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缘
醉梦未醒2021-07-28 23:005,440

  李承乾此刻正牵着马在长安城内闲逛,只见云烨和李安澜等人骑马从皇城而出,顾不得多想李承乾上马紧随其后。

  前面时禁军,李承乾不好上前,只得在后面尾随,出了长安城众人继续前行三十里,一个岔路口出现在众人眼前禁卫军们下马上前查看,左侧道路上留下的马蹄印正是宫中的御用马匹铁掌所留下的。

  云烨也下马前来查看,看着左侧道路上留下的马蹄印,又回头看了看后方的马蹄印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伸手测量了一下印记的深度:“果然如此,十三到这里下马后,让马匹朝此路前行,自己则从另一条路前行。差一点就被他骗了!”

  云烨指着右手边的这条路:“他是步行,行进缓慢,不会走太远的,注意点道路旁有没有塌陷的枯草、树枝,他既然是步行,很有可能另辟蹊径!”

  为了避免疏忽两旁的道路,骑马的速度缓慢,众人仔细排查道路两旁:“这里有塌陷!”

  随着禁军一声大喊,众人纷纷回头围了过来,禁军上前查看被折断的树枝、枯草:“树枝折断的痕迹是不久前留下的,证明有人从这里穿行而过!”

  云烨指着道路前方:“你们几人沿路继续查看,我们从这里进去看看情况。有什么特殊情况,及时汇报!”

  “遵命!”十名禁卫军朝大路继续前行,云烨和李安澜带着三名禁军步行从岔路追赶。

  五人顺着坍塌的草木前行了半个时辰,一大片空地出现在几人眼前,李安澜跺了几脚:“他不在这,这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李安澜带着禁卫军准备离开时,云烨突然想起了什么:“不!他在这里,他就在我们脚下!”

  李安澜上前仔细看了看这片空地:“什么?你是说他在地下?这地方这么大,怎么找?”

  云烨从禁卫军腰间拔出佩剑:“没办法了,这里不是很大,用剑在地上插孔,通往地下的暗门一定和寻常土质不同!”

  几人在地面用佩剑不断排查,两刻钟过后云烨将佩剑很轻松的插进了地面,拔出佩剑看着上面土的颜色和土质的疏松程度,朝众人大喊到:“这里,暗门在这里!”

  几人将周围的土清理干净,一道暗门呈现在几人眼前,推开暗门是深不见底的楼梯,暗门旁有火把,禁军用火折点燃火把在前方带路。

  一圈、两圈…经过盘旋的楼梯后紧接着是一段长长的走廊,五人穿过走廊空旷的地下“广场”映入眼帘,周围点了三盏油灯,中央是一座金属和木材建造的特殊仪器,正在运转着。

  “嗖~”三支弓箭从远处飞来,命中打头的三名禁军,十三从仪器背后走了出来。

  两只弓箭搭在弓上,指着云烨二人:“你们最好不要乱动!”

  李安澜伸手握住佩剑,云烨右手摸向后腰准备拔枪。

  “嗖~”两只离玄的箭朝二人射来,一支命中李安澜的肩膀,另一只命中云烨的大腿。

  “我跟你们说了,不要乱动,怎么不听话呢?”说着十三又搭起两只箭瞄准二人。

  云烨刚拔出的火枪因为疼痛掉在了地上,云烨忍着疼痛看向十三:“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电视剧里反派哪有这么直接的!”

  李安澜拔出弓箭,捂着伤口:“你这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十三走到云烨身前:“我知道你是谁,但你不一定知道我是谁。”

  “你,你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吗?时间线外的人。”

  “哈哈,时间线外的人,他们是这么告诉你的?看样子你们失败了,这次是我赢了!”

  话音刚落十三射出两箭,命中云烨腹部和肩部,一旁的李安澜见状扑上前来,被十三一脚踢飞,从背后拔出弓箭,一箭射中李安澜胸腔。

  云烨和李安澜二人口吐鲜血,云烨躺在地上,摇了摇头:“输了,输啦!不过你到底是谁?”

  说完云烨拔出身上的箭,翻过身朝李安澜爬去,十三将弓箭搭在弓上,指着云烨:“我是谁?我是十三啊,你还不知道吧,你被人利用了,你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而我,则会改变这个世界。”

  十三收起弓箭,用手指着云烨,大喊道:“时间会证明我是对的!不过,你看不到了。”

  此时背后的仪器,似乎已经准备完毕。十三搭着弓箭指着二人,一步步向后退去。十三转过身伸手推开了电门,机器开始冒出耀眼的红光。

  李承乾从腰间掏出两个匕首,趁十三转身的空档甩出两把匕首。

  “啊~!”一把匕首插在十三的右肩,另一把直插在十三的后腰椎。十三趴在地上,强忍着疼痛朝仪器中央攀爬。

  云烨和李安澜在李承乾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二人在李承乾的搀扶下朝十三走去。

  李承乾搀扶着云烨来到电门前,云烨一把将电门拉了下来,可仪器并没有因为断电而停止运作。

  云烨用脚踩着十三:“怎么让他停下来,说。快说!”

  十三笑了笑:“这一旦运转起来,是不能停止的,你终将改变不了这一切!你注定会失败!”

  红光的越来月亮,几人已经睁不开眼了,伴随着红光的闪耀,几人双脚离地。强大的离心力将几人彻底分开,在空中不断盘旋。

  几人飞升的越来越高,云烨伸手想拉住李安澜,可怎么也够不到:“安,安澜!抓住我,抓住我的手!”李安澜伸长手臂,不断挥舞着。

  李承乾抓住仪器,稳定身体:“云烨,快想办法啊!让这个东西停下来!”

  李承乾话音刚落,四人便伴随着红光消失了,仪器瞬间停止。地上只有几滩血迹和远处几名禁卫军的尸体,强大的能量让空地上的入口开始坍塌,不一会儿整座“地下宫殿”就只剩下一座仪器,其他的都被黄土掩埋。

  空旷雪白的房间中央,一名身穿内衣的男子躺在椅子上,周围全是精密仪器,身上插满了传感器:“滴~滴~滴~滴!”

  警报声连连作响,房间和外面的楼道全是红色的警灯,光亮一闪一闪,十几名警卫人员持枪跑进房间内。

  紧接着六七名身穿白衣的科学家快步走进房间,将男子身上的仪器逐步取下,男子缓缓睁开眼睛,强烈的白光让他看不清周围。

  科学家们用手指拨开男子眼皮,用手电在男子眼球处晃荡,又看了看一旁的心电图,脑电波:“一切正常!”

  男子看了看周围,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安澜,安澜!”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几名科学家将他按在椅子上:“先不要乱动,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云烨。”

  几名科学家互相看了看:“他还沉浸在主脑的世界里,没有出来,先将他转移到其他房间,过段时间他就能恢复意识了。”

  几人点了点头:“嗯,先给他穿身衣服,然后将他带到A区休息。”

  几名警卫收起枪支,将云烨架了起来就要往A区走,云烨四肢挣扎着:“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云烨被几人架到A区,绑在房间的床上,云烨不断挣扎着:“放开我,快放开我啊,你们这群混蛋!快放开我。”

  房间内开始释放白色烟雾,云烨见状紧闭口鼻,一分钟、两分钟,最终还是将白雾吸了进去。

  云烨昏迷了过去,房间也安静了下来。站在门外的两名守卫互相看着对方:“之前进入主脑的人,回来后从未像他这般难以清醒。”

  “一般人进入主脑最多六七天,他都进入主脑半个月,难以清醒很正常。估计一会儿醒来就好了。”

  半日后,躺在床上的云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电灯、空调、电视。

  云烨晃了晃脑袋:“来人,快来人!”

  不一会儿几名科学家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周围的医学仪器:“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云,云不器?”

  那人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已经缓过来了,给他解开吧。”

  云烨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看着这些科学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是那年?”

  一名科学家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云不器:“你本是我们这里的科研人员,经过层层筛选后自愿参加主脑项目。这是主脑项目的任务和责任划分书,上面有你的签名。”

  云不器翻看着文件:“主脑,主脑是什么?”

  “看样子你还没彻底清醒,我带你到处转转吧。”说着一名科学家便带着云不器穿过A区来到了C区。

  “这里呢,是C区,存放主脑的地方,你刚才休息的地方是A区,也是研究所所有人员的住所。B区是食堂和休闲场所。”

  经过层层密码门,二人来到一处阴凉的空旷场所,这里长宽各有六七百米长,由隔断分成了三等份。

  每一个小空间都放着中央处理器:“这便是主脑。”

  “你在看那个!”说着那人指向场地的上方,一个直径五十厘米,散着白光的圆球,悬在三台主脑上方,三台主脑分别由线束和其连接。

  “那个便是异空间,五十年前人们突然发现了这个冒白光的球体,后来经过三十年的研究,我们发现这白球内部蕴含着特殊物质,这些物质甚至能造出生命,乃至于世间万物。”

  “但是想在异空间创建世界,需要集齐强大的运算能力,这不是连接人脑可以做到的,所以二十年前便有人开始研究并建造这三台主脑,主脑可以将现实世界、乃至古代的一切,完美复制到异空间内,三台主脑在异空间内创造了三个世界。”

  云不器看着这一切:“我想起来了,我是连接主脑进入异空间内,进行修改主脑创建的世界。看看改变历史会不会对人类后世有所影响。”

  那人点了点头:“没错,你的任务并不重要。主脑的主要作用便是用于推算那些影响现实世界的人,因为异空间内可以调快时间,只要将历史完美复制大展,就能在空间内制造出一个和现代世界一样的世界,从而进行各种事件的不同解决办法,对世界的不同影响,甚至可以推算出什么人会对世界有害,到时提前杀死他避免对世界造成危害。”

  云不器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的考古队员身份和唐朝的事,全部是主脑给我植入的记忆?”

  那人摇了摇头:“不完全是,异空间内的生命和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若想改变空间内的世界,必须将现实人的大脑同主脑连接,将你的思维植入至异空间内的某人身上才行。”

  云不器突然想起了所有事:“我全想起来了,谢谢你啊,老张,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老张将工作证递给云不器:“看样子你全想起来了,既然完成了任务,可以休假回家了,等你什么时候调整好了再回来吧。”

  云不器接过工牌,来到A区自己的宿舍,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2025年五月二号】。

  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云不器拿着车钥匙走向停车场,一边开车一边朝家而去。

  一路上,云不器满脑子都在想着李安澜:“安澜,你怎么样了?”

  云不器突然想起异空间内的人是真是存在的,也就是说李安澜很有可能跟着他回到了这个世界。

  想到这里云不器越来越激动,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

  “滴~滴~滴!”后面的车辆开始催促起来,有的司机将头探了出来:“喂,快走啊,停在这里干嘛?”

  “快让开,别阻碍交通啊!”

  云不器猛地调转方向,在公路上逆行,直奔机场:“既然我们是在唐朝云烨墓附近初次见面的,就再去一次吧!”

  来到机场,云不器找了一个旅行团前往云烨墓。

  俩小时后,飞机落地,旅行团的大巴车早已在机场外等候,云不器戴上耳机轻闭双眼,坐在大巴车的角落听着音乐。

  乘客们陆续到达,导游也上了车,司机发动车辆,大巴车缓缓启动朝云烨墓而去。

  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导游拿起话筒开始了介绍:“大家好,我是本次导游,我叫林月,大家可以叫我小月。此次唐代古墓一行将由我带领大家,并向大家介绍景区的一切,大家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行了。”

  角落里的云不器听着导游的声音,觉得有些熟悉,睁开双眼看向导游:“她?!”

  云不器朝林月招了招手:“导游小姐!你能过来一下吗?”

  林月来到云不器身前,弯下腰:“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云不器打量着林月:“像,太像了,不!简直就是本人!可惜你不是她,你们还是有区别的。”

  “先生,您在说什么啊?您是说我向您的一位朋友吗?”

  云不器点了点头:“没,没什么,没事了,不好意思!”

  俩小时后,大巴车来到景区,众人在林月的带领下在古墓园区转了好一阵,云烨仔细观察着园区内的每一个人,就怕错过了李安澜。

  眼看着就要走出园区了,云不器很是失落:“不知何事才能再见到你,安澜!”

  云不器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伴随着哭泣声喊了几句:“安澜!安澜!你在哪啊?你到底在哪里啊!”

  林月走到云不器身旁:“先生,您怎么了?”

  云不器摆了摆手:“没,没什么,继续走吧!”

  刚走没几步,云不器便又停下脚步回首望着走过的路,擦了擦泪水。

  转身准备继续前行,只听后面有人大喊道:“云烨!云烨!我这里,我在这里啊!”

  云不器听见了李安澜的声音,激动地寻声追去,林月见云不器脱离了队伍,有些担心:“各位,在这里等我一下啊!”便去追赶云不器。

  云不器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二人相距十余步,云不器深情的望着李安澜:“安澜!”

  李安澜点了点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微笑着说道:“哎!”

  云不器张开怀抱朝李安澜走去,紧紧地将李安澜抱在怀中:“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李安澜红着脸,看着周围走动的人,将头埋进了云不器的怀里:“你干什么,周围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快放开!”

  云不器抱的更紧了:“不,我不放开!”

  一旁的李承乾走到二人身旁:“大庭广众的,成何体统!”

  云不器这才注意到李承乾:“承乾,你也在啊!这么说十三,他…!”

  “先生,您,您快跟我回去吧,大,大伙都在等着你呢!”林月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朝云不器喊道。

  云不器单臂搂着李安澜,指着林月:“承乾,你看!”

  李承乾向林月望去,瞬间呆住了,双腿控制不住的朝她走去,嘴里小声嘀咕着:“辛,辛月?”

  ------------------------------

  全书完

  -----------

  这最后一章,看的痛快吗?五千字,五章浓缩一章,让你们看个痛快。这一章,我觉得这个转折应该出乎你们的意料,中间那一段你们是不是都以为这一切都是云不器的幻想,而感到失落??

  这本书其实有几个地方没有细写,第一便是管义虎,他和盖苏文师父是义兄结义兄弟,在隋炀帝一战中,盖苏文用计以管义虎手下大将王青为诱饵,引隋军出寨,虽然盖苏文大胜,可王青却战死,王青是管义虎的亲信。从此管义虎便和盖苏文针尖对麦芒。

  而罗宏便是王青的孩子,盖苏文杀了荣留王后,担心王青的后代会复仇,便假传旨意将王青一家满门杀尽,管义虎费了很大力气,才将罗宏救了下来,从此隐姓埋名,伺机复仇。

  这便是天机堂和盖苏文的恩怨,也是为什么罗宏非要置盖苏文于死地的原因。因为不是本书主线,并没有写进去,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至于十三,我会在第三部里写。(如果有第三部的话。)

  其实按我的想法,这是时间三部的第二部,还有一部是由来(修仙路这本),第三部是收尾。如果有时间、精力,我会继续将另外两部写完,有兴趣的我们届时再会。

  谢谢各位的支持……缘,妙不可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砖之时间规划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砖之时间规划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