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高辛巫府
化十2020-02-10 19:593,577

  大家唤来坐骑,御风而行

  日升跟阿北自然是与巫苏同乘一骑,风波刚刚过去,二长老的人果然老实许多,眼看着就要到高辛了,众人也算和气,日升被问责一事也就罢了

  渐渐天黑,二长老提议连夜飞行,巫苏看了看日升,只见她抓着羽毛猫在阿北背后,在鸟背上睡的喷香,他点头答应了二长老,只让大鸟飞的平缓一些

  日升睡醒,劝了巫苏休息,自己同阿北守着

  “你到底怎么了?”

  阿北看日升一个人站着,哪里是盯着前面的情况,明明就神游去了!

  这人又闷声不响的,阿北心里痒痒想问个明白!

  他揪着大鸟背上的毛往日升旁边蹭

  “怎么着儿?二长老为难你了?”

  日升侧身,不予理会,阿北穷追不舍

  “哦!我知道了,主子!主子责骂你了?不对呀!你干的漂亮啊!”

  日升干脆背对阿北

  阿北叹气,唉,他且晃了晃日升

  “我猜,不会是因为吉青大哥吧!是因为他没有一起去高辛?”

  日升犹豫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

  “你既然知道,白日里你怎么不去好好道个别啊!还来帮我收拾什么?!”

  “虽然说以后不至于见不到了,可见面机会也不多!”

  日升没有开口,她拙劣的话语一定会将她的恐惧暴露无遗

  她恐惧分离,以至于对吉青的不舍也淡了许多,原来两年了,老刘头的死去还是在阴影地带,吉青给日升的感觉何尝不是像亲人一样,越是珍贵的感情她越没有勇气面对,对巫苏呢?注定要无疾而终?

  吉青听主子吩咐强忍住不去找日升道别,只能在心里祝福,来日方长健康平安

  他对日升纯粹,他希望日升变得自强,变得优秀,但也仅此而已,他对日升的期待是她能成为一个丰富的她自己

  而巫苏不同,他也对日升有同样的期待,但他更甚,他期待他们将会是一个整体

  他在日升阿北后面静坐,将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日升虽然没有开口,但不言而喻

  吉青同日升的亲厚非同一般

  日升虽然颇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不仅可怜可爱而且聪慧伶俐,但也难免涉世未深心智未全,或许还没有对谁动那些心思,自己是不是过分着急了?

  就算达到了目的也丝毫满足不起来,居然因为嫉妒一时昏了头脑,屈从于本能,干了蠢事!

  这种毫无理由征兆的感情,真是让人摸不着头绪

  他心里明白,日升之所以想去高辛不过是心里还有对亲人的期翼,应该本就心怀忐忑,如今吉青在亳城停滞更是加一重难受

  罢了罢了,他向来见不得日升委屈难受

  天渐渐亮堂起来,日升心跳也加快

  “阿北,阿北,我们到了吧!”

  “公子!我们到了!到了!”

  一天一夜就到了高辛,中间大鸟还停下来休息了几次,以前她只能靠走,从来不知道能这么快的跨越好几百里路

  巫府的人已经在城门处等候,众人改换车匹,二长老一行在前,路上的行人认出车群是巫族的,议论纷纷

  “果然是真的!二长老去请了巫苏公子回城!”

  “是啊是啊,你看那确实是巫族长老的车”

  “可不,诶诶,最后面那车里恐怕就是公子吧!是有家主标志的车”

  “这巫苏公子已经有五年不在高辛,这一下子回来恐怕也要吃点力,那大殿下……”

  “行了行了,别说了,仔细叫人听见,冲撞了贵人们”

  “是是,不该多嘴……”

  路人们说的大概一致,日升听到许多信息

  日升合上车帘,悄悄观察巫苏,只见他眉头紧锁,双目紧闭

  巫苏这一次回来恐怕是错过了时机,看来他在这高辛举步维艰

  待日升到了巫府,才有点理解,维系这样一个家族究竟为什么如履薄冰

  眼前的盛景是多少代人的资本累积,宅邸不似巫族的大神通一般讳莫如深,它反而光明敞亮,庄严肃穆,外围一圈大概十几里朝南坐北,难以想象占地面积之广,这还只是巫族本家,巫族其它旁系另有地方建府,内里殿宇重重,楼阁森森,墙面皆以青灰色为主,雕梁画栋,气势恢宏,远远的看去很难不起敬畏之心

  日升想什么样的人当的上是主人,将自己的屋子修的这样繁复该是怎样的自负之心,可别不小心弄巧成拙

  车子直接驶进了巫府大门,六七米高的墙内是一连三座桥,桥下的池子围了宅邸的整个南面,正是秋末,池子里满是衰败凋零的莲茎

  众人在府邸主行道前下了车,二长老换了轿撵过桥,行前且说

  “澍濡,你需去各位长老那里拜会,我先走一步与他们会面,东西我们今晚就找时间交换”

  “二叔慢走!”

  巫苏看着二长老渐行渐远,转头对阿北日升说

  “你们不必与我同行,阿北!带日升逛一逛吧,露管家已经整理好院子,累了就回去休息”

  “日升,你还不熟悉这里,我不在的时候跟着阿北,切莫乱跑”

  日升拍拍胸脯

  “嗯,明白,公子放心去吧!”

  日升早就按耐不住,想看看宅子究竟

  正南门过后有三座大桥,亦有作观赏莲花莲叶的小桥

  过了桥就是各个大殿,长老殿分为前中后左右五个部分,分为办理族内事宜;族外事宜;研究巫术;医术;以及祭祀,各个长老各司其职,各主其殿,其后是宗门殿,包括家主办理事务,宗族内大事的料理所在,紧接着到了宗祠,是巫府布局核心,宗祠下面就是高深莫测的地牢

  最后才是巫府偌大的后院,巫咸是一族之长,他的院子八进八出,主行道之后是赏心悦目的后花园,全是矮灌木,没有高大的景观设计

  各个长老的后院皆是六进六出,分布在家主院四周,巫苏的院子是扩建的,在家主院一旁,也是六进六出,一个院子只他一个主子,巫苏没有妻妾

  各个院子之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远远的还有几个小院子是粗使下人们的住处,在北面小门附近

  日升到了这里已经简单看完,果然热闹,四下都是下人们来去匆匆

  不过巫府好像避讳树木一般,只有巫苏院子里的园子栽了些高挑的树木,能高过院墙,日升跟阿北还没有进院子,便听见嘈杂声

  “都小心些,仔细搬!”

  “轻点放,轻点放!”

  伴着声音越来越近,入眼是一名美妇,站在院子中间安排下人们布置院子,日升看的呆了,想来这便是巫苏的母亲,巫苏的眉眼像极了她,婉转柔和,美丽舒展

  巫漪恐怕更多是像父亲,一点没有母亲的端庄大方,果然是亲生的?

  院子几乎布置妥当,夫人不经意看见两人

  “阿北!濡儿呢?”

  阿北拽了拽日升,上前问安

  “夫人好,公子去了家主与众长老那里”

  “许久未见你也长开了一些”

  她又盯着日升看了一会,笑的亲切

  “你便是濡儿新添的药童?濡儿特意提到过,你就在那离主室近的屋子住下,阿北就还是老样子”

  难怪巫苏要舍身救母,夫人温柔美丽,对儿子关怀备至,连这些小事都亲自安排,就是不知道巫苏写给她的信里如何提起的自己!有没有琅玕果一事!

  “多谢夫人安……”

  “娘亲,娘亲!”

  听见咋呼声日升头大

  “哥哥回来啦,已经去长老们那儿了,二长老当众道歉!哈哈!诶,日升阿北!你们没在哥哥身边!?”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巫漪!

  巫漪看见日升,就好像忘记本来要传的话,话题戛然而止,她马上在她母亲耳边低语

  夫人听了笑的开怀!很是放的开,好容易敛住了笑,一句话平地惊雷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来我身边吧!来我院子侍奉着,可好?”

  反差可真大,日升此刻觉得这母女俩果然是亲生的!两人一样顽劣,她不是想逗逗自己,就是想逗逗巫苏!

  鬼知道巫漪说了什么!

  日升心里虽然清醒,却控制不住自己,她无法拒绝这样一个可爱美丽的母亲,她心里蠢蠢欲动

  答应吧!问题不大

  反正是巫苏的母亲,又不会害他

  可是答应过他,乖乖呆着!

  可是在哪里呆着不是呆!

  只要乖乖的就好!

  日升还没完全说服自己就把头点了下去

  “好,我叫日升,日头的日,升起的升”

  阿北剜了一眼日升,狠狠踩他一脚

  “想什么呢!”

  “夫人,这!恐怕……”

  “阿北!回头我会跟你主子说一声,人我就先带走了”

  “娘亲英明!”巫漪拍手叫好

  阿北无奈,狠狠瞪了眼日升

  日升只假装没有看到,忙不迭跟着夫人和巫漪走了

  夫人虽然性子跳脱,却是名门闺秀,方雷氏的大小姐,虽说没落许多,却是现在为数不多的上古神仙留下的姓氏之一,是真正的贵族

  难能可贵的是,夫人与巫苏的父亲是真心相爱,又是门当户对,巫咸爱妻如命,一生只有一朵桃花,甘之如饴

  巫苏的院子离家主院极近,隔着一处园子,两条主行道,一行人说着话转眼就到了,夫人三言两语拍案,日升以后只管跟着巫漪

  “难为你跟着我那木头儿子,平日一定无聊透顶!”

  “往后在院子里,住在漪儿那就好,听说你是跟着吉青学的功夫,在漪儿那可比在濡儿那里快活,你只管护着漪儿不叫人欺负就好,平日里陪着她玩就好了”

  “漪儿,日升还需你打点,我今日忙活大半天,已经是累极,要去卧会儿,一会你哥哥来问安,再唤我起身”

  “娘亲放心”  “多谢夫人”

  巫漪目送母亲回了屋子,喜笑颜开

  “跟我来吧,哈哈哈”

  日升想,后悔应该来不及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初见苏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