐在舱体旁边,身上披着一条浴巾,虽已敷上药膏,但还是能看到满头满脸的灼伤之痕。

  他目光呆滞、瑟瑟发抖,仿佛神志被击成了碎片,正处于失心疯的边缘。

  几名医护人员见庞贝枢机进来,用教会的宣礼手法向他打招呼。老头子点点头作为回应,随即走向那具棺材一样的治疗舱。

  走近,他透过舱面玻璃,向内望去——

  一具通体赤红的人形静静地躺在舱里,五官面目全非,靠无数细小的金属支架撑起来,才恢复到能认清眼耳口鼻的地步。

  纵观其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布满了暗红色的疤痕,像是火山熔岩上的裂缝,还在往外渗着焦黑色的黏稠液体,流落到舱底的冰水里,仍会窜出一缕深红的火苗。

  “枢机阁下,我们刚对他进行了生命外循环支持。”其中一名医护人员汇报,“出于某些未知的原因,他的皮肤硬度非常高,连手术刀的刀头都割不下去,只能使用电钻打孔,才把外循环管接了进去。”

  “另外,我们对那些黑色液体进行了检测,发现里面不含任何可燃物。”另一名对炼金术略有研究的医护人员说,“它们像是被什么东西赋予了‘燃烧’的概念,连水元素也无法克制。”

  庞贝枢机的眉头拧成了铁疙瘩,他从来没见过哪种异体源生成的火焰,凶暴到连万物至柔的水元素都拽不住性子。也许在某些几万年前的古籍里记载过类似的东西,但他入教会才不到一个世纪,跟一些从「铜金时代」活到现在的长老相比还是个小孩子,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未曾听闻过。

  莫非,这是上古时代的失落力量苏醒,在这个时代重见天日?

  若真是这样,他必将倾尽一切努力,调动一切可用资源,都要把这个玩火自焚的小子救活。

  因为,当拥有如此实力的逆命者现身于世,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也即将降临。如果没有他的领导,凭人类文明那点程度,根本不可能抵抗这场灾难。

  但如果让他自然死亡呢?也无法终止这场灾难——这并非向普罗伊泽之眼献祭,而是摧毁了禁锢那道恐怖力量的容器,任凭它在世间滋长肆虐。

  一切未经普罗伊泽之眼清除程序之手而被清除的错误产物,都无法被读取进程。就像没在注册表里登记的软件,卸载列表里找不到它的影子。

  看来我这老大夫又得多干几十年才能退休了,庞贝枢机想。

  他望向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你们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派几个人把他送到卡伦堡的地下实验室,我要亲自为他治疗。”

  “……啊?”医护人员们面面厮觑。

  “怎么?我说我要亲自治疗他,有什么问题吗?”

  “您……真的要救治这个人?”医疗队队长试探着问。

  老头子觉察到不对劲了,盯着对方的眼睛:“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位伤者……名叫罗伯托·卡法罗,也许不是您要找的人……”队长战战兢兢地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瞳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瞳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