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神人颜回
马上有钱2020-01-19 19:443,608

  十年后,小张如愿以偿地,娶了胖子的表妹当媳妇儿。那次,胖子日了小张的尻子后,小张的屁股当晚便一直淌血,可是他不敢讲呀!他蹲在厕所那儿,好容易,才拉出了一条屎橛子来。过后,小张的日子,便换了一副光景。他读书好,出来又,又给分配到工厂真是好地。

  可是,恰恰是十年后呀!一日,他归家,除下衣物,问:老婆!我回来了快伺候我么!但是,小张这一吼,声儿挺大,问题是,没人搭理他。他纳闷,老婆平时这时都在家么,偏偏这日,不在了?小张颇觉不妥,于是他换好了拖鞋,洗好了手,便朝卧室那儿推门,一推开!

  在他们日日夜夜所睡的床上,那是一双毛茸茸的大脚,压着一双白嫩嫩的小脚。小张眼一红,上前去,而床上的男女,仍然肆无忌惮。女的在叫喊,男曰:叫呀!大声叫!喔哟!喔哟!叫呀!大声叫!小张一怒之下,上前去,掀开被子,怒吼:贱人!滚你妈×的敢乱来?!

  但是,在床上的两张脸孔,却是小张熟悉的脸孔呀!一张是肥耷耷的,脸蛋上扎满了黑草根,胡子拉碴却油光满面的。女子更不用说了,那是自个儿引以为豪的漂亮媳妇呀!他说:你!是,是,是你?!小张一惊,这人,不正是十年前信誓旦旦说日了自个儿尻子许配表妹的表哥么?!

  表哥躺床上,背脊上的汗水成了一面镜子,小张看到了自个儿怂样。表哥说:你叫我滚?!我还没打你呢!老婆说:张子哎,实在不好意思,可是这能怨我么?!小张掀开被子后,朝被子啐了一口腥痰,他说:不怨你?!我杀了你我跟你说不怨我哩!表哥说:你咋说话来着?!

  小张说:我说你妈!这时,小张扑上前去,要跟表哥决一死战的气势。可是表哥皮粗肉厚,虽一丝不挂,但是却像一个举重运动员一样,两手轻轻松松便推开了小张,还朝小张的腹部那儿踹了一脚,道:你这兔崽子!吃屎去吧!小张躺在床上,本是捉奸人,可是却狼狈不堪。

  老婆很淡然,抽出一根香烟,道:如果,你能射久点,不好么?!你一进来,草草干了,我还没上头哩,你给退潮了!我,我,我一女人家,我不委屈么我?!表哥是自己人呀,所以!哼,都怨你!小张听罢,气不打一处来,他大吼一句:我让你自个儿拉屎再吃进去算毬!

  表哥说:早知我就不答应你!我同你讲,你老婆的红花,是我给开的!我想日,就日!不想日,你门儿都没!话毕,表哥冲上前,挺着一根棍子,便把小张的两条肋骨给打断,于是又扑上床去,将表妹给干得不知白天黑夜。就这样,小张艰难地,爬出了家里,叫了救护车。

  在医院里头,小张看了一张报纸,头条真是叫人触目惊心,那是一宗碎尸案的新闻。顿时,小张的喜气,从心底里悠然而上。他是英雄呀!这个世界上,哪里还会有好女人呢?!小张的脑袋里,满是复仇,除了复仇,还是复仇。这辈子,给他们俩表兄妹欺压,他算个男人么?!

  他算逑!小张一边想,一边崇拜。他想,我现在还有甚?!银子,有毬?!领工资。权力,有毬!受人脸色!地位,有毬!就这样,一张报纸,一张床,小张的复仇计划,从那时起,便开始在心底扎根。出院后,小张归家,从窗外探去,他的心好悲凉呀!

  表哥成了屋中主人,同老婆卿卿我我,好不欢喜。当晚,他拿着一把锤子,一把钢钉,一把剔骨钢刀,候着表哥。表哥有个习惯,肚子大么,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小张蹲守着,直到九点,当表哥归家的时候,小张从路灯下,飞扑出去!一把手,抓住了表哥的短脖颈去!

  一锤子,砰的一声!砸到了表哥的太阳穴那儿,表哥瞬息倒地上,脑袋跟开闸的水龙头一样溅血。当晚,小张的两手不是厚厚的肉则是腥腥的血。那夜,老天都在眷顾小张,他逃了,再也没有归家,这起案子,五年后,警察才在无畏城那儿发现了尸体。而小张则去当了校警。

  做了校警后的小张,凭规矩,检查宿舍。若是谁,夜不归宿,记名。男生女生都一样,若是出去,记处分没商量。可是,他去到了女生宿舍一楼,拉开窗布帘,小张瞅着里头的光景,不免惊得是两腿打抖了。那儿,可是一个男头压着一个女头,嘴对嘴,朝着被子里前进后退。

  小张这时,本想冲上前,截开门,怒道:你们这群小×崽子!年纪轻轻竟敢乱来?!可是,他的心儿仿佛给一根棍子给堵着,想上前可是两眼却瞪着窗口。天,小张我是怎么了?!就这样,久而久之,小张记着了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原来,是艺术生;原来,她要去美术室。

  兴许从那时起,小张的怒火,准备朝着这名女子发泄。他又想起了报纸上的英雄呀!这时,颜回看到这儿,突然感觉腹部一痛,他睁开眼,望着蓝天,他回到了现实。忽然,他感觉手臂一疼,仿佛给铐住了一样,他一睁眼,眼前的人,正是大板,也就是小张。他惊讶不已。

  小张说:你他妈是谁?!竟在这儿?!话毕,小张朝着颜回的腹部,又给踹了一脚,颜回几乎是给滚下了楼梯,脑袋磕到了草丛里。他起身,但是身子骨不够人家强壮,这小张立马扑下来,跟颜回拧打在了一块儿。三下五除二,小张几乎解决了颜回,将他死死地摁在草丛。

  颜回的脸蛋,因为呼吸困难,几乎给呛成了番茄的色。小张的俩只汗手,伴随着凶神恶煞的表情,一直朝颜回的脖颈那儿摁去。颜回的眼睛,开始模糊,可是他的眼睛是对着小张的眼睛呀!颜回这时,从小张的眼睛中看到了一面镜子,原来小张这时愤怒是因为他发疯了呀!

  他摁着颜回,眼睛里看到的却是表哥!他刚刚在殴打女子,他两只眼睛反映的可是老婆呀!这时,小张觉得掐着颜回不解气,手又握起了拳头,朝颜回的肋部砸。另外一手,又掐着颜回的脖子,使他无法动弹。颜回觉得背脊给草扎得又痛又痒,上边儿呼吸困难,快生不如死。

  小张一边吼道:你娘×去死吧!你敢偷我老婆日我尻子?!我干死你全家!我干死你!小张一边说,泪珠子一边儿打转往颜回的脸上掉。颜回觉着,小张是疯了,彻底的疯了!但是他没法子呀,力气没有力气,怎的能跟人打呀?!颜回的眼睛同样红了,逐渐地伸出舌头来。

  难不成,自个儿死在这么?!他已经发觉,眼前的小张,一下子变幻出四五张脸来,那是晕的,他脑袋发麻,快缺氧死了。但,正当颜回望着蓝天白云,快要绝望,无法反抗的时候,只听到砰的一声,子弹从不远处飞来,穿过了小张的肋部,扎入了他的大肠那儿,小张倒地。

  颜回好容易躲过一劫,他跟一条垂死的鱼一样,扑腾一下,一手拍地,捂着脖颈在那儿一边咳嗽,一边儿喘气。他两腿给压得发麻,现在终于好上几分。可是他的耳朵,快听不到一丝声音了。这时,又是一个有力的大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可这只大掌不是来自小张而是他。

  崔史元!

  颜回讲道:哎哟喂,你若是再晚来一步!我这命,就没了!崔史元道:我谢你了,他正是凶手是么?!快!给我铐起来!这凶手中枪了,竟还在那儿扑腾。崔史元没客气,将他铐住了以后,朝他湿漉漉的交裆那儿踹了一脚到卵子上,一下子小张疼得晕了过去。

  颜回讲道:上头,还有人哩!这时,崔史元拍了胡华钊的脑门,道:你快上去看呀!胡华钊说:别拍我么!话毕,胡华钊领着俩警察,手里持着手枪,推开了小木屋的门。一推开,一堆苍蝇扑面而来,而一名女子正在那儿狂哭,依旧是未着丝缕。胡华钊羞道:快给松绑去!

  不久,崔史元从车上取出了一条手巾,受害女子讲手巾绑在了胯部,这样那丛森林终于给遮挡在了手巾的后边儿。她上了警车,得回去录口供。而这时,颜回也逐渐逐渐地恢复了意识。对于刚刚的生死搏斗,颜回是有一万个感谢崔史元的拍马赶到,说:你再晚来我就死了!

  崔史元道:别,你命硬么!!颜回说:甭瞎说,待会儿我真命硬克妻死了我寻你麻烦!崔史元道:还是谢你了,竟给破案了!你也得回去,给我讲个来龙去脉,录口供。颜回说:吓!功劳全归你,你说线人提供就成,我无语!

  颜回望着叱头村,一股牛屎味儿还扑鼻而来。他疲倦了,又仿佛给迷失在了这处院子里。院子里还种着韭菜,他想不到呀!原来这凶手,离自个儿的家里,连半公里都不到。可是,他这时,又无奈了。他不知,这读心术,是好是坏,初回到这儿的日子,他没有一天爽快。

  无奈呀,颜回唯有回家,他万分感谢崔史元救了他一马,又给他省了麻烦。他回到了叱头街,这儿如往常一样,在村里种有果菜的人,每逢街日,会担着扁担上这儿来吆喝卖菜,因为这处地是允许摆摊的,市容队放了他们一条生路。颜回望着他们,学他们一般,随地吐痰。

  颜回是真累了,他压根儿,连诊所门,都直接关掉,他好想睡觉呢!于是,他躺在床上,干脆,连澡都不洗,换上了睡衣,希望一觉醒来,一切又恢复安好的样子。说是休息,可是逃避,却又更像是他的目的。这时,颜回的脑袋里,又开始翻腾出一幅幅叫人恶心的光景来。

  原来,看似其貌不扬的善良人,才是埋藏着最坏的心眼呀!这是颜回归家后的总结,正当他眯着眼睛,快熟睡过去的时候,又是一阵拍门声和手机铃声,叫他难以安眠。如果真是有急病的人找自个儿,那该怎做?!颜回一惊,困意又四散了,于是,他跑下了楼将门一开。

  这开门的那一刹,他快将尿水给流到了大腿根部,这是吓出来的。因为望着叱头街上,这拍门的人,竟是李大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