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小拳拳锤你胸口
猫狗双全dd2020-08-01 20:502,043

  最后清点物质,缴获了绵甲二十数领,皮甲一百二十多副。还有有蒙古弯刀,长枪,等大小兵器一百余把,弓箭两百余张。还有一些抢来的粮食与鸡羊等。

  对于这些武器盔甲,众人都是爱不释手,毕竟自备武器成本很高,免费的武器谁不爱呢。

  家丁们商议了几句,斩首最多的武士们各领一副钉着铜钉的棉甲,其余的家丁则将那些破损不严重的皮甲挑选出来换上。

  还有兵器这事倒可以缓一缓,家丁们用不管蒙古弯刀,冒然换兵器,倒不见得好。这些武器带回庄子熔炼成铁锭,再按照各人的需求来打造。

  对于战死的两名家丁,除了每户二十两的抚恤银和二十年的土地使用权之外,李思齐还拨了两具棉甲和一套武器给他们的家人。

  如果他们家人在二十年内有人能达到家丁队的标准,就可以带上武器铠甲继续来补上他们父亲或兄长的缺。

  分好了物资,有看到战死之后家人都会被妥善安置,这些家丁们个个眉开眼笑。

  看着眼前一百多号俘虏,恩索问了句:“这些蒙古俘虏怎么办?”

  “腿脚不便的和受了伤的都斩了!”李思齐毫不犹豫的回道。

  家丁们穿梭在蒙古俘虏队列之中,将那些受伤的人挑出来斩首。脑袋都被小心的挂在马匹上。

  甄别完之后,就只剩下五十个蒙古俘虏了,一个个都老实的跟小鸡仔一样。

  李思齐这边带着家丁们兴高采烈的返回了李家庄,阿巴海和莽古尔岱两人带着残兵败将狼狈逃命,只剩二十余骑。

  跑到二十里外,众人终于平静了下来,跑到一片林子附近下马休息。

  莽古尔岱忽然在马上放声大笑,阿巴海和蒙古兵还以为莽古尔岱是收了刺激疯了,阿巴海连忙上前询问。

  “大台吉何故发笑。”

  莽古尔岱道:“都说李成梁打遍辽东无敌手,我看到底是无能之辈。家丁队齐出却不能将我等全灭,咱们继续向辽阳进发,定要让他在明廷颜面尽失。“

  话音未落,树林里便杀出十几个明军夜不收。

  这些夜不收原本在树林里休息,本来想避开蒙古人,但发现了只有二十来个鞑子之后,这些大明精锐便心动了,直接杀了出来。

  为首的军官甚是英勇,手中的长枪一下子刺入一个蒙古兵的胸口,蒙古兵大吼着,用力想将手中的弯刀劈下,明军军官又是狠狠刺入,一把将他挑飞。

  又有一个挥舞弯刀的后蒙古兵向这名军官迎面劈来。

  军官大喝一声:“杀!”

  脚步一个回旋,枪如游龙,己是一下子刺入了那个蒙古兵的咽喉内。

  其他的夜不收们正与蒙古侍卫们缠斗着,这名军官面前就只剩下莽古尔岱和阿巴海两人了。

  “台吉,你先走。”阿巴海不愧是军中悍将,抽出腰刀挡在了莽古尔岱面前。

  “将军保重。”

  莽古尔岱也顾不上其他,连方向都没看就拼命抽打着战马,只想这远离这战场。

  这些蒙古包之前已经遭到一次惨败,胆气尽丧,又跑了几十里,体力也快耗尽,如何是这些明军精锐的对手。

  一刻钟不到,二十名蒙古兵都被明军夜不收给砍倒了,只剩下阿巴海一人被夜不收们团团围住。

  “你这鞑子倒是忠义,放下武器免你一死。”

  阿巴海冷笑道:“明狗,你当爷爷不知道你的的想法吗,你不就是想向上级献俘捞功嘛,有种来单挑啊。”

  “嘿,这鞑子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和我们勇冠三军的队长比试,他也不打听打听,这辽东有谁不知道咱们曹文诏队长的名声。”

  周围的夜不收们交头接耳,都在嘲笑这阿巴海不自量力。

  明军军官曹文诏抄起了一杆长枪,将枪头对准阿巴海,抖了个枪花。

  “来吧!”

  “呀!”

  阿巴海欺身上前,想贴近曹文诏。

  曹文诏哪会让他如意,枪出如游龙,将阿巴海的前进路线都封死了。

  “叮叮叮——”

  几个呼吸间,两人兵器就相交了十余合,蹭出了不少火花。

  然而曹文诏手上的长枪只是明军的制式武器,质量堪忧;而阿巴海的弯刀则是他们部落的工匠用上号铁锭,精心打造。

  “咔嚓”一声,长枪居然被砍断了。

  “队长!”

  周围的夜不收们都被这变故吓了一跳,想冲上去送武器已经来不及了。

  曹文诏丝毫不慌,丢下手里的半截枪杆,一跃而起,一膝重击在阿巴海的头上。

  这一膝击极重,将阿巴海打的踉跄后退,曹文诏趁机将阿巴海扑到,用沉重的拳头狠锤他胸口,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胸骨碎裂的声音。

  这么一套连击下来,阿巴海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之后就没了气息。

  “把他脑袋砍下来,咱们去报功。”

  ……

  话说莽古尔岱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马鞭,不停的抽打胯下战马的后臀,一路狂奔,居然直接越过了辽阳。

  头顶的烈日仿佛专门与他作对,热辣辣的光线不停的倾泻,照得人两眼生花。

  自昨天晚上被偷袭,莽古尔岱便策马疾驰不曾停歇,被明军夜不收打断了

  连续路过了好几个庄子之后,莽古尔岱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深入大明腹地了啊。

  莽古尔岱还在想着怎么跑回蒙古,身下的战马却扛不住长期的奔袭,悲鸣一声便倒下了。

  莽古尔岱没有准备,被坐骑甩下地面,滚了好几圈才挣扎着爬了起来。

  想起刚出门时候的鲜衣怒马,再看看现如今衣甲破烂,孤身一人的情景,莽古尔岱悲从中来,不禁放声大哭:“我怎么回去和父汗交代啊,都没了。”

  不过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还没等莽古尔岱平复心情,远处就扬起了尘土,有一批骑兵在接近。

  “莫不是父汗他们甩脱了明军。”

  看到远处的尘土,莽古尔岱眼中焕发出了一丝希望。

  远处骑兵渐渐接近,对方也看到了站在马尸旁边的莽古尔岱,分出了一支十人小队来侦查。

  莽古尔岱越看越不对劲,敌人的马怎么这么高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末辽东联合王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末辽东联合王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