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鱼”后小故事
慕南2020-08-19 09:394,173

   我蹑手蹑脚地打开窗子,见执扇正在内殿焦急得踱来踱去,必是等我等急了,又不敢声张。

     “喂!”我从她背后吓她。

      “姊姊跑去那里?吓死我了。”执扇道“好香呀,什么味道?”

       “我想起宫里那些小人可恶,不给饭吃,饿急了,去御膳房偷拿了些。”我道。

        自我见了陛下与花散里,心里不痛快,再宫里游走,误打误撞进了御膳房,想起我与执扇这些日子从来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便转挑好的,那了许多吃食。

      “你看,这些从前都是往咱们宫里送的,如今也没有了。还有酒,除了与陛下,我从未吃过酒,今日也拿了一壶,还有这些点心,咱们留着垫肚子。”我一样一样拿给执扇看。

       “姊姊,你……可,这让其他人发现了可怎么好?”执扇略显担心。

        “那就找我好了。”我扯了一只鸡腿吃,满手油渍“若陛下发现了,我到要同他理论理论,怎么要把人活活饿死在宫里。”

        “姊姊……”执扇不再说话,开始同我一起吃起来。

        “我们再尝尝着酒。”我吃着没劲,把酒劝执扇。

       这酒一点也不好喝,别人都说一醉解千愁,可我却越喝越闷,越喝越烦,越喝越想喝。

      “咦?怎么没有了?我还要!”我此时觉得浑身热辣辣的,只想走出屋子去透透气。都说北风萧瑟,可我次时却觉得,夜风凉爽,拥抱着风,仿佛风就能把我吹到天上去似的。

       “别,咱们偷吃东西,关起门闹也就罢了,出去让别人看见了又要生出多少是非。”执扇急忙拉住我“姊姊醉了,快躺着罢。”

      “我没有醉啊。”我甩开执扇,打开窗子,风一股脑的往屋子里钻。我伸展胳膊,尽情舒展,心里也没有那么不痛快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一醉解千愁,我现在是信了!

      执扇见拉我不住,便嘱咐道“姊姊就这样罢,千万别出去,我去寻些热水。”

       说罢,便关上门去了。

       我迷迷糊糊站在窗口吹了一阵风,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便上床去,也不觉得怎么冷,踢了被子,仍开着窗。

       半夜,我口渴难耐,唤执扇唤不动,见她已趴在我床边睡着,不忍再叫,便自己下床倒去。壶里一滴水都没有,我便外出寻去。

       凉风习习,吹散了我的一身酒气。夜半无人,我竟一路走到了太液湖,冰雪消融,湖水泠泠淙淙,我看着心下欢喜,不如跳进湖里洗个澡,好好去去这一身酒气。

       湖水甚泠冽,我倒也游得欢畅,如鱼儿般自在。我随着鱼群,见鱼群往东处流去,我亦随着它们。

       原此处通着外头,我见湖水越往东河岸越窄,以为自己出去不了,没想到自己也同鱼群一般游了出去。

       不好,此时天已蒙蒙亮,让长安百姓看到一个女子在湖里怎么好。我打算回去,却听到傍边一个小鱼热心地招呼道“你是要往太液湖么?哪里的冰雪才化,没有什么吃食,不如往宫外去找个安稳的地方,等天气回暖了一些再回来。”

      我怔怔地看着这条小鱼,奇怪?我怎么会听懂鱼说话?心中正纳闷,连说话都忘了。

      “好漂亮的小鱼,可惜是个傻子。走罢。”另一条小鱼见我不说话,招呼着同我说话的那条小鱼走了。

     我环顾四周,摇了摇身子。咦!我果然变鱼了,从前只听说过东瀛有个兴义和尚梦中变做了欲游览山河的,没想到我也成了。

     想到此处,我放下了担心,打算好好玩玩。

      春水初融,缓缓破冰,水流倒也不急。我顺着水流,正好看看白日的长安。两岸才有青翠冒出,沿街跑的孩子们穿得单薄,脸也通红,只是风十分的冷,大人们一时还未换下冬衣,小贩儿们叫卖声不绝,比宫里热闹多了。

       我一路观赏下来,觉得市情看够了,变问沿路的小鱼附近有什么可看的风光。

       “瑁王府啊。那个瑁王新娶了媳妇,整个府里新修了一遍,又才凿了个水池,养了些好看的锦鲤。我们都偷偷的跑去哪里看。”小鱼道。

       “瑁王,那不就是武惠妃的儿子吗?”我脱口而出“可是……新修的池子又与外头的水路不通,怕是进不去吧。”

       “小姊姊是才过来的吗?想来是不知道凡是这长安城中显贵家的池子,我们都能找路进去。”小鱼打量着我。

       “是啊,自小在太液池中长大,近日才游出来转转的。”我就着这尾小鱼的话说。

       “真是可怜。”小鱼露出同情的目光“我带你去吧。”

      “如此,多谢你了。”我听了是武惠妃的儿子本不想去,可架不住这小鱼善良热情,心也开始活动了。

      那小鱼带着我潜入水底,游了好长一段时间,方看到一群非常漂亮的锦鲤游来游去,中间并没有其他杂的鱼,才知道是地方了。

      那小鱼告诉我露出水面就是了,只是它还有事不能陪我。便去了。

      我潜出水去,见园中亭台楼阁,花草树木与宫里景致无甚区别,遂感无聊。

      “这里的景致好看,漂亮姊姊又多,怕是宫里也不过如此了吧。”一头顶一点红斑的锦鲤感叹。

        太没见识,宫里的楼阁比这精致多了,宫人也比丫鬟出挑。我暗暗好笑。

        “别的不说,就论这王妃娘娘,样貌才情怕是世间也不到第二个了。”另一个白色锦鲤道。

        原来它们不仅谈风景,还议论好看姑娘。我不服。“你们定是没见过宫里的梅妃娘娘,那才是个世无其二的美人。”我插嘴道。

        “那也是个妙人。”白色锦鲤咂咂嘴“早些时候我游经太液池,见暗上有个跳舞的女子,那姿态,那容貌……啧啧啧,问了才得知那是梅妃娘娘。”

       “谁也不知道哪个梅妃娘娘是个什么性子,我们这位瑁王妃娘娘倒是日日可见,最是温柔和顺不过。”头顶红斑的锦鲤颇为护短“咦?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你打哪里来。”

         “我从太液池过来。”我说道。

        “怪不得你没口子的夸你们哪位梅妃娘娘,今儿你先别忙走,也看看我们这里的美人,回去了也给太液池中的其他小鱼说说,也算是出来一趟。”红色斑点的锦鲤说道。

         我点头同意。我倒要看看这个瑁王妃到底又多漂亮。

       天渐渐暗下来。府中仆人们沿路两旁点了蜡烛,路面由大理石铺成,光洁平整,远处两旁植树种花像翠障一般,越发显得是羊肠了,又窄又曲折,让人找不到入口。

        不一会儿,在翠障中似有光亮,一行人点着灯笼端着食盒过来,似要池傍的那个亭子。走在中间的那对男女衣饰华丽,手上并未拎东西,想来身份显贵,是瑁王夫妇无疑了。

        只是天黑,他们又离我远,看不清楚脸,未见他二人有多漂亮。

        “天气还未暖起来,怎么想来这里用餐。”那瑁王在亭子里坐下,我趁机瞧了他的脸,的的确确是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

          “景有趣呗。”女子的声音宛若女童,清脆中带着三分娇嗔“你老是用过餐就去书房,今儿在这里,我们吃罢了,我陪你过去,路远些,走得时间长,我便陪你多走走好不好?。”

      女子并不坐下,背对着我,扶着瑁王的肩膀说道。这举止,并不像正妃,但凡正妃总是规矩端庄的,就是常去宫里的命妇。她却娇憨,像个孩童或是小妾。

      “就是那个,漂亮吧。”红斑小鱼与我咬耳朵。

      “她呀——”我脱长语调“晚上穿白衣裳出来也吓不到人。”

       那瑁王妃的背影实在“宽阔”,红斑小鱼心中不悦可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怼我。

      正说着,他们夫妇二人坐下,趁着瑁王妃为瑁王布菜的空当,红斑小鱼催促我快看。见那瑁王妃只穿了寻常衣裳,头发也松松的堆在头上,只用一珍珠钗绾住,若不是月光下可仔细辨别出的华贵布料与那颗熠熠生辉的大珍珠可自矜其贵妇身份,否则这妆扮也太普通简单了些。

     弦月透过厚厚的云层散下一束光来,柔柔的照在瑁王妃脸上,月下美人面若芙蓉,杏目含春,便是整个大明宫都再找不出这么一个又美又气质风流的女子。

    可见连月亮都是偏爱美人的,连月光都往她周围多斜几寸。我暗自赞叹。咦,这柳眉杏眼,体态风流的美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了,是七月七那个猜灯谜的漂亮姑娘,她还有两个讨人厌的姊姊。我再细看,她比原来丰腴不少,可这艳丽之姿远胜其他身量纤纤的女子。

      “如何呀?”红斑小鱼见我看得痴了,便推推我“比之宫里最漂亮的梅妃娘娘如何?”

       “马马虎虎,比之梅妃娘娘各胜擅长罢了。”我原想夸几句,但见拿我来比,心里有气,不愿在这上面输人一等,却也喜爱她的美貌,忍不住多夸几句“梅妃娘娘纤细,是个风吹起来便能乘云而去的神仙;这瑁王妃丰盈,却好似日头下开得最大的一朵牡丹,值得全春天最好的阳光雨露,一枯萎,整个春天都败了。”

       “极是极是。”红斑小鱼喜滋滋的“若我们娘娘老了,不漂亮了,整个长安便再没有美人了。”

        “可梅妃娘娘会舞,跳得还很好。整个大明宫再找不出第二个,你们瑁王妃行么?”我问。

        “我们娘娘也会舞。”红斑小鱼道。

        红斑小鱼拼命的夸她,我才知道这位瑁王妃杨氏唤做玉环,原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只因父亲去的早,从小一直跟着叔父生活。去年七月间偶然被瑁王看见,彼此颇有情谊,只是武惠妃不是很喜欢,为此瑁王不知跟武惠妃打了多少擂台才娶进来。

       “我们瑁王,最听惠妃娘娘的话……可惜,为了美人连母亲也闹了,惠妃娘娘不恼闹她的儿子,却常常为难儿媳……”红斑小鱼可惜道“往常天热的时候瑁王妃娘娘最爱为瑁王跳舞,就在这后花园里,所有的鱼都来看,也有跟着跳的,可这武惠妃不喜欢,常常扫大家的兴。可惜你来的不是时候,否则就该瞧瞧我们娘娘跳舞。”

      我微微不屑,不就是舞么,有什么好稀奇的。难为它一连说好几个可惜,我口头上也跟着叹息,心里却不觉得如何。

       岸上亭子中坐着的瑁王妃同红斑小鱼一样絮絮叨叨,多是她说,瑁王口中敷衍着应答。

        “罢了,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去书房了。”瑁王道。

       “这才多久。”瑁王妃好不容易住了口“你总也不陪陪我。”

     “小半个时辰了,往常瑁王都是在书房了,饿了才吃的。自打娘娘来了,一日三餐总不落下的陪她。‘’红斑小鱼悄悄对我说。

       “瑁郎,瑁郎。”玉环把头伏在瑁王肩上,头微微动着,青丝搔着他的下巴。“天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替父皇做事,多累啊。母亲只道是要你多替父皇分忧,却哪知你的辛苦。如今我来了,只想如何多陪陪你,叫你过得不要那么辛苦。”

      “玉环……”李瑁心中一片柔情,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

      “咦,有了。”玉环想想起什么来的,突然抬起头“瑁郎,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唔……”李瑁好像颇有些为难的样子,想是书房里还有许多事未处理“好吧,好。”

      云半遮月,风摇影动。杨玉环起身披了一件赤色绣金丝牡丹的大袖衫,与她原穿着的墨绿襦裙衬起来显得十分华贵,只是我所见过的舞衣,样式倒与她相差无几,只是凡是我见过的,全是浅色,为的是舞姿灵动飘逸。

       而今见此女所选舞衣与往常不同。不由得心中好奇。

        只见她一探一引,姿态婀娜,或回腰或伸臂,如孔雀开屏斗艳,又似凤凰傲意凌空。与我往常所见的飘渺之姿不同,又别有一番特色。

       我环顾四周,见其他锦鲤皆随着拍子尾巴摆动,有些不解。

        “你别笑话,咱们看娘娘跳舞时,看的眼热,总盼得和娘娘一起舞才好呢。”红斑小鱼红着脸解释道。

        “呵,这有什么可笑话的,我天天在太液池里,其他鱼见了我们梅妃娘娘跳舞也是这样的……”我还没说完,见水中锦鲤散了大半。

       红斑小鱼还叫我“快逃。”,有什么可怕的呀,我向岸上看去,原是武惠妃来了,呵,都怕武惠妃,我可不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