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徐老出手
杰拉尔2017-04-02 17:443,198

  “徐老,还请你多节哀,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可要坚持住,否则我想,您的儿子和媳妇也会感觉不安的,我想当时您的儿子就是想要您获得安全,您可千万别这样了。”听见老者的话,陈南也不好受,尤其是想到了相隔千里之遥的父亲和大师兄他们,一下子,整个人都感觉呼吸急促。

  “是啊,徐老,死者已矣,活着的人就要更加抱着信心和希望,总是您这样也是于事无补,反而对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我想这并不是您儿子和媳妇希望发生的事情。”张峰对劝解人很有一套,陈南能明显感觉张峰的话比自己的话,放在老者身上更为受用。

  “唉,想不到三年前是我劝解你,等过了三年,竟然反过来了,成为你劝解我了,真是天理循环啊。”老者摸着自己依然发白的胡子。

  “徐老,我看这样吧,您老还是和我还有陈南住一起吧,至少那里安全些,也省的您一个人住,现在完全失去了和其他人的联系,我想还是人多一点比较好,徐老您看呢?”张峰趁着徐老恢复了许多,赶紧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是啊,徐老,三个人至少还能有个帮衬,您就过去和我们一起住吧。”趁着徐老的态度松动,陈南也再添一把火,其实,这件事情是昨天晚上两个人一早就商量好的,别看徐老现在只是一个闲置在家的人。

  但是凡事无绝对,谁也不敢保证徐老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或者拥有什么样的背后力量,但是光凭老者的一些过去的事情就能感觉出徐老的不简单,现在通过这套房子,陈南的想法更坚定了,无论发生什么也要想办法将徐老留到身边,就算徐老没有什么身后的背景,但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好吧,那我老头子就不倚老卖老了,毕竟我也不愿意一直呆在那个地窖里,不过人老话多,你们两个年轻人可别嫌我烦。”徐老到底是豁达之人,看两个年轻人盛情,自己又为什么说不呢?

  一阵“呜……呜……”声从屋子里面发出来之后,接着就听见“砰,砰”的撞门的声音。

  听见这些声音之后,三个人表情各异,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陈南“不好,张峰你注意保护老爷子”。哪知道,陈南话声刚落,接着“砰”的一声,木门应声而裂,两个人形怪物就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儿子,媳妇儿,是你们吗?”老人最先看清了这两个人形的面貌,但是那那是人应该具有的脸,分明像是被硫酸腐蚀过的脸,而且还有脓水出现在脸上,可以说恐怖至极。

  当然作为已经与这种怪物战斗过的陈南,张峰两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是,老人是第一次见啊,尤其是刚刚只是看到大体身形,此时,认真看去,老人一下子,像是被抽空了气的皮球一样,要不是张峰站在一边,早些扶助,老人说不定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陈南当然也注意到了老人的事情,所以说现在才是最尴尬的时候,毕竟这两只怪物生前曾经是徐老的儿子和儿媳,纵然现在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但是亲情这种东西是割舍不断的。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如果是在平时,陈南独自面对两只怪物的时候,绝对会不假思索的直接冲上去。可是,现在毕竟不同于之前的局面,纵然是自己为了生存,毫不留情的下手,可是徐老会怎么想。于是现在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两只怪物像是看见了新鲜的美食一样看着陈南三人。

  “冤孽啊,难道这就是天降之灾吗?”徐老声嘶力竭的喊道,看到两只怪物不断靠近,“陈南张峰,你们下手吧,给他们个痛快。”徐老最终做了决定。能从徐老的声音中听出来,老人现在已经心灰意冷,只想早点儿处理这眼前的事情,早点儿离开这里。

  陈南又怎么能听不出老者的意思,本来还在五米外的两只怪物,转眼已经来到了近前,其实陈南知道就算老者最终没有做出这个决定,为了三人的安全,陈南知道自己一定会下手的。

  “张峰,你保护徐老,进行远程支援。”说话的同时,已经拔出横刀,冲了上去,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陈南已经知道了这些怪物的要害,所以,陈南冲上去后,直接竖刀下砍,但是意外发生了,昨天横刀遇上怪物后还如同切豆腐一样,但是,眼前的效果却并不好。

  虽然可以看到怪物头上出现了伤口,但是伤口并不大,陈南心中一惊,难道是怪物也逐渐进化了吗?但是时间紧迫,哪里容得了陈南去细想,怪物受到攻击后,吼了一声,就蛮横的冲向了陈南,而另外一只则是依旧朝着老者的方向去。

  “怪物的首要目标是徐老,张峰,快开枪。”陈南看出了怪物的动向,朝着张峰喊了一句,但是,就在陈南喊出来之后,那只原本冲向陈南的怪物,瞬间到了陈南近身,事情紧急,陈南已经无法做到全身而退,只能先避其锋芒,但是还是慢了一丝,虽然陈南已经尽力避开,但是怪物的头最终还是撞到了陈南的左臂。

  一瞬间只感觉如同被一只发疯的公牛撞了一般,冷汗一下子从陈南的头上冒了出来,陈南知道左臂应该是错位了,“好嘛,这是铁头功吧,蹭了一个边儿就直接将手臂撞错位了,这要是撞在胸口上还不得直接休克啊。”陈南暗暗乍舌,但是那怪物怎么会给陈南喘息的机会,一击未果,然后蓄力准备二次攻击。

  陈南也怒了,不顾左臂的疼痛,右手单手持刀,如同疯子般砍打,陈南虽然会一些刀的功夫,但是此时左手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是进行简单的砍劈等动作,但是陈南发狂之下,动作更是比往常快上了几倍,虽然动作简单,但是一套动作下来,就算怪物的防御再怎么厉害,但是如果几十刀同时看在一个地方,也照样能破开防御,终于,疯狂打击之后,怪物终于承受不住,准备后退了。

  但是陈南岂是那种会纵虎归山的人,放跑了,说不定哪天回来之后比现在还要厉害也说不定,所以陈南一刀过后是第二刀,第三刀……已然记不清楚究竟挥出了多少刀,怪物最终被放倒在地,血肉被劈砍了一地,陈南长吁了一口气,接着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因为进行快速劈砍,陈南故意将呼吸调整到最低,以追求压力过后的快速攻击。

  此时,陈南才得以关注老人那边的情况,不过看来老人那边儿的战斗结束的要比自己还快,原来刚才就在陈南喊出来之后,张峰也早已做好准备,那只怪物刚要上前,张峰一枪直中眉心,但是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

  原本想象的在脑袋上开一个大洞的情况没有发生,不过至少子弹还是打了一个孔,张峰愣住了,但是怪物可没愣,而是在短暂调整之后继续朝老人过去,而且速度极快,但是哪知道徐老也不是吃素的,手势一起,然后只说了一句“崩”,然后就看见怪物被生生打退了五步。

  徐老也感觉奇怪,要是一般人,这一个崩拳一去,直接将对方打休克都有可能,但是怪物竟然只是被击退了五步,不过老人也正是后力未接的时候,毕竟崩拳是一种集中力道的拳法,不可能快速进行多次这样的打击,否则就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得不偿失。

  不过这五步的距离正好给了张峰一个绝佳的机会,加之怪物被击退瞬间出现身体一滞的瞬间,张峰连出六枪,枪枪都是对方的眉心位置,终于六枪之后,怪物也彻底没了站起来的机会。

  休整过来的陈南,看着已经被解决的怪物,心中也算安心了,“我说峰哥,你那么快解决战斗,怎么也不说帮帮我啊,害得我胳膊都错位了。”陈南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左臂。不拍还好,一拍陈南一股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我倒是想啊,你问徐老,刚才我都做好手势了,可惜啊,根本就找不到攻击的方位。”张峰眉头一皱。

  徐老笑着走了过来,“是啊,刚才是我让张峰不要轻举妄动的,因为如果张峰稍微不注意就会打到你的身上。”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按住陈南的左臂,稍微一用力“哎呦”一声自陈南的嘴中叫了出来。

  “哎,好了。”陈南甩了甩膀子,然后按了按,竟然不疼了,“徐老,您这手法真是神了。刚才说的那个什么不注意就会打到我的身上,是什么意思?”陈南不明白了。

  “意思就是你发了疯似的上砍下劈,把对方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还是张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陈南才算明白。

  摸了摸自己的头“原来如此啊。”陈南的动作将张峰和徐老都逗乐了,陈南还是今天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后,看到徐老第一次乐,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不少,看来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啊。但是陈南相信时间会抹平一切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猎杀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猎杀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