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无间寒毒现
惜鸾2020-02-02 12:431,396

  失去了温度的海洋刺骨,冰冷的深蓝要将她吞没。她看见了冲她大笑的恶魔,伸展开沾染了无数杀戮的双臂。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即将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在她即将失去一切希望之前,神圣温暖的阳光穿透层层冰雾,势不可挡,温柔地照耀在她身上。她的身体停滞了一下,旋即化作一支银矢,不顾一切地冲向那温暖的源头。在她破雪而出的那一刻,喧杂的声音将她硬生生地拉回了这个世界。

  “君上,君上!哎,不只是一次天罚吗,怎么会……”

  “是啊,君上这都昏迷七天七夜了,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呀……“

  张阡琅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再次跌回梦境。她泛着金芒的双眸被强烈的光线刺得微微吃痛,不由自主地眯了眯。

  双眼适应了光线,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张阡琅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画面,气血翻涌,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吐血乃是伤了根基之兆,围坐在床榻边的医生们再次慌乱起来。

  “君上!君上你怎么样?”

  “没事,把这口淤血咳出来就好了。”

  在群医惊慌的喧闹声中,她稳了稳心神,指了指面前摞成小山的礼品,面无表情,惜字如金:“搬走。”

  “君上……”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她玉白的指尖揉了揉眉心,继续面无表情。

  那个刚刚搭话的小丫鬟瑟缩了一下,忙不迭地将那些东西一件不落地搬走了。

  那家伙,竟然还敢来给她送聘礼。

  眼前翩跹出他的音容笑貌,张阡琅只觉得头更疼了。

  他就那么着急把自己娶过门吗,毕竟他未来的丈母娘和老丈人至今下落不明……

  张阡琅努力平复着心情,左手支着床榻慢慢坐起身,右手随手平伸下压,医生们顿时不敢再闹,正襟危坐着。

  所谓天罚,本质上就是神的天劫,某些不堪天劫的神会把自己的天劫转渡到人界,选择一些内力深厚,修为高并且信仰他们的人帮他们渡劫。但是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们都很迷信,他们认为这是神给他们的警告和惩罚,认为有人不尊敬神或亵渎了神明。所以人们一般都会给他们送供品上香火,修宫观建寺庙。

  神们都乐坏了,找人帮着渡劫,人家非但不怨恨,还给你上香磕头,这种好事不要白不要。

  但是这次天罚,可以说是大大出乎张阡琅的意料之外。张阡琅虽然修为不低,但不信神明,平日里都是对他们敬而远之,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应该也不会觉得她修为高而选择她来帮助神们。

  轻轻捶了捶肩膀,有点酸疼,身子应该没有大碍。张阡琅松了一口气。就在她松懈的刹那间,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一根脆弱的弦猛地崩断开来,漫身的寒气无所阻拦,一涌而出,丝丝缕缕的缠缚住她的护体功力,蚀骨磨心的疼。张阡琅咬紧了下唇,功力全开,可铺天盖地的寒气哪会有那么容易被她压制。寒气与护体功力僵持不下,一道殷红的献鲜血顺着张阡琅紧紧抿住的苍白下唇蜿蜒而下。张阡琅眸中金光汹涌,藏色衣楣如折翼的蝴蝶般被寒气卷挟着在风中翻转不停,丝丝雪发狂舞,挟带出几片转瞬而逝的雪花。

  不知过了多久,在众医焦急的注视下,张阡琅终是堪堪压制住了体内肆虐的寒气,雪白的鬓角被汗水浸湿。她长吐一口浊气,单手扶额。

  我这是怎么了?

  这奔腾汹涌的寒气从何而来?

  太不对劲了。

  一次天罚而已,顶多削点内力少些功力罢了,不至于昏迷这么久。就算自己运气实在是不好,遇见了不讲道理还爱开玩笑的神,那这蚀骨磨心的寒毒又怎么解释得通?

  要知道,就算是神,也不能无缘无故的伤害人类啊。

  所以,到底是谁在暗中给她下绊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