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不羁的蘑菇2020-04-04 22:053,853

  幽州,兴雷岭,北领宫雷家别院。

  兴雷岭地处幽州北境,虽然冬季寒风凛冽,雪弥矮松,但雨水丰沛,也使得幽州北屏林木茂盛,形成了兴雷岭高山大岭参木连天弥漫千里的壮丽景色。丰林多异兽,兴雷岭自然多了些珍奇异兽,天灵地宝,妖灵仙怪,这也吸引了总多仙家子弟、洞天贵胄在此设立别院,往兴雷岭深处纵幽探猎。有人的地方总有江湖,江湖自然要分个大小,论个高低,一日未登天界,九州仙家也难脱俗世,兴雷岭最大别院自然要仰观幽州仙林霸主北领宫雷家!雷氏仙府别院建于岭峰山麓之下,破峰而建,三面环山,引封顶天池之水成河护院环过,仙云环绕成雷云阵法,云雾中偶尔紫光雷电流转,仿佛雷电仙兵急闪而过,偶然可听沉音低吼,那是雷甲傀兵寻岭而过,魏然转身之音。令宵小远望则心怖胆悬,听音则即溃千里而两股依旧战战。左右仙友得雷家主人相邀,可持雷符揖拜求见,经仙仆引路循径而进,行将踏错跌入雷雾恐有性命之忧。拨云进雾可见,别院辖地卧山,高檐琉瓦,端的是一片高门气派。进府掠影可窥,亭台楼阁,玉桥流水,好一个仙门世家!

  颇类市井,雷府别院竟也要分个淡、旺两季。入冬则淡,雪去进旺,因幽州地处北境,淡旺两季将一年两分,凛冬绵长横跨六月,三季腿短刚好凑足半年。淡时别院不过仙仆婢女四十八人,守将仙兵四队,驻于别院。旺季时北领城主及家眷都会来此小住,少则旬月,多则半年,或是来此怡情静心,勘破修行阻障,或是入岭诛妖斩怪,砥砺境界,更有甚者觉得自身福报惊人,到山林深处溜溜达达等着天材地宝扑面而来,洪荒异种伏首归灵。不过今年已入旺季的雷家别院有些清冷,这不同寻常的一年好似有大事要发生。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一大早别院仙兵雨多闲里太闲,微眯眼着眯与不眯区别不大的三角眼,昂首挺着酒糟鼻,正背手踱步,为主家今年的大势殚精竭虑、长吁短叹。

  另一仙兵田光是一面白圆脸青年,只见他抱拳虚拜北领城道“雨哥,无须担心,咱北领宫在幽州地界开宗立派百多年了,什么风浪没见过,就是兴雷岭的妖怪失心疯了扎堆作乱,土著的五大巫门全都跳了反,只要雷单侯爷一声令下,咱们哥几个在云帅的坚强领导下,必须弹指扫平一切魑魅魉魍!”

  “到底是读过书的,小子田光颇有见地!”电光一闪,一高大身影已于二人身前现身。

  “参见风生仙将。”二位仙兵近前俯身抱拳见礼。

  雷家扎根幽州后,迅速扩充实力,广招弟子,分别赐以云、风、光、雨、田等五姓为氏。北领宫以雷法奠定仙家基业,最重资质,杀伐以定幽州,境高者为先,可吞吐灵气,炼体大成、筑基窥道者可为外门弟子,为雷家仙兵;掌五行灵力、身具奇灵异脉者或凝结金丹者,引入内门,为雷家仙将,教习仙家功法;天生雷脉成就元婴者,当为嫡传弟子,授雷部正法,为北领长老,其中佼佼者立大功可赐姓雷,与北领宫同休!

  风生摆摆手,揪着自己的山羊胡翘着兰花指自顾自说到:“说来也是奇怪,冬日大公子带来的那批人,雷阵裹着大车,以我看来此阵非同小可,威力几乎可与别院护山大阵比拟。更可疑的是这都夏月了,大公子带人守着梧桐苑片刻不离,这之中到底有何秘密。”

  “仙将勿虑,侯爷他老人家功参造化,三位公子也都实力不俗,特别是三公子二十出头便结婴成功,随夏王平百国一统俗世社稷,惊雷公子大名响彻九州,一时风头无两,堪为年轻一辈翘楚,纵使五巫之门心怀叵测,此刻也绝不敢稍有异动。”仙兵田光进前再道。

  此时雷家大公子雷仁正一板一眼的向人见礼 “弟妹,安好。”只见他五官端正,身材高大,不到三十岁就好似因发福起了肚腩,若不是他自有一番沉稳气度,着紫金滚雷袍,带金顶敕雷冠,束金纹流云带,踏五行奔雷靴,真让小觑他的人以为北领宫大公子只是富贵人家的守成二代子。对面女子不过双十年华,生的极美,眉黛远山,眼似星辰,琼鼻娇挺,唇红齿皓,凝脂玉肤不施粉黛,身着碧青长裙,一根青木簪将青丝随意盘于脑后,更加难得是柔媚之色如衣带清风不带一丝妖艳之感,反而有些高贵出尘的气质。美人晧腕轻托高隆腰腹,起身见礼道“伯兄,安好”,竟已大腹便便,临盆在即!

  两人坐定。“人妖本就殊途,你又不肯如实向父亲说出自身跟脚,再加上近来五巫本就不安分……”雷仁点到即止,注视着青瑶接着道“只能暂时委屈弟妹你了。”

  对雷仁的旁敲侧击不置可否,美人微笑摇头道“伯兄说笑了,父亲安排我来这山岭仙境安养待产,又让伯兄一路保护随行,关爱之心拳拳,青瑶哪里会委屈,只是不知三郎……”

  “青瑶不必担心,三弟自幼顽劣,却最受父亲母亲宠爱,母亲于平幽之战中仙逝后,父亲对他期望最大,也极为严厉,这些年他不知挨了多少雷鞭,拘禁于雷池多少回了,些许惩罚早如日间常饭。再说你我本就修行中人,寿元岁月不比凡俗,全当闭关修行了,不过那野猴子这大半年见不到你 ,恐怕早已望穿秋水,于雷池中辗转几多日月了,哈哈哈。”

  纵是青瑶人淡如菊也不由的噗嗤笑出了声“伯兄与三郎感情真好!”

  “父亲最重血脉情亲、口硬心软,老三为了维护你忤逆顶撞,父亲罚他一顿,多半已经气消。今日父亲已传来口信让我等孩子降世就带你们回北领宫。”雷仁正色道。

  “青瑶感激伯兄心意,回北领宫后青瑶必会劝说三郎,我们夫妻二人定会抱着孩子跪于阶下求父亲原谅。”

  “青瑶真是聪慧明理,罢了罢了……就是青瑶你真是一位胡家拜了百多年的老仙婆,我这不到三十岁的伯兄也厚颜当定了”雷仁故作无可奈何道。

  就在此时青瑶美目青色灵光一闪,似有所异,道“伯兄,今日可有贵客上门?”

  雷仁没有察觉青瑶异样“呵呵,父亲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封锁了你来此产子的消息,下令除了我和十名雷奴,你产子离开前北领宫任何人不得踏足别院。毕竟人妖结合产子,闻所未闻,不知会有何等异象,满天霞光?飞沙走石?……也不知是男娃还是女娃,青瑶美丽端庄,老三似我……呵呵……英俊,又天生雷脉,男娃女娃都必定绝非凡俗……不过孩子未来不能局于幽州,还是要走我们哥三儿的路送入玉清宫,修习无上仙法……可是不比幽州通巫蛮之风,中、夏几州之人必不能接受身怀妖族血脉之人入仙宫修习,而且人言可畏……弟妹当有一个身份,就夏王伐百国中灭教的小仙门女弟子如何,不妥,弟妹清丽脱俗乃门主之女的说法更能让人信服……”

  被雷候骂作妇人之仁的仁义君子正婆婆妈妈、絮絮叨叨的为胞弟、弟媳以后计时,青瑶仿佛突然有了决断,美目坚毅道:“伯兄,我将分娩,您可否帮我守住这梧桐苑一时三刻!”同时,虽有不便,但也仍郑重起身一拜。

  “妖产子可自如呼?!”饶雷动为雷家大公子、玉清高徒见多识广,此刻也被青瑶这句话惊得心中万马奔腾。但很快,持重的奔雷公子起身理袍郑重回礼道“弟妹放心,为兄就守在门外!”说罢大步出门,胸腹间炸雷之声不绝,双手紫光涌动,瞪目敕令“赫赫玄雷,为吾峰将!”霎时,天空雷幕如钵倒紫金钵倒扣罩下梧桐苑。雷仁口中雷火奔腾而出化作十六个玄甲雷将分别矗立于院落四面,雷仁则化出紫金雷甲腾于梧桐苑上空俯视八方,雷电披风随风而动啪啪作响!

  别院内雷家仙仆、仙将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光姓仙将及雨多、田光同时脱口而出“大公子,搞事情啊!”

  “这歌声是?”风生耳边突然响起歌声,初始声音极弱,虚无缥缈,似有还无,仿佛少女在耳边呢喃低唱,慢慢渐渐生高,歌声空灵祥和,随着歌声抬头可见漫天花雨,鹤舞凤鸣,又有飞天仙女或弹琵琶、或响箜篌、或接引吟唱,天门缓缓而开,仿佛一步之间即可证得仙果,羽化飞天。陡然间歌声急转,地火喷涌无数亡灵之手将听者拖入地狱,割舌、挖眼、锯耳,直堕阿鼻无间!关键之时,风生胸前泛起金光,仙法自转及时从幻境之中清醒过来,他大口吸着气,像极了岸边脱水濒死的鱼,眼前雨多、田光俱已昏死过去。“来者无意取吾等性命,但实力强大非我能敌。”明了之后,风生立刻扑倒昏死过去。

  北领宫大公子已经和来人战在一处,只见他手持奔雷鎏金双锤,口吐惊雷,脚下雷云翻涌,双锤落处紫光层层炸裂!来人身量不高,身披黑色斗篷,整个人如躲在黑色阴影之中,难分老幼,不辨雌雄。因歌声不断侵扰,再加上来人身法诡秘,半个多时辰雷仁竟不能伤黑袍人分毫。这时雷仁周身雷光虽然依旧大作,但额头细珠已汇成一滴冷汗沿左鬓缓缓流下,气势也大不如前。这时还能隐约听到院内青瑶分娩时的呼痛呻吟,雷仁蹙眉重新站定,驭双锤环悬飞舞于天,手掐雷诀,向天疾呼“玉清道源,神雷领敕,煌煌天威,随我诛邪!雷池※现!”院落上空霎时云腾翻涌,碗口粗的神雷紫电密集落下将二人罩于雷阵之内。

  黑袍人气定神闲,突然而动,走的极慢,慢的雷仁甚至可以清晰看清黑袍人抬脚、屈膝、迈步的全过程,甚至连黑袍激起的褶皱也一清二楚,可黑袍人走的也极快,仿佛一瞬就来到雷仁面前,只见黑袍人举臂从袖中伸出一指,修长白嫩的手指指向雷动额中,指尖蓝紫火焰喷吐而出……

  屋内,九根青木树藤缓缓收起,漏出脸色苍白的青瑶,青瑶怀中有一婴儿正憨憨作眠,这一刻青瑶和婴孩一样笑得香甜。一缕蓝色幽焰缓缓从地下转出,慢慢化身成了黑袍客,缓缓摘下斗篷,黑袍客竟有着七分清冷三分妖媚的绝世容颜,一时间梧桐院内碧潭青莲对空谷幽兰,二女神采引人目眩。

  青瑶此刻怀抱婴孩,倚榻半卧,虽然刚刚分娩的狼狈尚未褪去,但也不见在雷仁面前的一丝新妇娇羞,好似永世聆听世人祝告的神袛,眉间轻蹙道“幽冥灵火绝非凡俗可掌,你强提修为,反噬深几近灯枯,来此何为?”

  黑袍女子盈盈作了个万福礼,巧笑嫣然道。“姐姐生产过后一身修为十去五六,小妹斗胆,想向姐姐讨要一物。” 突然间屋内蓝焰、青光大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清劫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清劫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