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非亲生的
子钰仙仙2020-10-01 16:061,655

  也总占着厂长的位置,有能力者上不去,合并取蒂了独裁主义,可能会好点。”

  何桂香默默叹口气,不再出声。这李大军对自己简值是百依百顺,可唯一的就是对女儿秀娟,左右看不顺。

  在隔不远的地方,杜雪晴正顶着热辣辣的太阳,背着两岁大的妹妹在晒衣服。

  “丽萍,乖,不要乱动。等姐姐把这衣服凉完,就带你出去玩。”背上的杜丽萍左右摇摆,不断扭动着。“我不要,我现在就要你带我出去。”

  “姐姐洗完衣服就带你去好不好?”

  “快点,快点。”背上的女孩不断拍打着女孩的肩。“我要香米吹。”香米吹是一种由米糊压窄成筒的零食,价格便宜,味道香甜。

  杜雪萍想了想,说道:“姐姐只有八分钱,能买好四根呢,你只要乖乖的,等下姐就和你一起去买。”听到有吃的,背上的小丽萍立刻不闹了。

  汗水如雨滴般自额上流下,咸咸汗珠渗入眸子,让杜雪晴好一阵睁不开眼。

  凉完衣服,杜雪晴背着两岁多的弟弟走出胡同。

  “姐姐,我们快到了。”李君豪拽着姐姐的手说道:“要是小卖部在离我们近点就好了。”

  “你这小馋猫!”李秀娟笑着将她抱了起来。

  十分钟以后,她俩来到了小卖部。林阿姨老远就向姐妹俩打好了招呼。“秀娟又和你弟弟来玩呀。”

  “是啊,林阿姨。”李秀娟将弟弟放下,拭拭额上的汗水回答。“弟弟想吃冰棍。”

  林阿姨打开用白布裏着的泡沫箱,看了看说:“天气炎热,这雪条卖得也快,只剩最后两条了。”

  扎着羊角辫的李君豪踮起脚尖,轻软说道:“林阿姨,我们要两根雪条。”

  “好,阿姨拿给你。”李秀娟接过冰棍,便和弟弟坐在了櫈上。

  刚坐下,同桌杜雪晴背着弟弟满头大汗地巷子里走了出来。

  “雪晴,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放下你妹妹吧。”

  杜丽萍从姐姐背上滑下来后,立刻跑到柜子前面。

  “姐姐我要吃冰棒。”

  “没冰棒了。”

  听说冰棒卖完了,杜丽萍马上大哭:“我要吃冰棒,我要冰棒。!”

  李秀娟难为情地举起刚要放进嘴的冰棒,生涩地说:“丽萍,我这有根……”

  “给我!”看着她手里的冰棒,三岁杜雪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抢到手里。

  “丽萍,不可这样!快还给秀娟姐。”

  杜丽萍调皮地拿起冰棒塞到嘴后,跑到一边玩去了。

  杜雪萍轻轻坐到好友身边,边整理头发边说道:“我这弟弟简直跟牛魔王差不多,天天要我背,拉扯我的头发。”

  “你爸没有打你吧?”

  说起李大军,李秀娟有种莫名的愄惧。空洞的眼神穿过路上来往的行人,目光变得呆扳而凝质。她真希望暑期能快点结束,只要能学习,就有了新的活力。

  着着弟弟妹妹玩得不亦乐乎,她们也在榕树下玩起了跳格子游戏。

  自不小心让弟弟烫伤以后,李大军对孛秀娟更加讨厌,动不动就是一顿打骂。

  此时的李乔娟正穿着长褂褂,夹着人字拖从家里跑了出来。紧接着,一个黑黢的男人手拿柳条跟了出来。“小#种,看你往那跑。”话刚落,一个穿着长褂褂,夹着人字拖的女孩跑了出来。

  “水不是我打翻的。”女孩狠狠地瞪了男子一眼,倔强说道。

  裸着上身的李大军“不是你?水壶它自己会倒下来吗?摔烂了你还不承认?”

  “是隔壁小花猫打坏的。”

  “哎呀,小#种,你既然学会了说谎?看我不收捡你!”

  “爸爸,真不是我。可能是隔壁的小猫眯。”

  “你还佼辩!”

  此时,门口进来一个女人,厉言说道:“李大军你怎么又打人?”看到老婆,他忙住了手。何桂香快步走到女孩前面,看到手臂上一条条红痕。她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

  “孩子,你受苦了。”

  女孩把头紧贴母亲身上,从小到大,母亲都是她的守护神。探头看到男人丢下滕条走进屋子,女孩抬头渴望望着女子道:“妈,我是不是你的女儿?”

  “是,你当然是我的女儿!别听你爸糊说八道,你就是我的孩子。他喝了酒,就会疯言疯语。”

  从她记事起,妈妈似乎就很少过。从没展露过她那甜而优美的笑容。她父亲是街上买小报的,也是个霸道的男人,除了几乎每天都喝得烂醉才回家。稍有不如意就向挥动拳头,她的背上或者是脸上通常是一块红一块紫的。

  爸爸对自己从来都看不顺眼,常常拿莫名其名地向自己发脾气,拿扫笤打人,有时还没弄起原因,己发现自己手臂上留下一条条降红降紫的凝痕。使得她不得不在大热天穿着件又长又大的衣服,她知道或许自己就是爸爸口中的“杂种”是妈妈在外面捡来的。问了许多次妈妈,她都不曾正面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