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下)
雨之2020-04-17 23:011,818

  凉津公主亲自为皇帝熬了汤羹送去,皇帝喝着鲜美汤羹,留她说了会儿话,待闻竹声来求见,凉津公主识体告退。

  回到皇案后,皇帝先前松泛开一些的神色又变为沉肃。如今褚州百废待兴,许多事都马虎不得,皇帝和闻竹声皆煞费心神。

  又一次谈了许久,皇帝想着干脆留闻竹声一起用膳,闻竹声婉拒了,说家中祖母染疾,他要早些回去侍奉。皇帝这才反应过来。

  闻家老祖母近来受风头疼,闻尚书还请旨请太医去瞧了,太医回来禀报,无甚大碍,就是人年纪大了,这些病症可大可小……之后闻竹声便回闻家侍疾了。

  这闻家最好尽早交到闻竹声手上,但小至家宅大至天下,想平定要有本事。对于闻竹声的本事,皇帝很放心,只需稍作等待。

  吃过凉津公主送来的汤羹,其实皇帝腹中尚饱,看着闻竹声离去,皇帝思绪乱了一下,不由就叫住他了。

  “皇姐很快就要回骁州了。”

  “臣知道。”

  “你就放心她回去?你……你甘心吗?”

  面上是惯常的温润笑意,只略有一滞,闻竹声的目光突然变的很深重,仿佛湿闷许久之后终于砸下的雨珠。

  “公主心事明了,如今得偿所愿,臣不胜欣喜,而臣愿鞠躬尽瘁,成陛下之锦绣河山!”

  守河山,筑盛世,只为那人能安于一隅,无后顾之忧。皇帝听懂了,却只有无尽惋惜。

  入夜之前,关仞岳去了京城关家。府中下人见到关仞岳颇有些战战兢兢,恭敬行礼,默不敢言。

  偌大府邸,空旷寂静,冒着腐朽气息,如同死水一般。

  行至府中被看守起来的正院。门口的两名亲兵一见关仞岳立即单膝跪地抱拳行礼,关仞岳叫他们起身,问:

  “还安分么?”

  脚步未停,跨进院中,其中一名亲兵跟在关仞岳身后。

  “叫嚷了好几日才停下来,这两日都是不声不响的在屋中。”

  说话间,已经走到廊下,房门外的亲兵行礼,关仞岳一摆手,跟在身后的亲兵止步,前边的亲兵打开房门后退到一边。

  屋中昏暗,但正坐在堂下的人影还是很醒目。听见开门声,关源知抬头看过来,眯着眼看清关仞岳。

  “你还敢来,你还敢来!”

  关源知赤红双目死死盯着关仞岳,猛地起身,怒吼着冲向关仞岳,关仞岳伸手一下便钳住了关源知挥舞过来的手臂,一把推开,关源知踉跄着后退,撞到了一旁的桌椅,扶着桌子,关源知才稳住。

  “这是关家,我是关家家主。”

  关仞岳沉声叙述事实,关源知狂然冷笑。

  “你还记得你是关家家主!那你怎么不记得你身为家主的责任?”

  “关家上下筹谋,只为走上至尊之位,你却吃里扒外,将这天下拱手让人,就为了个女人,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你有何资格再做关家家主!”

  “温柔乡,英雄冢。你堕了英雄名,且等着吧!”

  只是淡淡的看了关源知一眼,关仞岳微微抬起下颌,看向堂前挂着的字画,单一个“定”字,是关峻识写给关源知的。

  “做关家家主,不单是要有野心,更要有与之相配的实力。若你能拉下我,这关家家主自然是你的,可是你做不到。你自作聪明的每件事,结果都是一败涂地。”

  “我多年心血被那个黄口小儿毁于一旦,皆因你默许放任,你囚禁于我,也不过是想给那黄口小儿让路,现在是来向我炫耀你是‘忠心之臣’?真够可笑,可笑!”

  说着,关源知当真笑出声来,很是刺耳。关峻识对他的劝诫,他至今做不到。

  “五年前你游于江南,川渡城中的名妓为你诞下一子,我着人将孩子带回来了,往后你就含饴弄儿,颐养天年吧。”

  笑声戛然而止,关源知瞪视关仞岳。五年前他的确在江南与川渡名妓有一段露水情缘,但转头便忘了,他妻妾成群而多年无一子嗣留存,突然听闻自己有个儿子,还握在关仞岳手中关源知喃喃:

  “胡乱扯个儿子出来诓我,真当我会信么?”

  “是真是假,等你见着了自有定论。”

  这般笃定,也这般轻易就拿捏住了关源知的七寸。关源知愣怔在地,关仞岳转身欲走,后知后觉的追上去,但门扇骤然合紧,关源知对着门扇拳打脚踢。

  “你别走,把话说清楚……你在骗我……不……不,别动我儿,你冲我来,别动我儿……”

  逐渐走远,关源知的声音再听不见,关仞岳才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又举步。

  瑰丽的夕阳铺满了庭院,回廊中有跳跃的树影,关仞岳一一踩过。

  抓住了关峻识任之流走的东西,关仞岳笃定所得,乃是心之最想,至于其余的,再往后去,有关家血脉的白氏皇族会降生,会离权利之巅越近,关仞岳要做的,只是如同关峻识一般,是蛰伏,是观望,更是保持耐心

  ——而现在,关仞岳要乘着夕阳的暖色而归,走回他的温柔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带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带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