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簌泠攸2020-03-30 20:584,271

   最后五人通过手机成功会和了,并且一同前往了地下室,到达地下室后,原本在六芒星周围的那些鬼都已经消失不见了,顾辞将自己的经历简单告诉给众人过后,所有人都纷纷坐下,思考着自己准备要讲的故事,“都准备好了吗?”“嗯”“好,那开始吧”说罢,顾辞便吹熄了刚刚点燃的蜡烛,顾辞率先开口:“我要讲的是关于一个患有被害妄想症的患者的故事,在B市有一座精神病院,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有一个患者,她每天都有很强的被害妄想症,每天总感觉有人要害她,所以护士们每天都要安抚她,如果实在安抚不了,那么就会打一针镇定剂,强迫她安静下来,有一天晚上,医院楼下传来了很多人的惨叫,医生和护士们听见声音后都纷纷跑下了楼,但是他们看见的是那个患有被害妄想症的女人正在杀害其他的患者家属,护士们打了镇定剂也没有效果,患者杀了八人左右,开始用刀疯狂刺自己的心脏,在最后一口气尽之前,还大吼了一声,待她死后,夜晚经常会有嘶吼声传来,而且其他的患者,病情则会更重。好了,我讲完了”话落,顾辞拍了拍白言溪,暗示白言溪该他讲故事了,“我要讲的是关于小丑的故事,依旧实在B市有一个马戏团,那里的小丑很喜欢小孩子,所以每次马戏团表演,小孩子的票价都是十块,但是奇怪的是,每一个进去观看表演的孩子出来后,不是傻了就是疯了,不过其中有一个小孩正常的出来了,但是,他的母亲却死去了,再后来,那个孩子每天晚上都会听见母亲的声音,很温柔,但是,男孩却触碰不到母亲,那个男孩的母亲被马戏团的小丑看到后,将她带走了,后来,马戏团也随之消失了,孩子们也是该疯的也就疯了,只是那个小丑,至今也没有找到,好了,我讲完了,赵白欣,该你了。”“我……我的恐怖故事吗。。我的化妆品被一个男的偷了算不算。。而且那个男的还偷我的裙子……咳咳,下一个,我讲完了”“其实我早就死了,和你们是说话的可能不是我,好了,下一个”陈星拍了拍林寒,让他讲最后一个故事,林寒却先是愣了愣,才开始讲的,“我曾经掉进了一个粪坑里,但是我爬起来了,恐怖的事是,我妈请我吃了一次笋子炒肉,所以,我妈很恐怖,我讲完了”顾辞听完后面三个人的故事后,心里不禁暗叹自己的队友在这种时候还敢开这种玩笑,突然,六芒星开始发出了蓝黑色的光,顾辞等人的身边开始有很多条红色的血蔓朝他们袭来,“坐好,别动,有鬼”本来想跑的众人,听见白言溪的话,就都忍着心中的寒意,坐了下来, ,待藤蔓缠住众人的身子时,便停止了,六芒星的中央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鬼,她的头发也很凌乱,指甲也异常的长,“你在请求我们的帮助吗?”白言溪望着女鬼缓缓吐出了这几个字,“帮……帮。。帮帮我,我的嘴巴,我的肚子好痛,不,我的全身都好痛!!那个人杀了我,家,我没有了家,我的孩子也死了,杀了他,救救我!”以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女鬼似乎不太好沟通,所以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杀了他,但是那个他,到底是谁呢?

  见女鬼现在还处于混乱状态,于是白言溪拿出了一张塔罗牌,准备先暂时收服她,待她情绪稍微稳定过后,再将她放出来,“已经收了,那我们回去吧”“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找一家酒店或者宾馆住一晚吧”“嗯,也可以,走吧”随后,五人带着紧张的情绪找到了一家酒店,当躺下时,情绪才开始慢慢恢复。凌晨三点左右,顾辞起身,离开了床,独自一人朝着酒店门外走去,待出门后,顾辞便一直望着一个相同的地方,然后愣愣的站在那里,随后,便消失不见了。到了第二日清晨,不管白言溪怎么敲打顾辞的门,里面却依旧没有一点声响,于是白言溪便叫林寒去找前台要了一张备用的房卡,打开门后,里面空无一人,但是白言溪却能够感觉到这里有顾辞残留的气息,只不过那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了,气息已经很淡了,“……”白言溪努力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开始尝试冷静分析这一切的因果,“最开始找到地下室的是顾辞……他说他还在地下室里面碰到了和我们四个一模一样的“人”,那么……顾辞会不会也被他们当成是鬼了?但是不对啊,顾辞身上有人类的气息,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星这时忽然有了一点思绪,趁白言溪还在寻找线索的时候,就从白言溪的口袋中摸出了昨天收服女鬼的那张牌,到了一个空旷地方后,赵白欣和陈星打算将女鬼释放出来,但是赵白欣一直不肯同意陈星的想法,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那个女鬼好歹也算是一种厉鬼,如果现在强制释放出来的话,就算我们没有危险,那些其他的人肯定也有生命危险的,经过一番争执,白言溪也赶到了赵白欣两人所在之地,“你们在干什么”“!!”“呃……那个,白言溪啊,你这么快就找完啦?”陈星的心跳开始 加快,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上学抄作业被老师抓包的感觉一模一样!“嗯,你们手里拿的什么?”“呃。。一些小玩意儿”“把我的牌还给我”“啊,什么牌,你在说什么啊?”话落,白言溪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给陈星观看,这个视频就是刚才赵白欣和陈星争执的过程,“……”“你知道怎么不早说,还和我卖关子”“看你诚不诚实,诚实的孩子有肉吃”“……”“所以,你们是打算将女鬼放出来询问线索?”“嗯,但是一直害怕伤到其他人,所以我没让陈星放”“好,我知道了,放吧,林寒呢?”这时,在不远处有个男人朝着白言溪他们快速的跑来,到了树荫下后,开始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哈,你们,你们在这里怎么不和我说啊,我还特地跑到酒店去找你们呢”“不好意思,忘了”白言溪数了数,刚好四个人,于是白言溪带着他们到了一个空旷的小巷子里面,他们打算在这里释放女鬼,毕竟这里人少,就是释放出来,也不会伤害到什么人,“言灵,开!”卡牌迅速变大,发出了蓝黑色的光后,女鬼从卡牌中掉落了出来。                                                                                            

  “叫我出来干嘛”女鬼一脸的不情愿,最后白言溪与女鬼大概说了说情况,女鬼思索了一会儿,“我帮你们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吗?我好歹也是一只女鬼啊,直接帮的话显得我多没有尊严啊!”“……”白言溪听后拉着其余三人到了另一棵树下,“怎么搞,她要求还挺高的”陈星将双手揣进了包里,皱起了眉头,赵白欣盯着陈星看了一会儿,似乎突然有了想法:“要不……送个首饰给她?女孩子的话应该都会喜欢吧?”重新转过头看了看赵白欣,“不不不,像我,我就不喜欢首饰”“哎呀,你不喜欢不代表她不喜欢啊,要不,我们一起送她个发簪吧”众人听了后沉默了好一会儿,“咳咳,我们今天晚上吃火锅吧”“诶,好主意!”赵白欣很明显感觉到众人觉得她这个提议不要行,所以他们才转了话题,可是赵白欣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白言溪的神情不太对劲,相比于之前,虽然都一样比较面瘫,但是这次他的神情中似乎多了一点焦虑和严肃,看起来顾辞的失踪他还是很担心的,半晌,白言溪决定还是先试试赵白欣的提议,就去买一个发簪吧!万一成功了呢。。 话落,白言溪就离开了树下,去向了一家专卖发簪的店,走之前还在嘱咐众人看管好女鬼,不要让她跑了,白言溪进店后可以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烈的阴气,并且这次的阴气,似乎比以前碰到过的更加强烈,“欢迎光临本店,请问是要买什么吗?”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女子,她的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笑容,可是在白言溪看来,这个笑容,有那么一点恐怖,白言溪看了看这些商品,并不知道女生喜欢什么样子的发簪,于是他打算问问这里的老板,“那个,请问你知道女孩子一般喜欢什么样的发簪吗?”女子听了后,眼睛眯了起来,“哦?这位公子是要送给自己的心上人?”白言溪无话可说,他总不能说要送给一只鬼吧?白言溪想了想,点了点头,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便转身走到了另一个台子的前面,拿起了一根淡粉色的发簪,发簪的上面有一个小亭子,下面都有装饰着一些吊坠,看起来还是挺漂亮的,“公子看这支发簪如何?”白言溪盯着发簪看了好一会儿,在常人的眼中,它可能真的就是一支普通的发簪,可是在白言溪的眼里,发簪的周围有很多黑色的雾将它围绕着,“好吧,就这支,多少钱?”女子微微一笑,“不要钱”“????”“不行,这怎么可以,起码得给个一两块吧?”女子听后有些无奈,这年头免费的发簪,居然还有人想给钱?不行,她必须拒绝,“这位公子啊,本店最近在举办活动,只要是送给心上人的礼物,一律免费”“那这样你岂不是很亏?”“事实并非如此,我不亏的,真的”白言溪见女子执意不收钱,也只好就此作罢,白言溪便转身就离开了,而他身后的女子眯起了眼了笑了笑,这个笑容,非常的渗人,只可惜白言溪并没有看到,拿到发簪后,白言溪送给了女鬼,女鬼接过发簪戴了上去,看起来她还是很喜欢的,赵白欣得意的叉起了腰,“看,我就说吧,送发簪,你们还不信,哼!”女鬼整理了一下发簪,清了清嗓子,“要找到昨天那个男生是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他在哪里,但是相对的,我还有一个要求”赵白欣听到还有一个要求过后,有一些生气,“送你发簪都已经很够意思了好吧,你怎么还有这么多要求呢!”女 鬼笑了笑,“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支发簪就想打发我?虽然你长得挺美的,但是想的也美。”:“我!我!靠,我迟早要被气死!”陈星拍了拍赵白欣的背,“别气了,人和鬼一起是讲不出什么道理的,所以还是消消气吧”“切!”在白言溪他们的眼里,赵白欣就是在和女鬼议论,而在那些路人的眼里,赵白欣就跟个傻子一样在自言自语,然后陈星就是安慰她的人,“说吧,什么要求,别太过分就好”女鬼想了想,“找到我的孩子,她不在了,我想她了”林寒听后有些惊讶,“什么,你都有孩子了?”“不然呢,你这什么眼神啊!”白言溪沉思了一会儿,孩子?会不会就是他们在那座屋子里一起玩游戏的那些鬼?可是那些鬼太成熟了,完全没有小孩子的作风,难道说……在那个屋子里除了他们碰上的那几只鬼以外,还有其他的鬼?白言溪脑袋有些疼,最后白言溪还是答应了女鬼的要求,并且再次用卡牌收服了女鬼,“今天晚上十二点,我们可能还是得再去一趟那个屋子,要不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去就好”林寒听了后将手搭在了白言溪的肩膀上,“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好哥们儿啊,要去一起去呗!”哥们儿?这才相处了几天就成了哥们儿?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那好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你们四个是怎么走到一起成为一个队的?”一向话比较少的陈星突然开了口,“是顾辞,他找到了我们,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质,而正好他需要去找鬼,路上恰好也就恰好碰到了,虽然听起来是草率了一点,可以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那顾辞找你们应该是有理由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问,你们的体质是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猩红色的离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猩红色的离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