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啥也别说,直接逃命
馅裹核桃2020-01-25 15:303,440

  纪衍整个人呆住,雷劈傻了似的。他冰霜冷洁的脸上,素来的沉着冷静全部消失,像冰裂了纹路,露出了柔软的内里,和其中的怕意。

  “什,什么?”

  纪衍,缩在床榻上,楚楚可怜的,像极了前世被萧丞莫欺辱,践踏自尊的模样。

  萧丞莫,踏上纪衍的床。他弯着腰看,唇间勾着似是而非的笑容:“我说的是什么,师尊心里不清楚的很吗?”

  “原阳坡,勾栏岭,苍穹变机,屠戮蓬莱,以及踏血昆莱。还有,魔界三千杀鸦,仙门血雨骷髅。师尊,难道不清楚吗?”

  纪衍,目瞪口呆。狭长的眼睛,睁的溜圆。凌然傲雪的脸上,碎冰样的褪去镇定自若,留下满满的仓皇。

  “呵。看来,师尊心里明白的很啊。”萧丞莫,捏住纪衍的脸,嘲弄的笑:“师尊重生了,以为我是个懵懂无知的幼儿吗?”

  萧丞莫力道很大,几乎捏碎纪衍的骨头。顷刻纪衍脸上就是两道手指印,萧丞莫笑的宛如地狱里的修罗,脸上每个表情都淬着毒:“师尊,三年来待我倒是和前世相差无几,怎么今日按耐不住了?是心里良知犹存,要弥补?还是发觉了什么想求饶?”

  萧丞莫说这句话时,脸上皆是歇斯底里的疯狂,只不过语气中却带了那么细细微微的期盼和欣喜。

  只不过,纪衍已经被眼前聚变整个骇住,什么也听不出来。而萧丞莫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都晚了。师尊,我可不是十二三岁的小孩,我活了上千万年。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人。”

  萧丞莫的眼里全是森然白光,刻骨恨意,和捉住了什么有趣玩意的兴奋。

  “我原以为,你没有重生呢。”萧丞莫激动的难以自持:“师尊,哈哈哈,师尊。”

  “本来,想无声无息把你杀了。可是原来你记得,往日的姻缘,那我也不能辜负了你啊。”

  纪衍,已经被眼前巨变惊呆了,他张张嘴又闭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内心疯狂喊系统,然而没半个人搭理他。

  “你……你……”

  “怎么?后悔刚才没毁我灵骨。晚了。”萧丞莫笑的丧心病狂,眼睛里满是兴奋:“看来,你又一次洛在我手里了啊,纪仙尊。自你千年前身陨,我可是寂寞了好久啊……”

  纪衍已经被吓的头皮都快炸了,穿书遇见重生的主角?这是什么梗??身为穿书着,他最大的优势就是知晓剧情,也就是“预知者”。然而,重生的主角,也是知晓剧情的。

  那他还作什么妖?还有得玩吗?

  主角还有主角光环,他有吗?他没有!!

  “怎么,又要骂我小畜生?”萧丞莫玩味的看着他,勾勾手指,缠绕住他的一缕头发:“那被小畜生……的你,又算什么?”

  “啪——”

  一耳光扇到萧丞莫脸上,下手之重,速度之快。把萧丞莫都扇懵了,眨眨眼,再眨眨眼。从后槽牙磨出两个字:“纪—衍—”

  再抬头,纪衍已经没了踪影。而窗户哗啦啦响动,想来是纪衍跳窗时,把窗户撬坏了。

  没错,纪衍跳窗了。

  好生狼狈,好生果断!抱什么大腿,抱个鬼。这主角是重生来的,骨子里都黑化透了吧。这就是原著里的性子啊,名副其实的魔头崽啊。他对这身体,是恨透了的。刷什么好感啊?根本刷不了。

  啥也别说,直接逃命。

  同时心里呐喊:“系统!!系统!!滚出来……”

  ‘好玩意’系统懒洋洋的回答:“干嘛?喊那么多遍吵死了。喊一声,我就知道了。”

  “你TM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纪衍都快喷火了,这简直绝境啊,他穿过来干嘛?受死吗?

  “嚷嚷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就这么回事。”

  纪衍咬牙切齿:“你你你,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不是《修罗魔神尊》的书里吗?你之前还说……”

  “我可没说,这是《修罗魔神尊》的书里。我只说欢迎来到《修罗魔神尊》的世界。”

  “不要给我咬文嚼字。你特么给我说清楚。”

  “好玩意”系统嘻嘻笑笑:“哎呦,不要激动嘛。我现在就告诉你……这是《修罗魔神尊》的同人文,欢迎来冒险。”

  “呵呵呵呵,你们系统有检举局吗?我要举报你。”

  “哎呦,宿主你不要开玩笑啦。而且我们没有检举局啦。况且,这篇同人文可是比原著呼声还高哦。宿主你还是好好享受吧。”

  “师尊,你跑什么呀。”

  我艹。

  纪衍实在来不及和系统掰扯,跑的更迅速了。一口气冲出去几公里,好在他会运用灵力。不然可真是狗血淋头的倒霉透顶了。

  不过,好像萧丞莫并没有出现在左右。纪衍停下来,左摇右晃四处瞅瞅,还真没有诶。刚要放下心来,耳边炸开声音:“师尊,看哪里呢?”

  我艹。

  宛如晴天霹雳,差点摔个狗啃泥。

  耳边轻笑传来,“师尊,这么怕我吗?这可和你上辈子相差甚远啊。你素来不是以收我为徒而不耻,恨不得手刃我而后快吗?”

  主角那邪魅狂狷的语调,以及颇为暧昧的气息实在是让纪衍惊悚到骨头都打颤。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这走向,这剧情。这发展……what happened?为毛,他觉得这主角笑的好变态啊。这种仿佛睥睨蚂蚁的眼神,逗弄什么宠物的语气。

  如果报仇,不该是恨意良多吗?

  “系统,系统,系统!”

  “好玩意”系统:“对不起,系统休眠重整中。”

  我艹。狗系统,竟然抛弃宿主!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绝境求生?行!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纪衍停下脚步严阵以待,满脸的视死如归。

  “你,要如何。”纪衍用最冷肃的语气开口。

  “……”萧丞莫愣了愣,似乎没想过纪衍会这般语气,又似乎在回味。太像了,也太怀念了。千年前,纪衍就是这般口气,宛如碾压蝼蚁般碾压他的。

  “之前不敢认,现下才确定。师尊果然是你……”他突然笑起来,笑声宛如骷髅发出的怪异声响,纪衍毛骨悚然。

  他的语调突然又缱绻起来:“我只是好久未曾见过师尊,想叙叙旧罢了。”

  “我不是你师尊,我们不必叙旧。”纪衍冷然说道。话语间透漏出来的信息,是半个字不想和他多聊。

  其实,他是想说‘之前揍你的不是我,劳烦饶我条小命吧。’

  萧丞莫怔了怔,然后,纪衍像是被扼住咽喉,呼吸困难。萧丞莫脸上全是疯狂:“不是我师尊?”

  他脑袋里忆起上一世,纪衍和他断绝关系的那个瞬间。纪衍冷着脸,高高举起霁月在他胸口化出长长一剑。顷刻血雨喷溅。他在满天嫣红里,看见纪衍的那张脸,俊美又冷冽。无情又森然。

  他说:“至此,伦莱于魔界势不两立。萧丞莫于本尊,再无瓜葛。我不再是你的师尊。”

  他的心,就是在那刻被挖空的。

  他喜欢纪衍。所以,即便被各种欺侮,他也愿意留在纪衍身边。他可以忍受很多的不公,因为他非常的喜欢纪衍。

  他心动于纪衍那张冰霜似的脸上,曾经出现过的如春雪消融般极淡的笑。他爱慕纪衍站在山端,蔑视方物的模样。萧丞莫觉得,纪衍就像极高凌山上那株极白的梅,绽放的那刻,定然极美。喜欢他的风姿,皮相,甚至是冷着脸训人都模样。

  虽然,纪衍待他不算良善。

  但,他是纪衍唯一的徒弟。

  这份殊荣,足矣他忍受一切。

  可是,纪衍背叛了他。他剥夺了,这对于他唯一的殊荣。他生生挖走了他心脏中最宝贵的东西。

  “你不是我的师尊吗?”萧丞莫的语调愈发森然,恨意浓烈,比之刚才更是可怕:“刚刚不是还在众人面前维护我?说着,‘我的徒弟,我最了解。’是冠冕堂皇的假话吗?”

  纪衍直觉危险,可他不知到底哪里触怒到这魔头,不,这已经心里扭曲的变态。但,他已经说不出话了。萧丞莫的手不断收紧,他甚至能清楚听见自己喉骨碎裂的声音。他呼吸困难,几乎窒息。

  空气安静了几分钟。

  萧丞莫突然笑起来,他松开纪衍:“师尊也不用这么怕。我现在不打算杀你。而且,我也杀不了你。师尊,尊者身份,灵力高深。而我,不过是个弱童。”

  后背触及墙壁,纪衍大口喘息。

  屁!纪衍心里骂道。您老主角光环大的吓死人。谁知道,作者给你开挂到什么地步。我敢跟你硬碰硬吗?我敢吗?我不敢。

  “不如,我和师尊订下五年之约,如何?”

  纪衍丈二脑袋摸不着头脑,实在搞不清这萧丞莫是什么意思。或者,这算是缓期处死?萧丞莫只是笑,不说话,就这么冷飕飕看着他。

  纪衍皮都快炸了,问:“何为五年之约?”

  “这五年里,我不杀任何人。不作恶,不屠戮。只修行。五年之后,我们还在魔玺山一战如何?我只身一人前往,而,师尊你可以在这五年里任意找帮手。”

  啊?这算什么。生活太无聊找点刺激吗?还是觉得自己主角光环大过天,想要挑战下极限?不用比了,谁也打不过您。他纪衍无条件投降。

  而且,谁要和你打仗啊?我其实想抱你大腿来着,收我当你小弟不好吗?

  纪衍不回话,隐隐的萧丞莫又有暴怒的倾向,额间青筋隐隐跳动,唇间笑意肆意扯开。

  纪衍如芒在背:“可。”

继续阅读:第五章 入栏杆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反派妄图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