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睡睡2020-08-03 22:301,099

  过了四年,我八岁了,世道也太平多了,我始终没有再见过父亲和两个哥哥,来庙里求佛的人也越来越多,药筌小和尚叫我小儒,其他人则叫我儒姑娘,他们都说我是越发的出落亭亭,这几年除了读书写字诵佛经,一般都是和药筌学医。

  我小时还有一个伙伴,他是个英国人,他长得很漂亮,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么精致的男孩子,当然他也觉得我十分漂亮,大部分人看到我都被我那种天生的高贵气质所吸引。

  说来也怪,民国十一年,庙里来了一群穿着和时代不同的衣服,那是人们大多穿中山装,他们穿的是西服,他们和我们不同,是褐黄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事后我才知晓他们是英国人。

  他在我们庙里呆了两个月,连同他的父母,我在那两个月中马马虎虎懂得了不少的英文,他们很喜爱我,临走前,留了不少书给我。

  我就这么平平安安的又度过了四年。

  可是好景不长,有人找上了庙,似乎是个商人,买白面儿的,他想在我们庙里见一个商店,询问着药筌,那时的我十分懂得世事道理,我本以为药筌会拒绝,可惜我的希望在火炉中的交谈破灭了。

  我出了庙,只看见了一些快要抽白面抽死的一些和尚,药筌从不抽白面,他也不赞同抽,可是庙里就快断粮了,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抽起了这种东西。

  我从烟雾缭绕的雾中走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了包袱就下山了,毫无联系的,也没有打招呼就下山了。

  山下我是第一次去,我知道离山最近的城市就是上海,我曾听人们说过,上海非常美,美到让人窒息。

  下山后两天,我在林子里采了些果子吃,山上最常见的便是树,我有个好朋友,他也是下山来的,他是从另一座山下来的,他叫郁长青,我们见到了,不过打了声招呼,那时他饿急了,我便给了他一个果子,他就对我许下了誓言。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站在被溪水冲过的硬石头上对着无云又淡蓝的天空发誓:“我郁长青活着,记住恩人的恩情,往后恩人有困难我便来报恩。”

  那时真把我给吓了一跳,我笑着回拒他说:“受不起受不起,你还是别发这种誓,万一哪天有了送命的事降到我头上,我一个没良心把你也带上了可该怎么办。”

  他很正经:“我会替你去送命。”

  我和他就结伴儿一起去了上海。

  他在上海过得很好,是个小少爷,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来上海,他说,他娘留了东西给他,现在才知道,是一大笔钱和一套豪宅。他的父亲娶了不少姨子,花的都是他娘的钱,却没有一个姨子给他生过一个种,只有他。

  所以他父亲十分看重他,当年他母亲还没去世就被他父亲送上了山,现在又回来继承那一大笔财富,可想他有多么不情愿。

  我则是去做了一个小记者,十四岁,多么美好的年龄啊,我奋斗在了上海这个如人间仙境的囚笼里。

  我再也没有留恋过山上的生活,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我下山的初心。

  我只不过是想远离那些不像人的人,想平平安安的过好生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