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想做异类
瑟瑟绯橘2020-08-05 16:492,243

  今夜的乌素市十分繁华热闹。

  大概是中秋节的缘故,随处可见一家人一起出来逛街吃饭。

  韩鲸落也因此推迟了一个小时才下班。

  她在一家西餐店做服务生,是高考结束后找到的第四份兼职。

  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

  特殊日子,商场也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打烊,她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即使快到零点,商场里的人依旧不少。

  有情侣,有家人,或者朋友,她们手牵着手开心的交谈着,欢声笑语充斥着这个偌大的商场。

  韩鲸落看着一副副灿烂的笑脸,心酸的挤出一个微笑。

  她有一双晶莹的眸子,明净清澈,似闪亮的墨玉,皮肤冷白,小小的鼻子和嘴巴让整个人看起来清冷又不失可爱。

  她来到了果蔬区。

  葡萄看起来很不错,新鲜水润,色泽饱满。

  她扯了一个袋子开始挑选。

  一串颗粒很大很多的葡萄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伸手去拿,却摸到了一个冰冷的质感像枯柴一样的手。

  原来是一个老人同时和她看中了这个葡萄串。

  老人的脸满是皱纹,眼睛深凹,面色枯槁。

  鲸落收回手,礼貌一笑,说:“奶奶,这个给你吧,我再选别的。”

  说完低头继续挑选。

  老人无动于衷,只默默着看她,笑容阴森。

  韩鲸落察觉到不对劲,抬头对上老人那双浑浊的双眼。

  老人声音低沉:“小姑娘,你能看见我?”

  鲸落迅速转身,倒吸了一口冷气,拎着挑好的葡萄往结算台快步走,整个人的神经绷得很紧。

  结账的人很多,韩鲸落排到了中间一列队中,左右张望,确定那个老奶奶没跟来才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

  “喂。”一只手突然拍了下她的肩。

  “啊!”韩鲸落大叫。

  “你这一叫吓我一跳,你怎么还是这么易吓体质啊?”拍她肩的女生明眸善睐,笑得像花一样。

  “你是……”

  “不是吧,我好歹也和你做过一年的同学,我的存在感这么低的吗?”女孩噘嘴抱怨。

  听她这么一说,鲸落才想起来了。

  这个女生叫米莉,名字朗朗上口很好记,是她上六年级时从邻市转来的插班生,给人的印象还是挺深的,那时真正存在感低的其实是她自己罢了。

  “米莉。”

  “对,你想起来啦,你是鲸落吧,我当时对海洋生物很感兴趣,一鲸落而万物生,这个名字真的很美也很符合你的气质,所以我一直记得你。”

  “谢谢啊,嗯……那你现在是在乌素生活?”

  “没有,我是因为明天的同学会才来的,你不知道班长组织的同学会吗?”米莉很惊讶。

  鲸落想起前两天群里收到的群公告,但鲸落本就没打算去,她觉得那些人那些年没什么好怀念的。

  “好像是有通知。”

  “你不去吗?同学们都很久没见你了。”

  鲸落微笑道:“我明天还有事,去不了。”

  米莉耸肩:“好吧,那太可惜了。”

  *

  小学时期是她最不愿回顾的过往,因为奇怪的行为,时不时的喊叫,被其他的孩子当异类看。

  父母不知所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她不觉得自己有多惨,因为她知道这世上比她惨的人还有很多。

  那些人可能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

  就像后来收养她的警察爸爸说的:“你要坚强,要变得强大,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自己爱的人。”

  于是所有的自卑都变成了催化她变强大的动力。

  她越来越爱笑,对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但长久的幸福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

  鲸落拎着葡萄和两罐啤酒朝家的方向走。

  凉风瑟瑟,只穿着一件单薄衬衫的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远处跑过来一个瘦瘦黑黑的小男孩。

  他跑到鲸落面前停下,笑容纯真:“姐姐,你看到我妈妈了吗?我找不到我妈妈了,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鲸落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身后。

  “谢谢姐姐。”小男孩兴奋地向她身后跑去,嘴里还念叨着“妈妈,我来了”。

  韩鲸落目送他消失在夜色中。

  路灯下的小男孩没有影子。

  她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从小就是。

  有阴阳眼的人大概分两种,一种是利用,一种是厌恶。

  前者便是那些捉鬼的道士,后者就是像她这样因为阴阳眼带来的困扰而不能睡个好觉。

  因为能看见鬼,总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同龄小孩都不愿意和她玩,把她当怪物看待,她也因此变得自卑孤僻。

  读完小学,一次偶然的缘分,她认识了警察韩誉,韩誉当时刚刚三十出头,他很喜欢鲸落,也心疼鲸落,他收养了她。

  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养。

  他对鲸落的教育阳光乐观,鲸落的性格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开朗活泼。

  她们住在一栋破旧的小区居民楼里。

  房间很小,但足以住下她和养父两人。

  *

  “老韩,我回来啦。”韩鲸落换了鞋,从厨房拿出盘子摆在了一个小柜上。

  打开了两罐啤酒,把葡萄全部剥皮摆在了盘子里。

  柜子上,两罐啤酒,一盘去皮葡萄,一张遗照。

  灰色照片中,韩誉身穿警服,头戴警帽,眼窝深邃,气宇不凡。

  鲸落把盘子向前推了推,说:“喏,你最爱吃的葡萄,皮都剥好了,这次我就勉为其难都让给你吧。”

  “老韩,我这次的工作已经做的超过一个月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一个月的工资已经到手了,我觉得我肯定能继续做下去。”

  她喝了口啤酒,继续说:“老韩,你说你气人不,别人家今天都是团团圆圆过中秋,我却要在这里给你摆盘过忌日,你说你在哪天死不行,非挑这个日子。”

  鲸落笑得僵硬,声音也愈来愈哽咽:“你是……你是已经投胎了吗?你要是还没投胎,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我好想你……”

  鲸落满眼泪光,却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她倔强的咬着下唇,望着遗照里的韩誉。

  有些话明明就在嘴边但她就是说不出口。

  “你那天跟我说好的,你会买葡萄回来,你会把所有葡萄剥好皮都给我吃……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你为什么没有回来?你那晚站在窗外看着我,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答应,伸手也触不到你,你知道那时我有多无助吗?啊……”

  鲸落终是没有忍住,她把相框抱在怀中,撕心裂肺,放声痛哭。

  一年了,她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可她想他,这是事实。

  他给了她所有的爱。

  韩誉在时,她渐渐觉得自己和普通人一样不是什么异类,但他走后,无尽的孤独与悲伤又刺伤了她柔软的内心。

  她也不想当异类,真的不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届冥王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届冥王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