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学会爱
中黄2020-08-17 10:475,377

  奶奶在乔基走进狗屋前对他说,“我不能进去,我闻到刚刚出生的狗崽气味会晕。你应付不来的话就出来告诉我,我去找人来帮忙。”

  “我喂完它们喝奶就出来。”乔基答道。

  他见到产箱里面一堆毛绒绒的东西,心里有些发毛。其实他最怕毛绒绒、软趴趴的东西,一碰到就会起鸡皮。幸好戴了一次性手套,阻隔了狗毛和他直接接触。

  他把牛奶倒进奶瓶便蹲下来。八只小狗崽伏在毛毯上,压着身体下面的号码牌,像是坚守他们排行第几。每只小狗和小老鼠一样,一拳头大。身体几乎没毛,除了背部很稀的毛绒绒的细毛。它们闭着眼睛,毛上沾着胎水,黏黏的。

  乔基抱起老大,感觉手上抱着一团软绵绵的面团,但是暖融融的。他用左手托住小狗崽的下巴,使它的头微微向上仰,然后右手拿住奶瓶底部,让奶嘴对住小狗崽的嘴巴。他见过表姐喂她的女儿喝奶,是这样的姿势。小狗崽没叨住奶嘴。试了几次,小狗崽仍然不懂吃奶这件事。乔基灵机一动,将奶嘴在小狗崽的口鼻周围轻轻摩擦,想引起小狗崽的食欲。

  动了,小狗崽的嘴巴舔了奶嘴一下。乔基非常激动,柔声哄它:“喝呀,喝呀!”

  小狗崽像听懂他的劝诱,叨住奶嘴,开始吮奶。

  “Goodboy。”乔基表扬它,继而自言自语,“我不知道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呢。”

  看着小狗崽缓缓吮吸牛奶,乔基突然想到姑妈曾经告诉过自己,从生出来到断奶,妈妈喂自己喝的全是母乳。这八只小狗崽比较可怜,刚生下来就没母乳喝,如果小燕子不回来,它们就完全没妈妈的奶喝。不知道酸荞头到了兽医诊所没有,不知道兽医救不救到小燕子,不知道上帝有没有站在大东先生和酸荞头中间——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坚信——他们家里虽然失去了一位母亲,但不幸未必重演。小燕子会回来喂狗崽们喝奶,她一定会回来的。

  “喵!喵!”小龙女在门口叫了两声,没走开,看着里面的人和狗。

  “小龙女你做自己的事去!”乔基对它说,“我不习惯你看着我做事。”

  小龙女喵了两声,走开了。

  接着,阳阳和一群孩子出现了。他们站在狗屋门口,不敢相信见到的——乔基哥哥左手抱着小狗崽,右手拿着奶瓶,在喂小狗崽喝奶。

  美国来的男孩,会骑马会打拳击,酷到范江村的孩子们都想和他交朋友。阳阳从拳击台下来后,他的同学团团围住他,要他带他们去认识乔基,他们也想和他成为朋友,在他回国之前。

  孩子们瞪大眼睛看着狗屋里面的美国男孩,这是一小时前在拳击台把拳击耍的酷酷的偶像吗?怎么变成了给小狗崽喂奶的保姆?

  乔基在给老六喂奶,见阳阳和四、五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站在门口,用古怪的眼神瞧着他。“阳阳,他们来干嘛?”他问阳阳。

  阳阳指指他的同学们,“乔基哥哥,他们要和你交朋友。”

  “我现在没空。”

  “拜拜!”一个孩子说完即转身走人。

  其他孩子各自一句拜拜,迅速走人。

  “乔基哥哥,你除了会骑马、打拳、喂小狗崽喝奶,还会什么?”阳阳走到乔基旁边蹲下来。

  乔基一心一意喂小狗崽喝奶,没回答。阳阳不问第二个问题了,双手托住下巴。见小狗崽松开奶嘴,乔基拿起毛巾擦干净小狗崽下巴的奶滴。

  “我不知道乔基哥哥你会照顾小狗崽。”阳阳用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乔基,“你和又荞姐姐一样有爱心,愿意照顾小动物。”

  “照顾小动物就代表有爱心?”

  “有大大的爱心。”阳阳说,“我们老师说照顾好小动物的孩子心里充满爱,他不但爱动物也爱自己的家人和周围的人。”

  乔基的神情变得冷漠,“我不同意你们老师说的。”

  “为什么?”

  “我愿意照顾它们,但我不懂爱是什么。”

  乔基说完,将吃饱了的最后一只小狗放回产箱,站起来。丢下阳阳一人,他往门口走去。走出去之前,他又转身,对阳阳说,“我不懂爱我爸爸,不懂。”

  “很简单。”阳阳像个大人似的说道,“当你想想如果突然没了爸爸,你就懂得自己想爱他了。”

  “谁说的话?”

  “我自己说的。”

  “原来你这么聪明。”乔基冷冷地讽刺。

  “我很爱我爸爸,他是我的Superman。他一直在上海打工很少回来陪我,我从来没有不高兴,因为我有爸爸爱我,有爸爸疼我,有爸爸想着我,我和其他爸爸在家的孩子一样开心。当我爸爸死了,我发现爸爸不能继续爱我疼我想我了,我成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姐姐说爸爸在天堂上,他会继续爱我们。我相信姐姐的话,不管爸爸在哪里他都爱着我。而我也懂得,我再也见不到爸爸,但是我可以继续爱爸爸。和其他孩子一样,爱爸爸妈妈,我做得到。”

  “你做得很好,阳阳。”

  “既然我做得到,你为什么做不到?你懂得喂小狗崽喝奶,为什么不懂得爱你爸爸。我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你的小脑瓜今天已经表现得很厉害,让它休息休息去!”

  “你前面说我聪明,是真的吗?”

  “真的。”乔基真诚说道,“好了,你回家去吧!”

  送走阳阳,乔基上了三楼他的房间。躺到床上,他沉沉睡了。他做梦了,梦到他和妈妈回到旧金山,爷爷奶奶和爸爸一起来接机。他拥抱了爷爷奶奶,唯独和坐在轮椅里的爸爸保持距离。爸爸露出失望的心情,按了电动轮椅的开关,一个人走在前面。他走在最后,默默看着平时高大的爸爸缩在轮椅里,心里不再有恨。他突然很想走前去帮爸爸推轮椅,想问他的右腿怎么样,想鼓励爸爸要继续复健运动。而他最想喊出一声爸爸,让爸爸知道他已经接受了他的诚意——去爱他。

  他突然不动了。爸爸和妈妈、爷爷奶奶越走越远,快要消失了。他陷入恐慌,张嘴大喊:“爸爸!”

  妈妈和爷爷奶奶回头了,唯独爸爸没回头,一个人随着轮椅往前走。他一急,马上边喊边追前去。

  “爸爸!爸爸!”他不停喊着爸爸。

  爸爸却不见人了。

  他狂奔起来,嘴里不停喊着爸爸,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乔基,乔基,醒醒!醒醒呀!”

  有人边喊边摇着他肩膀,把他摇醒了。

  乔基猛然睁开双眼,见到酸荞头俯身看着自己,吓得他整个人弹跳起来。

  “你怎么进来我的房间?”他吼酸荞头。

  “我们回来不见你。奶奶说你上楼了,我便上楼来找你。我来到房间门口,听见你在里面喊爸爸,喊了好多遍。我听声音知道你在发开口梦,于是推门进来叫醒你。”

  乔基别开脸,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你梦到你爸爸了?”

  “不关你事。”

  “你梦见你爸爸有危险吗?你哭着大喊爸爸。”

  乔基转脸过来,对着酸荞头警告:“你刚才看到的听到的不准告诉任何人。”

  “知道了。”酸荞头大声答道。

  “你要去看看小燕子吗?她带着老九回来了。”

  “她得救了?”

  “兽医帮她做了剖腹手术,把里面最后一只小狗取出来,帮她止了血,就让我们带她回家了。”

  “你们真幸运,你们没有失去她。”

  “是的,我们没有失去小燕子。谢谢你,乔基。”

  乔基耸耸肩。他下了床,把书桌上的几张图纸递给酸荞头,“还给你。也谢谢你。”

  “一共有四百九十八个正字,代表你吃了上千双鱼眼睛。虽然对你的左眼不起作用,但我得承认你看到的东西比我多很多。这个暑假,你把鱼眼睛全让给我吃,令我也看到了很多东西。我会带着这些东西回美国,会叫妈妈偶尔让我吃吃鱼眼睛。”

  酸荞头笑了。

  “这些话也不能告诉任何人。”

  酸荞头做了个受不了的表情。“你要不要在吃饭之前去看看小燕子和小五哥,还有他们的九个孩子?”她问。

  “瞧一眼。”乔基说,“我快饿死了。”

  接下来的三天,乔基做了回国前所有要做的事情。去了大海马术骑马,林大东和妈妈带他们三个孩子去的。他没有把自己种的草带过去,让草在原地继续生长;去了外公外婆的坟墓前拜祭,林大东和酸荞头拿着锄头铲除坟墓四周的杂草,妈妈在说小时候的事情给他听;将外公外婆的房子清理干净,他和妈妈,林大东和酸荞头四个人一起做的。

  然后,终于来到回国前一天。

  乔基站在天台上,倚着护栏,双手抱胸。收拾完行李,他去洗澡,所有事情做好之后,已经十点半,正好是妈妈督促他上床睡觉的时间。他坐在电脑椅上发呆了一会,然后走出自己的房间。

  明天他要离开这里回美国去,这次,他心甘情愿回去。哪怕妈妈现在允许他留到八月最后一天,他也不会改变明天回国的行程。他有两种心情,一种是不舍。他喜欢范江村,喜欢林大东一家,喜欢阳阳,喜欢杰恩,喜欢很多有趣和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不愿和自己喜欢的人和事分离。谁愿意和快乐分开是不是?另一种是期待。他想明白了。他不再拒绝了。他想回到美国接受爸爸的爱,也尝试去爱爸爸。酸荞头没有妈妈,阳阳失去爸爸,而他拥有爸爸妈妈,他比他们幸运。过去,他不曾得到父爱,他也没爱过爸爸,很公平。现在爸爸愿意付出爱给他,他决定接受。公平起见,他也学着去爱爸爸。他很清楚,他和爸爸和好会令妈妈开心到流泪。为了妈妈,也为了自己心里一个渴望——他们一家三口像小燕子小五哥和它们的九个孩子般相亲相爱。

  天台的灯突然亮了。有人朝他走过来。

  “睡不着吗?”

  乔基转过身,看着林大东走到自己身边。“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去你的房间喊了两遍没人应,猜你上这里来。”

  “找我什么事,先生。”

  “本来想明天送给你,想想还是今晚把它送出去好些。”林大东说着,把一个小白马布绒玩偶递到乔基面前,“你带来那个沉入了我的鱼塘底,买回一个送给你。找了好久才找到带发夹的,可以夹到头发上。”

  乔基说声谢谢接过,顺手夹在刘海上。“先生,你找我除了送礼物,有别的事情吗?”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林大东干咳一声清清嗓子,接着说,“那天大红枣开车送酸荞头到兽医诊所,他叫我大东哥,吓了我一跳。大红枣说你问过他为什么不称呼我大东哥,他想想你说得对,于是改口叫我哥。”

  “你不习惯?”

  “不习惯。正如我不习惯你叫我先生,但我心里高兴。我听惯了别人叫我鱼佬东,也一辈子做鱼佬东。当有人叫我先生,叫我大东哥,我听进耳朵觉得很美妙。有时候,自己在别人口中成了一种新的称呼,你会感觉到你和别人之间有了一种新的关系。对吗,自从你称呼我先生开始,我和你成为了朋友。”

  “你说对了,先生。”

  “你愿意回美国后也保持这份友谊吗?”

  “我非常愿意。”

  林大东笑了。“握手。”他说。

  两人握手。

  乔基闭上眼睛。他不想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看到自己眼中的泪。

  林大东又开口:“回到美国后,你最想做什么?”

  “没什么想做。除了两件事。”乔基顿了顿说,“先去迈克尔家跟他道歉,再去InNOut吃一顿汉堡包。”

  “和妈妈一起去?”

  “如果爸爸也想去的话,三个人一起去。”

  林大东扬起嘴角,笑了。

  “我很久没喊他爸爸了,我不知道见到他能不能喊出声。”

  “不急,你们每天在一起,自然而然你会喊他爸爸。”

  乔基耸耸肩。

  “乔基,我真的很高兴你在十一岁这年的暑假一半给了我们家,一半留给你自己家。给我们家这一半,帮助了我、酸荞头、小狗们,还有已经上了天堂的彼得爷爷很多很多。非常感激你。”

  “那么说来当初我不肯跟妈妈回美国是对的。”

  “不对,只是你留下来的结果是好的。”

  “好吧,我同意。”

  “回房间睡觉吧!”

  “不急。反正你明天早上不去卖鱼,我们可以晚一点睡。对吧?”

  “没错。”林大东点头。

  “轮到我说了。”乔基学刚才林大东干咳一声清清嗓子,然后说,“我感觉自己差不多长大成人了,我心里装了很多让我成长的东西。有善良、真诚、信任和爱,也有像酸荞头那样有缺憾的眼睛和双手,还有阳阳那样的天真和聪明。我想我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部分。我认为非常公平。明年暑假我回来,你会说乔基不再是孩子了。先生,你愿意看到我长大成人吗?”

  “非常愿意。”

  “握手。”

  两人再次握手。

  乔基把刘海上的小白马布偶摘下来,拿在手里。“我不想不小心丢了它。”

  “丢了它,你的梦想仍然戴在你的头上。”

  “梦想是梦想。”乔基抚摸着这匹小白马布偶,“它是礼物——你送我的。”

  “乔基,你知道酸荞头的梦想是什么吗?”

  “我猜到。”

  “我真没想到。”

  “她能实现梦想的。”

  “我支持她。”

  “我也一样支持她。”

  “对了,有件事我想你给我一些意见。”

  “你说。”

  “明年开始,我不再送酸荞头儿童节礼物。我打算在圣诞节送她一样东西,你说送什么好呢?圣诞节是美国人的大节日,你一般收到什么礼物?”

  “各种各样。巧克力呀、积木呀、拼图呀,手套呀。”

  “有吃有玩的,大人想到孩子的礼物也挺实际的。”林大东说,“你最喜欢什么礼物?”

  乔基露出狡黠的目光,“你不是应该问女孩子最喜欢什么圣诞节礼物吗?”

  “都一样。”

  “不一样。”

  “一样的。你们都是孩子,收到的礼物可以一样的。”

  “先生,你并不是要问我意见。”

  “怎么不是?”林大东问,“我刚才问你最喜欢什么礼物。”

  “比起礼物,我喜欢大人们写给我的圣诞贺卡。”乔基说,“他们写的祝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亲笔写的Dear Jockey。这些人都是爱我的,我是他们亲爱的乔基。I care that。”

  “你爸爸没有这样做?”

  “从来没有。”

  “今年的圣诞节——”

  “别替我爸爸说任何事情。”乔基沉下了脸。

  “我知道。我要说的是今年多我一个写亲爱的乔基怎么样?”林大东温和地说,“你欢迎吗?”

  乔基仰起头,睨着他的先生。“怎么,你要在圣诞节送酸荞头和我圣诞贺卡?”

  “对。”

  “圣诞贺卡不是礼物。”

  “我没有说送礼物,我说的是送一样东西。”

  乔基想了想,表示他的大东先生没说错。他别开脸,努力驱赶讨厌的眼泪。

  “送酸荞头和你的圣诞贺卡是一样的,但里面的祝福不一样哦。”

  “最好一样。”乔基继续驱赶眼泪,“这样才公平。”

  “公平在我心里,你们两个孩子各占了一半。”

  乔基终于放任眼泪流下来。他慢慢转脸,接触到林大东诚挚的目光。

  林大东向他伸出手,对他的朋友真诚说道:“相信我,今年的圣诞节,除了我,还有另一个人给你写圣诞贺卡,我们同样写上亲爱的乔基。”

  乔基点点头,“我相信,先生。”

  “握手。”

  两人第三次握手,和前面两次一样,握得很紧,感受到彼此之间传递的温暖和——信任。

  酸荞头走出二楼阳台,仰头往上看,见到四楼天台一片光亮。她站了一会,心想,说不定他们要在那里聊一整夜呢。等她第二天早晨起床来到楼下,见到自己老爸和乔基精神奕奕。惠怡姑姑含笑望着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基和酸荞头的那些办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基和酸荞头的那些办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