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见义勇为”
煊烨2020-08-05 21:403,004

  安清明看着山岚面前的古琴,与平时别无二致,心中生了一丝疑惑。

  未等安清明开口询问,山岚便开口解释道:“这把琴也算是仿得精妙,看起来与我那把古琴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划痕都仿制得一模一样,可是这把琴的灵力全无,完全不可能是我原来那把。”

  “我早就说了那店小二不是个好人,这个黑店,竟然连小爷我的古琴也敢偷,看我不掀了他的店!”说完,山岚气急败坏往楼下跑去,安清明顾不上细看,也跟着他往楼下柜台去了。

  柜台主管看山岚往这边过来,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个职业化的笑脸,毕恭毕敬地说道:“客官是来退房的?您稍等,我给您结算一下账目。”

  山岚疾步走到柜台旁,一拍柜面,说道:“少给我装蒜,快说!把小爷我的古琴藏到哪儿去了,劝你识相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他特地强调了了是”我们“而不是“我”,生怕那店家觉得自己弱小好欺负,不肯把那古琴交出来。

  主管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配上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不紧不慢地看着山岚:“既然客官说我们偷了您的古琴,那就请客官拿出证据来。”

  山岚的火气彻底被勾了上来,转身便要砸了桌子,掀了柜台,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未等他动手,后院一个伙计慌慌张张跑进来,神情很是错愕,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个踉跄跪倒在主管面前。

  “不,不好了,李主管,云二他,他······”伙计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惊愕有增无减。

  “他怎么了,你倒快说。”

  “他,他死了。”伙计颤抖着,似乎是后怕。

  “死了?怎么死的?”李主管脑袋“嗡”地一下,像是被雷劈了。

  “我,我也,不知道。”伙计说着说着泪水便止不住地流下来,十分害怕地看着柜台的李主管。

  “他死在哪了?”

  “后院。”

  李总管依旧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向安清明二人行了礼,快步往后院走去。

  安清明觉得事有蹊跷,拉着还傻站在原地的山岚跟着李总管向后院走去。

  刚踏进后院,一股尸体的腐臭味便喷涌而来,山岚闻到这个味道险些要把早晨刚吃的一顿包子糕点给吐个干净。安清明从衣襟里掏出一块白色的丝绸手绢,向山岚递过去。山岚接过手绢,便迅速往脸上一蒙,手绢上绿茶的清香冲淡了空气中的腐臭味,这才止住了呕吐。

  “你一个男人,怎么会随身带着这么香的手绢?”山岚刚缓过来,就歪过头去问安清明,语气里有些挑逗。

  “少废话,不要就还给我。”安清明不为所动,径直向前走去。

  “哎哎哎,没说不要。”山岚悻悻不再往下说,蒙着脸,跟着安清明走过去。

  后院的尸体躺在院里的井口旁边,看起来像是打水时猝死的。尸体的浑身发黑,两条胳膊上的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所以空气中才会充满着那么重的腐臭味。

  安清明强忍着强烈的腐臭味,向前走了一步,在看到尸体脸部的时候震惊了一下——死者竟然是早上给他们送饭的那个店小二!山岚跟在他后面也向前迈了一步,看清楚脸之后他们两个脸上摆着同款“震惊”。

  “怎么会是他?”山岚看着清明,像是在问他,也好像是在问自己。

  李主管听到了山岚的话,便转头问他:“怎么,客官认识云二?”

  “不认识,只是早上送饭时见过他。”山岚急忙摇头,脸上的震惊收敛了许多。

  “李主管,你怎么看这事?”安清明开口问李主管,语气中没有一丝慌张。他一向是这么镇定自若。

  李主管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依我看来,像是被抽了灵气。”

  “不错,正常死亡的尸体不会以这么快的速度腐烂,除非是被抽了灵气,而且这尸体的两个手臂腐烂程度更甚,应该是手臂先被下了毒,而后又抽干了灵气。”安清明很是淡定从容地分析。

  “公子说得不错,可这云二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就被人毒杀了呢······”

  安清明缓缓偏头看向李主管,眼底有一丝凌厉:“恐怕李主管比我们更清楚。”

  李主管听了这话非但不紧张,神情反而比刚才舒张,长舒一口气,轻笑了两声,摆出他那一副恭敬的样子将安清明向别处引:“公子这边请。”

  清明和山岚跟着李主管来到了后院的一处厢房,进门便是几处硕大的置物架,摆着琳琅满目的古董瓷器,有普通的白玉瓷,也有镶着金边宝石的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瓷瓶。

  山岚被这满屋的瓷器看花了眼,不禁感叹:“你搞古董收藏啊,这么多瓷器瓶。”

  未等李主管开口解释,安清明便开口道:“这不是一般的瓷器瓶,这是装灵力的容器。”

  “什么?这里面装的全是灵力?”山岚不解,瞪着眼睛,呆站在原地。

  “这位公子说得不错,这些瓷器里面装的都是灵力,由高到低不等,灵力的种类也不相同。”李主管解释道,“既然公子已经看出来了这是装灵力的容器,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下去了。”李主管顿了顿,又继续解释:“我们这店,表面上是客栈,可实际上是个灵力交易所。我们提供承装灵力的容器,供客人之间进行灵力的交易。说白了,就相当于是个灵力的典当行。所以我们这家店入住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来进行灵力交易的,不是来当灵力的,就是来买灵力的。”

  山岚越听越迷:“那这又跟云二的死有什么关系?”

  “这世上的灵力交易所只有我们一家,所以基本上各地发生的灵力案件都与我们有关,但是我们也仅仅是提供交易的容器,并不参与其中。尽管如此,还是免不了会惹上麻烦。”李主管走到靠近墙面的架子旁,从上面取下来一个十分华丽的瓶子,拿到旁边的桌子上。

  “这是前几个月有个客人存到我们这里的,花重金要我们保管些日子,说是过些时候再来取。据说是八荒某个家族很重要的灵力,我们也不敢多问,就给存起来了。”李主管看了看面前的瓶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过了几天,便有一伙人带着那个客人的尸首来店里讨要这个灵力,我们虽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好歹也知道那伙人并非正经客人,也就没有把灵力交出去。”

  “那伙人三番两次来讨要不成,就变着法儿地向我们挑衅,有几次客人都莫名其妙死在了店里,所以现在也基本上没有客人敢住在店里。那些人的死法,跟云二的死法很是相似。”李主管总算是把事情说了个大概,端起茶杯豪饮了几口。

  安清明听着李主管的话,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瓶子。

  山岚终于算是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那你们为什么想点办法,还要纵容那些人胡作非为。”

  “我们虽是保管灵力的,但本身灵力都不强,只能勉强保全自己和这些灵力,根本就没法去与他们抗衡。”李主管无奈摇了摇头。

  安清明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对上李主管的目光:“那你可知他们的来历?”

  “我在古书上看过记载,西北浊潭山庄有一异族,善用蛊毒杀人于无形,中毒之人顷刻之内便暴毙而亡,灵气尽失,尸体腐烂速度异于常人。由此看来,那伙人很可能就是来自浊潭山庄的异族人。”说罢,李主管起身向安清明行大礼,“刚才便看出公子身手不凡,还望公子能够慷慨解救鄙店于水火。”

  “总管高看了,我们不过就是略有一些灵力的凡人,又怎么能擅自妄言解救呢?”安清明并不想多管这一档子闲事。

  山岚在一旁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素来一身侠客气,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一把攥住安清明的手:“哎,这主管都这么说了,咱们也不好不管吧,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那些异族都害了这么多人了,我们不管这个事情,那更多人死了怎么办?”

  山岚越说越激动,攥着安清明的手也就攥得越紧。

  安清明低头看了一眼手,又抬头盯着山岚,毫无感情地说道:“你琴都没了,拿什么去对付那些人?”

  山岚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琴没了,眉头复又紧攒起来,懊恼又气愤,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对啊,我的琴还没有着落呢!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竟然敢偷小爷我的琴,让我知道了非轻饶不了他。本来还以为是那个叫云二的店小二偷了我的琴,现在倒好了,他死了,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我看倒也不见得完全没有头绪。”安清明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