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欢而散
化十2020-02-10 19:563,288

  巫苏镇痛了伤口,轻轻松开日升,他越过日升,凝视了巫彭一会

  “已无大碍,幸而他没来得及对你做什么”

  “吉青,唤醒他”

  “是,主子”

  吉青让嫦梧啄了啄巫彭的伤腿

  巫彭已面无人色,他瘫软在地上,痛醒过来,细细打量了日升,阴鸷一笑,还好琅玕果无事,他脸拧巴着说

  “澍濡小儿,你真是好手段!连家主威信都有了,祖宗也能请了!不知道族里其它长辈服你不服?你说我要是告诉他们你私吞了琅玕果呢?”

  日升真想再补一脚,自己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好吗!?

  “让三叔见笑了,您已经被控制,还是说点好听的吧!”

  “好听的?哈哈哈,我知道你想听什么!”

  巫苏缓缓走向巫彭,蹲下身子贴的极近,确保日升听不清

  “三叔,不要想着跟侄儿谈条件,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都会送你回高辛!”

  “侄儿不如三叔多智,让三叔将这果子抢了去,你说在你下一次逃出来之前,她还会不会叫别人抢了去?还是三叔干脆打算告诉其他几位叔叔、告诉天下人琅玕果何在?”

  “你这小儿,真是像极了你爹,整日不研究术法巫医,只沉醉手段权谋”

  “我腰间紫红色的小瓶子,世间任何灵药的气息都可以掩盖,让她吃下!”

  “多谢三叔!”

  “澍濡小儿,替叔叔我护好这丫头,下次落到我手上再看她运气如何!”

  “这是必然,侄儿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得逞!”

  也包括你在内

  巫苏拿了药起身退远,弹了弹袍子上的土,朗声吩咐

  “吉青,三叔就劳烦你带回高辛了”

  “路上可要好好顾着三叔的伤!”吉青自然明白话外的意思,疾步上前揪起巫彭往树上一抛,挂住

  “是,主子,你们先乘嫦梧回,我待嫦梧折返再去高辛送人”

  “日升,为师回亳城时,你要养好伤口,不可耽误练功!”

  “……师父!”

  此次虽虚惊一场,却敲醒吉青,往后更要严苛!

  嫦梧先送巫苏日升回园子,日升在鸟背上就熬不过晕了,巫苏吓了一跳,抱着人细细看了看,索性只是伤口引起的发热,这丫头不声不吭的,也不知道疼不疼,他拍了拍嫦梧让它更快一些

  巫苏处理完日升的外伤就扎进了药房,巫彭给的药他怎么可能放心用

  日升惊惧过头,身心俱疲,睡了一整天,巫苏不愧是巫苏,那老东西留下巴掌大的伤口,醒来居然已经结痂不疼了,她翻身起床头一个看见阿北

  阿北啐一声“诶!”,“不中用的!趴回去,主子说醒了先换药!”

  “公子呢?”

  “你还指望主子给你换药?趴好!”

  “哦!那么凶做什么?”

  阿北捯饬好药,少有的语重心长起来

  “小升!你我都是下人,就算主子另眼相待,也别在出格了!”阿北真是最有分寸感的

  “嗯……我明白”

  “阿北你甘心吗?”

  “我的命就是主子给的”

  “可是他救你很可能是因为他要利用你!”

  “别人也同样会利用我,主子对我已经很好很照顾了”

  日升想说,你明明可以不受任何利用,可还是憋回去了,怎么说的出口呢!自己刚刚才遭受劫难

  “公子是很好,可我也还是不甘心!”

  我不甘心我的价值只是我的血肉,我不甘心我还没有去过其它地方、没有遇见过其他人,就算巫苏是最好的选择,也该是认真比对过的答案,而不是无可奈何

  阿北听了,把自己的事情娓娓道来

  “我生下来就不会走路,我的手脚是不会发育的,我父亲嫌弃我和母亲,轻则谩骂,重则动手,我记得大概八九岁那年,父亲喝醉了终于要我们去死,他给我和母亲灌毒药,母亲死了,我活着”

  “后来,父亲把我卖了,辗转之下,我到了巫族,有一大批我这样的人,巫族的下人教导我们,给我们喝延长寿命的药,然后供巫族的药师挑选”

  “主子选中了我,他治好了我手脚的毛病,他求知若渴,克己自省,几乎不需要人伺候,对下人他从来不颐指气使,我的命运跟其它院子那些药人截然不同,他们大多惨死,只因为我遇见的是主子”

  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男人,要害死自己的妻儿,比起阿北自己好像够幸运了

  “我能看得出来,主子一定要留下你,小升,主子不会叫你失望的!”

  阿北看出自己的若即若离,那巫苏呢?

  她想要厘清对巫苏的情愫,首先要建立起平等关系,她不能现在就妥协了,她现在连自由的做回女孩都不行

  “阿北!我明白的,谢谢你,不过我也有我的坚持,我连我的父母亲人都没有着落呢”

  “算了算了,随你!你不是要找主子吗?他在药房忙活好久了!”

  “得嘞!”日升从床上弹起,摸了摸身上的东西都在,放心的越出门去

  阿北嘀咕“脖颈烂成什么样了,也不能踏实点!”

  日升去找巫苏,巫苏也要找日升

  “公子!”日升又恢复成阳光明媚的样子

  “正巧,我也要找你,你来”

  日升跟着巫苏进了药房,巫苏把一个小药瓶给日升

  “这里面的药可以掩盖你的气息,不可离身”

  “以后任何人问起,你都只是我的小药童,与琅玕果无关”

  “嗯,我明白,公子!……我也有东西给你!”

  她拿出乾坤袋,一样一样的掏出从巫彭那里顺走的东西,如数家珍

  “公子你看!这是他的土木秘籍!”,“这是土灵珠,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不知道是些什么,能拿的不能拿的,我都拿了!”

  日升趁假意逃跑那次,东拼西凑了不少,就连乾坤袋也是顺走的

  巫苏好气又好笑

  “傻丫头,叫那老东西发现,你吃不了兜着走!下次不可!”

  “呸呸呸!公子!没有下次啦!”

  巫苏细细看了看那堆东西,拿起一个算得上精致的小药炉把玩起来

  “这个我收下了,其它的我教你怎么使用,你自己留下吧!巫彭那人利害分明,总不会收无趣鸡肋的东西”

  巫苏把药炉留下确实是因为漂亮而已,确实像个礼物,至于有没有用……应该是最无用的了!

  日升看着那堆稀奇古怪的物件,嘀咕“还不都是给你顺的!早知道不拿了”

  巫苏也盯着,却想,这下总该好好学了吧!那本土木秘籍已经不同寻常,怕是巫彭自己修炼时留下的心得体会本,土灵珠一样可以练出土系的灵力技法,更别提巫彭那老毒物淬炼的毒药,研究好了,在医毒造诣上可谓一步登天

  他不免又想起巫彭的可怖

  “日升,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行事上或许有些急切了,可你自己要多下点功夫!想害你的人多半是巫彭那样的阴险狠辣之辈,防不胜防!你要知道……”

  日升听不进那些念念叨叨,紧盯他的眉头,神飞九天,心里只有一句话

  “公子,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这话冷不丁冒出来,巫苏话语戛然而止,日升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默默埋下了头,后悔极了,明媚美好的一天就因为这一句话要毁了!

  巫苏脑子停了一瞬,嘴上说着最惯口的理由

  “总是我牵累了你”,巫苏往往对自己也这么说,总是他把日升害了

  日升早知道是这话,可听了心里比想象的难受许多,她努力挂住嘴角,头也努力提起来,但很难控制情绪

  “其实公子不必这样,公子从来没有迫害过我,不必愧疚,我无法承受!就算公子曾经冒然取了我的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公子也解救我一次,我们之间应该是扯平了”

  话说日升真是悔不当初,她早前故意不提条件,就是想要巫苏的愧疚,可现在一点也不想了,要是一开始就兑现了筹码,或许不会有这些后来,不会在他的愧疚之下生出不该有的心思,不用这么受累,患得患失

  巫苏把理由往深里剖析

  “头一回治疗你爷爷,是我有意施恩,不算,这一次救你,可到底也是因为我,巫彭才会迫害你……”

  日升打断

  “公子已经不亏欠我什么了,你教我保命的本事,给我保命的药,不必要再做什么了!”

  日升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不想给自己台阶下了,只期翼一个不一样的答案,可巫苏惯会落井下石

  “总之我会尽力而为,去补偿亏欠你的”

  日升心灰意冷,这样的回答也好,就断了念想吧,人家是自强自尊的矜贵公子,人家有人家的气节风骨,只是要保护自己做人的原则无可厚非,怎么可能是因为在乎呢

  “公子这样宽厚,我也很惭愧”

  巫苏莫名气恼,他心烦意乱的拿起那些东西挑拣

  “这本秘籍是巫族密语,我译好了开始传授,土灵珠要待吉青回来助你炼化,这些天你先把伤彻底养好”

  日升不语,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两人不欢而散

继续阅读:第九章 豁然开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