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落雪族的灾难
普鲁士猎骑兵2020-01-06 20:331,667

  苍凉帝国历776年,即五族分裂的第19年,由于落雪族总长凌齐贵和飞羽族总长褚棋锋政见不合,原本处于联盟状态下的两族军民突然大起刀兵,褚棋锋亲帅七万精兵直抵落雪族边境。

  “报、飞羽军左翼镖骑营于今日凌晨偷袭我军驻守的五锦城,强敌对我施以火箭猛攻,我军阵亡士兵300人,敌军只死了17人。

  “报、飞羽军前军重步旅携带七十架床子弩,猛攻冰淇郡城,我军拼死反击,但强攻攻势太猛,郡城内六千名士兵全员惨死,尸骨堆积如山。”

  “报、铃苍县城督军请求总长您火速增兵。”

  “报、徐州刺史科尔琦催促援兵,徐州县城告急呀,总长。”

  “报、今日凌晨四时许,北宗郡城内一万名守军壮烈牺牲,他们在临死前拼死反击,悲痛中击杀二千敌军。”

  战报如同漫天雪花般飘进总长府,凌齐贵一脸震惊地呆坐在苍蓝色的水晶王座上,思索许久、他遗憾地叹了口气。

  “敌军如此精锐,我等何以敌之?”凌齐贵沮丧地说道,眼神中写满了焦虑和无助。

  六名正二品文官集体沉默,四名正一品武官欲言又止。

  “诸位奇才们,你们平日里不是当着我的面指点江山吗?怎么今日屁都放不出一个呢?”凌齐贵愤恨地环视文武左右。

  突然,身为文官的兵部尚书站了出来,他微微鞠躬,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才胆怯地说道:“依下官卑微之所学,确实有一个办法,但我思量许久,认为这并非是一个好计策,所以迟迟不敢开口。”

  凌齐贵气得直接跳上金色的案桌,咬住剧烈颤抖的牙齿:“先甭管是好计策还是坏计策,你尽管速速说来。”

  “飞羽军多点出击,其目的就是为了分散我军注意力,诱使我军无法分辨敌军最主要的攻击地点。”

  凌齐贵听到这话,陷入沉思中。

  兵部尚书接着说:“如果、我军收缩防御,仅仅以十座城池作为重点防御,主动放弃其他城池的防守,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小范围的强悍战斗集群。如此、只要强敌胆敢攻进来,那他就必死无疑。”

  “嗯,此计策我认为有值得商议的价值,列位卿者认为如何?”

  牧铭洋右跨一步:“下官认为,此等计策极为不妥矣。”

  凌齐贵皱眉:“那你说说有何妙策乎?”

  牧铭洋微微拱手:“倘若以都城为中心向外辐射十座城池,那势必就丢失了我族的矿产资源地,我军的铜戟、铁枪、锡茅、钢叉……这些极为重要的战备物资不就主动放弃送给敌人了吗?”

  凌齐贵尴尬地抚摸胡须,他用晶亮的目光直视牧铭洋:”依你之见,应该如何是好呢?”

  “下官愚钝,可采用多资源地连成一体的做法,如此可保矿产无忧矣。”

  牧铭洋刚说完,之前发言的兵部尚书就极为傲慢挖苦道:“呵呵,资源地连成一体?你真以为敌军的弩兵和战骑是吃素的吗?”

  牧铭洋皱眉:“此话何意?”

  兵部尚书冷笑道:“咱们落雪族的地势呈现南北较短,东西较长的长方地形,而我族的矿产资源地又多为横向分布,如果我们真的横向分兵,那我们在纵列上必定处于兵力薄弱、甚至会出现纵列防御中兵力空虚的危险境地。”

  牧铭洋大惊:“这……”

  兵部尚书轻蔑地盯着牧铭洋的眼睛:“你作为武官,难道连这些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牧铭洋突然反问兵部尚书:“既然你说我们不易横向分兵,但我族的矿产确实又在纵列防御的地段之外。”他轻蔑地嘲笑对方:“这样左右为难的境地,你又如此能说会道,我倒想是想听听你有何高见呢。哼。”

  “弃卒保车【ju】”。兵部尚书淡定的说道。

  牧铭洋双眉紧皱:“何为卒?何为车?”

  “万事以守护都城为关键,其次才是保护矿产。那么我们就应该放弃偏远地带那些矿产稀少的地盘,以求“弃卒保车【ju】”。”

  总长突然愤怒地从王座上走下来,盯着两人的眼睛:“你们说了半天都没讨论到重点。”他愤怒中拿起金色小锤子各砸两人头顶一次。

  “请问此问题的重点为何?”牧铭洋壮着胆子提问。

  “我族西北边境的蓝冰矿场、距离飞羽军咫尺之遥,不管是纵列防御还是横向布阵,我们都将丢失这最宝贵的资源地。”凌齐贵焦头烂额的原地打转:“麻烦你们在讨论防御战略的时候分清困难的轻重缓急好不好?”

  众人心虚,低头不敢再言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凄惨少女谋枭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