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2)
霓裳风马2020-03-23 10:413,301

  樊星疲惫地把包包放在一边,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她脸朝下趴了一会儿,又翻过身,仰面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她坐起身,拉过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纸条来,纸条上是一个地址:景东路16号风扬国际B座1302。

  既然答应了阿飞,樊星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当甄重的助理了。趁着还没入职,她想先去看看之前她之前撞倒的刘小慧。晚些时候,她给刘小慧打了电话,刘小慧接到樊星的电话很高兴,但她最近都在忙工作上一个项目,两人只好约定过一阵再见面。看来入职之前,樊星是不可能见到刘小慧了。

  这天早上阿飞亲自去接的樊星,樊星看在阿飞这么殷勤的份上,真不好再说什么了,没办法,谁叫阿飞是自己的表姐呢。

  临江市近海沙滩上,有一伙人正在碧海蓝天之间拍杂志封面。靠近广场的那边,阿飞和樊星一前一后踏上热的烫脚的沙滩。虽然阿飞只是来交代工作,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海滩的缘故,阿飞还是穿上了海滩热带风情的长裙,头上还戴了一顶宽沿的沙滩帽。另外她妆容精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来度假来的。樊星倒是穿的随意简单,是一套灰黑色的长袖运动服。自从分手后,她就没了打扮自己的心思,别说化妆了,衣服鞋子她也懒得选,而且她自觉不自觉地就把自己穿得灰不溜秋的,生怕引起别人注意似的。

  樊星用手遮着太阳,远远打量那伙人。阿飞的鞋子陷在沙子里,灌了不少沙子,她的心情由此变坏。

  “姐,甄重这次是为那个杂志拍封面啊?”

  阿飞好像没听见,自顾抱怨着,“……不是说是去马尔大夫拍吗?怎么换成这里了,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吗?”

  摄影师放下相机,“重哥休息一会儿吧,搭好景我们会叫你的。”

  甄重点了下头,走向不远处临时搭建的遮阳棚。

  樊星远远地看着甄重,她有点担心甄重会故意刁难她,毕竟现在两人是上下级的关系,甄重有理由随心所欲的支使她了。

  甄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樊星和阿飞朝甄重走过去。甄重只穿了沙滩裤,大咧咧地坐在遮阳伞下喝水,一回头,就看见了樊星和阿飞。

  樊星正用手掌遮着太阳,半眯着眼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一会儿才发现甄重正在看自己,樊星怔了一下,挤出微笑。

  甄重放下水瓶,看向阿飞,并不理睬示好的樊星,“飞姐过来了。”

  “快拍完了吧?”

  “嗯,再拍几组就完活了。”

  甄重没有立刻看向樊星,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樊星,敷衍地笑了一下,好像赏了樊星多大脸似的。

  樊星尴尬地笑了一下。

  “…晓晨呢?”

  “我放她假了,她去咨询学校的事了。”阿飞拉过樊星,笑说,“这是给你找的新助理,不用给你介绍了吧。”

  甄重一愣,倍感意外地看向樊星。

  樊星再次挤出微笑,“以后哪做的不好,还请你多包涵。”

  甄重张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个简单的,“哦……”

  三人正说着,负责人走过来了,“重哥,现在拍行吗?”

  甄重点点头,站起身,对樊星点了下头,过去拍照去了。

  樊星远远地看着甄重,海浪互相追逐嬉戏的海边上,甄重对着镜头张开手臂,做了一个拥抱碧海蓝天的姿势。摄影师“咔嚓”拍了一张,放下相机。

  “不错,换个姿势。”

  阿飞和樊星站在遮阳伞下,两人看着不远处拍照的甄重,阿飞忽然想起点什么,拉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玉佛的挂坠,她笑着递给樊星,“拿着!”

  樊星疑惑地接过挂坠。

  “这个可是大师开过光的,能转运。”

  樊星还没到寻求宗教慰藉心灵的年龄,可是她见阿飞真心实意,就接了过来,“……谢谢姐。”

  阿飞坐下来,她不看樊星,“那个……和甄重在一起时,记着带上。”

  樊星疑惑不解,“……为什么?”

  阿飞不想多加解释,“没什么,你带着就好了……”

  樊星小心地把玉佛收起来。阿飞站起身,“我和别人约了见面,你先自己熟悉熟悉,有啥话就说,小重挺好说话的。”

  樊星点头,“嗯。”

  阿飞离去。

  沙滩上,负责人手一挥,“行啦,今天拍的挺顺利的,大家收工吧!”

  众人开始收拾工具,甄重也开始往回走。等他走近了,看也不看樊星就说:“东西收拾收拾,我先去洗洗澡。”说完也不理樊星,转身就走。

  樊星刚想说话,见甄重着急要走,就闭了嘴。她看着甄重的背影心说,早知道这样,当初为什么要和他较那个劲呢,这回轮到自己吃瘪了。这时她发现甄重裸露的后背看上去有些红,等她仔细细一看,才发现他背上的皮肤被晒伤了,红红的一片。樊星犹豫着要不要说,终于在甄重离开听力范围之前叫住了他,“额,那个,你等一下……”

  甄重刚才走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我看你什么时候开始跟我套近乎!没想到樊星这么快就服软了,他心里有些小得意。他站住脚,面无表情地扭过头看着樊星。

  樊星见识到甄重的冷漠反应,心中有点后悔了,她心说:我会不会表现的过分殷勤了?她支支吾吾地说,“额,我是说,你的后背好像晒伤了……”

  甄重没想到樊星说得是这个,一时间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掰着肩膀,试着扭头看看自己的背,后背上果然红红的一片,他眉头轻轻地抖动了一下,说道:“哦……我知道了。”

  甄重刚准备转身离开,又想起一件事,他从桌子上捡起车钥匙,把车钥匙递给樊星,“车在那边的广场上呢,把东西拿到车上吧。”虽然他仍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说话时的语气倒没有刚才冲了。

  樊星接过钥匙,甄重就走了。樊星到了广场上。用钥匙在众多停靠的车辆中搜寻一番,终于找到之前她就见过的甄重的那辆车。樊星打开车门,一股热浪袭来。樊星心里掂量着,她四处打量,希望能找到一块阴凉地,但是广场上空无一物,毒辣的阳光烤热了广场上的一切。因为实在无处庇荫,樊星只好蹲在车子留下一小片阴影里,样子别提有多怂了。她心里安慰自己:洗澡的话应该得一会儿,这样蹲着虽然怂点,但总比晒伤了好。在他回来之前站起身就好了。

  这时有三五个十几岁的男孩提着滑板走上了广场,一会儿竟然热闹地玩起来。樊星忍不住感慨:这种天气,也只有小孩子玩心这么大了!

  甄重草草地冲过凉,随手拿起毛巾胡乱擦擦头发,出了浴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樊星及时表达了善意的关系,甄重不想让樊星等太长时间。

  甄重提着包走上广场,远远地就看见樊星蹲在车边发呆,样子傻乎乎的,他看了觉得好笑,他尽量不发出声响地走近樊星,樊星并未察觉,正在看一个滑板少年炫技。然后他故意不动声色地叫到:“樊星……”

  樊星回过神,一看是甄重,不觉面上发紧,有些窘的站起身,“现在要走吗?”

  甄重憋住笑,“钥匙呢?”

  樊星拿出钥匙。甄重一把拿过来,径直坐到驾驶位上,“车还是我来开吧。”

  樊星愣了一下,“……哦。”

  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傍晚的风吹进车子,驱散了下午留在车内的闷热,凉风拂动樊星额前的刘海,她现在别提多舒服惬意了。

  两个人沉默着。樊星一开始还纠结着要不要找点话说,被这股风一吹,眉头也舒展开来。城郊的大街上没什么车,甄重的车开的很顺。

  ……………………………………………………………………………………

  风扬国际的门卫处,一个外卖快递员正在和门卫交涉,因为被人耽误了吃晚饭,门卫显得有点不耐烦。门卫和刘小慧通过电话之后告诉快递员,说刘小慧马上就要回来了,让快递员在大门外等着她,自己回门卫处吃晚饭去了。

  刘小慧开着她的黑色宝马驶过来,门卫看到刘小慧的脸之后,马上打开了自动大门。刘小慧牵过单之后,快递离开了。等刘小慧提着外卖进入公寓之后,门卫又给刘小慧打来了电话,说是又来了一个送快递的,还说是一个挺大的纸箱,说临时存放快递的储物柜可能装不下。

  刘小慧遂告诉门卫,叫快递直接送到公寓来,便挂了电话。她趁着快递员还没上楼这段时间,换下了外套,找了家居服穿上。一会儿门铃响起,刘小慧开了门,她注意力被地上的大箱子吸引了,别说这箱子还真是够大,要是装一个人也装的下啊。刘小慧疑惑地看着那个大箱子,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定了这么大个的东西。

  正在刘小慧犹豫之际,那个压低帽檐的快递员忽然一脚跨进门,动作利落的反锁了反倒门,刘小慧刚想大叫,快递员上前一把捂住了刘小慧的嘴,刘小慧拼命挣扎,但只是几秒钟,便失去了意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