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昆仑大决战
致宁2020-01-31 16:014,536

  牛魔王和众魔王对此次决战不敢怠慢,精心做了准备,力求必胜。全体出动,点齐余勇七万有余。那些虎、豹、熊、狮、狼、犴、犀、兕、猪、羊、獐、马、鹿、蛇、蚓、猴、猿、獬、牛、兔、狐、貉、蝠、鼠、貐等等以及树精、木怪悉数聚集组成了中坚力量,是群情激昂,个个跃跃欲试。

  这些凶猛的妖类个个凶恶狰狞,有的生锯齿獠牙,有的长硬鳞巨爪,有的有如钢巨角,有的是双头九尾。有能发火,有善吐水,有能生风,有能巨吼,有善吞噬,有善撕咬,有善奔跑,有能冲顶,有能吐丝,有善蜇,有善毒,有善攻,有善守,有善追逐,有善夜袭,有善偷袭。能迅猛突袭的猛兽由狮驼王和禺狨王率领在前打头阵,力图在大战之初便成压倒气势。

  牛魔王坐镇中央总督全局;鹏魔王有翻天之术,率领鹰、雕、燕、雀等飞禽之师藏在高山之后,准备从空中居高临下突袭;蛟魔王有覆海之能,带领鱼、虾、龟、蟹等水族魔怪潜伏水底,以待战机;猕猴王耳聪目明则随时探听通报战场战况动静;石猴王领一干人准备随处增援。其他中小魔王的部落也集结一处,做好了对人族进行全面集中攻击的准备。众魔一切准备停当,自觉胜券在握。

  牛魔王一声令下,魔族大军浩浩荡荡出发,挺进决战的战场,只等决战时刻来临。

  决战约定之日到来,昆仑山西边平静宽阔的峡谷之中,一边险峰高峻嵯峨,一条大河奔腾流过,双方对阵。此时此刻,麒麟躲、凤凰匿,只见阵前猛兽摇头,空中凫徯盘旋,真可谓是杀气连天。人族也是一排排一层层威武勇士一望无边。最前排的勇士身披犀牛皮甲,手持长矛,后排勇士也各握锋利兵器,皆是斗志昂扬。

  牛魔王抬眼观瞧,见隐约有数个天神来在了昆仑山上空。由人仙率领的人族,布好了三层方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镇守住东西南北四方。

  日月同天辉映,照亮天地每一处角落,阵阵冷风从大地和人们的耳边萧萧掠过,白云不停,空气却如同凝固了一般,都在静静地等待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的爆发。

  时辰已到,只见朱厌出现在山巅之上,牛魔王一声怒吼,魔族大军咆哮着向人族大军冲去。人族勇士挥舞手中武器也呐喊着一齐向前,大战随即爆发。

  自打开天辟地以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浴血之战迅即展开,双方在震天的杀声中铺天盖地冲向对方,个个不顾生死,拼尽全力。好一通大战,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山河倒卷,水土齐翻,飞沙走石,走兽皆惊,树木皆蔫,花草折枝,水族皆沉,虫羽无踪,血肉横飞,群魔乱窜。

  一阵殊死厮杀,从日升打至日落,又从日落战斗到日升,参战的各方互不相让,都使出浑身解术,各种兵器,各种武力尽使。魔族众多的妖兽,凭借利爪钢牙,厚皮坚蹄,攻击凶猛,人族一众伤亡惨重,落了下风,一开始便被冲散了第一阵列,且战且退,死伤渐多。

  人族虽处下风,却前赴后继,欲阻挡住魔族第一波的攻击,无奈,人族和仙人联合的三阵拼尽全力都没能抵挡得住,全部被冲散。此刻石猴王率领的队伍又一齐冲杀过来,只待将被冲散的人族逐一赶尽杀绝,便将获得此战的最终胜利。

  此场决战看来胜负已分,牛魔王稳居在中央,想那天上诸神和人族不自量力,前来决战,还未等自己出手,便已经是不堪一击,看着战场势态的变化,牛魔王心中不禁得意。

  正当牛魔王得意之时,忽见一道金光从人族大军中纵起,直奔最前面的禺狨王而去,金光中一个人的身影闪现。石猴王一见禺狨王有险,忙冲上前去,那石猴王身体坚硬如石,被那金光中的身影一击,只退却了几步,趁对方吃惊,禺狨王闪开一旁,指挥众妖上前助阵。

  来者一杆拂尘舞动生风,显然技高一筹,很快石猴王便是不敌。狮驼王此时正在指挥向前冲杀,眼见石猴王受困,急忙中使绝技搬动一座山峰压向那人。那人一见是移山之术,使出化解之法,将山峰转向禺狨王压下。禺狨王正指挥妖兽上前,忽然一座大山压来,没有防备,瞬间被压在山下,不能动弹。石猴王见状忙去拉禺狨王,却怎么也拉不动,禺狨王在山下奋力挣扎。狮驼王见前来的此人有如此大法力,将他的看家本领瞬间化解,不禁心惊,忙纵身赶上前去,移走山峰,将禺狨王解救出来。但见那禺狨王被山压得已是筋断骨折,不能动弹。狮驼王顾不得他,转身张开血盆大口,吞向那人。那人却也不躲避,被狮驼王瞬间吞入腹中。众人族见其被狮驼王吞下,大惊,正慌乱间,却见那狮驼王就地翻滚,痛苦万状,原来那人在狮驼王腹中翻江倒海施展神通。人仙一见此情形,一拥而上将那狮驼王按倒捆住。那人随即也从其张开的口中跳出。此时禺狨王已被众人捆绑拿下。

  此时鹏魔王尖啸一声从山顶后飞出,指挥飞禽向地面攻击,见禺狨王和狮驼王都被一人克制,便挥利爪去攻,那人闪身躲避,向那鹏魔王的利爪一指,便不能伸缩,利爪无用,鹏魔王惊惧,连忙振翅而逃,鹏魔王飞翔之术无人能及,那人未去追赶。

  四个大王,在须臾间都被斗败,其手下小妖小魔,见此情形,无不吓得是四散奔逃,哪里还有心思追杀人族。

  正潜伏深涧的蛟魔王从水中一跃而出,霍喇喇卷起冲天巨浪,水涛四射,珠光翻腾闪烁,遮天蔽日,张开巨口向那人便吞。那人见蛟魔王露面,并不畏惧,轻身躲闪,避开锋芒。蛟魔王身形游走变换上下飞舞异常迅捷,那人竭力与之避开纠缠,一时不能脱身占得上风。而此时蛟魔王却越战越勇,伸利爪紧逼。那人左躲右闪寻机将拂尘迎向蛟魔王利爪。蛟魔王只顾伸爪去抓,未曾想对方却用拂尘瞬时将其利爪缠住,一时竟不能挣脱。蛟魔王利爪突然被束缚,心中慌乱,使出全身力气翻腾挣扎,被其挣脱,一头扎入河中。

  那人见蛟魔王入水,不肯轻易放过,念动避水诀,入水寻蛟魔王争斗。蛟魔王乃是水中之物,一旦入水,如虎归山,成蛟龙入海之势,翻回头,又主动迎上前去。对方的水中缠斗之功显然不及那蛟魔王,拂尘在水中也使不上力,身形也不及那蛟魔灵活,未几个回合,已被利爪划伤。此时周围潜伏的一群鱼虾鳌蟹、龟鳖鼋鼍身披铠甲,手持兵器,从四面八方的暗处一齐聚拢过来,霎时间波浪滚滚,鳞光团团,兵甲森森,围住那人,那人见状不妙,急忙抽身从水中跃出,闪在空中。

  蛟魔王见那人退走出水,知其厉害,却也不追,只是将半个身形探在水面之上,双睛紧盯对方,神形凶恶。此时二者皆有顾忌,一时间成焦灼之态。

  蛟魔王正在水面与那人对峙,忽见天空红光盖顶,一团烈火破云而至,红滚灼热,虽未近身前,已被烤的是浑身疼痛,急忙哧通一声钻入水中躲避。但见那团烈火降落水面,居然并未消散,而是燃烧成一片。霎时间,烈焰翻腾,火光冲天而起,红霞四射,热浪翻滚,不多久,那河水已经开始沸腾,气雾弥漫。

  蛟魔王起初还尽力深潜,试图躲避,没承想那烈焰越烧越旺,整条河水也灼热滚烫,未久再也无法承受,憋足气力,从布满烈焰的水面冲出,身带火光,向大海方向便逃。

  那人见蛟魔王欲走,驾云紧追,堪堪即将撵上,便使拂尘一挥,将蛟魔王紧紧捆住,蛟魔王极力挣扎,却越缠越紧,无法挣脱,被其擒获。

  阵前,石猴王也被众人用绳索绊倒合力擒拿,绑在那里动弹不得。

  人族一见那人屡屡得手,都停下四散奔逃的脚步,为之欢呼雀跃。

  牛魔王早已得猕猴王之报,大惊失色,未曾料想居然有如此大法力者前来助阵,忙整束厚甲,持手中兵器浑铁棍冲至阵前。见那人已擒获了蛟魔王,正一声凤鸣,划破长空,又一声麒麟吼,地动山摇。众飞禽走兽还在激战,业已疲惫不堪,冷不防听到如此历声,正是针对其而来,被震慑得尽皆悚惧,骨软筋麻,一时间纷纷落地、瘫倒,无力挣扎,众人族勇士借此机会,大开杀戮。只可怜那些百年长成,千年纵横的活物,瞬间魂消命殒,血溅成河,只有少数逃入四周丛林之中,再不见身影。

  一切发生得如电光火石,牛魔王大喝一声冲至那人跟前。二人会面,牛魔王打量了一下对方,见其是一副仙体:衣如春风荡漾,面似夏日明朗,眉若秋水沉静,眼赛寒冬冰霜。牛魔王开口问道:“你是何人?难道是那所谓的天尊请来的帮手?”

  对方道:“我乃菩提,因天尊发起了除魔之战,受天尊之托专门前来降伏你等妖魔的,今天要让魔族从此消失!”

  牛魔王闻听仰天大笑道:“好大的口气,那天尊许给你什么好处?你来此拼力和魔族作对,魔族一向我行我素,无人敢干涉,哪叫你来多事?”

  那菩提听他这一问,一怔,继而冷笑道:“莫罗嗦许多,妖魔作恶,我只要降伏你,将魔族彻底铲除,乃是替天行道!”

  牛魔王大笑道:“替天行道?何为天道?你要称天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领。我把你取了性命,教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道!”说罢便使棍攻向菩提,菩提使佛尘相迎,二人斗在一处,只见铁棍舞狂风,佛尘扫雪影,上下翻飞你来我往战了数十回合不分上下。那菩提见一时难以招式取胜,便摇身一变,变作一只鸟雀来捉牛魔王的眼睛。牛魔王身形巨大,与人角力,可占上风,但论及灵活,却是不及,诺大的一个牛祖,被一只小小鸟雀弄得是狼狈不堪。牛魔王气恼,也使出变化,变作飞鹰来擒鸟雀。二人你变我化,都施展的是天尊所传法术,几番变将下来,那菩提占得上风。牛魔王见菩提的变化之法竟和自己一般无二,似更胜一筹,心中不禁惊异非常,知是遇到对手,便收了化身,急忙逃走。

  菩提不肯放过,在其后急急追赶。正在此时,原本等候在洞中的芭蕉仙子因始终放心不下,匆匆赶来,见牛魔王正在奔逃,身后跟着一人,心中明了,急冲向菩提。

  菩提本想使金光奔牛魔王而去,见有人前来相助,转手将金光挥向了那芭蕉仙子,芭蕉仙子眼前金光一闪已是无法躲闪,顿时身中金光,惨叫一声飞出。

  那牛魔王正在不顾一切向前狂奔,对身后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晓,闻听叫声急忙回头观瞧,见是芭蕉仙子倒地不起。奄奄一息,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冲上前去,将芭蕉仙子抱在怀中呼唤。可惜那芭蕉仙子只看了一眼牛魔王,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说了句:“来生再相见!”便殒命牛魔王怀中。

  此时此刻牛魔王悲痛不已,也红了眼睛,放下芭蕉仙子的身躯,现出本体神形,乃是一只千丈白牛,肩比云间,蹄掩半山,角似铁塔,吼声惊天,大地震颤,撞倒山峰,踏碎岩壁,乱石飞崩。这下菩提无论如何变化,都不及其雄大,被逼得连连后退,堪堪落败。

  菩提见那牛魔王现出本形,定了定心神,从口中猛喷出一股烈焰,牛魔王不曾料到在菩提口中凭空吐出烈焰,直奔自己而来,顷刻间直烧得一层皮肉焦烂,疼痛不已,再无抵抗之力,不得已收了身形,不顾一切疯狂奔逃。菩提见无以追击,只得回转阵前。

  此时猕猴王已是精疲力竭,被四面包抄,菩提上前未费力气将其擒拿,交给手下捆绑。那些小妖魔一见几大魔王被捉的捉,逃的逃,再无心恋战,纷纷四散而走。人族勇士趁势奋力包抄追杀,将那些妖魔野兽几乎擒杀殆尽,仅有少数向北方逃脱。

  此时此刻,沙场上空乌云压顶,灰烟弥漫,阴暗笼罩大地,沙场惨状,触目惊心。眼前这一片生死搏杀之地已是草木焦枯,尸横遍野,到处残肢断臂,苦痛哀号,汗水混着血水流淌,四处幽喑悲鸣,余者精疲力竭,搀立倒卧,泣血椎胸。阵阵冷风,吹不散扑面腥煞之气,暴雨滂沱,冲不断遍地血流成河!生者恸,亡灵悲,魂无所归。

  人族清点战场,魔族被俘获上万,除少量逃遁外,其余尽皆殒命,人族自身也死伤大半。而魔族至此彻底落败,原本几乎成为魔界的大地再不见了魔族大规模的集中出现。

  这真是:乾坤之战天地动,人魔纷争逞英雄,只为世间归一统,浴血相杀灭苍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