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跟定你了
煊烨2020-08-07 23:092,753

  山岚听到这话,一下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地看着安清明。

  “我看你的古琴不像是被掉包了,倒像是没了灵力。”安清明说完,转头看向一旁的李主管。

  李主管也立刻知会了清明的意思,急忙解释:“公子冤枉,这事儿真的跟我们没有半点儿关系,我们可没那个本事取了这位小公子灵器的灵力。公子不信的话,查查这些瓶子里的灵力便知道了。”

  山岚合上眼,轻轻喘息着,慢慢把全身的灵力都集中在眼睛,渐渐地,他看到一团团火焰,大小不一,成色也不相同。那些就是被贮存在容器里的灵力,他一个一个看过去,仔细辨认着,直到看完最后一个,也没有找到古琴被偷走的灵力。

  他泄气地摇摇头,看向安清明,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撇撇嘴:“确认完了,都没有。”

  “我想也许是昨晚在这儿留宿的客人偷走了,他们都是做这种买卖的,保不齐就盯上了公子古琴的灵力。后来怕你们察觉到,就先把灵力带走了。不过公子放心,这被偷走的灵力不能久留在身上,必须尽快放到容器里,所以我猜这偷公子灵力的人也一定没有走远。”

  “可是这附近有不下十个镇子,我又怎么能找到他去哪了······”

  “不急,我有办法。”安清明起身向楼上他们的房间走去。

  山岚紧跟着安清明回到房间里。

  安清明示意山岚把房间门关上,山岚乖乖按照安清明的指示,关上门之后坐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安清明从身上掏出一面做工十分精良的镜子,心里暗暗想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臭美”一类的说辞,但是又生生憋了回去。

  毕竟这个时候,自己像个没头苍蝇,而安清明简直就是他心里天神一样的存在,谁都不允许对安清明说任何一句不尊敬的话,当然他自己也不行!

  安清明集中精神,把全身灵力都集中在玄玉镜上面,嘴里低声念着几句咒语。玄玉镜慢慢从一个小镜子变成一个足足有一尺长的大镜子,镜子里面的成像也逐渐模糊起来。

  山岚早在安清明念咒语的时候就被“催眠”了。他从小长在一处山上的道观里,每日听着观里的道士念着乱七八糟的咒语早就听烦了,也早就养成了一听咒语就困的习惯。他漫不经心地听着安清明的咒语,虽然听不清楚咒语的内容,但是光凭这个音调就足以让他昏昏欲睡,最后终于在听到第二遍的时候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

  他是后来被安清明摇醒的,不明所以地揉搓着眼皮,脑子里懵懵的。他睡得太沉了,以至于安清明根本就叫不醒他,只能亲自动手摇醒他。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山岚一边说一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

  安清明黑线。

  “你古琴的灵力在西北方向,看地图上的位置似乎是在浊潭山庄。”安清明若有所思,“看来这个浊潭山庄,是非去不可了。”

  “什么浊潭山庄?”

  安清明又一次黑线······

  安清明和山岚匆匆离开了客栈,顺道在集市上买了一匹马,往西北方向去。

  在马市上挑马的时候,山岚十分不解,追着安清明问为何要再买一匹马。

  “为什么要买马,我们不是已经有一匹了吗?我看不如把这个钱拿出来吃几顿好吃的。”

  安清明故作高冷板着脸不理他,继续挑选这些马匹。

  “要去的地方很远。”他只悠悠说了一句话。

  “哦。”

  山岚其实很想问一句“然后呢······”

  虽然不懂其中原因,但是见安清明这样,他也不想继续追问下去,免得让安清明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也不懂只关心吃的傻瓜,只好无奈撇撇嘴,乖巧地跟在安清明后面走着。

  安清明其实有自己的私心,他并不想让山岚知道,每次和他骑马的时候,自己总有一种莫名心动的感觉。

  可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十分奇怪,细细想来,或许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骑一匹马太挤了吧······他这么跟自己解释着。

  小镇离浊潭山庄不远,但路程少说也得走个一天。再加上他们出发时已经是正午,傍晚时只走了一半的路程。

  走的是两地之间的野路,方圆几里连个人家也没有,客栈更是不可能,所以只好夜宿在林子里。

  山岚临走前被李主管好好招待了一顿,什么店里的好鱼好肉好酒应有尽有,他也一点不客气,索性撒开了吃,吃得那叫一个别开生面,把李主管都吓了一跳。

  李主管好生劝告着山岚少吃点,结果他还以为是李主管为人小气疼惜饭菜,边吃边白了他一眼,李主管便也不再多言,悠悠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山岚还是吃撑了,赶了一下午的路,一直在马背上颠簸,傍晚实在是胃疼得受不了,停在路边吐了好一会儿。他扶着腰向安清明摆手,示意实在是走不了了,一口气儿蹲坐在路边,不停揉着胃。

  安清明见他此状虽然颇为无奈,却也十分心疼,扶他到一旁慢慢坐下,又去林子里拾了些木柴生火,烧了些热水给他喝了下去。

  “中午李主管好生劝告,你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现在尝到苦头了吧?”安清明温柔地说。

  “唔。”山岚十分虚弱地支吾着,胃部的疼痛让他觉得浑身发冷,以至于浑身都在颤抖着。

  清明从包裹里拿出一件外衣,披在山岚身上,坐在他旁边,用手揽过他的肩膀,让他的头轻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能睡着的话就睡一会儿吧,你放心,我一直都在。”

  山岚轻轻点了点头便没了动静,安清明看着面前的篝火若有所思,听着山岚的呼吸声渐渐平和了下来,也安心了不少。

  半夜烧火的木柴快熄了,安清明想填一些木柴,不想却惊醒了正靠在他肩头上熟睡的山岚。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事,其实我没睡着。”

  “胃还疼吗?”

  山岚缓缓摇头:“好多了。”

  安清明不再讲话,继续看着那堆篝火出神。

  “你在想什么?”山岚望向旁边紧靠着的安清明。

  “嗯······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之前做过的一个梦。”安清明被问得一愣,然后轻舒了一口气。

  “是什么梦,能说给我听听吗?”

  安清明顿了一下,开口说道:“梦的大部分我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好像是在什么黑暗的环境里,一堆半人半兽在互相厮打,后来,好像是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些半人半兽就消失了······在那后面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些。”

  山岚蹙着眉头想了一阵,忽然豁然开朗:“我记起来了!我记得在我从小生长的道观里,壁画上的内容跟你刚才描述的十分相似。我听道长说过一次那个壁画的来历,据说讲的是过去的某段历史。你梦到的也许不单单是梦境,很可能是那段历史。”

  安清明听山岚这么说,一下来了精神,情绪也稍微有些激动:“那个道观在哪儿?”

  “在西海的灵云峰上。想来我也好久没回道观了,道长一定怪我没有回去。”

  “等我办完手头上的事情,一起去西海吧,我想去看看那个壁画。”

  “好啊!”山岚笑得很开心,脸上充满了期待。

  “对了大侠,这么久了,我还一直不知道你尊姓大名呢?”

  “我姓安,二字清明。”

  “姓安啊······”山岚偏着头仔细想了一会儿,“我听道长说东南首阳山有司命一族,世代守护那一带的生灵,也是姓安。据说可是厉害了,灵力属八荒之最,但为人最低调······”山岚喋喋不休地说着,语气里满是崇拜。

  “厉害倒称不上,可是我想单凭灵力的行御方面,应当确实是我们司命一族最强。”

  山岚瞪圆了眼睛盯着在火光里若隐若现的安清明,实在不知道自己是交了几辈子的狗屎运,居然“傍”上了这么一个大佬。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跟定安清明了!甩也甩不掉的那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