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不分手
霓裳风马2020-03-22 23:283,310

  即使郑家树害自己丢人又丢工作,樊星也并不觉得两人会分手,毕竟是四年的感情了,就算不是情比金坚,这点小风浪也还是受得住的。她甚至觉得一段关系中偶尔出现一方动摇的情况是在所难免的事,只要两个人不放弃,一起牵手度过危机就好,她把这当成是长久关系的组成部分。

  考虑到不久后,自己不得不向家人朋友宣布两人的婚约,樊星决定不把郑家树出轨的事告诉任何一个人,以免降低大家对郑家树的印象分。虽然她心里难过的要死,但她坚信两个人会和好的。

  自从樊星妈妈过世后,原本和岳母关系紧张的樊爸反而更加孝顺自己的岳母了。除了节日、生日会去探望老人外,平时从乡下亲戚那里得来的土特产,樊爸也会分出一份来孝敬老人。这天是樊星姥姥的78岁生日,但樊爸却被单位派去出差了。樊爸只好预先订好蛋糕,嘱咐樊星带过去给老人祝寿。阿飞给樊星打电话,听说樊星会买蛋糕,就买了按摩椅作为给礼物,还和樊星约好一起去给奶奶(樊星叫姥姥)生日。樊星自己也为姥姥准备了礼物,是一间价格中档的羊绒衫。

  这天早上,阿飞给樊星打电话,要樊星下楼等着她,她一会儿开车来接樊星。樊星依言照办,等阿飞的车到了,她才发现甄重也在车上。甄重不看樊星,面无表情的坐在后排座上。

  樊星犹豫着要不要和甄重打个招呼,阿飞直接解释道:“这不是和去小重片场顺路嘛,晓晨爸爸住院了,没人跟着小重,我不放心,反正你们算认识,就一起吧……”

  “晓晨爸爸住院了吗?”樊星一时忘了和甄重打招呼的事。

  “好像是胃痉挛……”说到这阿飞看了看车里的甄重,甄重不自然地挪了一下屁股。

  “哦……那待会我给晓晨打个电话吧。”

  “上车吧,一会儿我先把小重送到地,然后咱俩一起去奶奶家。”阿飞拉开后车门,“你坐后面吧,前面那个车座上撒上了啫喱水,粘粘的,还没清洗呢!”

  樊星一愣,看向面无表情望着自己的甄重,她反应慢半拍的补上了一个微笑,算作打招呼。

  甄重往车里挪了挪屁股,给樊星让了让地方,樊星弯腰坐进车里,把蛋糕抱在腿上。

  阿飞上车发动车子,望着后视镜中局促不安的樊星,“我就不用在再给你俩介绍了吧?”

  樊星刚想说是,却被甄重抢了先,“飞姐你还是介绍一下吧,我呀,还不知道你这位表妹的名字呢!”

  阿飞有点意外 ,“不是吧,怎么着也跟了你一天,连名字都不知道吗……”

  “我倒是问过人家,可你家表妹不肯透漏她的芳名啊!让我叫她助理……”

  阿飞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居然还有这样的小插曲。她笑着打圆场,“是,我这个表妹就是这样……以前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老蔡家的人都这样,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别扭劲,你没发现我也这样吗?”虽然樊星姓樊,可是阿飞总是把樊星归到老蔡家人里面,“哦,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这妹妹……”阿飞看看后视镜中尴尬的樊星,“我介绍什么呀,樊星你自己介绍介绍自己……挺大个姑娘了,还让你老姐帮忙啊!”

  阿飞这么一说,已经把樊星的名字告诉甄重了,可甄重还是不依不饶侧着头看着樊星,等着樊星做自我介绍。

  樊星知道不得不说点什么了,尴尬地笑说:“姐,你不是都把我的名字告诉他了吗?这回应该不用我自我介绍了吧。”

  阿飞笑,“是哦……又不是介绍相亲,我也真是的。”

  “看吧,飞姐,你表妹就是这么敷衍我的。”

  樊星知道甄重是在故意耍她,心里憋着一口气,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微笑装傻充愣。

  “你别逗她了,我这表妹表面上和气,其实脾气不小呢……哎,你今天没有夜戏要拍吧?”阿飞生硬的转换话题。

  甄重傲慢地打量樊星一眼,点着头说:“嗯。”也不知道他是在说樊星的脾气大还是在说今天没有夜戏。

  樊星不看甄重,她打算在接下来几十分钟内彻底无视甄重的存在。

  看着樊星努力压制火气的样子,甄重心里十分痛快,眼里嘴角都是得意之色。

  ……………………………………………………………………………………

  市一院的单人病房里,董为远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双眉夸张地皱在一起,拉着脸给晓晨看。他正在和女儿进行《英雄》式的意念较量,看谁先向谁妥协。他是坚决不同意晓晨进入娱乐圈那个大染缸的,即使她女儿只是去做明星助理。让董为远搞不懂的是,晓晨居然放弃了建筑师这么完美的工作,建筑师多好啊,多体面,研究生都白念了!

  晓晨陪着笑脸坐在病床旁,抓住董为远的手不放,董为远没好气地睁开眼睛,“爸爸,董董事长,瞧您姓这个姓,董董事长,真的好拗口啊!”

  董为远怒目圆睁,“说谁呢?好像你不姓董似的?”

  晓晨笑,“别生气了嘛?董董事长……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原谅我吧,我承认瞒着你给明星做助理确实不对,但那也是因为您一直不同意,才和您撒的谎。您看您生那么大气,胃都抽筋了。”

  “什么?胃抽筋?你这丫头怎么没个正形啊?多大了,还在这皮?”

  晓晨嬉皮笑脸,毫不介意,使劲抓着董爸的手一顿摩挲,“我错了,我错了,不是胃抽筋,是胃痉挛,嘿嘿,痉挛和抽筋不是一个意思吗?”

  董为远歪过头不理晓晨。

  “爸爸,你就原谅我嘛。”晓晨抓住董爸的手,摇晃着。

  董为远不耐烦地缩回手,好一会儿才说话,“原谅你可以,但是有个条件,你不许再去当那个什么助理了,去我那上班,不上班也行,去念博士。”

  晓晨没了耐心,垮着脸,“啊,我说那么多好话白说了,老董,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最后两人也没谈拢。

  晓晨想起樊星的男朋友,不对,现在是樊星的未婚夫。一想到樊星要结婚了,晓晨就觉得神奇,两个人到底要相处到什么程度才会谈婚论嫁,晓晨对这个非常好奇。想到接下来的某天自己还要做樊星和郑家树的伴娘,晓晨决定去和郑家树联络联络感情,她之前有点看不上郑家树这件事,郑家树好像也有察觉。

  郑家树忧心忡忡地看着医学杂志,门上响起了敲门声,他放下杂志喊道,“请进。”

  晓晨推开门,微笑着礼貌地站在门口,“……郑家树。”

  郑家树一愣,“晓晨!”

  同办公室的地包天男大夫眼中露出惊艳之光,小声嘀咕,“哦,不是吧,又来一个,还一个比一个好看。”

  郑家树瞟了同事一眼,地包天同事识趣地站起身,“那个,我出去有点事。”他殷勤地对晓晨笑笑,不舍地走了出去,“

  晓晨还以微笑,郑家树站起身,不自然地微笑着。

  晓晨直奔主题,“……听说你向樊星求婚了?”

  郑家树一愣,“啊……对啊。”

  “恭喜恭喜啊……祝福你和樊星啊,真替你们感到高兴……啊,”晓晨把能想到的话都说了一遍,“嗯……伴郎找好了吗?”

  郑家树还没有适应晓晨突如其来的热情,“哦……还没有……嗯,请坐。”

  “那记得找一个帅气一点的,这样也好配的上我这样美貌的伴娘……”晓晨虽然也很尴尬,可她决定以后尽可能不带成见的对待闺蜜的老公。

  郑家树不再尴尬了,他和晓晨寒暄着。因为听说晓晨爸爸住院了,便仔细询问了董爸的病情,还向晓晨推荐了医院治胃病的名医,殷勤到让晓晨不好意思。不想这时,林卓萱推门走了进来。林卓萱看见漂亮打眼的董晓晨,立刻警戒起来,她不动声色走过去,抬起胳膊搭在郑家树的肩膀上,亲昵地问郑家树,“哎,中午吃什么?”

  林卓萱露骨的亲密行为让郑家树像个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起,同时也抖掉了林卓萱的胳膊。

  晓晨立刻察觉到两人之间不正常的关系,当即就冷了脸,刚刚建立对郑家树的好印象也灰飞烟灭,她抱起肩膀鄙夷地看着两人。

  郑家树强装镇静,“哦,林大夫吃了吗?”

  林卓萱不肯轻易放过郑家树,她微笑着看向晓晨,看似礼貌地问晓晨,“请问你是……郑大夫的患者吗?”

  晓晨冷哼,脸上透出戏谑来,“不是,我呀……只是一个准备给某人的女朋友做伴娘的人。”晓晨扯着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地看向郑家树。

  林卓萱明白了,她有点火,但又不好发作,她狠狠地看着郑家树。郑家树知道林卓萱生气了,故意不去看她。

  晓晨目空一切地站起身,本来她有心让这尴尬气氛继续折磨一下郑家树的,但她又迫不及待地想给樊星通风报信,“既然你还没吃饭,我也不耽误你了,我就先回去了,樊星还等着我吃饭呢!”

  郑家树也只是强装镇静,对他来说,在晓晨这样的白富美面前丢人比在樊星面前丢人杀伤力更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