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出卖色相
元風不冻2020-02-01 19:262,234

  岑福慢慢将那名叫做阿清的姑娘带到陆绎的面前,陆绎一挥手示意袁今夏站在旁边。

  向左边跨出一脚的袁今夏用着炙热的目光看面前这个女子,面前这个女子虽然是一身黑衣,可白皙的脸庞和精致的五官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农村出来的人,也不像跟这些苦力一起做事的人。

  陆绎面无表情地说:“你的这个码头的这些人的来历我都要知道,还有关于这些货物我们也要查一下。”

  “行,一切让大人你做主。”阿清爽快地答应了。

  陆绎手在一挥,然后锦衣卫们就开始做事了。有的在观察细节,有的在打开麻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而阿清则不慌不忙地走到码头记账那里,取出一本册子,然后笑着走过来说:“大人,这就是我这里人员的信息。”

  陆绎依旧是面无表情地接过那本小册子。

  “我这里的人,都是哑巴,只有记账的不是,而我虽然是农村出来的,但我小的时候家里面是比较有钱的,但由于家里面破产了,就剩下这个河道码头,所以我就继承下来了。”阿清说完之后就对着陆绎挑一下眉头。

  陆绎一边听阿清说话,一边看着这阿清递过来的东西,他并没有再去理会阿清,之后陆绎将手中的册子递过去给袁今夏看。

  袁今夏暗暗一咬牙,心里面恨不得将面前这个抛媚眼的女人给大卸八块,可现在是不能冲动,不能打草惊蛇,要忍。

  “慢慢再弄死你。”袁今夏小声地说。

  袁今夏翻看完册子之后,和陆绎的眼神相互碰撞在一起,两夫妻迅速交换一下眼神之后,袁今夏就将手中的册子递过去给阿清。

  岑福这时候来汇报了,他对着陆绎说:“大人,并没有发现异常,这麻袋里面转载的只是一些外地的布料而已。”

  陆绎依旧是一脸冷静地说:“我们走。”

  当陆绎刚想要拉起旁边夫人的手的时候,阿清忽然向前走两步,大声地对着陆绎说:“陆大人,想来你也已经累了,不如就去我们住的地方歇息一下?”

  “你们?”陆绎问?

  “是的,我是和我聋哑工人们一起住的,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是帮我打工养活他们自己。”阿清说。

  陆绎本来想要拒绝的,但袁今夏一下子就答应了:“去就去,我倒想看看你们那里究竟是做什么的。”

  阿清淡淡地笑了,一直等待陆绎的回复,像是听不到刚才袁今夏说的话语。

  这时候把袁今夏气炸了,她真的想去跟她理论一番,只是现在已经被陆绎给拉着手了。这陆绎拉着他娘子的手,示意她千万不要冲动。

  “好,既然我娘子想去看看,那么我们就去看看。”陆绎的这番话使得袁今夏听得气消一点。

  经过一炷香的时间,陆绎他们就已经跟着阿清来到他们的住所。这是一个郊外的地方,只有一个大院子,院子在这郊外显得格外的孤单。

  袁今夏笑着说:“看来你们还真的是大伙一块住。”

  阿清当然知道袁今夏话里有话,阿清一个女子居然跟那么多的男工人们住在一起,虽然房子是挺大的但也会有所不便。

  阿清并没有说话,袁今夏则已经走进去屋子里面,看着里面摆放的东西。这里也是整理得太整洁了吧!而且这里想是有股淡淡的清香!袁今夏心里面叹道,令她奇怪的是这里还有一名光着膀子的男人正在厨房做饭,他被火和蒸汽熏得满身都是尘和油烟。

  袁今夏本来想走过去看看那人在做什么菜的,只是阿清叫住了她:“不要过去,他脾气很大,不喜欢别人看他做菜。”

  袁今夏问:“他是哑巴吗?”

  “是的。”这一次阿清正面回答她了。

  袁今夏没有走过去,而是继续四周围查看,这里面她一丝蛛丝马迹她都不会放过,一旦找到线索,她就立刻将面前这个讨厌的女人给抓走。

  陆绎也快速扫视一下这屋内的环境,毕竟这里面摆好得异常的整齐,像是有人刻意这样做一样。

  袁今夏对着阿清问:“你们的日子就这样过?这里的东西是谁收拾的?”

  阿清笑了一声说:“就这样过,我这码头也挣不了多少钱,现在只能跟我的弟兄们好好过。”

  袁今夏听完之后就说:“我四处参观一下!”

  袁今夏一边走一边在仔细地观察,总感觉只是这里与其人他的地方很不一样,就是特别的干净和整齐,比她家还整齐。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做到如此的整齐划一,这是袁今夏所觉得奇怪的。

  这里还种上了一些花草,这里不都是只有聋哑的大男人住的吗?怎么会种有花花草草?袁今夏依旧想不通。这里疑点太多了,每走一步都觉得奇怪,可能跟他是捕快有关系吧!

  就在袁今夏决定回去问问她家相公有什么不妥的时候,她一转身就看到了那个叫阿清的女子,居然对着陆绎递过去一杯茶水,陆绎刚想要用手接住的时候,阿清便放手了。

  “嘭!”

  茶杯就掉在地上了,阿清立刻就蹲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阿清的衣领已经拉开了,这一蹲下来藏在衣服里面白皙的肌肤都已经露出几分来。而一直站着的陆绎也同样被地上打碎的杯子所吸引,陆绎是刚好是将下面捡杯子的人看得是一清二楚。

  正在远处的袁今夏觉得这阿清是要打架的节奏,她在那么远都看到了阿清关键的地方,她真的是气死了,这阿清居然还出卖自己的色相。

  袁今夏快步走过去,刚想要用手捂着陆绎的眼睛的时候,陆绎已经将自己的视线移走了。

  “哼!”袁今夏对着阿清冷哼一声,她的心里面已经将整个阿清暗骂一万遍了,如果心里的暗骂也可以杀死人,那么整个阿清现在已经遍体鳞伤了。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陆绎问袁今夏。

  袁今夏并没有打算再理会面前这个阿清,而是拉起陆绎的手然后就往外边走去。

  陆绎心里面倒是有些挺高兴的,他觉得她娘子对于他来说还是挺小气的。

  袁今夏憋了一路上,她拉着陆绎出到门口才说:“回去得好好洗洗眼睛!”

继续阅读:第10章 清酒线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有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