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出轨(2)
霓裳风马2020-03-22 22:193,850

  董为远来甄重家是为了装修的事。甄重在临江市有一处三室一厅的旧居,那还是甄重大学时他奶奶买给他的。这处旧居也是甄重和初恋韩晓茹的爱巢,那里保留了大量的美好珍贵的回忆。两人分手后,韩晓茹临时住在那里,但这个“临时”有点过长,韩晓茹一住就是三年,要不是莫名其妙被人分尸杀害,估计她现在还会住在那吧,爱的小屋也因此变成甄重的伤心地。开始甄重有意把那间房子卖掉,但大家听说住过的女人被谋杀分尸的事后,都特别忌讳,一时间也没找到合适的买家。甄重只好放任不管,要不是物业打电话来催物业费,甄重大概会一直不闻不问吧。

  今年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想和韩晓茹来个彻底的再见吧,甄重请人丢掉了屋里的全部东西,还请了临江市知名的培源装修事务所,也就是董爸的事务所,由董爸亲自主持设计装修。董爸除了建筑设计外,近年来也涉足装修行业。因为甄重是名人,董爸对这个案子非常上心,希望名人效应能为自己的装修事业开疆扩土。为了表示足够的重视,董爸带领自己得力爱将亲自上门与甄重探讨装修方案。

  董爸一下车,就恍惚看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再一定睛发现樊星正站在甄重的大门前。

  樊星傻愣着不知所措,僵硬地稍稍侧过头看晓晨。晓晨一个劲地冲樊星摆手,樊星只好回过头看着董为远假装镇定,她挤出微笑:叔叔?

  “星星怎么在这?”为了表示亲近,董为远一般都会直呼小辈的小名。

  樊星慌张地,“啊,我,我……我是来……来做兼职的。”

  董为远倒是没深究到底是怎样的兼职,他疑惑的是,“不对啊,晓晨说你在医院实习啊?”

  樊星结巴着,“啊,对啊……哦,今天休息,我就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出来做份兼职嘛。”

  董为远马上露出赞赏地目光,“星星可真懂事,我家晓晨要有你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

  樊星假装腼腆地笑,暗自惊奇自己的好演技,“叔叔你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晓晨才叫懂事呢,嗯……她最近都在攒钱,说想给您一个惊喜的生日礼物呢!不过你别告诉她是我泄密的。”

  这倒是让董为远非常意外,他嘴角上扬,心情变好,“哦,是吗?”

  “是啊,是啊,晓晨一直很乖的。”

  藏在灌木后的晓晨一个劲地对着樊星竖大拇指。

  这时大门上的一个小角门被打开了,一个保姆推开了门。保姆看到董为远和他的助手,马上一副明了的神情,打开了大门,“是董建筑师吧,我家主人正在会客厅等你呢!里面请。”

  董为远客气地点点头,与助理走进门去。樊星正不知所措,保姆向她投过来疑问的目光。樊星只好微笑着,偷偷转过头向晓晨求助,晓晨则一个劲对樊星摆手,示意樊星跟进去,樊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保姆将三人带进屋。樊星在保姆身后小声补充道,“那个……我是…阿飞派来的。”

  保姆愣了一下,点头明了,“……那请你在这等一下。”

  樊星点头,又对董为远和工作人员笑笑。董为远带着助理去书房了。

  樊星庆幸没有在董爸跟前和甄重见面,要不该穿帮了。她站在客厅里打量别墅的装潢。这里的装修风格属于黑白的简约派,其中一面墙上挂着甄重的艺术照,照片里的甄重出神的看着某个未知的事物,看上去有些感伤。樊星正看着甄重的艺术照发呆,忽然收到一条晓晨短信:我已经和飞姐联系过了,她说让你先帮我做一天甄重的助理,你没问题吧?

  樊星无语望天,拿起手机拨通晓晨的号,没好气地,“晓晨!”

  晓晨躲在离甄重家几十米处的鸽子树下观察着甄重家的大门,她小心声问道,“没关系吗,我爸不在你身边吧?”

  樊星气呼呼地单手叉着腰,“哎,大姐,我可怎么说你才好啊。”

  晓晨隔着电话祈求,“……星星你最好了,你就帮帮我吧,我明天请你吃大餐。”

  樊星抱怨,“……真是的,我姐怎么想的,怎么能……”联想到前几天她和甄重不愉快的巧遇,樊星就能预测接下来的见面会有多尴尬。让她不容拒绝的是,这是一份双人委托,表姐+好友,看来她得硬着头皮上了,她无奈地应允“算了,我就替你一天,下不为例啊。”

  晓晨立刻狗腿地,“嗯,嗯,一会儿我把我们家甄重的行程给你发过去。”

  樊星咧咧嘴角,有气无力地应道,“哦。”

  这时保姆出来了,“我家先生让你先去整理一下他的行李箱,这张纸上的东西请你务必准备全。”

  樊星接过保姆递过来的一张A4纸,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字。字体歪歪扭扭地,像个小学生。字写成这样还学人家写草书,从字体就能看出甄重夸张和不靠谱,樊星当即想到。

  “二楼上去右拐第一个房间是先生的卧室。”保姆看来是想让樊星自便了,她抬手指指楼梯,交代完就径自走开。

  樊星目送保姆离开,疑惑着走上楼,“二楼右拐第一间……”推开卧室的门,一张超大尺寸的床首先吸引了樊星的注意力,铺着斑马纹床品的大床看上去弹性良好,柔软又舒服。别的比较有特色的部分要数,东南墙角立着的一副1:1的人体骨架,看惯人体各部分器官组织的樊星并不觉得这是恶趣味,只觉得有点奇怪。樊星看着A4纸上的字:1、衬衣两件,黑色和蓝色各一件……P。s 请先用洗手液洗洗手……樊星撇撇嘴,“看来还是个有洁癖的人。”

  卫生间里一片洁白,几乎没有第二种颜色。樊星不敢苟同地摇摇头,按了洗手液开始洗手洗手,洗好后刚想拿毛巾擦手,忽又停住手,从自己的包中拿出纸巾擦了擦。刚想扔到垃圾筐里,又停住了手,把纸巾塞回了包包内,动作反复。樊星心想,“我还是不要惹到他才好。”

  甄重的卧室连着衣帽间,看着衣柜里里面按着颜色深浅、季节、类别等整齐摆放的各类衣服,首饰,她再次摇头感叹,“洁癖加强迫症?”能够窥探一下明星的衣帽间,樊星觉得新鲜又刺激。她拿着A4纸一样一样的对,找到后,就分门别类的装进旅行箱,还用便利贴写好,放在旅行箱上面。忙了好一会儿,樊星才按照甄重的要求找到A4纸上的东西,很有成就感地自言自语道,“嗯,现在就剩皮带了。”

  樊星瞄了几眼旁边抽屉,猜想皮带大概装在抽屉里,就走过去拉开一个抽屉。结果发现是手表,又拉开一个抽屉,居然是内裤。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内裤,樊星有些不好意思,伸手赶紧关上抽屉,结果抽屉没关上,却把自己的手链夹住了。樊星想要扯出来,结果用力过猛,手链“崩”的一下子,居然被扯断了。断了线的水晶珠子也随之散开,哗啦啦地掉进了抽屉里,还有几颗掉在了地上,滚得哪都是。樊星无奈地翻翻白眼,“不是吧,这可是家树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啊……这不会是什么不详的预兆吧!”

  樊星蹲下身先捡起地毯上的几颗珠子,把水晶珠放到包包里。捡完地上的,才范县掉在抽屉里的几颗珠子,她觉得好笑又无奈,捏着两只手指在甄重一抽屉的内裤中翻找水晶珠。她找地认真,没有发现甄重已经走进来。

  甄重看着樊星在自己的内衣抽屉里随意翻捡,还一脸嫌弃的样子,忍不住气愤,他生气大叫,“哎,你干什么呢?”

  樊星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内裤,不知所措地回过头。

  甄重马上认出了樊星,他结巴指着樊星,“是你……你是变态吗?”甄重走到抽屉旁,把抽屉挡在身后,质问樊星,“不是说不是我的粉丝吗,怎么……居然跟踪到人家家里,还偷拿我的内裤,你想干什么……告诉你,我随时会大喊的……嗯,我们家保姆可是跆拳道黑带。”后面这句纯属急中生智,说完他还抱起双肩,一副怕被侵犯的样子。

  樊星无语地翻翻白眼,她以手扶额,“额,那个……”

  甄重抱着胸,打断樊星,“你这么变态,你姐姐知道吗?我要不是看在飞姐的面子上,我现在就把你送进派出所……小小年纪心理居然这么扭曲变态……”

  樊星百口莫辩,她努力镇静自己,“那个,不能让我说两句吗?”

  甄重不耐烦地盯着樊星,“好啊,你说……真不知道做变态也需要什么理由,难道是失恋受到打击,脑袋坏掉了……”

  樊星强忍着心里的怒气,“……我刚才是在找你要的皮带,但是手链被抽屉夹断了,所以珠子才会掉到抽屉里,”樊星指着抽屉,“……所以我才……”

  甄重仍旧警惕地看着樊星。

  樊星气结,她仰天长出一口气,拉开甄重的内衣抽屉,甄重用力阻止,但仍被樊星野蛮拉开。

  樊星伸手翻开几件内衣,“你看,看,这还有几颗。”

  甄重这才发现樊星说的是事实。他恍然大悟,不过他仍然不肯承认错误。“找皮带就找皮带嘛,干嘛翻人家的内衣,这是人家的隐私你不知道吗……”

  “不好意思,我也不清楚你皮带的位置,所以只好随便看看,没想到……不是你叫我收拾行李吗?”

  甄重注意到地上那两个还没合上的旅行箱,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自己要的东西。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来,不是你朋友吗?”

  “晓晨临时有事……我姐还没告诉你吗?我是你今天的临时助理。”

  “临时助理?”甄重自顾自地,“飞姐还真是的,真不知道艺人助理也可以兼职……飞姐呢?”

  “表姐她上午有事吧……”

  甄重有点恢复理智了,他忽然意识到两人正对着自己各色内裤在争吵,立刻关上了抽屉,他似乎也觉得他应该主动打破尴尬,“额,那个,我来弄吧。”

  樊星僵硬地点点头。

  甄重帮着樊星把掉在内衣抽屉的水晶珠子捡了出来,还给樊星。他觉得有些不自在,就问樊星,“东西都带全了吗?“

  樊星不理甄重,弯下腰捡起一颗水晶珠,小心的放回包包里,看也不看甄重,“除了皮带,剩下都装好了。“

  甄重心虚地看了一眼樊星,自己拉开一个抽屉,捡出两条皮带,放进了旅行箱。低头才注意到旅行箱上的便利贴,面色有些缓和。甄重合上旅行箱,假装没好气地站起身,“走吧。”

  樊星鼻子出气,心里抱怨着,“果然是怪胎。她没好气地拉起两个旅行箱跟着甄重走出了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