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在哪里
霓裳风马2020-03-23 00:074,540

  晓晨开车载着樊星去往二院。“二院正在招护士吗?”

  樊星垂着头,“没有……我就是先把简历送过去……”

  晓晨有点不解:“这样也行吗?”

  “试试运气呗,我听……就实习时候带我的海姐说,她们之前就是这么做的。”

  晓晨虽然不想继续打击樊星,但还是忍不住说出心中疑问,“可是我听说像这种事业单位招聘的话,应该会在网上或者报纸上发布招聘启事吧……”

  “现在是这样了……”

  “那你还去投简历?”

  “反正这些简历都打印出来了,放在抽屉也没用……”

  晓晨担心地看看樊星,半天才感叹,“哎,你这恋爱谈得,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婚没结成,到手的工作还丢了。”

  樊星没好气地抱怨:“哎,我还没好呢!你就不会说点安慰人的话,这样打击我!”

  晓晨白了一眼樊星,“行行,你失恋你最大……那一会儿投完简历,我请你吃好吃的,安慰安慰你受伤的小心灵……君悦酒店的牛排怎么样?”晓晨觉得樊星这回应该没有力气拒绝自己了,失恋的人都很空虚,需要美食来填补心上丢失的那块。

  樊星提不起兴致,“…不去,去了也吃不下,还浪费你钱。”

  “呀,我说,你这就不对了,失恋了就不吃饭了?这可不对啊!姐姐今天要告诉你的是:这世界上谁也不值得你糟践自己你知道吗?饿坏了郑家树就能回头?就算他因为于心不忍而回头,那你稀罕吗?还有……我早就说过吧,他不是什么好男人,长得人五人六的,专干那那些不着四六的事。”

  樊星起急,“哎……”

  “好啦好啦,我不说拉,这回行了吧。”

  ……………………………………………………………………………………

  化妆师给甄重化完妆,甄重起身出去拍戏了。屋内只剩阿飞、晓晨和正在收拾化妆箱的化妆师。“你爸好了吗?”

  “嗯,他没事了,是老毛病,谢谢飞姐关心。”

  阿飞如释重负地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她刚才一直在担心晓晨会提出辞职,她还是很喜欢晓晨这个姑娘的,聪明、有眼力价,要是晓晨辞职的话,她还真会舍不得。

  晓晨忽然小心翼翼地问阿飞,“姐,樊星这两天和你联系了吗?”

  “没有啊,怎么啦……哦,你这么一问我想起来了,她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这两天我太忙了,就忘了问她了……“”

  “看来她还没和你说呢,告诉你吧,她和郑家树分手了!”

  阿飞一愣。“不是都准备结婚了吗?”

  “一开始是那么说来着……本来我还嚷嚷着要给她做伴娘呢,没想到最后变成这样……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啊,我之前就不喜欢樊星她对象,可也就是不喜欢,谁想到那家伙外表看起来本分,实际上确是个朝三暮四的家伙,居然还有胆做劈腿男……”

  虚掩着的化妆室门外,甄重回来拿剧本,他刚才把剧本落在化妆台上了。他刚想推门就听到了晓晨上面那段话,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劈腿了?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还有我就看不明白了,就他那样的,也就脸还行,他有什么资格劈腿?”阿飞一直觉得樊星值得更好的男生,这么一看还真是旁观者清啊!只有樊星没有看穿郑家树的本质。

  晓晨感叹:“就是说啊,之前医院都准备留下她了!我还想呢,星星运气不错,一下子搞定两件人生大事,事业爱情双丰收。可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倒霉起来……失恋加失业,也真是够她受得了……”

  听到“倒霉”这两个字之后,阿飞脸上的表情不自然起来,不知联想到了什么。晓晨见阿飞脸色不对,疑惑着住了嘴,没有继续说下去。化妆师已经收拾好化妆用具,现在正在给自己绑头发。

  门外,甄重表情落寞地走开了。

  “飞姐……”晓晨忽然欲言又止起来。

  阿飞见晓晨吐吐吐吐的样子,心说不妙,看来晓晨是干不长了,难道大熊他们和她说什么啦?阿飞仍旧摆出一副耐心倾听的样子,希望晓晨能看在自己这么耐心的份上,能够挽留住晓晨。“什么?”

  晓晨十分为难地,“飞姐,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阿飞仍旧装作云淡风清的样子,“有什么事就说呗……”

  “……助理的这份工作,我恐怕是干不长了……”

  阿飞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怎么啦?”

  晓晨歪歪头,“其实……都是我爸啦,他不想让我做下去了,你知道,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都比较保守的。当然,我本人对娱乐圈没什么意见,我还是甄重的铁杆粉丝,也会一直关注甄重的……”晓晨垂下头又说,“就是最近,我自己也认真想了一下,我想继续读书……”

  虽然阿飞早就明白晓晨的心意,但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读书是好啦,不过,你怎么突然就……”要是大熊和大欧又乱说的话,干脆让他们也辞职算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既然我现阶段是漫无目标的迷茫阶段,那么利用这段时间学习一定不会错。我也想利用这段时间找寻找一下自己的方向。”

  阿飞张着嘴,不知说什么好,但她还是挤出微笑,“哦,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知道了……”

  “对不起,飞姐。”

  阿飞摇头,“不会,你找到自己的方向就好,那你还能干多长时间?”

  “我倒是不着急,我想暑假后再开始复习功课……我还能再干个两三个月……我是想早点跟您说,免得影响到您和重重的工作……”

  “哦,晓晨就是心细,这事我知道了,没事你想干到什么时候就干到什么时候……当然最好一直留在我们这……呵呵……”

  ……………………………………………………………………………………

  剧组搭建的影棚里,道具师傅正在布置某个场景。洪芝廷和甄重都穿着古装坐在休息区里,甄重不知在想什么,失神盯着桌上的水瓶,洪芝廷拿着水杯喝水。洪芝廷扫了甄重一眼,“重哥最近看上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吗?”

  甄重回过神,笑,“被芝廷看出来了?”

  洪芝廷“咕咚”喝了一口水,机械地点了一下头。

  甄重笑地疲惫,“没有,可能是最近夜戏太多了吧,睡眠不太好。”

  “哦,这样啊……那我给重哥推荐一个按摩师吧,按完之后,保准解乏,还有助于睡眠,真的很不错。要不等一下下戏后,我陪你一起去怎么样?”洪芝廷边说边眼波流转地看着甄重。

  甄重不动声色,“不了,谢谢芝廷,我下戏后还有个约会。”甄重不是没读懂洪芝廷言谈中暧昧。

  洪芝廷狡黠地一笑,“哦……重哥是怕和我传出绯闻吗?”她说完挑衅地看着甄重的眼睛。

  “不,芝廷想多了。我真的是有个约会。”

  “那能告诉我是男是女吗?”洪芝廷确实有心和甄重约会一下,可是这种想法并不强烈,但刚才被甄重那么一说,她倒真是想刨根问底一下,看看甄重那个约会对象到底是何方神圣。

  甄重顿了顿,“……芝廷对我很感兴趣吗?”

  洪芝廷半开玩笑半认真挑着眉头说:“我表现的不够明显吗?”

  甄重笑,转而变得严肃认真,“……芝廷不觉得和差点成为自己姐夫的男人约会的话,会很别扭吗?”

  洪芝廷云淡风轻撇着嘴反问:“那又怎样?你和姐姐最后也没走到一起啊……”其实刚才她约甄重时真没那么认真,这回被甄重一激,她倒信誓旦旦起来。

  “但是芝廷没有听说过关于我的传言吗?”原来困扰甄重,让他不得安宁,疲惫不堪的是这个。

  “什么?”

  甄重有点意外,“你姐没和你说吗?”他忽然想到,难道洪之美对分手的事仍旧没有释怀吗?

  洪芝廷摇摇头。

  甄重弯弯嘴角,算作微笑,“那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

  负责照料甄重生活起居的张姨要回老家呆一阵,伺候刚刚生产的儿媳妇。她已经提前和甄重打了招呼。这天早上,张姨为甄重做好早餐后,收拾好行李等在自己的屋里,她时不时的向窗外张望着,想等甄重运动回来之后,和他告别。

  甄重刚运动回来,身上还穿着运动装,早晨清新的空气让甄重精神了不少。他知道今天是张姨回老家的日子,因此早早运动完回到家,他回了一趟书房,取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

  张姨见甄重已经回家,估摸着此刻甄重已经回了客厅,就拎着自己的行李来到客厅。甄重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先生,早饭我都做好了,您趁热吃吧……”

  “嗯,我知道了……”甄重抬起头,“阿姨是今天回老家吧……”

  张姨点点头,“是,先生。我正想跟您说呢……先生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嗯,车票买好了?”

  “是,提前买的票……”

  “那行……”甄重捡起放在手边的红包递给张姨,“这个是给张姨孙子的……”

  “哎呀,先生,这个我可不能要,不能要……”张姨推却着。

  甄重坚持把红包塞到张姨的挎包里,“阿姨怎么这么见外,这些年阿姨都尽心尽力的照顾我,待我像亲人似的,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意,阿姨必须拿着……”

  张姨见无法拒绝,便收下了甄重的红包,甄重这才罢休。

  这天甄重不用去片场,难得休息的他一闲下来,反倒无所事事了。他想起之前买的一套运动器材还没拆封,已经在瑜伽室放了好几月了,便起身去了瑜伽室,把器材拆了封。本来想试试效果,结果刚上手,忽然就没了兴趣,坐在旁边的瑜伽毯发起呆来。

  甄重也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反正一天就那么过去了。近来,他有一种感受:有时候一天比一个小时也长不了多少。反正每天都是重复的内容,要不是多年养成的作息习惯支配着他,他的生活应该无法顺利进行吧。

  晚上,甄重无聊地看着电视,被电视上新播出一个新的啤酒广告吸引到了,突然产生喝啤酒的想法。甄重平时并不喜欢喝啤酒,冰箱里当然也没有存货,更不可能有电视那种牌子的啤酒,于是他临时决定去超市买一打回来试试。

  甄重带上棒球帽,身着一身灰黑色的运动服,开车到离他家不远的一家中型超市买啤酒。广告中的那种啤酒果然已经上架了,甄重拎了一箱六瓶装的那个牌子的啤酒,又拿了一些速冻食品。在没有找到新的阿姨之前,他打算自己开火,做些简单的食物果腹。

  现在不是超市营业的高峰期,因此超市只开了两处收银台,甄重推着自己的购物车排在三位顾客的后面。正当他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时,忽然瞄到了樊星的身影,他一怔,心说,难道樊星就住在附近?

  樊星排在队伍的最前面,这会她已经付完钱,正准备拎着便利袋出去。甄重着急起来,他不耐烦地向前面张望着,期望前面的人能快点结账。结果前面的两个人的购物车中都堆满了商品,看起来一时半会而是无法结完帐了。而且所有人看上去都慢悠悠地,收银员也并没有加快扫码的迹象。甄重只怕追不上樊星,最后索性把购物篮丢在了一边,追着樊星出了便利店。

  大街上车辆稀少,路灯让漆黑的夜变得朦胧模糊。终于在街对面,他看见了樊星。樊星正无精打采坐在对面的长椅上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甄重远远地看着樊星,不知道是否该上前。

  过了一会儿,樊星站起身,往前走去。隔着街,甄重不由自主地跟上了樊星的步伐。

  樊星丝毫没有察觉到甄重的存在,只是无聊地向前走着。甄重静静地跟在樊星身后,与她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不知为什么,樊星突然停下脚步,甄重还以为樊星发现自己了,正想找地方躲藏,忽见樊星蹲下了身,趴在膝盖上啜泣起来。看着樊星不住颤抖地肩膀,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安慰一下,但他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刻上前安慰的话,樊星会更加无地自容。

  甄重和樊星保持着相同的步伐节奏,直到樊星回到自己小区,甄重才发觉自己竟然跟了一路,他看着樊星消失的背影,无端生气闷气来,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莫名其妙的蠢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