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姨娘
涅凡尘2020-02-12 16:502,798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转眼间就过了一年。

  如今的范闲像突然抽了条的柳树,身姿挺拔,面容比之以往更为俊秀,哪怕是站立于来来往往的街头,他也必定是最出挑的那个。

  就比如现在,即便是在茫茫人海中,范闲也依旧是人群中最亮眼的存在。

  顶着众人或是艳羡或是害羞或是嫉妒的视线,范闲姿态从容的在街头漫步。

  直到来到一个无人经过的小巷他才猛的松了一口气。

  贵族公子哥的气质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装出来的,看来他不适合走高冷路线,果然接地气的人设更加适合他一些。

  范闲揉了揉因过久挺直而微微泛酸的腰背,心想以后还是不要走高冷贵公子人设了。

  范闲缓了一会儿就打算回府,这时候忽然从四周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

  几乎一瞬间,范闲就条件反射的寻了一个易守难攻的位置站好,然后就看到几个杀手装扮的人出现在面前。

  看着这些杀手范闲忍不住乐了。

  话说,那个想要他死的人当真是锲而不舍啊。

  从小打到林林总总的刺杀加起来,这雇请杀手的费用都够买好几十个范府了吧。

  啧啧啧,是该说他范闲这条命值钱呢?还是说那个人实在的钱太多没处使呢?

  这些杀手不知道范闲在心里已经开了小剧场,一落地就从各个方向朝范闲攻去。

  范闲一边漫不经心的抵挡这些杀手的攻击一边慢慢回想今天白天他针对五竹的攻击制定的反击动作。

  好像,是这样?

  范闲躲过杀手刺来的一剑,身子向后旋了半圈,另一只手出其不意打了出去,然后刚刚后撤的那条腿猛的上踢……

  只听“咔吧”一声,杀手往后倒飞而出,砸在墙上,已然没了生息。

  范闲一看效果有点好过头了,挫败的摇摇头。

  不行,这么凶残,要是一不小心把五竹叔伤了怎么办。

  于是范闲又开始思索另一个反击招数。

  于是,本来早就应该去见阎王的杀手们,在范闲研究招数的心理下,又多活了半个时辰。

  直到范闲制定了好几个不错的招数后才一起手拉手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范闲看也不看那些杀手一眼,拍拍手,掸掸身上压根不存在的灰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嗯,今天感觉不错,明天可以去找五竹叔切磋切磋了,他一定要赢一回!

  想着范闲就慢悠悠的回了府。

  刚进家门,范府的管家就来报信儿说:“少爷,有您的信件,我已经让人送到了您的院子。。”

  “嗯,我知道了。”

  范闲摆了摆示意自己知道了就回了自己院子。

  一边走一边想会是谁给他的信。

  人生第一次收到别人写的信他竟然还有点小期待。

  结果,等他回院子一看,发现来的是两封信,一封来自费介,一封来自滕梓荆……瞬间范闲的期待感就大打折扣了。

  “不过,这俩人倒真是凑巧。”范闲笑了一声,随手拿起费介差人送来的信看了起来。

  信件内容如下:

  范闲,这么久没见了,你小子有没有偷懒。还记得‘断枯荣’怎么配制吗?

  哼,我跟你说啊,作为我的徒弟,这个要是都记不住,以后出门千万不要说你是我教的!

  对了,为师最近要出门做一趟任务,你来了京都可要好好复习,我回来可是要考你的。

  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偷懒,哼,等着我收拾你。

  费介的信到这里就结束了。范闲看完忍不住扶额叹了一声:“哈,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京都呢,老师想得可真远。”

  范闲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滕梓荆的那封信看了起来。

  滕梓荆的信件内容如下:

  范闲,你死了没有?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你不会忘记与我的约定了吧?

  我跟你说啊,你要是敢骗我,我一定回儋州杀了你。

  另外,我给你写信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现在已经在京都安定下来了,以后你来京都用“安以生”这个名字找我。

  你可一定一定要来啊,我在京都等着你呢。

  滕梓荆的信件到此结束。

  范闲看着这两人的信件,觉得哭笑不得。

  “唉,看这写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他们千儿八百万呢。”

  他一边摇手一边把滕梓荆的信件在蜡烛上点燃,看着它慢慢烧成灰烬,接着把费介送来的信件装进了一个盒子里。

  然后取出纸笔墨一一给他们回信。

  等把回信都送了出去范闲才伸了个懒腰,洗漱完毕就回房睡觉。

  睡到半夜,忽然房顶传来瓦片移动的声音。范闲“唰”一下睁开眼睛,翻身坐在床头,一脚曲起,胳膊肘搭在膝盖上,打了个哈欠,隐隐有些烦躁。

  “烦死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其话音刚落下,他的卧室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范闲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直接来了一句:

  “喂,麻烦你们下次来的时候白天来好吧?老是晚上来,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那些杀手没想到范闲竟然已经醒了,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默契的一拥而上。

  范闲发现他们的功法和白天那伙儿杀手有点像,随手一劈夺下了一个杀手的长剑并问道:

  “诶,你们和白天那些人是一伙的吧?要不我们坐下来聊聊怎么样?”

  杀手不答,攻势越发凌厉。

  范闲粗略估计,这些人最高的得有七品,最低的差不多也有五品……都是些不便宜的家伙啊,唉,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真是可惜了。

  见和他们说不通,范闲本就因为睡得好好的被打扰心情正不爽,也懒得和他们周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把这些杀手全搞定了。

  这也算是想杀他这人的一个弱点吧。

  五竹训练范闲的时候下的就是死手,也就是说范闲的招数本就为应对杀手而习,这些杀手功力又不如他,不是来送死是什么?

  范闲随手丢开手里的长剑,白色中衣上连个血点子都没有沾上,于是范闲打了个哈欠继续回卧房睡觉了。

  这些杀手的尸体还是第二天来打扫的下人们发现的,可把他们吓了好大一跳,据说其中一个人还当场大小便失禁了。

  这件事闹得太大了些,第二天一大早范闲就被范老太太喊了过去。

  范闲恭恭敬敬朝范老太太行礼问安。

  范老太太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朝外堂走去,范闲连忙上前搀扶着老太太。

  两人来到外堂坐在桌边婢女们才不紧不慢的上早膳。

  范闲以为老太太会问问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出乎他意料的事老太太什么也没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用膳。

  反正范闲也觉得无所谓,陪着一起用完了早膳。

  想着去找五竹,用完膳就打算请安离开的时候范老太太喊住了他。

  “范闲,你且过来。”

  范闲回了一句,跟着范老太太进了内堂,将她搀扶到主位上坐着,自己则站立于老太太身侧,问了一句:

  “奶奶您唤我何事?”

  “听说昨夜你的院子又进了贼人?”

  “嗯,进了几个小毛贼。”

  “你可有受伤?”

  “劳奶奶费心,孙儿很好,不曾受伤。”

  范老太太点点头,又接着问道:“你觉得,会是何人所为?”

  “孙儿不知。”范闲耸了耸肩。

  说实话,他现在也非常想知道究竟是谁看自己这么不顺眼,接二连三的派人来刺杀他。

  要知道他在这儋州可从来没与人交恶,更是从来没有出过儋州。所以,他究竟是怎么招惹了这个想杀他的人呢?

  范老太太听到范闲的话,叹了一声后说道:“你就不曾想过这会是柳如玉的手笔?”

继续阅读:第十章 奇怪的脉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庆余年之闲时赏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