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冤大头上门
化十2020-02-10 20:095,334

  20 

  日升送巫漪回了院子,夫人在巫漪房里等着人回来,巫咸倒是没说什么,对这个女儿他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成气候便罢了,左右只有这一个女儿

  巫漪是过关了,日升就难讲了

  “日升,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跟哥哥解释解释”

  “别介,反正死不了,你今日喝了太多,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探我死活吧!”

  “夫人,抱歉了,我先告退了”

  “日升啊,你不用害怕,漪儿的德行我是知道的不关你事,现在天色太晚,濡儿要是怪罪你,也要等明天一早,放心明日我会为你们托宝”

  日升感激的看了一眼夫人

  “多谢夫人!”

  日升猫着回院子,瞄着巫苏的屋子,舒了口长气,呼~,灯是灭的,巫苏已经睡了!

  看来夫人说的不错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火速闪进屋子,彻底放松下来,拍拍紧绷的脸颊,松了松领子,等等!不对!房间有人!日升倒吸一口凉气!转身看清来人下意识就要跑

  坐在房里等着日升的人开了口,许是等了太久,声音一时有些干涩

  “你还准备去哪?”

  日升干咳两声

  “这么晚了,公子还没睡啊?”

  “你说呢?”

  “我,我,我错了!不该这么玩这么晚,不对,不对,不该出去玩!”

  巫苏把灯点上

  日升看清巫苏的脸,更加紧张,站也没办法好好站,来回换脚蹭着地

  “公子要怎么罚我,尽管说吧!”

  “好玩吗?”

  “啊?”

  “可玩的开心?”

  日升警觉,仔细观察巫苏

  “公子你认真的?”

  “……”

  确定巫苏此刻温言细语不是玩笑,日升虽然还是一脸心虚示弱,但不妨大胆坐下

  “公子不怪我了?”

  “今天我就当就是最后一次!以后万万不能再偷偷溜出去了!”

  “你跟漪儿结交的那些人,有几个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简单”

  日升点了点头,原来巫苏都知道的

  “是姜维跟……叔华吗?”

  “不错!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要是身份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嗯,我知道的,以后不会了!”

  “这些日子,逛着街市可有什么新鲜事?”

  “可不单是街市里有,对了公子!你屋子里的书我都看的差不多了,还有还有!大福孵出来了!大福就是那颗蛋!你说的果然没错,大福能孵出来就不错了,它的翅膀先天畸形……真是福大命大了,若不是不小心碰碎了,能不能自己破壳都难说!整日呜呜咽咽的可怜极了”

  日升没说她也很想吉青

  “公子!你知道吗,高辛确实好玩!天下有趣之事都汇聚在此!遍地都是美食,上次我带了只烤兽腿回来,有我半个身子那么大!可惜你们不在府里,上次出去我跟巫漪打假了一个庸医,那人恶劣至极,整日挂着巫府的名头招摇撞骗!”

  “对了,哈哈,公子说的那姜维,怕是对漪漪有了不寻常的心思,今日知道她是女子,一时接受不来,居然羞愤的逃跑了!哈哈哈”

  巫苏细细听日升唠叨,偶然间应和几句,微弱的光线前两人都很放松,日升把那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挑着说了一遍

  她想此刻若是能无限延长就好了,就算外面的吃喝玩乐再怎么精彩又如何!哪比的上当下的恬淡美好,她很享受巫苏把她圈在他自己的氛围里,不容第三人打扰,巫苏总是能让人平静自省

  即便日升对巫苏留下她的意思抱有怀疑,但也同时抱有幻想,她在独处时要求自己清醒,在相处时往往又想不了那么多,往往只能遵从本能,她根本舍不下巫苏!

  她就像一只需要印随学习的小小鸟,总是愿意在巫苏面前摆弄幼稚脆弱

  脆弱幼小总是让人由衷的敞开怀抱

  唉,两人在感情里都有自己的计谋

  她说着说着困的不行!想多撑一会儿,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巫苏大手一挥,日升趴在桌子上老老实实闭上了眼睛,安稳睡去,巫苏把日升抱回床上,灭了灯,深深叹了口气

  但愿他的丑丫头,永远都能睡的踏实

  如今朝政纷乱,再不是曾经以武为尊的天下,不得不瞻前顾后的谋划

  二长老的行迹完全说明琅玕果是重中之重

  那假果子一上呈,陛下立刻鲜明对诸位殿下的态度,陛下一副心中自有丘壑的模样,自然是信了果子!就等于巫苏已经把握住日升安危,他绝不会让她陷入池中!

  强硬将人困于府内是下策,他也实在狠不下心来,可正是多事之秋,放纵日升流连府外隐患重重!带日升回高辛是不得已而为之,让她如何自处倒成了难题,况且现在他自己眼前也是一团迷雾

  二长老虽有所倾斜,但巫府未来如何站队犹未明确,一切都还没有明朗

  许多困扰压力倾泄,今日他早早回府又撞见日升不在,心情不妙,在案前读阅公文,眼前却是一团乱麻,也无心其它

  在日升屋里一坐便是一两个时辰,等的气都消了,眼前日升在他面前睡熟,更是叫人怜惜

  他会因为日升变得越来越坚定又越来越软弱,接下来的选择必须要把巫府立于不败之地,方能保日升长久!

  次日日升醒来,回味昨日与巫苏长谈的时候,几乎不敢品的细腻,害怕那只是酒后幻觉

  她心里轻松明媚,连日来在府中的苦闷通通消散,干什么都充满活力

  巫漪却一蹶不振,她苦哈哈的来找日升倾吐

  “日升你没事吧?哥哥没有怪罪你吧?”

  “嗯!”

  “那正好,你别忙活了,我有事儿跟你说!”

  哈哈,这可真是新娘子上轿头一回,巫漪居然有心事!日升揶揄到

  “什么事?等等,让我猜猜,嗯,不会是姜维吧!?”

  巫漪脸红起来,不言而喻

  “怎么!他昨日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你不准笑了!!昨天晚上我真不该追去解释!他说没想到我是女子,他还以为自己有什么毛病呢!当时我醉醺醺的根本想不明白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还叫人占去了便宜!他将我拥进怀里,说他并无恼意!”

  “我居然让人得逞!那厮喝酒最喜欢呛我堵我让我下不来台,谁知道居然还安了这般龌蹉心思!”

  “哈哈哈,漪漪你别气了,你可爱漂亮又真性情有几个男子爱慕你再正常不过!姜维早就对你不同,大家看在眼里,你自己并未察觉罢了,昨日你一朝被识破是个女孩,他必然反应过了些,喜欢你这样的女子何罪之有!”

  “何况他喜欢的可是褪去美貌和身份的你,那就完完全全是你,仔细一想好不珍贵”

  “听着倒像是夸我!不对!你是姜维派来的吧!?”

  “什么跟什么啊?我只希望你能想开些,姜维不是猥琐之辈,也不是另你心动之人,何须挂齿”

  “你说的也对,可是让我心动之人啊!他在哪里?”

  “哈哈哈,之前你可是用生命逃婚,如今倒开始恨嫁起来?”

  “你难道不想嫁娶你所爱之人?”

  “想啊,但是我有自知之明”

  “想就去追求啊!”

  “漪漪,就算是两情相悦又能怎样?如果判断不能长长久久,只好静观其变,若是做的太多,就是妄想太多,只会害人害己,不利身心”

  “你也太悲观了吧!怎么就不能为了所爱之人多做些努力?”

  “唉,有些人为是顺应自然也是成事之必然,可有些人为是虚妄,那所作所为皆为满足自己私欲,看不见他人,一时沉浸其中只能获得短暂的快乐,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怎么知道是虚妄还是必然?”

  “静观其变,顺其自然”

  “可喜欢一个人本质就是私欲!”

  “不是这样的,漪漪,等你真的发自肺腑的为一个人心动就不是,是心只为他而动的程度,就算还一点虚荣和占有也不能算,到那时候,你更多的是为他所经历的好事而快乐,而不是他为了结合所做的努力”

  “若是两人的努力越发自我完善,也一点不累及他人,那当然是天成佳偶,唉,可爱而不得总是让人失去做人的分寸”

  “你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该是我的我也逃不掉”

  “哈哈,看来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我几百年来去过太多地方,看过太多痴男怨女,漪漪,女子受的伤害往往难以修复,你可得谨慎小心”

  “嗯,那你呢!心里喜欢谁?”

  日升心虚,要是让巫漪知道自己喜欢巫苏,那还得了?这丫头还不咋咋呼呼满世界知道了

  “扯到我身上做什么?”

  “你在这长篇大论,叽叽歪歪的,老实交代吧!”

  “巫苏?”

  日升口是心非

  “你还真是什么都先紧着你哥哥,咳咳,就不能有别人了?”

  “那,我认识吗?”

  “或许吧!”

  “是个女子?”

  日升摇头

  “好你个日升,这种事居然瞒我!”

  居然不是巫苏?

  “算了算了,我不猜了爱说不说!反正哥哥对你是特别的很!”

  “你看不见这其中关键,当然觉得特别,于我而言还是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泥泞当中”

  “也是,哥哥也确实木了些,无趣!”

  日升心里腹诽,明明是沉着冷静,自得其乐!

  “那看来,你喜欢阳刚之气十足的啊!姜维可是不二之选?”

  巫漪正要破口大骂,却说谁,谁就到了!有婢子从前厅来

  “小姐可找到你了!大公子唤你去前厅!”

  巫漪对着日升发问,明显不讨要回答

  “嗯?哥哥回来了!还唤我?”

  今日巫苏按照惯例入殿给陛下请安,回府途中杀出个姜淮维,一路寒暄,一路跟着,巫苏开始时和和气气,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虽说是小辈又是皇亲,但也不能无理取闹啊

  “姜公子,这是要随我回巫府?”

  姜淮维被点破,也不恼,厚着脸皮笑笑

  “正是,嘿嘿!实不相瞒,我要上贵府找一个丫头”

  巫苏真是哭笑不得!也就眼前这位能堂而皇之说出这么无理的话来,无知小儿,不过巫苏即刻联想到巫漪跟日升两人昨夜的晚归!

  “哦?公子不妨告诉我要找之人姓甚名谁,我让下人去寻就是,怎么好让姜公子屈尊去找丫头!”

  巫苏说话时已经是咬牙切齿,最好不是你!日升!

  “具体叫什么我知道的也不详尽,只唤作一一!麻烦公子了,怪不好意思的,可对我实在是重要”

  巫苏多云转晴,放声大笑,看来是巫漪吃的债

  “哈哈,姜公子脸上不会就是那人杰作吧!公子不妨随我入府,这唤作一一的,巫府只有一个”

  原来昨夜巫漪脱身,用的是蛮力,一拳打在姜淮维脸上!姜淮维此刻是真容,一只乌眼遮掩了许多俊俏,在巫苏旁边更称托的是个楞头青

  巫漪一路小跑,还没到前厅先喊了巫苏

  “哥哥,什么事找我?”

  “哥哥,这位是?”

  姜淮维看见美丽的巫漪,无动于衷,只对巫苏说

  “公子恐怕有什么误会,我要找的是个普通丫头,不是府里的小姐!”

  “漪儿,你自己解释吧!姜公子要找的人正是家妹,我后院还有事,不能招呼公子了,请见谅”

  巫漪看清来人脸上的乌青已经知道是谁!姜公子一时间没了神气,放下茶盏,从椅子上站起来,只听见巫苏前半句,想问巫漪,又不太敢看着,踌躇半天,憋了句废话

  “你果然是一一?”

  “嗯!”

  “我,我,昨天我失理了!”

  “你,你别误会,我来没别的就是怕你被巫府问责,特地来看看 ,没事就好!是我唐突了”

  “我们俩没事!昨天我打了你,也不对,扯平!”

  “那,那,那”

  “什么?那什么?”

  姜公子全没了往日威风

  “那……我们,我们还是朋友吗?”

  “你对我的心思我已经知道了!昨天我是喝了很多,可也别指望我糊涂了,我们是做不成朋友了!”

  巫漪可对耗着别人不感兴趣,何必给别人希望,动了男女之情,什么朋友不朋友的,龌蹉

  巫苏所谓的后院有事就是答应了日升,要看看大福的翅膀情况如何

  此时两人在药房,默契的观察记录,巫漪跑进来叫苦不迭

  “哥哥,你怎么能把那人引回来?”

  “打发走了?”

  日升好奇

  “什么人啊?”

  “都是你乌鸦嘴!”

  “哈哈哈,冤大头姜维?”

  “不会吧,这样也能找上门来?”

  日升这样问着,突然有点心虚,那叔华也不是什么好鸟,昨天晚上也是奇奇怪怪,这要是知道一一就是巫家巫漪,随便一问就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她可不是小姐,可以随意打发,她只是个药童!

  叔家小公子,天哪,麻烦!

  巫漪说着看见大福的可怜模样,一下把不快抛之脑后

  “这只鸟儿也太可怜了吧!日升,这就是你那颗蛋?”

  “嗯!”

  “从哪来的啊?这小不点能好吗?”

  日升喉咙发涩,说不出话来

  巫苏看在眼里

  “若是能交给它母亲喂养,活下来不难”

  “嗯?”

  “吉青就要回来,阿北已经去迎”

  日升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巫苏

  “当真?”

  巫苏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

  “当真!”

  太过激昂日升眼前一黑,毫无征兆,应声倒地!

  “日升?!”“日升!”

  巫苏就地查看,只是睡着了?!头上身上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这怎么会突然倒地?

  他不清楚原因,不敢把日升弄醒,轻手轻脚抱起来

  “哥哥?日升怎么了?”

  巫苏眉毛紧紧皱起,凝重的摇了摇头

  “不知”

  谁知日升又突然睁开眼睛,大口喘气,她刚刚听到师父要回来,情绪一上头,就感觉地面一阵牵引,她完全挣脱不了,模模糊糊感受到巫苏把她抱起,她才有了几分力气

  “公子?漪漪?”

  “怎么样?可还有什么不适?”

  日升摇头,从巫苏怀里下来

  “没有,就是手脚乏力了些,可能是昨天喝多了,我去睡会儿”

  日升想起来还有大福,想去抱,发现手脚不大听使唤,完全抬不起手臂,罢了

  挪动步子也很艰难,日升回了屋子彻底躺好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潜意识里觉得不能把眼睛闭上,可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模糊,她看不见桌子椅子,听不见声音,自己也轻飘飘的,一会儿往上荡一会儿往下沉,身体好像要被剥离出来,她一点不受自己控制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