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整蛊
不朽流星2020-04-07 22:272,376

  钟祥的“迷糊”还是一如既往地继续着。而针对他的“整蛊”却是在计划却是在悄然酝酿中……

  钟家坪有七个姓氏的家族,分别为:钟、陆、江、曾、罗、李、贺。七个家族中的同龄孩子就有十来个。而其中最会打主意的就是陆家的陆文、陆梅兄妹俩。

  这天,钟祥还是迷迷糊糊地一边走一边念叨着:“‘土’者厚重,遇水可凝固,比如修房造屋。‘土’亦包容、生化、承载……那人死后埋进土里是什么感觉呢?”

  一样的,想到就做,这是“钟哈儿”一惯的作风。夏日的骄阳下,村里的大人们几乎都已进入了午休。钟祥趁机偷偷摸摸地扛着家里的一把锄头就出了门……

  他的行动可是一直没有逃过负责“监视”他的陆梅的眼睛。陆梅也是立刻就将他扛着锄头出来了的消息告诉了陆文。陆文也是立刻就邀上了李家的李斌和李修月兄妹俩,还有贺家的贺中华几个经常在一起的娃娃,合计了一下……几人就到了贺家屋后的“白洁芋”(一种林高,果实沉于土,可磨粉的植物)等着钟祥。而陆梅则是负责来邀请钟祥。

  “钟二。”陆梅把正在一边走,一边神神叨叨的钟祥叫住,“你这是要去干嘛啊?”

  “不干嘛!”钟祥没有想到这个长相清秀,却是鼻孔朝天的“村里一枝花”干嘛要招呼自己。而且,他也没有打算要和这些人打交道。毕竟,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哦!那走去和我们一起耍吧。”陆梅向钟祥邀请道。

  “不去!”钟祥很干脆地回道。

  “呃?中华都在那里,就在中华家屋后的‘白洁芋’土里,那里凉快。”

  “哦?那就去看看吧!”毕竟只有八岁多点的钟祥终究没有经起诱惑。

  来到白洁芋土里,看到他们把白洁芋的叶子扯下来铺成了“床”,还一个个男男女女地“扭打”到了一起,钟祥觉得既新奇又无聊。因为这几个都比他大五六岁了,而且看他们这“打架”的事情实在耽搁自己“想事情”、发呆的时间。索然无味之下,他转身就要走。

  “钟二,你咋走了?你不玩吗?”看到他要走了,陆文却是叫住了他。

  “这有啥好玩的?”钟祥撇撇嘴道,“你们玩,我要走了。”说着,他扛着柄比他自己高了一大截的锄头就要走。

  “哦?那你扛锄头干嘛呀?”陆文想着自己的“计划”,哪可能就让他走了?

  “挖坑,把我自己埋了。”这次钟祥倒是很认真地回答。

  “呃?”其他几组也是停止了“扭打”,都看向了他。

  “嗯,挖个坑把我自己埋了。”钟祥再次强调自己要做的事情。

  “那……我们帮你。”陆文一听,眼珠一转,就又是主意。

  “嗯,我们帮你。”陆梅也是一下明白了她哥哥是啥想法了,立刻接口道。

  “呃?可是我没有啥来报答你们啊?”钟祥对于几个大哥哥、姐姐们要帮自己,有点心动了。

  “果然上钩了。”陆文和陆梅心里同时道。

  “这样啊?”陆文故意吊了一下钟祥的胃口,“嗯,你明天把你阿婆的糖拿出来给我们吃就好。”

  “哦?不行!那是‘偷’,要挨打的。”钟祥想着他老爹的巴掌就不寒而栗。

  “那我们也就不会帮你了。”陆梅马上接口道。

  “哦……那我试试……”钟祥最终还是答应了他们。

  陆文和中华都是十四岁了,力气最大,立刻就是你两下,我两下地在土边的沙子里挖出了一个刚好钟祥能躺下去的坑。钟祥也是毫不犹豫地躺了下去。几个大孩子也是齐心协力地把钟祥埋进了坑里,只留下一对鼻孔在外边,勉强能出气。而后,他们继续去玩他们的了,渐渐地、渐渐地,他们根本就忘了旁边还有一个被他们活埋了的“哈儿”……

  下午,起床来没有看到“哈儿”的钟朝广也是一点没有引起注意。倒是今年十岁的姐姐钟星华没有看到那个“哈儿”弟弟,向其母亲道:“娘,我咋没有弟弟呢?”

  这时,一家人才引起警觉,开始了大呼狂吼。把钟祥给埋了的几个大娃娃也才想起自己埋了一个活人。一合计,陆文、陆梅兄妹俩怂恿着中华站出来告诉了钟祥的爹娘;“钟大叔、钟大婶,我好像看到你家钟祥扛着一把锄头往我家后面去了。”

  钟家人找来,才重新把钟祥从沙里“刨”了出来。人虽没死,却也是半死不活了。赶快就又是送回家,静静地等着,看他是死是活了……

  而这时的钟祥究竟是怎样呢?

  这时的钟祥感觉自己似乎进入到了一个黄色的空间,四面都是黄色:有沉闷,有活泼,有包容……但是,当他想找到出去的路的时候,却是四面土墙,无路可走。

  “我该怎么出去呢?”钟祥自言自语地问道。

  “嗯,土为泥,水可溶之。我不是体会过水吗?‘水之溶解,给我开……’”钟祥记不清自己用了多少次的“水溶土”,终于冲开了一面土墙,睁开了眼睛……

  “这是咋么情况?”钟祥发觉自己竟然躺在了一块门板上,娘亲抱着满月不久的弟弟和姐姐一起坐在这门板旁边,木板底下还有一盏用碗装着的油灯,油灯里是一根灯芯。

  “哦!娘和姐姐这是以为我死了,在给我守灵。”钟祥一下明白过来,这时他那颗对一切淡漠的心也有了一丝热度。

  “娘不是不爱我,只是她要照顾弟弟。姐姐也不是不爱我,只是她要帮娘忙家务。等着吧,等我有了出息,一定好好地报答你们!”钟祥心里暗暗道。

  因为钟祥的“死”,钟朝广联合中华的家人,抠出了今天在一起玩的几个娃娃,对于他们的“打架”,大人们是一下就懂了。先是带着几个女孩去做检查,幸好并没有大错,而后才是一家一家关门修理教训自家孩子。

  当几天过后,钟祥能再走出家门时,这几个孩子都没有在钟家坪了。至到钟祥离开钟家坪,离开鲜丰乡,整整十年时间,都没有再见到他们。而二十年后,再见时,他们各个都已结婚生子。这时,对于儿时的事情当然也就是一笑了之……

  陆文他们与其说是整蛊坑了钟祥,还不如说是帮了他,因为也的确得感谢他们把他给埋了,让他得以领悟到“土之真意”,只是也够险……

  这已是钟祥的第三次犯傻了,次次玩心跳,次次把自己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这样的修炼也真是吓人,一不小心,那可真是会死人的!

  但是,钟祥会放弃吗?

继续阅读:第三章 父子交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哈儿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