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目的靠近
丧行2020-01-22 21:112,193

  “博文,这件事你怎么想的?”方圆圆靠在走廊栏杆上,看着坐在走廊凳子软垫上吸着香烟的刘博文。

  栏杆外运送货物的机器人飞来飞去,方圆圆低低头,瞧了瞧自己的鞋,有些发呆。

  “我内心有个想法,需要验证一下,这件事真假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有人想通过他引起我们注意肯定是真的。”

  “你想怎么做?”

  “叫上理千,再去一遍那间屋子,叫两个兄弟过来守会他,如果验证和我心里想的一样~”博文对着方圆圆笑了,笑容里隐藏着一股阴沉,两人对视一眼。“我懂了”

  三人很快又来到了这蜂巢那间房子,门牌号N7321。

  理千破开密码,三人进屋,屋内黑漆漆一片,刘博文记得上一次摸索到灯的位置,所以先打开了灯。灯是那种节能LED版本的,时间可能有些长了,灯光有些发黄。整个屋子里一个沙发,一个书架,一张桌子,桌子还是折叠三层那种,书架上没有几本书。

  “屋内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没有任何监测系统。”理千转了一圈道。

  “这里没有人来过,自从他离开后就没人再来过。”

  方理千有些疑问“如果人来了,什么都不碰,那么你是看不出来的吧!”

  刘博文“你黑进密码锁这几天记录看看就知道了。”

  “真的没有,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跟我姐在一起学会了她的特异功能吧~她的第六感真的很准,每次我消失她都能把我翻出来。”

  方圆圆一脚踹理千屁股上,“那说明我对你的关心无微不至。”

  理千好无奈,从小被亲姐揍大,现在自己行为都女里女气,柔柔弱弱的,以后可怎么办。

  刘博文“其实很简单,东西的位置都没有改变,东西的位置包括尘土,包括磁场模拟线。”

  方理千猛的站起来,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姐夫,你是不是已经拿到线场模拟镜片了,肯定是,快给我看看。”忽然心情变好的小弟,方圆圆扶额无奈,这个臭弟弟除了电脑最感兴趣的也就是那些破案用的科技新产物了,虽然本意是破案用的,但是对于方理千那就是作弊利器。

  人群中耍帅的作弊利器,泡妞的作弊利器。

  “嗯,上次在车上如果你没有欺负我媳妇,我肯定就送你一对了。鉴于你上次表现不好,我现在只给你一个,另一个看你表现。”

  说着刘博文从自己眼中取出一片东西,类似隐形眼镜但是上面有些蓝色小字母,极小极小汇聚在一起,整个一片在黄色灯光下有些泛蓝。刘博文又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里面有一部分液体,放进去东西关上盒子,声波清理启动。

  “我肯定好好表现,姐夫”方理千那个没骨气,一声一声姐夫叫的那个欢。

  “上次我进来时特意注意了气流线,这里又处于封闭状态,刚刚打开时与我走时的线条趋势一模一样,而且残留的我们走时人所留下的模拟线只是减弱了一些,并没有被其他人的模拟线所覆盖。”

  “那些紫红色一片的线是马靖远的,我们三个人的丝状残留,哇塞,姐你简直就是一个行动的气流。那如果有人放屁,气流是不是也会明显波动?姐夫”

  “你个臭小子能不这么恶心吗!”方圆圆极为温柔的拍了下方理千的头,眼睛里宠溺毫不掩饰,虽然暴力,但是暴力的爱也是一种爱。

  “这是不是说明那人还不知道他没死?或者说知道但是没有太多阻止。第一种可能性不大,如果真是马家做的,那么肯定后续会处理的很完美,绝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如果第二种,为什么没有太多阻止呢?难道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要杀他~”

  理千说着自己的推论,随后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刘博文,刘博文颇感欣慰的拍了拍理千肩膀。“在理,没错,可以试着更深入。”

  刘理千嘴角翘得快要飞到天上去,“有进步了,嘿嘿,可是会不会他真的侥幸逃过一劫?如果是下手的人技术不够熟练,毕竟现在这社会很少动手杀人的,然后下手之后有些慌,以为割到了大动脉?”

  刘博文“听他所说,是马绥和马宇天老爷子的对话被他听到,如果是这两人派人来,不会失手的可能。马绥虽然是个女孩子但自小就是按照家族严格培养出来,完全具备成为一个合格继承人的资格,具体优秀到那一种程度我没有亲眼见过不好说,但是就凭马宇天对其的信任程度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人有些真本事。”

  方理千“所以他们派人根本不可能失手,当政最重要的就是看人的眼光了。只有故意失手这一种可能,只是为了什么呢?难道马靖远还有隐藏。”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要验证他给出消息的真伪性,如果真的,那么可以汇报上司然后派人处理。如果假的,那就揍他一顿顺便把他扔到马家门口好了,当然,这种可能性为零。这只是目的一,另一个就是接触他这个人,能以他的角度判断问题,每个人在叙述问题或者看问题的时候,通常会由于自身性格的原因,有一部分东西被同化消失,这个人看不见或者是习以为常,以为每个人都是这般每个人都该有这种感觉,所以不会去特殊的叙述表达。实际上,由于每个人天性天赋的区分,所认知的东西难易感觉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些东西他看到了没有说,他以为我们也看到了然而实际上我们可能根本看不到。举个例子,ABC都在看一把刀,A一眼看见的是刀上的花纹,B一眼看到的是刀的锋利程度,C优先注意刀把的模样。之后会因为落脚点的不同,ABC同时画一幅画,画出来的会有偏差。”

  “这个我懂,姐夫,就是看看他有什么东西瞒着我们,借助我们观察角度的不同去挖掘出来。”

  刘博文汗颜“你喜欢这么理解就这么理解吧!”

  “回医院,理千查一下马绥行程,看看有没有酒会、记者会一类活动,我们需要接触一下这个人,带上马靖远一起。”

  “好嘞,姐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