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惊恐的一天
霓裳风马2020-03-22 21:363,139

  徐然坐在车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的速腾车车主和停车场管理员吵架,他并不关心两人在吵什么,但似乎也不急于刷卡回家。他垂下眼看着方向盘中间的车标,这是一辆2017年新款的迈腾,非常新,是父亲送他读博士的礼物。他想起父亲带他去4S店买车时的情景,“你的车不能比你导师的贵……迈腾不算贵也不便宜,就这个吧!”深谙体制内为人处事原则的徐父如是说,徐然很高兴父亲替他做了决定,否则他还要费尽心思地想买哪辆车才能既领了父亲心意又不会让父亲为难,徐然一直不能自如亲切地和徐父互动。

  排在徐然后面的车主按起了喇叭,声音并不刺耳,但很响亮,一下子惊醒胡思乱想的徐然,他一抬眼发现前面的速腾已经离开。徐然启动车子,缓慢来到停车杆前刷卡,停车杆像表针一样旋转升起。徐然刚想离去,却不知受了什么力量驱使,他不受控制地侧头看了管理员一眼。管理员怒容未消,感受到徐然的目光,马上恶狠狠地回看徐然。徐然移开眼光,伸手发动车子,驶离了地下停车场。

  这天是周六,徐然答应父母回家吃饭。从读研究生开始,徐然和父母分开单独在外面租了房子。徐然的家就在本市,因此母亲规定,徐然周六必须回家吃饭,当然有事除外。徐然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母亲是怕本就个性冷漠的自己因为独立居住和家里关系更加疏远。徐然是领养的,那时候母亲结婚很久都不能怀孕,于是收养了徐然,后来母亲又生了妹妹。领养的时候,徐然已经九岁了,九岁早就是明白事的年龄了,但母亲还是选择了徐然,徐然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但他至今也没敢问,母亲在日后养育的过程中也没提起过。

  徐然想着买回一瓶红酒父亲,徐父喜欢喝红酒。关于家人的爱好习惯,他都留心认真的记在心里,到现在他还记得妹妹婴儿时常喝的奶粉的牌子。徐然知道自己并不是真的爱这个家,但他更加知道的是他不能做父母讨厌的孩子。为了成为父母眼中优秀的儿子,他维持着努力变得更优秀的习惯。虽然他知道真实的自己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可是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呢?他不敢往下想,他只觉得有一个黑暗又幽深的洞口在等着他,他绝不能走进去。

  徐然驱车来到临江市著名的商业区。因为上面严查贪污腐败,为避嫌,父亲曾嘱咐徐然买酒不要到专门的酒庄去,只要去一般的大型超市就好。这家超市在茂华商业大楼的负一层,茂华商业大楼是顾客云集的重点区域,但超市营业情况却不好,开业三年后,外国高管把顾客稀少的原因总结为:上面的商场把人气全部揽光了。因为经营不善,这个大型超市近期被卖给中国某个财团,神奇的是,超市最近营业利润明显提升,徐然好像在广播上听到过这样的消息。

  和樊星逛街不是真正的逛街,董晓晨提着几个颜色各异、印刷精良的购物袋边走边这样想到。考虑到樊星财力有限,每次董晓晨和樊星逛街时总会觉得不尽兴。要顾及樊星的感受,不要让樊星把自己当成爆发户,董晓晨这样约束着自己。虽然这些衣服董晓晨不一定会穿,但是董晓晨还是一次又一次邀请樊星和自己去逛街。她总觉得同样作为女生,樊星有一点特别吸引自己的地方,那就是樊星安分、踏实生活的态度,而她缺乏安于平淡、琐碎生活的勇气,无拘无束地自由流浪对她来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去吃肯德基还是加州牛肉面?”董晓晨按照樊星的饮食及消费习惯提议道。

  樊星正在看欧罗巴几个服务生制作冰淇淋,透明的外卖窗口里,粉色的糊状冰淇淋正旋转着挣脱机器的束缚,落进圆锥状的脆筒里。听到董晓晨说话,樊星回过神,“啊……哦,你决定!”

  “哦……那咱们就去这家吧……”董晓晨贴心地指指欧罗巴,“我请你吃牛排,还有草莓味的冰淇淋。”董晓晨笑。

  樊星也笑,“你想吃这个吗……不想吃不要勉强啊!”

  “当然想吃……哎,我花钱当然选我爱吃的!”董晓晨故意强调说。

  樊星明白晓晨的用意:一是董晓晨知道她的的预算在哪里,不想她超支(在欧罗巴吃一顿大概是肯德基的两倍);二是董晓晨大概觉得樊星想吃冰淇淋。樊星没拒绝,但她心里已经开始在想用什么方式还晓晨的人情,“嗯,行。”

  两人进了欧罗巴。还没到正饭点,店里很冷清。樊星看着店里稀稀落落的用餐的人,心想来这吃饭的人今天都不是按时吃饭的人啊。服务员带着两人找到餐位。两人都点了牛排和冰淇淋,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墙上海报上的用夸张的描述性词语宣传着牛排如何正宗味美,但樊星和晓晨都明白这里的东西离正宗还差好远。

  点餐后不久,服务员就送上柚子茶和薯条。樊星给两人都倒上柚子茶,晓晨端起来喝了一大口,看来她真的口渴了。

  “哎,对了,星星,你是在你男朋友他们医院实习吗?”

  “嗯,是,你怎么样,还要继续念书吗?真要变成女博士啊?”

  “怎么,不行?我这不是躲避就业嘛!”

  “可你也不愁就业吧,去你爸公司不就好了……建筑这行不用读到博士吧,不过要不要试试留学?听说你们这种专业应该去国外学习一下……你这种情况好像很适合留学。”

  晓晨手肘支着下巴,撅着嘴呼出一口气,“我不是愁就业,我是恐惧就业,哎,不对,我是恐惧生活,上学完了就业,就业完了结婚,结婚完了生小孩……生活不要这么照本宣科嘛?一想到未来我也得过这种生活,我就觉得我的生活完全没有希望了……想到这我就难过……”

  樊星笑,“那你想怎样啊?”

  晓晨似乎来了兴致,收起胳膊坐好,“你知道三毛吧,就是写梦里花落知多少那个……我想过那种生活!”

  “流浪啊……但是撒哈拉那么热,你不怕晒黑啊……”樊星随即想到晓晨是一个平时出门必做防晒的丫头。

  晓晨急,“哎,重点不是这个好吧,我吧,想要过三毛那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想要荷西那样的男人来爱我……”晓晨说完就傻笑起来。

  樊星笑,“那你是想谈恋爱了……”

  说到男人晓晨眼光亮起来,思维跳跃地说,“哎,这周日有甄重的新戏发布会,我有门票,你去吗?”

  “你又换‘老公’啦?从都教授到李敏镐,再到宋仲基,这回又换啦?也是韩国的?”樊星捡起一个薯条吃起来,“你都多大了,还追星!”

  “这次不同,甄重不是韩国人,他可是我的终极偶像,还有我也没多大啊,就二十多岁啊……”

  “二十多?二十一是二十多,二十九也是二十多,可二十一和二十九之间可差着八岁呢!”

  “哎,你别这么算好吧?二十五岁很老吗?我还是美少女呢!”

  樊星笑,忽然一本正经地盯住董晓晨看,董晓晨不解,樊星又笑,“嗯,皮肤不错……从皮肤上来看,你确实还是个美少女。”

  两人像女高中生似的说笑着。

  服务生引着徐然从门口那边走过来,徐然手里提着一个印有“张裕解百纳”标志的纸袋从董晓晨和樊星的桌子绕过去。董晓晨随意看过去,一眼被徐然吸引到,眼光追随着徐然,直到徐然坐在樊星身后的位子上。

  樊星等着晓晨继续说下去,发现晓晨正看向自己的身后,便扭头看过去。“你认识啊?”

  晓晨回过神,她把头探到樊星面前,压低声音笑说,“对嘛,至少要长成这个样子才能吸引到我嘛!”

  “那怎么办?你不是想要过去搭讪吧?”樊星忽然短路道。

  “看看就好,这种程度的话我是不会主动搭讪的,我眼光可高着呢!”

  徐然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他抬手看着表,秒针一刻不停地旋转着,他在等着五点钟这个时刻。因为如果从这回家的话,大概需要十五分钟,此刻是16:30分,他和母亲约好五点钟到家。独立居住后,他不知不觉地养成一个“五点七点”的回家习惯,即下午五点回家,第二天七点出门。也不是非得这样不行,可是如果他不守时的话,接下来的一整天他就会陷入一种莫名其妙忧虑中,整天都会打不起精神,所以他严格遵守着那个的“五点七点”习惯。

  徐然看向窗外,楼下是商业步行街,和商业步行街呈直角方向的是一条南向的单行道。徐然无意识地看着一个大肚子的、身着孕妇装的女人小心地穿越单行道,朝餐厅所在的大楼走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