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兮2020-08-05 08:112,230

  楚淮躺在床上,脑袋正混混沌沌,突然。庭院里传来一声落地轻响。紧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

  楚淮不禁转头去看,现在夜半三更,什么人会没事来这里。

  披了件衣服。起身。往门口走。

  却突然怔了怔,转身回了床,盖上被子。把被子捂在头上。好像能隔绝一切。

  脚步声传到门口就停了。

  他站门口。却没有走上台阶。一直在庭院里站着。

  一道房门。两个人相对。两个人都不敢去面对对方。谁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一直到深夜。到四更天。

  楚淮更了衣,提着一盏灯,一步步的挪向门口。提手犹豫了许久。终于拿起全部的勇气。打开了房门。

  与庭院中的人对视。

  “你来此处所为不何事”

  “我……”宁泽吹了大半夜的冷风,嗓子略为沙哑。似有许多话要说,但看到楚淮的神情,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只吐出一句,

  “我来看看你”

  楚淮听到这句话,鼻子有些发酸。但口头上仍是刚硬。

  “好了,你已看了。可以回了”

  “楚淮。”

  “好了,你回吧”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往里走了

  拉门的时候,突然低低说了一句。

  “宁泽,莫要在我心口画地为牢了”这一声尽是无奈。

  随即关上了门,楚淮无力地倚在门上,一滴眼泪滑落。

  宁泽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怔,后是无力地一笑。转身离去了。

  楚淮听到离开脚步声,仿佛抽他的全部的力气。无力的滑落下来。像是一个失助的孩子。抱着双腿。蜷在一起。就这样抱了一夜。

  宁泽走出了楚府,颓废走在街道上,仿若一幅行尸走肉。此刻若是有人走过,定要吓一大跳。

  此时街道上的店铺早已关门,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盏零零散散灯笼挂着。随轻风摇曳几下。此时的街道显得荒凉。与宁泽的心境别无二致。

  只是,在远方,在一座巨大的房楼,还高高挂起明亮的红灯笼。灯火通明,吟吟淫淫。这便是闻名的意欢楼。不紧姑娘好看,酒水也是一绝。

  其外表富丽堂皇。内里也是极度的奢弥娇骄缦。轻薄且红艳的纱幔高高挂起,垂落于地表。随着人群的走动带起的微风微微浮曳。显得更加艳丽。

  一面色甜美,眉目温柔。着白衣的女子,坐在大堂中,一手持琵琶,一手微微恢动琴弦。眼眉微微低垂。周身淡然。明明与这个红灯通明,莺莺燕燕的环境格格不入。却又完美的人融在里面。口中轻轻哼着江南小调。

  并非罂粟,却胜比罂粟。

  周围的客人,不禁沉溺期中。一只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姑娘们手持杯盏。像客人递去。或,缓缓咽入口中,欣赏这酒水的甘甜。酒水顺着嘴角。缓缓流下。流至下颌。顺入衣领。美极了。

  宁泽走进堂内,环顾了一下四周。本想安安静静找个地方喝酒,但是眼睛的老鸨立刻走了过来。

  “宁公子啊,好些日子没见你了。哟,这次来。是想要哪个可人啊?”老鸨满脸笑容的,凑上去问。

  宁泽本就心烦,又见老鸨一*脸推销的样子。心里更加烦躁。面上就更加冷淡了。

  提手甩给老鸨一锭银子,

  “我开个楼房。送些酒上来。不用派人。”

  老鸨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见他面色冷淡。连忙答应。赶紧差人了把牌子递上去。

  宁泽伸手接了牌子。看了一眼。是八号,走上楼去了,推开房门。

  此屋看着素兰典雅。甚是好看了。南面有一窗户。伸手推开。能看到夜里南康城繁华且绚丽的场景。

  夜里有些微凉。宁泽站在窗口。冷风一吹,直直呼在他的脸上。直至人出声。才反应过来。脸有些冻僵了。

  “公子。你要的酒来了。”欢意楼的人说道。

  “知道了。放在那里吧。顺手把门带上,麻烦了。”宁泽转身回道。

  “好的”人走了出去,把门关上。噗沓一声,门关上了。

  整个屋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他伸手把酒壶捞了起来,猛然往嘴边递,灌下了一大口。这酒本就烈,他又猛灌,不由得呛得起来。衣裳前襟已被酒淋湿了。

  咳完,宁泽又接着灌,很快,就把一壶酒给喝完了。手上又提了一壶,往嘴边递。

  此时,人已微醺,他摇摇晃晃地走向床,突然,脚下一个不稳,两只脚绊站一起,向床扑去。手上没抓稳,酒壶掉在了床上。酒水洒床褥上,大片大片的晕染开来。床上一片狼藉,宁泽胸口撞在了床沿,一阵闷疼。他用手撑着。一只手去捞酒壶,费力地转过身来。把背靠在床边,又开始喝了起来

  。

  胸口闷疼。头上头疼。却不及心口疼。

  他一口一口的喝着,从深夜喝到半夜。人也慢慢的昏睡过去。

  梦里反反复复遇到梦到什么,尽是些年少往事。

  一株梨树屹立在庭院里。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梨花开了满树,一个少年穿着属白的衣裳。一副书桌摆在那。手上执笔跪坐在那安静的抄着什么。梨花随着风的摆动。缓缓落下几瓣花朵。落在他的肩头。看起来特别好看。

  这是宁泽看见的第一感觉。

  宁泽刚刚拜见完楚父,经他指导

  ,走来楚淮的庭院。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没有出声。直至楚淮抄完,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宁泽站在那里。不由得怔了一眼。

  宁泽这才出声,一道属于少年的声音流露出来。“楚兄”

  “宁兄,你怎么来了,怎么没出声啊,快来坐吧。”

  “好”宁泽也没推辞。就这样坐了下来。

  “楚兄,你在抄何物?”

  楚淮笑了笑。

  宁泽看着他。楚淮眉眼弯弯。眼神中笑意。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撩一把。

  “你过来看看。。”

  宁泽凑了过去。那字迹飘洒且娟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

  “这是…,哟,楚兄,这是有心上人了呀?”宁泽说道,语气中莫名带了一点酸溜的气息。可偏生两人都没察觉到。

  “不是,一时兴起。看到这首诗。便抄了下来。”楚淮笑道。

  “但我挺喜欢这句话。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但,死后的思念。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他们后面又来了许多话题。不由得交谈起来。此次相遇。让他们来之间的友谊逐渐升温,开始直呼对方的名讳。

  “楚淮”

  “宁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曾思君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曾思君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