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谁都浮躁
马上有钱2020-01-19 18:372,792

  美女洗过了澡,拿手机一边儿擦着头发,躺在床上玩手机。颜回床头柜上的书真不少,叠起来快有一盏电筒那么高。美女放下了手机,瞅瞅这房间四周,不禁捂脸偷笑,要么是颜回么?不这样,还是颜回吗?!颜回这屋里,与通常的单身汉,是很不一样的呢。

  对于一个后生之辈来说么,这是很枯燥的。但颜回却貌似信仰这玩意儿。美女随处抓起一本毛泽东选集,因为放得太旧的缘故,纸张发黄有点儿褪色。

  左看看右瞧瞧,她觉得没劲儿,感受不出那股气氛,所以又唯好放下。颜回同样洗好澡,火急火燎地跑上来,道:哎,你知道么?!刚刚那人是谁呀?!他是警察来到了,万一你给揪住,你瞅瞅是有多麻烦?!美女道:颜回呐,颜回,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人!你怕我拖累你?!

  颜回未语,但隔着窗户,颜回还能听到对房的吵架声。呀!呀!呀!你大半夜,喝醉了还想日×呐?!瞅瞅你这德行,赌!饮!你这人,没出息!呀!我跟你,算是,瞎了眼珠儿喽!不给!洗澡!快呀,哎呀!你咋呕了都!这声儿有点尖,颜回瞅着窗户,当是看戏似的。

  美女听着这吵架声,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她先是噗哧一笑,然后对颜回的怨恨貌似又少了几分。她半起了身子,摸着这俩细长的小腿儿,颜回瞅着她,白白嫩嫩

  颜回道:你还有资格说我咧!我至少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咧!我一不卖假药二不忽悠人三童叟无欺,你呀!你是干嘛的,我就不说喽。好男不随女斗。美女道:唉,你这辈子兴许就这点出息!颜回道:咱扯点有用的好么?

 美女道:成,有用的。是我还得给你交房租呢?颜回道:其实都不是。

  美女没客气,抓过了床头那儿的万宝路然后点燃吸入肺道:那你想知道个啥?颜回道:没, 没。我净想知道,你叫啥名?这个够真经了吧?美女喷出一口烟雾,又喷出了一口痰水道:这还叫正经事儿吗?你现在成了民政局要查户口啦?颜回道:说不定我中意你就把你给娶!

  美女道:果然呐,男人都是色狼,只是胆大胆小之分。算喽,我告你。我叫李静,满意了吗?颜回犹豫了片刻,他发觉手头上的烟已经吸完,然后他拿出另外一根烟,通过李静的烟头又点燃,一直专心致志的样子没有说话。他问:这是老鸨叫你的名儿咧?还是身份证名儿?

  李静道:我生气了!你要是再胡说!颜回道:成。我明白。说罢,颜回钻入了被窝那儿

  在那天过后,颜回快俩礼拜没有见过李静。原本颜回回到了叱头村那儿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都说温饱思淫欲呀!短暂的战争是为了长久的和平,长久的和平酝酿着更惨厉的战争!颜回他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轰轰轰的电动车飞奔的声音,包括动词大次的摇滚声DJ声很嘈耳。

  他还耻笑他们浮躁呢!你说像我一样摆个摊子做个郎中舒舒服服过日子不好么?做官发财的事儿好远好远,可是你们这群无头苍蝇整天直冲直撞不守礼貌有啥出息呀?!颜回耻笑归耻笑,当他发觉屋内的茶叶和啤酒全都喝完的时候,他才觉察,坏了,轮到我自个儿浮躁了。

  颜回的浮躁不是偶然的,他发觉一天下来每天给叱头街上的人开几盒感冒灵消炎药,反正是抗生素的玩意儿以外,要么便是附近的民工啊工厂工人啊来这儿取膏药跌打水,日复一日下来他觉得一天除了开药打针以外生活没什么心意了。好在这儿生意还好一天充实不算空虚。

  直到有天,颜回买了一瓶喜力啤酒看了一场欧冠以后他在想,对了!我有法子解决我的浮躁问题了!颜回之前一直同这儿的老乡宿醉,因为他年纪轻轻么,所以贪玩是天性。但玩着玩着腻了是有的,于是颜回在自个儿的诊所那,竖起了一块牌,找来两委会主任写了俩大字。

  “树洞。”

  他最近突发奇想有了一个灵感,从前呐人们还没有发明手机没有发明电话的时候,通话时间就很短暂了,哪儿像现在秘密满天飞?随随便便戳开一人的微博微信腾讯空间就能知道七七八八了。于是人们跑到山上那儿,在一棵树上挖了一个洞,于是在里头说出自己的秘密。

  颜回觉得这法子不错,每天大约十点钟这样结束营业后,他还会打开诊所门。只是为了省电,他唯有点了几根大蜡烛,人们经过那会儿纷纷以为停电了。要么则是以为他那儿在过生日。可是即便是两委会主任龙飞凤舞的宋体字,俩硕大的“树洞”都没有吸引到谁来说话。

  看来,颜回原本想兼职看看心理医生的念头得扑空了。其实这树洞,又无非像学校那类心理咨询室罢了。颜回是闲得拉屁股不想用纸巾擦,想用点别开生面的法子,于是他就弄了这回事。摆了整整三天,只有一个妇女大半夜捂着胯部来问了颜回一问题,还是满脸通红的。

  妇女道:颜医生,给。颜回瞅着妇女的手,那儿是一沓厚厚的红包。颜回一惊,道:天,你想干啥?这大手术在我这儿我是不敢做的。妇女道:您想多啦,这是孝敬您的。还记得上回您给我贴那膏药么?我在附近村有块地啊,我退休后就在那儿猫腰种田了。颜回点头。

  妇女道:上回我说我腰不好,您开了一块膏药么,后来我觉得这膏药不错哎,于是我这小腹,一直不大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子宫出了什么毛病,年纪大了么,会退的。现在这经血都开始褪去了,然后我试着往小腹那儿一贴,你猜结果怎么着?颜回道:您这亲戚来正常啦?

  妇女有点儿害羞道:我成白虎啦!原来呐,我老公是属白虎命,一遇见我呀,现在就兴奋!都五十岁了,跟条疯狗一样!得疯狗病了!颜回大惊,快摔倒了,他道:是我这……我这膏药出来毛病?!妇女道:哎呀,所以我孝敬你么,我快回去了。说罢,妇女转身离去,没多想。

  他拿着一盏手电筒,顺便把诊所们给拉上一半,踩着拖鞋便哒哒地往声源处奔去。正当他绕到一处巷子那儿,眼前是三个鼻青脸肿的小伙子,打赤膊站在那儿大口大口喘气。这三人看起来年纪不大,至多年方二五岁,但是有一小伙子的手上还提着甩棍,上头沾满了鲜血呢。

  而他们仨的脚下,是一个挺着肚腩的胖子,正趴在地上,像条死猪一般喘气,貌似半条命给没了。甩棍仔问道:没,没,没钱,你,你,你还跟我,我,借个,个×的高利贷?!你,也,也,不瞅瞅,我,我是谁!胖子道:要钱,没有;要命,太贱。要×,嫖妓,我也没有。

  甩棍仔道:那,那,你,就,是是,不想,还钱?!胖子道:我拿刀子在我肚子那儿开一口子,你解裤子把×放进里头日,我按本市小姐出的钱给你算,你看怎么样?我实在没法张口替你含着。甩棍仔道:我去去,你大爷的!说罢,甩棍仔恼羞成怒,立马掏出甩棍一甩!

  颜回在乓一瞅,这甩棍是砸在了胖子的额头上,胖子的额头立马流出了粘稠的鲜血来。不过这血看起来却不是鲜红,而是像酱油一般黑糊糊的。只见甩棍仔的俩小弟道,他妈的!少废话!给他消消炎!去他大爷的!

  这时,他们捧腹大笑,一边道:喝我尿水吧!这是无价之宝!还可以消炎哩!只见胖子忽然睁开两只红眼,立马道:欺人太甚!于是他伸出了拳头,趴在地上久久不能动弹。壮观的一幕来了!

  我干你们娘亲嘞!这胖子一起身,顶着满头血,追着这俩高利贷跑。甩棍仔怕了,立马丢下了甩棍,仓皇逃窜。颜回看戏入神了,提着手电便往他们那儿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