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凶手过往
马上有钱2020-01-19 19:433,457

  女子的命运,又好像,在那雨夜给定格了。她摔得满身泥巴后,就给人揪住了腿!这揪住他的腿的,仿佛不是手,是一根绳子,或者一条藤。她在那叫呀,可没办法,这天的雷声雨声电声是要比所有人的丧门声都大的。她压根儿,连这揪着她的人,追着她的人都看不到脸。

  她一直扑腾,像一只脱水的鲶鱼,但很快,她给拖入了一处树下,一石头砸入了她的脑袋,这人就不省人事了。过后,做了什么,她不知,但是颜回知道,这女子,一辈子,年纪也就恁打了,吃的米,也就恁多了。她才,二十出头的光景呀!她刚结婚,连儿子可都没有怀上!

  她正回家的路上,给人追了。恰好,又是午夜。她没想过,这世道,会是这般,她刚刚从班车下来,便是一阵狗一样的脚步声,对自己穷追不舍。可是,朝后,颜回却看到了刚恐怖的光景。这女子的衣服,给埋在了树叶下,这凶手光着身子,俩尻蛋一直晃晃悠悠个不停哩!

  他抱着女子,朝前头的一口井那儿丢!他要讲女子的尸体,硬生生地塞入井口里,这样一来,女子落井后,兴许这女子的死活,跟他无关了!可是,怪了,这口井怎的会恁小!。他抓着女子的两脚,满是着急。

 我是大板呀,我要想使劲儿,那跟机器的劲儿是一样的!他一直塞,一直塞,终于!咚的一声!这女子便落入井中,大板如释重负。

  颜回看到这儿,又给惊醒了。他望着的,是大板黑溜溜的身子板儿,还有俩黑夜里明晃晃的尻子蛋儿。这时,触碰他的,正是大板!一股汗臭味儿,扑鼻而来。颜回他望着大板,只能看到眉骨以下的光景,俩片唇瓣,厚厚的,像两块五花腩一样。大板说:你在这儿干嘛?

  颜回说:没!没干嘛!大板望着颜回,拨开了他,之后又从地上抽出一张纸巾,将刚刚所发泄出来的垢甲,给擦得一干二净。这时,猴子看看表,道:大板,你归家吧!你不是说,你租到房子了么?!大板点头。猴子说:不知这天儿是搅什么鬼东西,近儿天天成了淡季!

  大板说:好吧。话毕,他穿好了衣物,那是一件寒酸得不能再寒酸的军绿色短袖,而大板也穿上了胶鞋,就这样,他提着一袋废旧,便往家中走去。颜回见状,赶忙拿出了手机,他要打电话呀!颜回说:谢了,猴子!猴子点头,道:要不然,你给我写本书罢!叫破烂大王!

  颜回未理会,他朝大板的尾后走去,大板真在叱头村那儿租了一间平房,颜回一直走,他看着路面。这路面,有点儿湿滑泥泞,颜回瞅着地面,这泥泞的路面,叫他觉得,这压根儿不是自己尾随在后,而是,他切实地,已经感受到了,那两天晚上,大板正尾随着两名女子。

  现在的颜回,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大板,就是小张,小张,就是大板。他们俩,就是同一人!这时,颜回一边儿走,一边儿掏出手机来,他明白,要抓住小张,只有这法子。他赶忙拨通了电话,这电话是拨给崔史元的。崔史元接过,说,喂,老颜么,你怎的打电话给我了?

  颜回说:我给你揪住凶手了,你信?崔史元说:在哪儿?!颜回你可别撒谎,万一揪错了,你就成了浪费政府资源了!颜回说:放心,错不了!我不是会读心么?!你快来!崔史元说:好嘞!话毕,崔史元挂断电话,颜回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他慢慢地,要朝那大板走去。

  大板,果真租了一间平房,这平房忒古老了,一排接一排的红砖,裸露在人们的眼前。可是这儿,又好偏僻。这叱头街上的光景,是十分热闹的,可是这儿又是杂草丛生,颜回不免有点儿怕事。忽然,他心念,以往这混混干架子,不是就地取材吗?这时,他便随手抄砖!

  颜回,一步步地,开始往,平房里走去。他紧张,不断地咽唾沫,啐痰水,要么就是深呼吸。因为里面,兴许会很可怕呢?!他一闭眼,冲进去,开始吼道,小张!你滚出来!小张!里边儿,鸦雀无声。这颜回,每走一步,这处地儿便散发出一股叫人恶心的味道来,他想呕。

  这儿很黑,只有一盏苟延残喘的白炽灯,他深呼吸,一拉开!平房里,全是一个接一个的瓦缸!这些瓦缸堆里,装的是什么呢?颜回先是去揭开一个,这瓦缸里,竟是一颗接一颗,密密麻麻的腌酸梅;再接瓦缸,又是又一堆杂乱的衣服,上头是一颗接一颗白色的樟脑丸。

  颜回一个个揭过去,天,全是生活用品。恁多瓦缸,是朝哪儿来的呢?这小张,明明入了屋子呀!可是他跑去哪儿了呢?颜回开始,朝院子那儿奔去。可是乓的一声,颜回一奔,他却打碎了一个玻璃罐。他一开始没理会,可是走走路,却发觉脚上跟粘上了万能胶一样难缠。

  他一低头,那是一股腥臭味儿,天!颜回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痰罐呀!一口接一口的浓痰,已经干燥了的,正落入地上,上头要么泛红要么泛黑要么泛黄,他又觉得喉咙一痒,快要将饭菜给喷得一干二净了。这时,颜回听到了几声惨叫,那是一个十分尖锐的女声,颜回惊了。

  女子不停吼道:放我走吧!你要钱么?!还是要啥?!你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的!真的!你快放我走呀!但是,却没有男声,传入颜回的耳朵里。颜回一听到,汗毛直竖,他赶忙跑到院子里。可是,院子那儿,种的全是韭菜,还有几个已经死的烂的西瓜正随处摊地上发臭。

  颜回往上一瞅,天,这儿还有一个楼梯哩!他赶忙跑上去,原来,这平房上,给一棵树遮挡的,还有一间小木屋!颜回这时,躲在了小木屋的门后,小木屋有一窗口,他偷偷地,戳开,里面的光景,叫他是触目惊心。那是一个妙龄少女,样子很绝望。

  她祈求小张,说:你甭打我了!我求你了,好么?!小张说:你说啥?!我打你?!我啥时打你了?咹?!话毕,小张立马,脱下了胶鞋,啪一声便甩在了女子的脸蛋上,那脸蛋,瞬间给甩出几条血道子来,她哭得愈加猛烈了。小张说:你说,你是不是犯贱?!你快说!

  女子说:我,我,我犯贱,啥意思?!小张说:你嘴硬!我待会儿砍你头下来!话毕,小张又将一只拖鞋,给甩到了女子的脸蛋上!女子疼得哇哇大哭,一下子,眼泪水又跟血水融一块儿,颜回看得很残忍。可是,颜回看到的,不是很简单的样子,这小张,仿佛疯了自言自语。

  颜回望着小张的脖颈,小张的脖颈上,是一条很长癞子,那儿,仿佛是一条蜈蚣。可是颜回明白,这条蜈蚣,只有开刀取东西,才长的,一般的伤口是不容易起蜈蚣的。乍一看,像蜈蚣,可是仔细看,又像是一块肉饼。反正,恶心得很,颜回望着那张肉饼,脑子又开始乱。

  他看见的,是约莫三十年前,那时,小张还是个嫩橛子,跟现在的龌龊相差太大了!若不是颜回,瞅着小张的身子,才不懂,那是小张!小张才十四岁呀!那时,连个电视都没有。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胖子,胖子年纪稍大,约莫三十。胖子说:小张,你快过来一下么!

  小张说:干啥?胖子说:给我踹!小张赶忙脱下裤子,胖子伸出脚来,专门朝小张的屁股那儿踹去。胖子说:你真乖!成了,我不打你了!话毕,小张屁颠屁颠的,明白这胖子的心思,他从一旁,端来了一个尿桶。这时,胖子骑在了小张头上,讲尿水从小张肩膀喷到尿桶。

  小张的脸上给溅到了几滴尿水,可是他无悔呀!因为这胖子,可是自个儿意中人的表哥!小张惦记的女孩,可是胖子的表妹呀!胖子这时,说:我脚酸。小张说:好嘞!话毕,小张上前去,给他捏脚,揉揉。不久,胖子又伸回了脚,不知为何,他看着书,交裆却撑起了伞。

  胖子说:小张,我问你,你老实回答我。小张说:好嘞!胖子说:你是不是中意我表妹去了?小张说:哈?!小张一惊,脸蛋一红,说:你,你咋知道?!胖子说:嗐,你看地下!小张立马滚到床底下,天,意中人的相片,竟给落到了床底下,他又是爱惜又是心疼的擦拭。

  胖子说:你再看看,你被子上,是啥?小张一翻,天,这被子上,是一滩垢甲!他的一举一动,看来给胖子觉察了,这胖子,一脸坏笑,说:你想跟我表妹一齐耍,我说两句好话,不就成了?!

  小张说:那,哥!你有法子,让我近你表妹么?!胖子说:有啊,我想干你姐姐!小张一惊,自个儿大姐,正是妙龄,亭亭玉立,去年,才同一个市级干部结婚,二人生活很美满。小张说:那怕不行!我表姐在省城,不归来了!胖子说:娘×的,你吃屎去吧,甭烦我了!

  小张这时患得患失的,他赶忙揪住了胖子的手臂,说:那要怎办才好啊?!胖子说:我想干你表妹,成不?!小张说:这也不行!胖子说:娘×的,我走了!小张说:别么?!我想娶你表妹!这时,胖子回头,脸色一变,你想娶我表妹?!你想到脑子出水去吧,她是校花!

  小张说:我和她说句话也好呀!胖子这时,又回来了,他的裤子,竟然上升了。他说:成,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事儿,你拿生油来。小张屁颠屁颠的,从厨房里,取了一瓶生油。小张说:干啥?

  胖子说:想见表妹不?!小张说:想!胖子说:你不抹,就甭想见了。小张望着胖子的面容,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涂抹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