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打败情敌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慕南2020-08-23 10:103,692

  我趁着天蒙蒙亮回去,胡乱睡了一会,待得饿了自己走出卧室,见陛下独自用早膳,满屋子的人都在伺候,有些懵。

     “本来想陪你一起用膳,来了这里见你好睡想着你大病一场,该好好将养,便未叫你起来。”陛下见了我温和说道“此刻可是饿了,快过来朕这里。”

       我就这样蓬头垢面,邋里邋遢地坐过去。我以前都是早早起床梳妆打扮只为了陪陛下用个膳的,何曾有过这样的待遇?陛下何曾像现在这样待过我?

       想到此处,我鼻子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

       “朕这几日事多,加上惠妃又薨了,有些事宜要去道馆几日,你在宫里要乖些。”陛下道。

        “嗯,我会乖乖的。”我吸着鼻子道。

        陛下听了大感安慰,摸了摸我的头便走了。

        今年的春天怎么同往常不一样,明明是一样的柳抽芽花吐蕊,我却觉得又冷又萧索。忽有一片叶子落在水面上,打了个旋儿,很快便没有那么嫩绿了,像是失去了生命活力。

        “原来春日里也会落叶啊。”我叹息到,顺便从柳树上折了一条树枝,看着上面的叶子由嫩绿变为深绿,那种失了生命养分被太阳烤焦的深绿。

        若是往日,宫里可不许我这么胡闹的。然而陛下不在,武惠妃又死了,没人管得了我,我高兴怎么来便怎么来。

         “姊姊!”折扇一路寻我“哎吆,姊姊,这湖边的石栏子那能坐,出了事可不好。”

         “往常没人看见时,我不是一直这样吗?”我并不起来。

         “以前是以前,我现在看姊姊这样,心都悬了。”执扇道。

         “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我问。

         “还不是武惠妃的例子摆着。她那样谨慎的一个人……”执扇接着说“何况姊姊你是个处处不留心的……”

         “武惠妃淹死的吗?”我抬头问。

         “据说眼睛都闭不上呢……”执扇道。

         “这样一件大事,我竟从未清楚过。”我说“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

         “这个,姊姊……”执扇犹疑道,宫里对生气一向忌讳的。“我也并不清楚,只是听那天回来的小太监们说过。”

           淹死?回来?莫不是在宫外淹死的?武惠妃宫外能到哪里。

           寿王府!

          我问了问执扇日子。果然,果然……对得上,是我和大壮游出去哪天,莫不是我害死了武惠妃。

          “姊姊。”

          “嗯?”

          “姊姊你额头怎么这样凉。”折扇替我擦汗,却全都是冷汗“姊姊你别晃,再这样就要摔下去了。”

        我隐了身,晃晃荡荡地飘到寿王府花园,这里风景依旧,只是比上次冷清了不少。武惠妃就是从这里看到大壮的,她可能一路追着,直到我和大壮彻底潜到水里。

       春天的水那样凉,也不知她死前经历了怎样彻骨的寒冷。我不知道她为何对太子之位如此在意,毕竟她已经获得了陛下的喜爱。

       我若是获得陛下的喜爱,自然便什么也不去想了。

      “阿逋?”我抬眼看到阿逋站在半空中冷眼乜斜着我。“你跟我来的?”

      “不是。”他答到。

      “武惠妃死了。”我闭上眼睛“不知怎么我竟然会难过,明明那么讨厌她……”

     阿逋转身欲走,我叫住他“你陪我呆一会好不好,我们待会去看看大壮。”不知为何最近好久不见他,去找他他也不在。

      “好吧,我带你去看大壮。”阿逋声音干涩。

     我跟着阿逋七拐八拐到了一处荒凉地方,四面全是竹子,只有一泉溪水哗哗的流。

     “大壮呢?”

     “已经死了,这是它的墓,养着它的魄,这里风水好,说不定过个千八百年,他就活过来了。”

      “如何死的?”

       “不知道。”

       “要不我分它一魄,让它好好养养,兴许就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了。”大壮不在了,连个尸身也没有,阿逋又是那样对我,必定是大壮为了我丢了性命。

       “算了……”阿逋叹了口气“你那半吊子的修为,分了又有什么用,我帮你生别的法子吧。”

      “不如我先分魄给大壮,你再想法子救我。”我见阿逋脸色稍缓,又开始和他闹着玩。

      荒山茅屋里,阿逋渡了些修为给我,又采了些仙草嘱咐我吃。我看着阿逋,心中好生不明白,为何大壮舍命救我,我不过是才认识的朋友而已。我心里好生感激,又好生别扭。

       “你就是个祸害。”

       “嗯?”我一愣,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阿逋,他居然这样说我“不知怎么,若大壮帮了我,我便觉得要还回去,若是你我便不觉得如何愧疚了。”

        “所以你是个祸害。”阿逋说这的时候,语调轻快,心情甚好。

         “快回去吧。”阿逋催促道。

         “为什么?”

        “天色也晚了,你该回去了。”

        “这个理由好牵强,我不想回去。”我都好久不见阿逋了,想和他多待一会,此刻就是陛下回宫了,我也不见得想回去。“我们不去街上逛么?”

         “不去。”

         “为什么?”

         “你先回宫去,此刻宫里是你主持,你该好好经营。”

          “我可不会。”

         “先回去。” 阿逋摸了摸我的头“总之你以后就知道了,到时候记得还有我。”

          “肯定不是好事。”我心中猜想阿逋要去明月楼会那位姑娘,怎么说也不肯回去。

          谁知阿逋竟哪里也没去,我们就这样坐着干瞪眼过了一夜,早上我便困得回去睡了。

          “陛下回来了吗?”我回宫之后,睡到晌午,一边用膳一边跟执扇猜测陛下的行程。

          “没有。姊姊莫着急,凭宫里来了谁还不是得先知会姊姊。”执扇道。

          “那你觉得陛下什么时候回来?”我又问。

          “啊呦,这那是我能知道的。”

           “猜猜嘛。”

           “我猜,我猜皇上大概还要有好一段日子在宫外。”执扇神色尴尬。

           陛下就如此在意武惠妃吗?我扒拉着米饭,居然为了她连朝事都搁置了,一心呆在道馆里悼念她。

           “姊姊别太在意,皇上总归是念旧情的。”执扇宽慰我道。

          旧情……若陛下同武惠妃有旧情,那我算什么?若陛下真心喜爱武惠妃,那为何又把我召进宫?

          我心下茫然,又觉得陛下还是在意我的,不然他不会对我说那么多好听的话来,不会在离宫之前特意跟我告别。  

         

         “小梅公子怎么长吁短叹,连桌上的荔枝好郎君也不知吃了。”露已笑话我。

         近几日我在宫里呆着也无事,便夜夜偷跑到蒹葭姑娘这里来玩。开始她再三叮嘱我不必再来,说这里是污浊之地,我不像是个纨绔的公子,不该来。奈何我不听劝,她便不说了,每次我来时,从不接待其他人,还好酒好菜地招待我,似成了朋友一般。

        “我哪里便长吁短叹了。”

        “好,谁说你长吁短叹了。”蒹葭忍住笑意说道“此刻不饿么?快吃罢。”

       我拿起一块糕点,嚼了一口,是往常吃惯了的,便没了再吃的兴致。

       “蒹葭姑娘我这样烦你,岂不是打扰你的生意。”我问她,自从熟了之后,蒹葭执意不肯收我的钱,我便没有再给过。

       既收不到银子又得接待的客人,我大概全是头一个,心中常觉得愧疚。

       “我又不是什么当红的姑娘。”蒹葭姑娘笑了“你时常来陪我说说话,解解闷,我欢迎还来不及呢。”

       “当真没有吗?”我问“我头一次来的时候,仿佛记得有一位公子从这里出来过,大摇大摆的,可是这里的熟客?”

        “呦,我说呢。”露已阴阳怪气了一句。

         “没有,哪位公子不是。他是个侠客心肠,对我曾有过救命之恩,我请他过来坐坐,喝喝茶权当谢他而已。”蒹葭姑娘笑了,像是有什么难题突然解开了一样“我谢过他之后,他再未来过。现下你可释怀了。”

       释怀?我释什么怀啊?难道蒹葭姑娘看出了什么,怎会呢,我可是变身成男子,又不是乔装,那有把柄给她抓!

      “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罢了。”我搪塞了过去,然后继续同蒹葭露已饮酒取乐,心情比以往开怀了不少。

       露已见我开心了,笑话我说我想个性情天真浪漫的孩子,一会难过一会高兴的。蒹葭姑娘亦微笑接嘴,反问露已这样不好么?说我永远这样开开心心的才好。

      其实,我那是没有烦恼,只不过刚才一时开心,抛之脑后罢了。诗人们总说一醉解千愁,或者是书中自有什么什么的,也解得了愁。

      我不看书,却是醉也醉过,玩耍也玩耍过,乐在其中时,自然是忘记了忧愁,可是当酒醒时,一睁开眼,愁人的事还在那里,撵也撵不走。说到底,喝酒,宴饮不过是逃避罢了,等醒了,还是要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去解决这些愁人的事。

     以前,武惠妃总是找我麻烦,可我有陛下护着,并不觉得如何愁,如今她死了,陛下如此伤心,我才觉得愁,但是又无计可消除。

     陛下,诶,又是陛下,我总为他犯愁,可感情的事情要如何解决呢?只好用酒,用交朋友来逃避了。

        “才说你今日心情不错,如何又叹气了?”蒹葭问我。

        “我,我有一个妹妹……”我何不把烦心事向她说了呢,蒹葭姑娘智慧过人,看事总有一番独到见解。“我这妹子,嫁了一个丧妻的男子,那男子对她极好。只是,那男子也思念过世的妻子。有时候思念的顾不得我这妹子了。你说,这男子是喜欢我妹子多些,还是喜欢他妻子多些?那男子对我那妹子是真的好。”

       “哼,世间多是这些负心汉,否则这明月楼哪里来这么多生意!”蒹葭姑娘冷哼一声,颇为不屑“我劝你那妹子别为此难过了,不值当!那男子谁都喜爱,谁更够不着一些,更爱谁一些。”

     “可他对我那妹子是真心的好,还为她栽植了她喜欢的花。”我低声辩解“他那妻子陪了他多年,其实我也可以理解。”

     “你不可以理解。你理解了他们谁来理解你。”蒹葭姑娘说“那男子可顾虑过你妹自是否会因此不快?他若真心追思他妻子,有怎会娶你妹子过门?他若喜欢你妹子,又怎么会一想起妻子来,连你妹子都顾不得了?”

     蒹葭姑娘一连串的发问把我打得晕头转向,我都不知如何说了。可他是当今陛下,皇帝三宫六院不是很正常么?我只是问他心里的位置。

     “可能他有他的不得已,我那妹夫是个有头脸的人物,就算他不要,也挨不住别人成堆的往家里送。”我辩解。

      “天底下的女子便是这样傻。明明知道人家心里没自己,还要忍不住为人家开脱。”蒹葭越说越激昂“天下男子都是这样,可以同时爱两三个,说到底还不是最爱自己。便说当今陛下……”

      “姑娘,这哪里能胡乱说!”露已忙打断她。

     “我全家已遭了罪,我还怕这个不成!”蒹葭愈加激烈。

      “当今陛下如何?”我忙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