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因乱生魔性
致宁2020-01-31 14:264,445

  祝融正在肆意纵火,见对方突然出现,并对其怒吼,也高声道:“共工,你来得正好!那所谓的天尊想要我一切听从他们的指令行事,并且还想阻止我做天帝,我倒要你们都看看我有何等威力,可否坐得天帝!”

  那共工一听祝融此言,顿时大怒,对祝融吼道:“你想做天帝,先要问问我同不同意!你若能胜得过我,我就让你坐天帝一位,你若斗不过我,还是向我归顺,让我来当天帝!”

  那祝融此时正在兴头之上,哪听得这话,怒吼着加力发威,天地火势更猛。

  见祝融没有退意,共工也施展开天所生之神力,猛地从江河湖海掀起高山般的巨浪,翻卷千层,狂啸而出,水到之处,冰冷无情,与祝融所生之火碰撞搅动。水火猛然相遇,只见:一个是炽热无比腾烈焰,一个是冰冷无双翻巨涛;一个能焚天毁地成灰烬,一个能淹山没土变汪洋。刹那间,水火翻腾,此消彼长,只把天地当作自己施展表演的场所。天地之间被水火和冲天汽雾笼罩,睁眼不见天日。

  只见那祝融举兵器三尖神火叉直接向共工杀去,共工见祝融前来,早有准备,并不示弱,迎头见阵,挥万年坚冰锥向祝融便打,与祝融斗到了一处,只见那:神火叉翻飞无影型,坚冰锥舞动冷寒风,二兵相交似雷霆,生灵奔走天地惊。水火二神你来我往,在空中盘旋冲撞,连斗百十个回合难分胜负。

  白牛在空中看着水火二神争斗,不禁震撼惊叹。

  那二神先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大地东南打到西北,从西南打到东北,直打得天昏地暗,风云呼啸,海水翻腾,山峦崩塌,东海之水入西海,南海之水北海盛。二神绞斗,水火漫卷,直叫那比翼之鸟合翼难飞,生灵涂炭尽皆苦悲。

  天地水火突然生乱,人类面对飞来横祸是呼天抢地,四处奔逃,水淹火烧,死伤无数,妖类也是难抵御此天降大灾,纷纷躲避,此情形自天地初生以来从未有过,因此一时皆不知所措。

  祝融共工的打斗愈发剧烈,从地上又打回到天上,兵器搅在一处,先是撞塌了原本接地连天的不周山,又冲向天穹,猛然间捅破了天顶。

  苍穹陡然破裂,霎时间,惊震天地,天色陡然暗沉,众生悚骇,牛魔王亦是浑身一阵战栗,抬头看,只见那天外的火石,没有了遮拦,如同暴风骤雨般从裂开的豁口处破洞而出,喷涌而降,拖着的炽烈风火,划破长空,光亮刺眼,在震撼的撕裂声中呼啸砸落,大地随之颤抖,大海咆哮,掀起滔天巨浪,滚滚奔涌淹没大地。飞火流石所及之处,穿透大地,炽烈红色岩浆裹挟烟尘破土喷发,腾空遮天蔽日,山崩地裂。地上生灵原本已处于水火之灾,这下更无处藏身,虫兽皮焦肉烂难躲飞火,飞鸟羽燃翼折难逃流光。眼见得一片焦土,万物瞬间灰飞烟灭。

  白牛见天破,十足震撼,急忙挥棍护体飞身躲避飞火流石,再看那正在打斗的祝融、共工二神却只顾拼杀却来不及躲闪,加上之前争斗多时,已虚弱难当,被从那撞破的天洞中暴风骤雨般落下的大小飞火疾石击中要害重伤,再不能战,急仓惶逃窜。

  白牛见水火二神逃脱,再抬眼观瞧,见那天空破洞越来越大,如此下去,天地难存,而自己的法力还不足以应对,不免心中焦灼。

  正在白牛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忽见天空一道金光落在了地上,一位天神降临,接着又见一蛇身模样的女神前来,那女神在天神的指点之下,做八卦宫位架起石炉,又四处寻来无数五彩明石,用石炉将那五彩石炼成晶莹剔透。接着女神手举明石,顶狂风,迎烈焰,去补那天洞,果然能够补上天缺,复原如初,明净透彻,二神继续加紧炼制,如此往复,逐步补全了天洞。再看那天顶,飞石不落,地上的火势也开始平息,洪水逐渐退去。

  因天破,飞火流石袭击,天地之间已满是烟尘,日月被遮蔽,大地满目疮痍,白昼昏暗如同黑夜,盛夏冰冷如入寒冬。

  白牛见天地危机退去,还未等舒口气,忽觉自己体内似一股烈火焚烧,痛苦难耐,接着又仿佛寒冰覆体,他从半空中失足轰然落入尚在燃烧的火海之中。

  落入火海之中的白牛此刻无法施展法术,见火海将自己包围心中暗叫:“不好!”他做好了烈火焚身的准备,却意外地发现那火竟然毫无热度,他挣扎着爬起,用手伸入火焰之中,竟无半点灼烧之感,连忙奔出火海,冲向河流之中。再看那河水,竟然如同凝固一般不再流淌。

  此时此刻那牛祖白牛发现自己的筋骨逐渐鼓突,浑身发黑,无名之火持续从脚底冲上脑顶,他突然意识到,是水火环节缺失,五行大乱,此场灾劫,凡是天下五行之类,皆不能躲避。

  持续的痛苦,令那牛祖已是无法忍受,他开始疯狂地嚎叫着用头撞击着山石,双眼鼓突充血,但这一切仍旧无法化解体内的痛苦。

  此时天地之间一片大乱,火不能生,水不能降,异类混交,万物因无以滋养,草木枯萎,毒瘴遍布,生灵冻馁致死无数,开始以尸为生,继而相互残食,深陷苦厄。有些力量的妖类因乱成了魔,变得性情残暴,面目狰狞,皮糙肉厚,浑身青筋凸起,喜好争斗,伤生害命,贪婪无比。

  那祖牛正在痛苦中疯狂挣扎之时,忽然间,风起高空,一点点吹散了满天弥漫的烟尘,与此同时体内集聚的痛苦也逐渐退去。浓厚的烟尘充斥天地之间,七七四十九日方才消散。水火逐渐复苏,野火焚尽了枯枝残叶;雨露又降,洗净污垢灰烬。大地在遍洒甘霖之后,清天朗日重现,和煦的阳光穿透云间散射出金色光芒。世间暖暖春风吹佛,茸茸绿意复生,天地四海迎来了久别的平静。

  天地经历了一番大的灾祸之后,此时彻底平定,地上生灵欢腾,对仙神的力量是无比的崇敬,幸存的人族更是开始自发祭拜供奉。大地逐渐恢复生机,又现百兽林中奔走,群鸟山水翔集,犹如以往一般模样。人族因灾祸,弱者大多丧命,所剩无几,余者得此太平,继续繁衍,渐又增多。妖魔也开始逐渐遍布大地各处。

  此时的牛祖虽逐渐恢复了常态,但模样性情已无以复原,开始以走兽飞禽和其他妖类为食。

  妖魔见到人类出没,似兽非兽,不知是何来路,初始也有所疑虑,远远观望,但时日一久,见人也是居于山林洞穴,往来行走,打猎摘果,饮水吃食,与其他活物一般类似,且人类没有鹿马之蹄,也没有猛禽利爪,更无野兽尖牙,大都孤立单行,甚是好捕捉。又因皮细肉嫩、血鲜髓香,便将人捉来吃,食髓知味,渐渐地把吃人当作喜好。

  有了人类的滋养,诸般妖魔愈发繁盛,并开始因争地抢食互相攻击。五行在缺失水火之后,逐渐恢复,重归平衡,但魔族数量已是庞大,初始分散,渐渐集结成群,大大小小成百上千,且还在不断扩张之中。一个个魔族群体则又开始不断争斗,互相吞并壮大,此消彼长。天地间时有成妖成精的生灵,也都不得不投靠强大的魔族群体,成为魔族一员,以求自保。一时间是凡妖即魔,地界竟被魔族悉数占领,几乎成为了魔界一般!

  在彼此你争我夺之中,胜者兼并其他魔族逐渐壮大,有几个厉害的魔头因实力最为强大,成了气候,分别称王,割据一方,乃是:牛魔王、鹏魔王、蛟魔王、狮驼王、(𤟹)禺狨王、猕猴王、石猴王。其余大小有些实力的魔头也各自称王称霸。

  那牛魔王即是当初被灵宝天尊点化,师从天尊的牛祖。其原本不好争斗,自打习得灵宝之法,自觉法力高强,逐渐好勇斗狠,因遇五行之乱,便也成魔。牛魔王不但天生力大无穷,且又有七十二般变化,能够轻易降伏虎豹豺狼等诸般猛兽、精怪,故而很快声名远播,四周妖魔也都拜服,归其麾下。在牛魔王带领之下,又去与其他魔族群落争斗,屡屡获胜,因而不断壮大,久而久之竟聚集妖魔有数万之众,成为最大的魔族,吃人更是无数。

  其他几个魔王虽不及牛魔王法力之大,手下妖魔数量略少,但多则也有上万,少则成百数千,那些魔王也各怀绝技:鹏魔王乃是金翅大鹏,凤凰所生,嘴坚爪利,振翅可翱翔千里,空中无敌;蛟魔王乃是蛟龙,遍体青鳞,能翻江倒海水中称霸;狮驼王乃是九头狮祖,巨口獠牙,力大威猛,能搬山覆岭;当初的通臂猿猴称了禺狨王,是面如鬼魅之猿,性情残暴令人神皆惧;六耳猕猴机敏且善聆听,知晓远近天地,成为了猕猴王;那当初被天尊从灵石中点化成形的石猴,因不受教,天尊认为其不堪成为妖类的首领,将其放纵,石猴王身体坚如磐石,无所畏惧,如今也成为一带魔王,自称石猴王,占据了个依山傍水的所在,手下有数百猴妖。

  石猴王天生好动不好闲,如今成为了魔王,更是四处寻机找强手挑逗。这一日,石猴正在自己的领地和手下吃喝玩耍,有望风的小妖猴来报:“报告大王,外面又有个大王要和大王分个高低!”

  石猴王闻听有人前来挑衅,心中倒是高兴,近来甚是百无聊赖,如今却有人送上门来,遂取了自己的兵器,一根腕口粗的木棍,招呼手下,迎了出去。

  还未等走出多远,便迎面便遇到了一群妖猴,为首的和石猴一般身形。

  石猴王站定,对方也立稳,二者互相打量了一下,见对方也是和自己一样:一身土黄绒,毛脸龇牙,尖嘴无腮,手持木棍。

  二者正在互相打量,两边的妖猴们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却先是纷纷惊叫起来。原来,这两个猴王,竟然长得是一般模样。两边的小猴急忙对自己的大王叫道:“大王,那边的那个和你长得一样!”

  两个猴王闻听,也是惊奇,对面那猴王仔细向石猴脑侧看去,笑了笑道:“哪里一样,我是六只耳朵,他只有一对。”

  身边的小猴一听,向两边望望,才又叫道:“果真是这样,大王是六只耳朵,他只有两只,我们也只有两只。”

  “休要啰嗦!这世上禺狨之类有六耳的只此一家!”对面的六耳猴王道。

  石猴王听得清楚,也注意到了对方的耳部,十分惊奇,一边三个,足有六只。

  石猴王冷笑道:“原来是个六耳怪,你来作甚?”

  “我乃猕猴王,前来和你分个高低,或取你的性命!”对方高声道。

  “好!看棍!”石猴王见对方已表明来意,也不多说,抡棍上前,劈头就打。

  猕猴王见石猴王出手,也挥舞手中棍棒迎击,二者你来我往,上蹿下跳,打在一处。

  双方也无甚棍法一说,只是你一下,我一下的互相攻击着,两个猴王身形都十分灵活,左突右闪,如双蝶纷飞,两旁妖猴纷纷呐喊助威。

  双方苦战多时,虽都未受伤,但要想击倒对方,倒也不易。那六耳的猕猴王更加灵敏,尤其是能耳察八方,这时瞅准个机会,跳到石猴身后,照着石猴头顶用尽全力一棍劈了下去。

  石猴闻听脑后有风声,已是躲闪不及,被棍正打在头上,只听“咔嚓”一声,猕猴王手中的棍断成两节。再看那石猴,安然无恙,晃晃头,转过身冲着猕猴王嘿嘿一乐。

  猕猴王大惊失色,没想到对方的脑袋如此的坚硬。

  失了兵器,猕猴王心中发虚,不敢再战,二者本就旗鼓相当,如今见对方有金刚身躯,又有兵器,自己当在下风。于是那猕猴王呼啸一声,手下众妖猴随即四散撤逃。

  石猴见状,随后便追,一直到数里开外,见对方多数已不见踪影,才停住脚步,返回自己的窝巢。

  猕猴王逃至远处,又四处招回了自己的那些残兵,心中愤懑,准备当夜趁夜色偷袭。

  夜幕降临,猕猴王命自己的手下,借着夜色,悄悄摸入对方的领地,对正在熟睡的石猴王手下大打出手。

  石猴王见对方偷袭,忙命众猴抵挡,但深夜之中,无法看清对方,哪里分的清你我,众猴只得拿着木棒一阵胡抡,倒伤了不少自家兄弟。

  猕猴王和手下见石猴王醒来,不敢恋战,一击得手之后悉数撤走,算是报了白天败走之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