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家女儿的婚事
霓裳风马2020-04-07 22:393,560

  女子善妒可不是一个小毛病,在我们古代尤其这样,我听说有大老婆嫉妒小妾受宠而被老公休掉的,不知是真是假。偏偏我就是这样一个善妒的女人,我妒忌的对象有很多:长得美的,肚子有锦绣文章的,能说会道的,反正比我优秀的我都嫉妒。通常来说姐姐樊芊芊是我嫉妒的主要对象,姐姐比我大两岁,生的那叫一个美,曹植那首诗,什么“翩若惊鸿……”下一句是什么我忘了,孔老三昨天才教过的,用那几句诗来形容我姐姐再贴切不过了,我姐长得是真好看,万里挑一的那种。关键我姐不光长得美,而且目标远大,十分自律,是我爹的重点培养对象。

  哦,这里解释一下:我爹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皇上的老丈人。梦想谁没有啊,万一实现呢是吧。这些都无可厚非,谁让我姐姐那么好看呢!但我爹做的太过了,他偏心,十分偏心,一心只顾培养我姐姐,完全忽视了我才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严重影响我的身心健康发展,作为陪衬我姐姐那朵红花的绿叶,我受了多少委屈啊。和姐姐比起来,我在家里永远是二等公民,打个比方,要是我爹买了两匹轻庸纱,那一定是先紧着我姐姐挑,挑剩了才是我的,什么头面、花冠都这样,开始我还据理力争,主张自己的权利,后来干脆放弃了主权,逐渐承认我的二等公民的身份。

  这一切都源于我爹那颗爱慕虚荣的心,这事要是细说道,得追溯到我姐姐满月那天,这还是我家厨娘跟我说的。我姐姐是三月三的生日,据说王母娘娘也是这天的生日。她满月时,众人来我家贺喜,不知哪个马屁精给我爹拍马屁说我姐是娘娘命,从此我爹便生出这样一个梦想,做皇帝的老丈人,事到如今还愈演愈烈,看架势好像明天皇上就会叫他一声老丈人似的,这也导致我的不受待见,其实我娘要是把我也生的那么美的话,我也不会养成这种善妒的毛病的。

  我深知自己有这个爱妒忌的毛病,因此每当我开始嫉妒别人时,我就会在心里说服自己:妒忌不好,妒忌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妒忌催人老,妒忌让人不快乐,妒忌让人失去理智……以此来平复我那颗善妒的心,慢慢地,我觉得我的心态变得平和多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越来越能控制我那颗爱嫉妒的心了,即使是嫉妒的不行,我也使劲说服自己,比不过人家就要甘拜下风。

  因为我是吃到过嫉妒的苦果的。以前我要是嫉妒一个人,就会像发疯似的,控制不住自己,总想贬低人家几句,痛快痛快嘴,说出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话,事后后悔。事情是这样的,我爹有个同僚,他和我爹是同窗兼好友,还同朝为官,两家经常来往。我六岁时,这位世叔第一次带他儿子来我家,我一眼就喜欢上那个小男孩了,觉得人家长得特别好看,这里插一句,你别看我长得不是最好看的,但我的审美绝对是第一流的。我姐姐应该也挺喜欢那个小男孩的,他俩还同岁,本来我们三人在一起玩的挺好,那个小男孩也没显示出比较喜欢我姐姐的倾向,但是随着一件事的发生,那个小男孩彻底地拒绝了我。有一次,我家厨娘养的狗生了两只小狗崽,一只给了我和姐姐,一只给了那个小男孩,也不知怎么的,可能狗也喜欢长的好看的吧,我和姐姐的那条狗只跟着我姐姐玩,看都不看我一眼,那个小男孩因为养狗的问题,和我姐姐志同道合,两人逐渐成了好朋友,而我这个狗都讨厌的家伙,逐渐被两人排斥了……然后我做了一件事:我让刘进把姐姐的那条狗扔到山沟里去了,也不知我姐和那个男孩怎么知道的,他们手拉手跑过来一起把我逼到墙角质问我,你知道当时我多么心寒吗?不就是一条狗吗,他居然为了一条狗……现在想来我确实做得过分,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小时候怎么会那么残忍……上天有好生之德,希望那条狗能被好人家拣去,健健康康地过完它的狗生。

  这种因为妒火而引发的荒唐事以后我再也没做过,即使我依旧嫉妒我姐姐,但我已经学会自我平衡,而且我也交了不少朋友,心思逐渐变得开阔了许多。我的学问依旧不如我姐姐,相貌更是如此,琴棋书画更是不通。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比我姐姐差了一截,虽然我爹确实有点偏向,但是吃穿用度也没少过我的呀。比不起我姐姐确实是件让人遗憾的事,但也给了我格外的自由,我不用像我姐姐那样,压力那么大,你知道吗,我姐姐经常背书到深夜的,举手投足稍失风范,就会被那个女仪老师教训。我也是佩服我姐姐,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嘛。

  这一年皇上选妃,生来就是为了当娘娘的姐姐终于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到了会庆殿,会庆殿可是皇太后待的地方,也就是选妃的最后一关。我早就听说皇太后才是实际掌握选妃大权的人,而那个少年皇帝的意见根本不重要。父亲买通了宫人,拜托宫人常常与我父亲疏通消息,了解姐姐选妃进行的情况。从宫人那得来的消息是,姐姐是没希望当皇后了,不过贵妃应该是有些眉目,宫人说众女中我姐姐的姿容品性皆属上等,唯有一点尚待观望,那就是皇上的喜恶,皇上的喜好尚不明朗,不过应该是喜欢瘦的吧,我们宋代以瘦为美。

  我倒觉得姐姐很有希望当选,姐姐可是我见过品貌才学最好的人,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我姐姐这样的美女呢?但姐姐也不可大意,这些参加选妃的秀女们可都是官宦大户人家出身的,想来品貌肯定都不差,还希望皇上不要挑花了眼,遗失我姐姐这颗明珠。父亲这回终于要当上皇上的老丈人了,到时候他肯定会大排盛宴来庆祝的,那就热闹了,我也可以趁着父亲疏于管教,出去找朋友玩耍。要知道,父亲的心思虽然都在我姐姐身上,但我也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父亲自然是严加看管,不准我有逾越礼数的行为。怎么着我爹也是四品的司农寺少卿,我还是要保持官宦人家小姐的风仪的,只是我那些朋友们常常抱怨,怪我不能与他们常聚,怠慢了他们,我也常常解释,也亏他们重义气,才没有抛弃我这个好友。我这人虽是女儿身,但因为从小被姐姐的光环所笼罩,自觉不自觉地就排斥那些女儿的作态,喜欢与男孩玩耍,因此偷偷交了一些市井朋友,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与他们结交,贵在坦诚,我虽然常常扮作男子,他们也不拘这些小节,只与我称兄道弟,为此我很是欣慰。但偶尔也会想,是不是因为我太丑,所以他们才从来不把我当女孩看。

  这些东西暂且不说,父亲今日出门去了,我又可以出去溜溜了,我那黄金亮片圆领袍应该做的差不多了,你知道我经常会有一些创意,就是你们现代人所说的idea,我觉得我就是你们现代人口中时尚潮人,而且我喜欢自己设计服装,揽云衣家的裁缝和我审美非常相似,经常帮我做衣服。我俩应该算忘年交,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比我母亲还要大上几岁,我经常到她家铺子玩。我还有一个跟班,叫五环,我问她为什么叫五环,她说五环比四环多一环,原来她上面还有四个姐姐:大环,二环,三环,四环,她就是五环。她是个和我同岁的姑娘,她这人的长相应该和我是一个等级,连那发际线处飞扬的软发也有我相似,我俩一条心,她却比我懂事的多,可能是苦出身的原因吧,还是那句话人比人气死人,我经常和我姐比得暗自神伤,但要是和五环比起来,我似乎又有些出身上的优势,我自然不拿这些身份礼数吓唬五环,恐与她生分了,可五环还是非常懂分寸的,我算是明白了,活在世上,谁都不容易,谁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我正在屋里换男装,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屋子称为闺房,觉得太女儿气。五环突然蹦到我身旁,气喘吁吁的,吓了我一大跳。

  “哇,你想吓死谁啊!”我整理衣角。

  “老大别生气,我有大事要告诉你。”

  我挑着眉毛等待着。

  “我刚才给夫人送你做的女红去,不小心偷听到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我赞赏地点点头打断五环,“行啊,五环,炸药才发明几天啊,你就会用“爆炸性”这个词了,行行,孺子可教也。”

  五环无语地:“小姐,真的是爆炸性消息。”

  我笑:“好啊,那你说说看。”

  “夫人想把你许配给史少爷!”五环一口气说道。

  史少爷,哪个史,不会是街角史学士家的痴呆儿子吧!

  五环见我发懵,就解释:“就是那个你小时候喜欢过的那个。”她到对我情史明白地很。

  “他?不能吧,你肯定是听错了,他不是早就搬离开封了吗,我记得史世叔到太原当官去了。”

  “但这也不影响你嫁过去吧。”。

  “你可别听风就是雨了。”

  “是真的,小姐,我听得可清楚了,夫人跟沈婆子正唠这件事呢,说你们两家早就有婚约,史大人现在病重,希望史公子与你早日成婚,说这样他才能放心地去极乐世界。”

  “哇,真的假的,这么倒霉,我和那不识货的史傻子可不对付……”

  “小姐,咱们怎么办……还出去看衣裳去吗?”

  我心里气,“哎,你说当初他那么讨厌我,这回怎么还会答应与我成婚?我可不想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给搭进去,再说我还不想嫁人,我才十四。”

  “史家的意思好像是说,先不让你们拜堂,就是先把你接过去,当姑娘养着,然后……后面的我没听清。”

  “这也太扯了吧。”我拔腿迈出门,却被五环拉住。

  “小姐,你干什么去?”。

  我挣开五环的胳膊,“你拉我干什么,我去向我母亲问个明白……”

继续阅读:姐姐选妃失败(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凤栖于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